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节 酒吧事件(中)
作者:小飞鹅字数:3052字

第二百四十一节 酒吧事件(中)

既然贱男都这么说了,林老板只好点点头:“成吧,那就有劳二位了,小龙兄弟,我带你到二楼吧,白天没客人,那里很安静。萱萱,你带杨大师在楼下转转,看他有什么需要。”

之后,我便到二楼画符去了。至于贱男则是在下面捣鼓着阵法,说今天就要试试《阵篇》上记载的简易阵法,我也没阻止他,让他慢慢捣鼓吧,他的悟性很高,假以时日肯定能把牛门发扬光大,而我的绝症如果治愈还好,如果无法治愈,我就只能等死了,所以现在正是应该好好培养贱男的时候。老骗子对我有恩,慕容希望我将牛门发扬光大,我就算死,也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

由于我现在有了左慈笔,所以不需要等到特定的时辰就可以画符,而且成功了几乎是百分之百!因为我自从使用了左慈笔之后,画了几十张符咒,不管是刚学会的,还是以前就会的老符咒,全都是一次性成功!

画了十张护身紫符,三张收魂咒,五十张阳符后,我收起了左慈笔和符咒,向楼下走去。

画了这么多符咒,共用了接近两小时。

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贱男坐在酒吧的角落,不知在捣鼓着什么东西。我走出酒吧,站在门口给徐小灵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和贱男晚些回去,如无意外,应该是半夜一点左右,我让她先休息,另外让雨嘉保护好他们。

又说了几句,我们挂断了电话……

我为什么判断一点左右就能回去?很简单,因为通过刚才和林老板的对话,我知道这几天一般都是在十二点到一点之间收到冥币,只是一些小鬼的话,我和贱男用不了多久就能搞定,而这里距离我们住的酒店又不是非常远,所以我才断定一点左右就能回去。

我坐在酒吧门口的台阶上思索了起来,虽然不知夏超然是从何途径知道我患有绝症这件事的,但如果这件事被徐家主知道,我们的婚礼肯定是个大问题,徐家主不会把女儿嫁给一个将死之人的。以前我在幻雨阁,再加上实力突出,还算有些用处,可现在,基本上算是一无是处了,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而徐家主是个很现实的人,为了利益,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可纸终究包不住火,夏超然都知道了,暗盟作为杰出的情报和暗杀组织,难道他们会不知道?看我不顺眼的小磊肯定也知道这件事了,说不定这个时候,徐家主也已经知道了……唉,不过不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凝柔的……

……

时间转眼就到了晚上十一点,酒吧里有很多的客人,我和贱男坐在角落喝着红茶。

算这瓶,贱男下午已经喝了十四瓶了!我都替他捏了把冷汗,此时还劝阻道:“剑南,别喝了,你会水中毒的!”

“我靠!大哥!免费饮料啊!不喝白不喝,白喝谁不喝?过了这个村儿,就没这个店儿了!不趁今天喝个够本,那就亏大了你知道吗?来来来,干了干了!”贱男端起杯子说道。

我没好气的说道:“自己喝自己喝,我不渴。”说着,我看了看手表说道:“时间快到了,我去洗手间给自己开个眼,你眼睛放尖点,别光顾着喝红茶耽误正事,知道吗?”

“大哥你就放心的去吧,我你还信不过吗?”

“就是因为信不过你,我才提醒你的。”说完,我转身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其实按照我的意思,今晚是不想让林老板营业的,因为等一下如果来的真是鬼王,打起来可能会伤及无辜。但林老板说,这酒吧一天不营业就要亏很多钱,所以实在迫不得已,必须营业。

做生意的没有实在人,就算口碑特别好的商人,也逃不了‘奸’的本质。

而林老板也是如此,为了利益,他可以不顾一切的营业。

走进厕所,我进入一个隔间,关好门后,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张阴符,迅速将之点燃,熄灭了自己双肩的阳火。

我现在使用的阴符都是用普通毛笔画出来的,因为我不敢用左慈笔画!因为那样的话,产生的阴气肯定特别强烈,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把自己身上的三盏阳火全弄灭了!而且阴气太强还会招来鬼物,所以我才不敢用左慈笔画阴符的。

开了眼之后,我走出厕所,返回大厅。刚进大厅,就发现酒吧里多了很多‘人’!

我对那些家伙视若未见,回到桌前,看着仍在喝红茶的贱男,低声说道:“傻b,别喝了!你没看这里多了很多鬼吗?”

“看见了呀。”贱男喝着红茶淡定的说道:“这里是阴脉嘛,很正常,”

“那边的两个女鬼绝对是鬼王级的!”我对着另一个角落的两个女鬼扬了扬下巴。

“这里是阴脉嘛,很正常。”贱男头也不回的说道。

“那两个女鬼没穿衣服。”

“这里是阴……什么?!”贱男赶忙回头:“在哪呢?在哪呢?”

我打了贱男脑袋一下:“往哪看呢?她们飘去吧台了!”

贱男赶忙向吧台看去!然后一脸失望的说道:“大哥,你骗我,她们明明穿着衣服的。”

我皱着眉毛说道:“你知不知道咱们是干什么来了?女鬼本来就没穿衣服,他们的衣服不过是阴气幻化出来的而已。想看不穿衣服的,百度搜索苍x空去!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过去抓那两个鬼!”

贱男嘿嘿一笑:“大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哦~知道为什么我刚才不着急吗?因为我早就在酒吧布下了小金光阵!如果这些鬼不肯合作,小金光阵肯定能把它们打的屁滚尿流,大小便失禁!……哎呀,不行了,大哥,我红茶喝多了,想去方便一下,你先拖住那两个鬼王啊,等我回来开启小金光阵!”

我当场就无语了,关键时刻这货怎么总掉链子?谁让你丫喝那么多红茶了?该死的……此时那两个女鬼已经有所行动,本来说好要看看贱男的阵法,结果丫还去厕所方便去了,没办法之下,我只好亲自向吧台走去。

今天站在吧台里收钱的正是林老板,此时两个女鬼递上了几张冥币,林老板刚要伸手接过,但我却快步走上去,一把按住了他的胳膊,然后看向两个女鬼说道:“大胆妖孽!不安份的做鬼,竟敢跑上来迷惑人!好大的胆子!”

林老板面露惊恐:“什么?!小龙兄弟,你是说,她们就是……”

“没错!你仔细看看她们手中拿的到底是人民币还是冥币!”说着,我拿出一张清心符在他眼前晃了晃。帮助他脱离控制。

他晃了几下脑袋,再次向女鬼手中的‘钱’看去,然后他惊呼一声:“冥币!”之后连连后退,将酒柜上的一瓶酒都碰掉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两个女鬼面色不善的看着我:“你是什么人?敢管我们的事?”

而此时,贱男从后面走了过来,他在后,我在前,对女鬼形成了包围之势,贱男说道:“他是谁?他可是很出名的哦。看你们两个道行还不错,是用鬼吞鬼邪术修炼出来的吧?而他亲手杀掉了传播这邪术的两个坏人,还在卓宣市干掉了一百多名和你们修为相等的鬼怪!怎么样?怕了吧?怕了你们就……哎嗨呦~大哥,我又不行了,我还得去方便一下。”说着,贱男又返回了厕所。

其中一个女鬼根本就不相信贱男的话,而是冷哼一声:“小小道士竟然骗我?以为可以将我吓走吗?大错特错!你以为哦我们是吓大的?”

“死不悔改!说吧,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总拿冥币来这里消费?”我皱着眉毛问道。我并没直接动手,而是决定先问问情况,如果能和解当然最好,如果不能和解,再动手。

另一个女鬼说道:“酒吧建在了阴脉之上,而且夜晚客人太多,阳气集聚,让我们感觉很不舒服,所以想用冥币吓走他们!直到这里关门为止!”

“那,你们可以换一个地方啊。龙阳市阴气多的地方又不止这一处。”

“让我们离开?为什么他不离开?”另一个女鬼指着林老板,声音尖锐的喝道:“这是我们的地盘!很久以前就是我们的地盘!”

我摇摇手指:“做鬼既要有做鬼的觉悟,既然都死了,还在乎什么地盘?”

而此时,贱男又从厕所冲了出来:“我继续给你们介绍我大哥的身份!你们听好了!我大哥就是五百年前大闹……五个月前大闹三亚澡堂的李小龙先森!”

“哦?那你又叫什么名字?”

贱男甩了甩头发,深沉的说道:“我是尔康,我以为你们会认识我鼻孔的。”

女鬼目露凶光:“碍手碍脚的道士,兄弟们,上!”她话音刚落,周围的鬼物便集体扑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