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裂魂
作者:独悠字数:2157字

第220章 裂魂

费天罡只觉体内气血浮动,脏腑震颤,双掌痛麻,黑色巨锤似马上就要脱手而出。

“居然强了这么多!”

费天罡心头微惊。

当此之时,却也顾不得多想,费天罡口中低吼出声,双目暴睁,须发皆张,体内真元轰隆隆地覆压而上,总算是那即将脱手的黑色巨锤稳在了掌中。

“呼!”

啸声震响。

那白龙的巨爪已是破空袭至,狂猛的劲气充塞了这片区域,虚空为之剧烈波荡。

危急关头,浓郁的黑色气息从费天罡体内升腾而出,顷刻间便化作了一道凝若实质的屏障急剧扩张。

他庞硕的躯体则是如漏气皮球般飞速收缩回原状,并以惊人的速度向地面沉落。

“砰!”

一声爆鸣迸响。

那道黑色屏障被巨龙一把抓碎,恐怖的劲气在高空之上疯狂荡开。

那白龙却是身躯一扭,俯冲而下,挥动巨爪,再次朝费天罡闪电般地扑击而去。

劲风呼啸,势若迅雷。

费天罡双脚刚踏落在地,便觉头顶之上,劲气激荡,凌厉无匹,仿佛看到要把自己整个人都给撕裂。

几乎是没有丝毫迟疑,费天罡往前就是一窜,速度几乎达到了自己所能达到的极致。

“轰!”

瞬即,一声巨响在身后炸开。

半个呼吸的功夫都不到,便有一阵强悍的劲浪伴随着尘沙翻卷而至,差点便将他掀飞出去。

费天罡灰头土脸的稳住身躯,迅疾回首望去,便见漫天尘灰之下,一个巨大的坑洞隐隐显露了出来,竟起码有方圆十数丈大小。

“昂——”

龙吟声中,长硕的白影从尘沙间腾窜而出,卷得狂风大作,瞬间便将那尘雾吹散。

盯着数十余丈外的费天罡,白龙眼中似闪烁着难以掩饰的激奋之色,旋即,长达数十丈的身躯便是一弓一弹,猛然前扑,迅疾如电。

费天罡禁不住头皮发麻,心中暗骂。

真他娘的见鬼了!

来到这边之后,这小子的攻势居然变得越来越强。

其第一击,就算配合着御剑之术,也不过尔尔,可第二击的威力,却突然变强了许多,竟硬生生地抗住了他那巨锤的猛烈轰砸。

刚才的第三击,较之第二击,又强了许多,简直就是质的变化,竟让他有种难以抵挡的感觉,而他刚才也的确应对得颇为狼狈。

似乎那么一小会的功夫,岳峥的实力正飞速层层拔升,但他的修为却不曾变化,依然是通灵后期。

他可是堂堂玄照之境的无上强者,数遍整个苍虹星,如他这般的存在,一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

面对一个通灵后期时,竟会表现得这般不堪,这简直不可想象。

就算他再不想承认这样的事实,却也不得不正视。

不过,岳峥想必是动用了某种能够迅速增幅实力的秘法。这样的手段,势必不能持续太长时间,而且,想来也会有极其强烈的后遗症。

只要撑过这片刻,岳峥估计自己就要溃败。

费天罡心念电转。

眼见巨龙来势,他脸色变得有些凝重,手中巨锤蓦然震荡起来,而后爆发出了亿万道浓烈的黑芒,周围光线仿佛被瞬间侵蚀殆尽。

天地之间,一片暗淡。

“呼!”

下一刹那,那巨锤便挥了出去,啸声如雷,硕大的锤影竟如连珠般一道接一道的咆哮而出,好似彻底融入了这片昏暗的虚空当中,迅速消失不见。

但是,那恐怖的威势却已弥漫开来。

广阔虚空已是极度动荡,处处都涌动着狂暴的劲气,这片区域登时变得无比沉抑。

巨龙速度没有丝毫衰减,朝着费天罡极速逼近,电光石火之间,就已裹挟着大片的劲气风暴,猛地一头扎入了那片昏黑的区域。

可就在这时,八道硕大的黑色锤影却突然同时从黑暗中分离出来,从不同方位朝龙躯砸落下去。

劲气滔天,暴虐霸道,势不可挡,似要一把巨龙砸成碎末。

此刻,岳家附近,已是围聚了越来越多的武者,捕捉到这幕画面,众人几乎都是下意识凝神屏息,瞪大眼睛,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岳泽、柳儿、苏幼雪、萧琴和萧竹等人更是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那边的状况,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只觉呼吸都似要窒息过去。

当此之时,巨龙没有半点慌乱,可身躯却骤地摆动起来,每截扭拱而起的躯体都迎向一道锤影。

“轰!”

瞬息过后,震耳欲聋的声响仿佛要将虚空都给震碎。

那一道道锤影竟如烟花般爆开,狂猛至极的劲气一波波地向周围肆虐而去,将这片区域搅得无比混乱。

可这个时候,巨龙却无视那狂乱的劲气风暴,利爪狠狠地拍击在那正呼啸向前的巨锤之上。

砰的一声震响,费天罡面庞蓦地浮起一抹病态的血色,连人带锤地倒射而去。

身躯腾云驾雾般在空中穿梭,费天罡的神色却无比冷静,甚至眼底还隐隐有一丝讥诮。

“裂魂!”

两个冰冷的字符从口中蹦出的同时,一缕黑色气息从费天罡眉间暴射而出,瞬即在巨龙头顶上空爆散成无数星星点点的黑芒。

“呜……”

鬼哭狼嚎般的鸣响近乎凭空迸发。

那些黑芒便似引线一般,立刻从虚空中牵扯出了大片大片的黑色浓雾,顷刻间聚成一团,将龙头包裹在内,如活物般疯狂地蠕动起来。

“嗵!”

费天罡坠落在地,踉跄了好几步才重新稳住身躯,可瞬即便禁不住哈哈大笑,“小子,‘驭神真法’乃是我落神山秘法,你若承受不住,可告知老夫一声,老夫或可网开一面,暂时给你一点喘息之机。”

“又是‘驭神真法’。”

龙躯之上,岳峥略有些无奈的声音传出,“你们落神山之人,还真是不长记性!”

“小子,人和人是不同的。”

费天罡咧咧嘴,戏谑的笑道,“同样的功法,由不同的人施展出来,威力自是也是不可同日而语,这‘驭神真法’在老夫手中……嗯?”

后面的话还来得及说出口,便化作了一声惊疑的低呼。

费天罡脸上的笑容僵住,唇角微微抽搐了几下,眼眸之中满是震愕和匪夷所思,“怎么可能?小子,你……你这是什么灵魂?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