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节 狐妖的小伙伴们(上)
作者:小飞鹅字数:3141字

第一百八十九节 狐妖的小伙伴们(上)

转念一想便释然了,‘王’尊为人非常正义,在幻雨阁对我也颇有关照,应该不会做这种残忍的事情吧。

再说,这世界上精通蛊术的又不止他一个人,不能看到蛊虫就联想到他身上。

苟队长刚才说,杀掉蛊虫的话,会中诅咒。对于这种事我只是半信半疑,毕竟我都没碰到那只蛊虫,就算它有毒,也传不到我身上吧?再说,这玩意儿要真那么厉害,还放尸体里干什么?

贱男看着大蝎子,非常好奇的问道:“大哥,你说这蝎子会不会有毒啊?”

还没等我回答,苟史队长就说道:“是蝎子就有毒。何况养蛊是需要将很多种毒虫放在一起,让它们自相残杀,最后剩下的一只便是蛊虫。而这只蛊虫吞噬了太多毒虫,所以其毒素是非常厉害的!这只蝎子肯定有剧毒,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贱男听到这话,赶忙跑到墙角去了,生怕被毒蝎爆了菊花。

那毒蝎子在地上爬了一会儿,终于一动不动了。

“死了?”贱男蹲在墙角问道。

“谁知道,先别过去,有些动物会装死的。贱男你出去,让老陈他们找个拖布杆子过来,最好再拿点汽油,把这虫子烧掉比较安全。”

苟史队长看向我:“小子,你真不怕诅咒?我知道你也是个玄门传人,这种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如果那虫子还没死,被你烧死的话,你就不怕惹麻烦上身?”

“不怕,这种祸害留不得。”我淡淡的说道。其实说实话,这种东西,我也是宁可信其有的,但是苟史他不知道,我是传说中的赤矢命,绝对不会横死!最近几年我也证实了这个说法,每次有危险的时候,我都会化险为夷,虽然很倒霉,但却从来没有真正的死亡。

苟史队长不吱声了,贱男走到外面,通知老陈等人,两个法医去找我需要的东西了,老陈和另一个法医走了进来,看着地上的金色大蝎子,他们都惊呆了。过了半天,老陈才问道:“这什么玩意儿?”

贱男轻咳两声,非常专业的解释道:“陈叔,这是传说中的蛊虫!就是这玩意儿控制湿尸行动的,我只能说这么多,因为涉及到我们玄门的一些隐秘,不能透露给外人的。”

泄露你奶奶!

你是只知道这么多吧?刚听苟史队长说完,你就拿出来卖弄了,我低声问道:“剑南,不吹牛b你饿吧?赶紧吃点饭儿去,别饿坏了。”

贱男嘿嘿一笑:“大哥有所不知,吹牛b实乃人生一大快事!”

“其实……人生有两大快事。”我想说,另一大快事就是给你一脚,让你马上从我眼前消失。谁知还没等我说完,贱男便抢答道:“哎,我知道我知道,大哥你别说啊,你别说,另一大快事是撸管,对不对?哈哈哈……咱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我去你祖奶的……真想一脚把这b从窗户踹出去。

法医很快便招来了拖布杆,汽油等物品,我用拖布杆捅了捅大蝎子,它没有丝毫反应,看样子似乎是真的死了。我又让法医找来几个塑料袋,将蝎子装进塑料袋里,准备带到人少的地方将其烧掉。因为这东西体内有毒,谁知道燃烧的时候会不会产生毒气?所以还是保险一点比较好。

其实这尸体也应该烧掉的,不过老陈说,尸体现在还属于证物,不能烧。于是我叮嘱法医,必须带上几层手套,把地上的毒液擦干净,然后谨慎处理尸体,毕竟尸体上也沾上了毒素。

之后老陈开车,带我和贱男离开了法医鉴定中心,准备找个人少的地方,把毒蝎子处理掉。

我们开车来到一片无人居住的空地,然后走下车,将汽油倒在准备好的几条毛巾上,然后将毒蝎子放在上面,从口袋中夹出一张阳符,引燃,扔在毛巾上……火焰瞬间就吞没了毒蝎子,一阵阵黑烟散发出来,我们赶忙向后退去。

火焰持续燃烧了三分钟左右,但我半小时后才敢过去观看。因为蝎子体内有剧毒,所以还是保险起见,让毒气散一散再接近比较好。靠近之后,发现毒蝎子居然还没烧光……于是我用弄了几条毛巾,沾上汽油,继续焚烧。

来回折腾了好几次,蝎子终于化成灰烬。

而此时已经快下午五点了,老陈说要请我们吃饭。其实我知道,他是想跟我们搞好关系,毕竟有的时候,他也会碰上一些匪夷所思的案件,这时候就可以找我们帮忙。我也想跟他搞好关系,毕竟是警方的,以后如果再被抓进局子,也能方便很多。于是我爽快的答应了,而贱男一听有人请客吃饭,差点没乐晕过去,赶忙点头,生怕老陈反悔。

我分别给老妈和徐小灵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晚上不回去吃饭了,晚些回家。

老陈带我们来到一家烧烤店,点了很多烤串和啤酒,然后我们便吃了起来……不得不说,贱男这货的酒品太差了,三瓶下肚就开始耍酒疯,我说不让他喝吧,他非说自己还能喝。结果一顿饭吃到七点多,老陈说还要请我们去ktv,我是不太想去了,但贱男这货却非说要去狼嚎几首,我怕他给我惹事儿,于是只好也跟了过去……

到了ktv,老陈又点了不少啤酒和果盘。等到了包间我才发现,听贱男唱歌就是一种折磨。这货还是个怀旧派,唱的都是一剪梅,粉红色的回忆……你说你要唱的好听也行,结果他把歌都唱碎了,稀碎稀碎的。

贱男小脸通红,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拿着话筒唱歌,醉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好像马上就要睡着了一样。正当他唱了一半《忐忑》的时候,忽然扔下话筒,说要出去方便一下。

我赶忙跟老陈说:“陈叔,我得跟出去看看,他喝多了,我怕他掉马桶里淹死。”

“好好好,那你快去吧。”老陈说道。

我推门跟了上去,扶着贱男跌跌撞撞的向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里有两个隔间,刚才有一个小子在我们前面进来的,他锁住一个隔间的门,所以贱男走进了另一个隔间。不一会儿,隔壁传来哗哗哗的声音,只听贱男迷迷糊糊的说道:“别,别倒了,我真不喝了……”

而此时,隔壁传来一个屁声,贱男有点怒了,口齿不清的说道:“谁他娘又开一瓶?我都说不喝了!”

贱男话音刚落,隔壁又传来两个屁声,贱男怒了!拍着隔间的木板骂道:“还开!还开!想tm喝死老子啊!”

我赶忙把贱男弄了出来,太尼玛丢人了……

折腾到晚上十点,我和老陈才把贱男送回了家,这货喝的烂醉如泥,唱着唱着就睡过去了,最后还是我把他背回楼上的。

然后老陈又把我送回了家,等我到家的时候,都快晚上十点半了。

回到家之后,发现狐妖和徐小灵正坐在客厅摆弄着七巧板。老爹老妈估计睡觉去了,见我回来,狐妖卖萌的说道:“小龙哥,有没有给雨嘉买玩具呀?”

“没有,明天给你买,你早点休息吧。”然后看向徐小灵:“凝柔,我去洗个澡,这身衣服不要动,衣服接触过湿尸和一些未知病菌,很脏,明天直接扔掉就行了。”

走到洗手间门口,我转过头对徐小灵眨了下眼睛:“凝柔,回房间等我……”

……

次日。

我、徐小灵、狐妖到外面逛街。

狐妖最近非常迷恋各种玩具,她对什么都感到好奇。于是我和小灵便带她出来买玩具了。另外,我已经让贱男联系玄门协会的人,奇凌市发现高钰的行踪,让玄门协会赶紧派人过来抓捕高钰。另外再问问许老他们,知不知道如何解除养尸人对鬼物的控制。

现在我空间戒指中还放着三个女鬼呢,其中一个就是流血大姐,必须赶快想办法救她们。

逛到中午,我们三人坐在‘啃的鸡’吃东西,我给狐妖使了个眼神,狐妖会意,将小灵姐迷惑,小灵姐身形晃了晃,向桌子倒去。我赶忙扶住她的肩膀,将她搂在怀里。然后正色的对狐妖说道:“雨嘉,你还记得半年前的那个养尸人周成文吗?”

“记得。”狐妖咬着汉堡,含糊不清的说道。

“半年前,他被我们联手抓住,然后玄门协会的人将他们带了回去。可后来却被他给跑了,同时逃走的还有一个叫高钰的养尸人。说来也巧,这高钰的师父交周成武,周成武正是周成文的亲弟弟。但周成武却在几年前死了,他的死跟我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高钰当年也是被我抓住的,我们之间有旧怨。他们肯定会回来找我和剑南报复的,而前天晚上,我就发现了他的行踪!他还控制了流血大姐,流血大姐失去神智,竟然对我进行攻击……我过几天又要离开了,你只有一个,不能同时保护我父母,凝柔,剑南,贱男的父母及女友,所以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对策。”

狐妖想了想,卖萌的问道:“叫我的小伙伴们过来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