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节 命不久矣
作者:小飞鹅字数:3095字

第九十九节 命不久矣

风念可拦住了我的去路:“别比了!你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你再比一次了!”

我绕过她的胳膊,虚弱的说道:“别拦我,谁拦我我和谁急!”

风念可跺了跺脚,但却并没有追上来。

我坐在地上,默默的回复着真气和隐能,同时心中暗暗盘算,怎样才能打赢柳梦烟。

没错!大猩猩打输了,而且还晕了过去,已经被人抬走了。

柳梦烟似乎并没受伤,她的表情永远都是那么冷淡,身上很整洁,根本就没有打斗过的痕迹,而她的能力跟高健相同,是天生的控冰者,只不过,高健和柳梦烟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可是,究竟怎样才能打赢柳梦烟呢?我已经连续使用了两次少商剑气,将两个擂台炸出了深坑,她一定会防备我这一招,我依样画葫芦的话,可能不会奏效。

就这样,我一边恢复,一边思考,四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总决赛开始!

半米高的擂台,我竟然用手撑了一下才跳上去。

而前两次,我都是直接跃上去的,可见我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点。

上台之后,我笑了笑说道:“又见面了,上次我竟然可笑的去找你切磋,还好没有真的和你动手,呵呵。”

“认输吧,你的状态已经无法比赛。”她冰冷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我一定要得到名额,所以等一下可能会伤到你,提前跟你说声抱歉吧。”

正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钟声响起,比赛开始!

但柳梦烟却并没动手,而是冰冷的说道:“你指的是……你那个绝招?我看过了,威力的确很不错,不过还不足以破开我的防御,而且,如果没猜错的话,你那一招需要很长的蓄力时间,我可以在你蓄力的时候就将你打下擂台。”

“猜错了。”我鼻子又呛出了鼻血,因为在钟声响起的那一刻,我就开始了蓄力!

柳梦烟冷笑了一下:“你已经开始蓄力了。既然如此,我也很想试试,你的攻击能不能破开我的防御!我给你一次机会,攻击我道冰墙,如果你能打穿或打碎我的冰墙,就算你获胜,反正我也有信心能拿到最后一个名额。”说着,周围的气温急剧降低,柳梦烟身前快速出现了一个高两米,宽两米的冰墙,她继续说道:“这是我的最强防御,看你的最强攻击能否击破我的最强防御!”

这不由得让我面色一喜,本来还不知道怎样击败柳梦烟,如今她竟然自己提出,只要打破冰墙,就算我获胜。而我对自己的少商剑气非常有信心!

不过……柳梦烟既然见过我将擂台打出大坑,却仍然提出这个要求,由此可见,她自认为自己的冰墙壁擂台还要坚硬,那么……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30秒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为什么?一次比一次的时间短?但我不能现在就释放!因为柳梦烟的防御一定很难击破!如果现在就释放的话,很可能会功亏一篑!必须继续憋!憋到……45秒再说!

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一定要把握住!

每过一秒,我都犹如受到了刀山火海般的煎熬,肺部的炸裂感越来越强!

37秒。

38秒。

39秒。

40秒……

噗……一道鼻血几乎是从我鼻子里喷出来的,我已经双眼发白,身体微微颤抖,呼吸急促,但仍然还在憋着!

41秒。

42秒。

43秒……已经到极限了!不能再憋下去了!我抬起无比沉重的右手,大拇指对准了冰墙,指尖火光一闪,然后我身子一栽,倒在了地上……

浑噩中,听到了一声巨响,以及风念可的呼唤:“讨厌鬼,讨厌鬼你醒醒呀……”

还有……柳梦烟那冰冷的声音:“只是一个名额,值得你这样拼命吗?好,裁判,我遵守和他的约定,他击破了我的最强防御,我认输。”

之后,我彻底失去了意识……

……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只听不远处有两个对话声,我并没急着睁开眼睛,而是默默的听着那对话。

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说道:“念可,是不是因为他和你的命格相辅相成,所以你才接近他的?我早就和你说过,姻缘卦是不准的,所有卦象都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更何况此子命不久矣,听为师的,不许再和他纠葛!”

“哎呀师父你好唠叨,都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他就是朋友而已嘛,你快点救救他,好不好嘛,师父。”风念可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男子淡淡的说道:“为师不是神,救不了他。他的肺功能已经开始衰竭,若不是我刚给他吃了一颗丹药,他已经死了,虽然丹药保住了他的命,但他的寿命最多还有三年。”

“什么嘛,你肯定有办法救他,师父,你救救他嘛。”

男子轻轻叹息了一声:“没的救,为师还有事,先走了。”

我的肺功能衰竭了?最多还有三年寿命?!

不可能!你说我只有三年寿命,我就真的只有三年寿命?!老骗子还说过我不会意外死亡呢!赤矢命的人,终生霉运缠身,只能老死!

没错,风念可的师父一定是扯淡的!我记得自己晕过去之前,好像听到柳梦烟主动认输了,也就是说,我得到了前三的名额,等我出去之后,就去找张子轩看病,你再神,难道还能比张子轩医术高明?

平复了一下心情,我睁开了眼睛,但眼前却一片模糊!风念可惊喜的说道:“讨厌鬼,你醒了!”

“这是哪里?”好了一会儿,我才恢复了视力。

“是我家,漂亮吧?”

我坐了起来:“我昏迷了多久?”

“四个多小时,你也真是的,为了赢得比赛,明知道会伤害自己的身体,却还要用那一招。”风念可嘟着嘴,责怪的说道。

我假装没听到他们刚才的对话,问道:“那我的身体怎么样?没什么事吧?”

“别担心,师父说你没事,他给你吃了一颗疗伤丹药。”风念可说道。

这不由得让我很疑惑,她为什么不和我说实话?还有他师父刚才说过什么‘姻缘卦’,又说我和风念可的命格相辅相成,所以风念可才接近我的……难道真的是这样吗?

我此时仍然觉得身体很虚弱,穿上鞋问道:“比赛怎么样了?我得到名额了吗?”

“得到了,还得到了一枚空间戒指做奖励呢,”说着,风念可手上凭空出现一枚黑色的戒指,她说道:“这枚空间戒指是30cm×30cm×30cm的,小是小了点,不过也可以随身携带一些小型物品,还是很方便的。”

空间戒指?相比于空间戒指,我更在乎的是外出的事,我赶忙问道:“那,我是不是可以外出一个月?”

风念可瞪大了眼睛:“你赢得比赛,不是为了宝物?而是为了可以出去一个月?”

“是的,我什么时候能走?”我有些虚弱的问道。

风念可低着头,有些悲伤的说道:“你怎么不早说你只是想出去看看,人家可以带你出去的……”

即便早就知道风念可能带我出去,我也不会欠她人情!不过,风念可这么漂亮的女孩,竟然相信‘姻缘卦’而故意接近我,我要和她保持距离,以免小灵姐引起什么误会。

我问道:“风小姐,我不太懂幻雨阁的规矩,出去的话需不需要办什么手续?你可以带我出去吗?”

“现在?天已经黑了呀。”

“可我就想现在出去。”

“好吧,我带你出去的话,是不需要办手续的,不过你要记得,不能对外界提起幻雨阁的事,被发现的话,会受到处罚的,走吧,我带你去传送阵。”

路上,风念可将空间戒指交给了我,并且跟我说了开启空间戒指的方法,跟大猩猩说的差不多。

往空间戒指上输入能量,激活空间戒指,然后分出一丝精神力,进入空间戒指,就能感应到里面的空间了。想要取出什么东西的话,只需要将精神力集中,然后用精神力将这个东西从通道口送出来就行了。想要收东西,原理也是一样。

可是,精神力是什么东西?我尝试了半天,也没能激活空间戒指。最终,风念可给了我一本书,这本书就是关于精神力修炼的,她说让我自己研究一下。

上了传送阵,一阵光芒闪过,下一刻,我和风念可出现在一个灯火辉煌的大厅里,风念可说,这里是首都的一处地下基地。

……

风念可将我送到外面,便赶了回去。

而我站在首都的闹市区,感慨万千,终于出来了!

从黑色背包中拿出几十块钱,向旁边一家超市跑去,将十块钱拍在桌子上,问老板说能不能借我电源充个电?手机已经太久不用,充了好几分钟才能开机,开机之后,我赶忙给老妈打了过去!

嘟,嘟,您拨打的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空号?!怎么会是空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