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8章 乐极生悲
作者:冷云邪神字数:2258字

第988章 乐极生悲

关于冯兰的这次车祸,纯属咎由自取,也就是乐极生悲。

自从大女儿婉菱与她断绝关系以后,房产还有存款以及那台宝马x5都被她要过来了,相当于掠夺了婉菱的所有财富,简直无耻至极。

接下来就是她的高光时刻,也不管得了重病的婉菱是死是活,冯兰开着宝马车招摇过市,成日的打牌跳舞,真是逍遥快活。

前几天夜里,冯兰和一帮老同学聚会,特意开车去的,还喝了酒,深夜回家的时候发生意外,与另一台车撞上了,导致她浑身多处受伤,还好不算太严重。

只不过,做检查的时候,意外发现了她患上宫颈癌,已经是晚期,非常严重。

冯兰一下子慌了神,嚎啕大哭,好日子才刚到来,生命却要结束了。

车祸发生以后,这泼妇还是把婉菱找来了,让大女儿在医院照顾她,并且理直气壮,老娘既然生了你,我住医院了,你就得过来护理,断绝母女关系也没用。

江婉菱终究心软,只能来到医院,尽到女儿的责任。获悉母亲患癌,也是一下子懵了,不管怎么说,对方是她的妈妈,觉得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母女俩抱头痛哭,忽然间,冯兰想起婉菱之前也得了癌症,医生曾经做出判断,活不过三个月,如今身体各方面看着都不错,也不像病入膏肓啊。

这泼妇才想起来询问女儿病情如何,婉菱据实回答,说自己已经彻底好了,林阳给他治愈的,癌细胞完全清除了。

冯兰看到了一线曙光,赶紧催促女儿给林阳打电话,不论动用什么手段,都必须把前女婿找过来为她治病。

对于母亲的行径,江婉菱觉得既可气又可怜,给林阳打了电话,刚开始接了,说是人在国外,后来电话就打不通了。

好在林阳从国外回来,主动给她打了电话,也答应了为冯兰看病,江婉菱自然晓得对方心里有多么不情愿,然而为了她,还是压抑着怒火答应了。

此刻,重症病房之内,冯兰胖头肿脸的躺在病床上,腿上还打着石膏,看着很是憔悴。

这一幕与车祸之前的她简直判若两人,看着太惨了。

那时候,她开着宝马豪车到处游逛,浑身珠光宝气,出入高档餐厅,在亲戚朋友面前出尽了风头。

此刻却躺在病床上遭受病痛折磨,觉得要死了似的,冯兰一个劲的嘟囔着,“那混蛋怎么还没来呢,架子还不小呢,我都病的这么严重了,他就不能快点吗?”

江婉菱秀眉紧蹙,厉声呵斥道:“你有完没完,人家过来给你治病,已经是天大的面子,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假如你不说点好听的,得罪了林阳,他不给你看病了,那你就等死吧,谁都救不了你。”

女儿的话让冯兰勃然大怒,气恼的骂道:“死丫头,你跟谁说话呢,胳膊肘往拐了是不是,怎么着,病好了又跟那混蛋睡在一起了,把你弄舒服了是不是,一个劲的向着他说话?”

污言秽语让江婉菱脸涨得通红,气愤不已,万万没想到,母亲竟然如此不堪,简直不配为人。

凑巧的是房门开了,林阳迈步走进来,显然听见了冯兰的话,不由得心头恼怒,板着脸道:“怎么着,你这泼妇还没死呢?”

母女俩面面相觑,没想到,林阳这个时候进来了,而且,如此不客气,让她们全都傻眼了!

冯兰一下子蔫了,生怕得罪了林阳,不给她看病,岂不是糟糕。她那双三角眼眨了两下,浮肿的脸上露出尴尬笑容,“瞧你说的什么话,好歹我以前也是你岳母,就算得了病,你也不能不管吧?”

林阳冷笑道:“本来我确实想要过来给你瞧瞧,看还有没有治愈的可能,不过嘛,听见你在背后骂我,本少爷现在改变主意了,你还是自生自灭吧。”

冯兰气的快要发疯,却没有办法,面前的小子不再是当初让她随便辱骂的上门女婿,人家是百亿富豪,况且与婉菱离婚了,她不可能再强迫对方做任何事。

为了达到目的,这泼妇只好低声下气,哀求道:“都是我的错,不该说你的坏话,林公子,求求您了,救我一命吧。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和婉菱毕竟夫妻一场,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死了啊?”

林阳根本不予理会,而是看向了婉菱,估计这些天来护理病人太过疲乏,脸色很不好,明显有些憔悴,让他心疼。

“婉菱,你受苦了!”

这些天以来,江婉菱为了母亲每天忙碌不停,还要忍受对方的埋怨唠叨,最为紧要的,也为母亲担心,导致状态很差,处在即将崩溃的边缘。

前夫的一句话,让她觉得非常温暖,同时也深切体会到了,林阳才是她最亲的人,永远对她关心爱护,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

江婉菱低声道:“我没关系,你也别怪她了,不管怎么样,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患病不管,你救救她吧。”

就在林阳心情矛盾之际,又有一道靓丽身影走进来,赫然是江晓萱。

听说母亲患病,江晓萱赶紧从外地赶回来,看到林阳在病房内,她惊讶的叫道:“总裁,您也在这里啊?”

曾经的姐夫,如今成了艾菱集团总裁,云海人尽皆知,早就不是什么秘密。

林阳点了下头,目光看向明艳照人的小姨子,心里想着,无论婉菱还是晓萱都是好姑娘,也许会有一些缺点,但是心地善良,可惜啊,偏偏摊上冯兰这样品质恶劣的女人。

眼瞅着小女儿也来了,冯兰可怜巴巴的道:“晓萱啊,你总算回来了,妈要不行了,还想着让林阳救我一命呢,可是人家置之不理啊。等我死了以后,你和大姐相依为命吧,务必听她的话。”

她弄了这么一出,好像交代后事呢,任谁都受不了呀。

“妈……”江晓萱一下子泪崩了,上前抱住母亲,哽咽着道:“您不会有事的,肯定能够好起来的,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啊。”

冯兰叹道:“没用啊,你得求林阳,他要是不愿意救我,我就真的死了。”

江晓萱抬起带有泪痕的俏脸,宛若梨花带雨似的,看向了林阳,含泪道:“老板,我求您了,救救我妈吧,我会一辈子念着你的好,求求你了。”

对于晓萱,林阳心里一直有着愧疚,自己曾经隐瞒了身份接近曾经的小姨子,不知不觉间过了界,曾经亲密接触过。

如今晓萱哭着请求他出手,即便是铁石心肠,也被融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