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九狱宫、往生侯、第三灵将
作者:君天帝字数:2364字

第193章 九狱宫、往生侯、第三灵将

青铜材质的骷髅令牌静静的躺在地上,任凭姜辰释放出自己堪比四象生境级别的精神力,也是没有发现其上有丝毫的阵纹波动。

更不要说与天地间的灵气产生联系了。

似乎,那就是一块样式有些诡异的骷髅令牌。

“靠,搞什么啊,害的我期待了半天!”

足足一刻钟的时间过后,确认那一块骷髅令牌的确是毫无异常的姜辰忍不住骂了一句,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山洞之中。

果然,当他用元力将那块骷髅令牌捡起来的时候,后者没有丝毫的反应。

“这玩意儿,该不会是要将修为注入里面才能激发吧?”

姜辰有些鬼使神差的想道,接着便心念一动,一缕元力注入了骷髅令牌里面。

这样想着又觉得不够保险,姜辰便目光一凝,往其中再次注入了一丝精神力。

嗡——

下一刻,一道青色的骷髅虚影,忽的从那令牌上浮现出来,看着姜辰发出了嘎嘎嘎的怪笑,一个闪烁的便消失不见。

“卧槽!”

叮当~

骤逢惊变,姜辰直接被吓得跳了起来,毫不犹豫的散掉了元力,没有了力量支撑,那骷髅令牌便再次落在了地上,恢复了平静。

看上去是那么的普通。

当然,如果不计较刚才那一闪而逝的骷髅虚影的话。

“草,这玩意儿真古怪,我现在都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一个催命的陷阱了!”

姜辰骂了一句,将那骷髅令牌收入了乾坤戒中,便盘坐在地上明心静气起来。

“天降机缘什么的,暂时与我无关了,当务之急,我还是先突破修为吧,等达到四象境,将心妍抢回来之后,我再去寻找帝无心曾经进入过的那些古老秘境!”

姜辰在心底默默想道,嘴角勾起一丝憧憬的笑容。

因为根据他对帝无心三世灵魂的梳理,可是十分清楚,单单北荒域的古老秘境都有不下十指之数啊。

而就在姜辰开始调整状态,准备先突破修为的时候。

……

……

相隔大夏国无尽遥远的一片海岛之上。

虚空之中,一阵青色光芒闪过,便有两道披着黑色长袍的身影浮现出来。

这两道黑袍身影低头看向下方形状犹如骷髅,大概有方圆一里左右,除却林中不断传来阵阵兽吼禽鸣之声,却是了无人烟的岛屿之后,便齐齐向着下方坠去。

很快,这二人来到了岛屿下方的一座漆黑色宫殿之中。

整个宫殿大概有百余丈左右,四周的墙壁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骷髅图案,在夜明石微弱的光芒照耀之下,那些骷髅图案似乎都在咧嘴狞笑着,看上去十分的阴森渗人。

而在这座宫殿的正前方,则是立着一颗通体由青铜铸造出来的骷髅像,足有丈余大小,空洞洞的眼眶之中,随着这两道黑袍身影的降临,忽的腾起了两道绿油油的光芒。

随即。

那两道绿油油的光芒,竟是在骷髅前方投射开来,形成了一个两丈左右的镜面。

镜面对侧一片雾气朦胧,不知道连接什么地方。

在这两道黑袍身影向着那骷髅靠近的时候,镜面内也是浮现出了一道漆黑色,完全看不清面容的身影。

“尔等何故召唤本侯?”

当那黑袍二人距离镜面还有十丈左右的时候,镜面之中的人影开口了,声音嘶哑难听,似是骨头在摩擦一般,配合这本就诡异的地底宫殿,令人不寒而栗。

“往生侯,吾等有事禀报!”

黑袍二人齐齐顿住脚步,左侧那人抬起头来,抱拳一拜,露出了一张似是被病痛折磨已久的枯瘦脸庞,声音同样有些沙哑的说道。

“说!”

镜面中的人影冷冷开口,显得有些不耐烦,似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般。

右侧那个黑袍人此时同样抬起头来,抱拳一拜,露出了一张微胖的脸颊,双目中透着不正常的红色,但是却比左侧那人正常了许多,神情有些敬畏的说道:

“启禀往生侯,自第三灵将在外莫名陨落之后,吾等便一直寻找不到其所携带的九狱令牌,因为关于第三灵将之事,吾等一直不曾作出决断,但就在今日,第三灵将的九狱令牌向吾等传来了波动!”

左侧那人咳了两声,接着说道:

“九狱令牌为九狱宫成员本命令牌,第三灵将修为不弱于吾等二人,但却意外死亡,在北荒域九狱宫分殿之中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而第三灵将所携带的九狱令牌,却有可能记载了其陨落的真相,现在却落入了旁人手中,吾等不敢妄自决断,特来征求往生侯敕令!”

镜面之中的人影在听到二人的话语之后,亦是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片刻过后,才听得他那嘶哑的声音响起:

“尔等可选出一人,根据九狱令牌之间的联系,找到那获得第三灵将本命令牌之人,若是对方为杀害第三灵将的凶手,尔等切不可轻举妄动,待本侯亲自前来处理!若对方只是偶然得到了第三灵将的九狱令牌,尔等可自行决断,杀之灭口,亦或者……将其招入九狱宫!”

“吾等遵命!”

黑袍二人闻言,齐齐躬身拜下。

“若无它事,尔等便退下吧。”

镜面中的人影冷冷说道。

这时,左侧那瘦脸男子咬了咬牙,抬起头来喊道:

“往生侯,吾等已经一年未曾服用‘九狱丹’了,还请往生侯开恩!”

右侧那个胖脸男子虽然没有开口,可其神情间却同样是急切之色,在听到‘九狱丹’三个字的时候,双目中的猩红似乎变得愈发浓郁了几分。

“哼!”

镜面中的人影似是有些动怒,但却单手一扬,两枚黑红二色的黄豆大丹药便从镜面中闪烁出来,悬浮在黑袍二人身前,散发出阵阵诡异的气息波动。

“三个月之内,本侯要知道第三灵将陨落的真相!”

冷冷的丢下一句话,镜面中的人影便消散不见。

而那原本从丈余大小的骷髅中投射出来的绿色光芒,也在一阵摇晃之后,湮灭消失。

“九狱丹……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摆脱这样的束缚啊!”

左侧那人拿起了身前悬浮的一颗黑红二色丹药,喃喃低语道,脸上露出了一抹痛苦狰狞的神色,接着将头一扬,便把那丹药吞入了腹中。

“嘿,据说往生侯都会承受九狱之苦,只是比灵将要轻松一些,我们二人不过是灵将级别,想要减轻九狱之苦,唯有突破阴阳境,成为新的往生侯!不然的话,那就只能老老实实受制于人了!”

胖脸男人咧嘴一笑,同样是拿起了剩下的那颗丹药放进了嘴里,神情骤然暴戾起来的说道:

“走吧,先找出那个得到第三灵将九狱令牌的家伙,第三灵将莫名死亡,我总觉得那家伙的死很不简单,说不定就有我们突破阴阳境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