第两千零九十八章 是我之错
作者:无良道长字数:3160字

第两千零九十八章 是我之错

紫袍少年龙悟,此刻直接掀桌子,浑身浮现杀气,针对岚风。

一股金仙其实,好不保留,直接爆发而出。

岚风脸色微白,仿佛无法承受这股威严。

所有人轻微摇头,不用动手,似乎也清楚这场战斗的结局。

夏雨他们仨人太弱了,都是太乙真仙的修为。

距离金仙境界,相差一个大境界!

这宛如鸿沟,如何跨越?

于此,岚风被激怒,撸起袖子,准备干架。

夏雨皱眉,起身摁住他的肩膀,说:“坐下,你不是他对手。”

说完,夏雨眼神浮现金色,出现竖瞳,还有自带的威严,带有一抹气息,锁定在龙悟身上。

旁人或许感觉不到。

可是龙悟脸色骤然煞白,感受到一股先天压制力量,刚好在上,此刻的夏雨体内,宛如蕴含着一条巨龙,一双冰冷眸子,冷冷盯着他!

真正的龙族,对于旁系龙族,有种先天压制。

如虬龙一族,不过血脉中拥有真龙的血脉和部分力量。

此刻的龙悟,感觉全身冰冷,全身都在颤抖,莫名想要下跪。

这让所有人都觉得诧异,暗暗不解,这发生了什么状况?

可夏雨薄唇微动,冷喝:“滚!”

吼!

龙悟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压迫,本能暴露原形,是一条矫健虬龙,冲出大殿门口,发出惊魂未定的怒吼声。

所有人大惊,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龙悟好好的,怎么会突然间变回原形。

这其中,绝对有古怪!

于此,所有人目光怪异,隐约夹杂着精光,暗暗打量夏雨三人!

岚风不屑说:“废物,有种再来欺负我啊!”

“你!”

虬龙族的天才,一个个都惊魂未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对于岚风的挑衅,不由暗暗气恼。

良久过后。

龙悟才化为人形,眼眸望向夏雨,满是敬畏和惊惧之色。

他似乎猜到夏雨的身份!

夏雨就是一条龙!

仙界之中,只有两大势力的年轻人,才会拥有这份先天威严!

一个是龙族,仙帝家族的族人!

另外一位,就是漠北聂家,这个狂人家族,先祖有着可怕气魄,当年做下的事情,现在还让龙族和麒麟族惊惧。

于此,不论夏雨是那一族的嫡系族人。

都不是他们虬龙一族能够招惹的!

之前,他们就听闻,漠北聂家派人过来了。

还有五大仙帝家族的人,都来了。

据闻是那条龙魂闹腾的,很可能是重瞳者显露的踪迹!

于此,漠北聂家和五大仙帝家族,全部派人过来,显然是真的。

此刻,龙悟面色煞白,拱手道歉,低下高贵头颅说:“抱歉,冒犯殿下,是我之错,任凭责罚。”

“这就怂了啊,继续蹦跶啊!”

岚风咧嘴,继续挑衅说道。

龙悟嘴角抽搐,连反驳的话,拱手黑着脸离开。

这让所有人目光惊奇,还在想这里面发生了什么。

龙悟回到虬龙族的人群内,立即遭到盘问。

可是夏雨深邃眸子,不经意间,轻瞥他一眼,隐约带有警告之色。

龙悟浑身一颤,死活不肯吐露半个字,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他内心更是欲哭无泪,在这里,居然能遇到真龙血脉的可怕人物。

接下来,绝对有他们这些人受的。

不过有着夏雨他们的搅闹,龙炎居然和安妙音,依旧将曲子弹奏完毕。

毫无疑问,立即有人鼓掌,赞叹之声在虬龙族天才这边响起。

还有其他势力的天才,礼貌性赞扬。

可以看出,背后势力应该和虬龙族天才差不多。

龙炎谦虚说道:“雕虫小技,令诸位师兄弟见笑了。”

“哪有,龙师兄琴道造诣颇深,不输于安师姐。”夏雨开口赞扬声。

结果岚风和九尾狐,嘴角齐齐一抽。

本来这话,别人口中说出,倒也没什么。

可从夏雨口中说出,感觉味道,总是有那么一点不对劲啊。

于此,龙炎心中大爽,说道:“刚才妙音师姐说,师弟你也略懂音律之道,不让来试试,今日我们同龄人齐聚一堂,难得有切磋的机会。”

“你以为都像你一样垃圾啊。”

九尾狐开口,必然非同凡响。

果不其然,一句话让龙炎脸拉大长,宛如一张驴脸。

岚风嘀咕道:“雨哥,怼死他。”

“雨师兄。”

安妙音走来,目光含笑。

夏雨无奈,知道无法拒绝,轻轻点头:“那就来吧。”

“这是琴谱。”

安妙音又递来一张琴谱。

夏雨摇头说:“不用了,刚才琴声旋律我已经记住,安师姐你为主,我为辅吧。”

“我岂敢让师兄为辅。”安妙音心中闪过甜意。

夏雨翻手拿起伏羲琴,道:“曲子是由师姐所创,理应你为主,我为辅,开始吧。”

“好吧,曲名叫黔灵曲。”

安妙音樱唇微动,玉指浮动琴弦,一股幽幽琴声啥那间响起,优雅旋律,优雅动听,十分美妙。

袅袅琴声,从她葱白指尖,荡漾开来,令人眼前一花,宛如只身花海绿林当中。

夏雨轻轻点头,闭上眸子,回忆刚才旋律节点,双手拂过琴弦,手指浮动琴弦,优雅轻声,仿佛和安妙音融合在一起。

安妙音有所触动,香腮浮现一丝红色,贝齿紧咬薄唇,带有一抹少女的娇羞。

可是夏雨抚琴,不经意间,便占据主导地位。

所有人身躯微震,仿佛置身这花海绿林中,化作一个个精灵,穿梭在其中,体悟自然之道,仿佛自己便是这里的一部分。

这琴道造诣,高下立判!

就是黔灵曲的创作者,也无法做到夏雨这般。

只有一个解释,夏雨在琴道造诣上,远远在她之上。

不仅仅于此,更令人感到震惊的是,一曲过后,不少人都心有感悟,更有人气息不稳,隐约有突破的迹象。

这曲音太强了!

所有人都清楚,在这里不是突破的好时机。

不过不少人纷纷起身,目光尊敬,对夏雨拱手道:“多谢!”

“这种曲子,是我平生第一次有幸听到,多谢!”

……

几乎大半人,起身拱手道谢。

他们和夏雨第一次见面,无仇无怨,此刻平白受到琴声启迪,心中有感,都把握住突破的契机。

夏雨淡然笑道:“这全是妙音的功劳,我可不敢居功。”

“不,雨兄在琴之一道的造诣,恐怕有着登峰造极的地步。”

一位白袍青年,气质高贵,此刻一步跨出,拱手说道。

他是天剑宗的少宗主!

天剑宗的势力,可是远远高于妙音坊,在百家势力中,绝对位列前十之中!

所以这位少宗主开口,可是极具有分量的。

夏雨荣辱不惊说:“师兄过誉了。”

“师弟你是药仙门弟子吧?”白袍青年罗簿,此刻柔声说道。

夏雨点头道:“没错,我们三人都是药仙门的人。”

“没想到,这一届药仙门内,居然出现师弟这种天骄,令人吃惊啊。”罗簿惊叹说。

龙炎很不爽说:“不就一曲琴声么,勉强和我不相上下吧。”

“和你不相上下?哈哈……”

罗簿一愣,转而仰天大笑,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

龙炎不由黑绷着脸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不知天高地厚!”

罗簿显然不是好惹的,直接冷喝。

龙炎不由眼露凶光,视为挑衅,冷声道:“你说我不知天高地厚?”

“我告诉你,全场诸多人当中,单论琴之一道,无人是这位师弟的对手,你的琴道相比妙音,就相差十万八千里,还敢和这位师弟相比,自取其辱!”

罗簿不屑说着。

龙炎勃然大怒:“放屁,雨,咱俩比比。”

“不用比,你连作为他的对手资格都没。”罗簿冷声道。

龙炎快被气疯了,上来被人这么贬低,让他如何受得了。

于此,夏雨苦笑,没想到居然有外人为自己打抱不平。

罗簿对夏雨的态度,就温和许多:“还不知道师弟大名,我名罗簿,天剑宗弟子。”

“什么,天剑宗罗簿,传闻天剑宗十万年来最杰出的天才,已经将宗门天剑术,修炼到的小成!”

旁边,龙悟惊悚说道。

谁都不想到,居然是这个妖孽!

夏雨礼貌性拱手说:“我名雨,这是我两位兄弟岚风和小九。”

“不错的名字,展现你的天赋吧,同辈相争,谦逊待人,反而会让人觉得你软弱可欺。”

罗簿目光期待说道。

夏雨苦笑,看到龙炎目光不善,摆明要和自己一较高下,以实力证明自己。

于此,夏雨伸手说:“龙师兄,那就请吧,琴道较量,极为凶险,轻者伤及神魂,重则击溃心智,沦为一句没有意识的肉体。”

“你来说。”

龙炎不知死活道。

夏雨皱眉说:“请人做裁判,事后肯定会有不服,就以琴声相搏,谁能压制对方,占据上风,就视为赢,如何?”

“哈哈,雨师弟,你还是太心慈手软。”罗簿朗声笑道。

龙炎瞬间再次被激怒道:“不用手下留情,胜负看个人实力,你若败了,我自会手下留情,毕竟你我无仇无怨,我不会取你性命,只不过证明给这个家伙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