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灵种
作者:独悠字数:2074字

第172章 灵种

岳峥自然知道其中缘故。

刚才,“太皇战典”吞噬的应是这蓝裙少女体内潜藏的一道灵识。灵识,本就是衍生于灵魂,虽只是寄生在她身上,但与她自身的灵魂息息相关。

那道灵识没了,势必会波及到她的灵魂。

毕竟,她只是那人的“灵种”。

对于“灵种”,岳峥也是颇为了解,帝仙山中的那些仙道强者,不少人都曾拥有过灵种。

下界星穹之中,几乎所有修士的终极目标,都是羽化登仙。

然而,踏入羽化之境后,证道仙位的过程无比艰难,稍一不慎,便有可能灰飞烟灭。

一些把握不大的羽化后期大能,为提升、充实自身对仙道的感悟,以增强登仙的成功几率,通常会从自己体内分离、凝聚出一颗颗种子。

那便是灵种。

一旦灵种也修炼到了羽化之境,本体便会与其融而为一,汲取其仙道感悟,再冲击仙位。

给本尊提供感悟,这是绝大多数灵种的宿命。

当然,也有一些非常强大的灵种,最终融合本尊,证道仙位,只不过这样的例子极其罕见。

眼前这蓝裙少女,便是灵种。

可如果岳峥不透露,她自己是不可能知道的。

而分离出这灵种之人,在羽化境中应当也是极其厉害的存在,否则,根本不可能赋予其“太阴灵体”,这先天体质,显然是来自于那个本尊。

刚才“太皇战典”吸噬了这少女本尊的灵识,岳峥怕是会被她记恨上。

不过,岳峥并没有放在心上。

那人和苍虹星不知隔着多少个星界,等她多年后找了过来,岳峥不见得就会比她弱,更何况,那个时候,岳峥在不在苍虹星,都还是未知之数。

“这是哪?”

片刻过后,蓝裙少女终于缓过神来,从床上坐起,那双清澄纯净的眼眸扫过岳峥、沐春雷和苏毅,白嫩秀美的脸蛋上满是迷茫之色,“你们是……”

她依稀记得,自己在冲击通灵时走火入魔了。

“幼雪!”

一声惊呼倏地响起。

石室门口,多出了一名紫衣女子,正是苏荷。

怔怔地看着坐在石床上的少女,她脸上一副既惊喜又不敢相信的神情。

“师尊。”

蓝裙少女美眸大亮,脸上的迷茫一扫而空,娇呼一声扑入苏荷怀中。

“好,好,幼雪,你终于醒了。”

苏荷回过神来,抬手摩娑着蓝裙少女脑后长发,眼中泪花闪烁,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

她之前只是吩咐苏毅,若自己还不曾回来而岳峥又到了的话,可以先带他进来看看。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进来后,这小丫头已经醒来。

“幼雪?苏幼雪?”

苏毅拧着眉头,喃喃地念叨着这个名字。

没过一会,他便好似回忆起了什么,一双眼珠子蓦地睁得溜圆,而后,难以置信地惊呼出声:“你是……姑姑?姑姑,你可还认得我?”

“姑姑?”

岳峥和沐春雷对视一眼,脸色都变得有些古怪。

一个白发苍苍的糟老头子,叫一个小女孩为“姑姑”,这违和感着实有些强烈。

“你是?”

苏幼雪吓了一跳,有些迷糊地看着这个神色激奋的老者。

“姑姑,我是苏毅,小毅,小毅啊……”苏毅手舞足蹈地比划着,激动得语无伦次,“苏含沙,苏含沙,姑姑总该记得吧?那是我爹!”

“小毅?含沙大哥的儿子?”

苏幼雪小嘴张得溜圆,傻愣愣地眨巴了几下美眸,又抬眼看了看苏荷。

见她笑吟吟地点了点头,这才确认了苏毅的身份,只是实在难以将眼前这个满脸皱纹、霜眉皓发的老者,和当年那个可爱的小肉团子联系起来。

“师尊,我……我睡了多少年了?”苏幼雪心中发慌。

“一百多年了。”苏荷感慨万千。

“一……一百多……多年?”苏幼雪结结巴巴的道,有些傻眼。

“……”

时隔百多年,师徒重逢、姑侄相认,这样的一幕画面应当很令人感动。

可岳峥却总忍不住想笑。

冲沐春雷使了个眼色,岳峥便悄然出了石室,顺便把小黑也拎了出去,这家伙被小白折腾得奄奄一息,看到岳峥的时候,幽怨得都快哭了出来。

那条死狗,太欺负鱼了!

小白蹲在岳峥肩膀上,对小黑的惨状视而不见,一副我很乖、我是乖宝宝的模样,却时不时地从岳峥颈后朝小黑投过去一个凶狠的眼神。

小黑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劈头盖脸地给这死狗来上一顿,可它之前被冰冻、元气大伤,现在也只能想象一下那种美好的画面。

岳峥没理会这两个家伙的眉来眼去。

出了通道,把小黑随手一扔,又将小白从肩膀上揪下,便盘腿而坐,开始运转“天罗万象诀”,为了让苏幼雪醒转过来,可耗费了他不少真元。

此地虽灵气稀薄,却也聊胜于无了。

不过,岳峥并没有等太久,约莫一刻钟后,就再次见到了苏荷、苏幼雪和苏毅。

小姑娘眼眶有些发红,看到岳峥时,小脸微晕,有些羞涩地躲在苏荷身后。

岳峥看得出来,这小姑娘就像是一张白纸,纯真浪漫。只不过身具“太阴灵体”,却让她整个人都冷冰冰的,浑身透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这与她的性情,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反差。却也让她拥有了一种极其特别的韵味。也就是现在年纪还小,若是再年长几岁,必定更加的美绝人寰,颠倒众生。

“岳公子,多谢了。”

苏荷冲着岳峥深施一礼,无比感激,旁侧,苏毅也是向着岳峥躬身为礼。

“不必如此。”

岳峥摆摆手,笑道,“我救醒你弟子,你给我报酬,我们这是公平交易。”说罢,岳峥已站了起来,而后念头微动,一团白色气息便从眉心激射而出。

苏幼雪刚好奇地从苏荷背后探出螓首,就被击中,随即便似颈部中箭的天鹅一般,娇躯微微僵滞,甚至连眼神都变得有些空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