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七星道牌
作者:独悠字数:2079字

第452章 七星道牌

独沉星。

一座峭拔高峰拔地而起,峰头处却似被削去了大截,而在这平阔的峰头截面之上,则伫立着两座高台。

两座高台,各自承载着一座星球传送大阵。

这里的传送阵,平日都是由独沉星最强大的宗门“圣天府”看守维护。

寻常修士,进出传送阵,都需缴纳高额的费用。

否则,想通过传送阵离开独沉星的,连山脚都靠近不了,而从其它星球传送过来的,也走不出这座高峰。

“嗖!嗖!”

两个小点突然在天际闪现,伴随着轻细而急促的破空声,两道身影迅速飘落在了峰头之上,赫然是一个身材瘦削的青衣老者和一个面容秀美,神色清冷的蓝裙女子。

守在高台旁侧的六名圣天府修士,都是愣住了。

他们这六人当中,有五个道胎后期,还有一个须弥初期,可即便是身为须弥的那个紫衣男子,也没有发现青衣老者和蓝裙女子是如何到来的,仿佛是凭空而现。

“两位前辈……”那紫衣男子连忙过来,神色间透着一丝恰到好处的恭敬,试探着开口道。

“退下!”

蓝裙女子低喝道,掌中则是多处了一枚白色玉牌。

玉牌之上,无数细密的纹路如活物般游弋萦转,不时凝聚成七颗小小的星辰,可旋即便又散去……如此忽聚忽散,光芒闪烁不止,神秘的气息悄然衍生而出。

“七星道牌?”

那紫衣男子吃了一惊,口中条件反射般地低呼出声。

可紧接着,他便愈发恭敬地躬身退回原处。

而后,朝那几名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圣天府修士招招手,带着他们飞快地退出了峰头。一直下到了半山腰的位置,紫衣男子才放慢了脚步,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长老,那两位到底是什么人?”

那几个圣天府修士早就满腹怀疑,此刻再也按捺不住。

能被派遣看守这传送大阵的,哪怕修为不是特别高,但一定十分有眼力,否则的话,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毕竟这独沉星就在天华星旁侧,而且是这片星球前往天华星的必经之路,不时有须弥强者从这边通过……而这就非常考验他们的眼力了,不然,很容易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普通修士,进出这里需付出高昂的代价,可须弥强者或是背景深厚之人,则需区别对待。

“那位前辈出示的,是一块‘七星道牌’。”

“道牌源自于‘陨星道宗’,按照星辰数目来区别身份之高低。层级最高的是‘九星道牌’,只有宗主才能拥有,而后是太上宗主或太上长老持有的‘八星道牌’。”

“再往下,就是那位前辈的‘七星道牌’。”

“持有者一般是陨星道宗的长老,或者是属宗的宗主以及太上长老。”

紫衣男子神色沉凝,眉宇间依旧难掩震惊,“可不论是哪种身份,‘七星道牌’的持有者一定洞真级别的大强者。这等存在别说是我们惹不起,便是我们‘圣天府’也惹不起。”

“洞真……”

几位圣天府修士,都是禁不住倒抽了口凉气。

还好刚才不曾冒犯那两位前辈,不然的话,说不定像是碾死几只蚂蚁那样被他们随手捏死了。被洞真强者所杀,死了也是白死,而且宗主获知消息后估计还得过来请罪。

就在他们庆幸之时,峰巅处,那青衣老者却是笑眯眯的道:“蓝长老,根据我探知的消息,那小子是从腾霄星、白露星那个方向进入秀水星的,从这行进路线来看,他一定会前往天华星,而这颗独沉星,是前往天华星的必经之路。”

话音微顿,青衣老者自信的道,"所以,我们只需要在这里等着他自投罗网即可。"

这青衣老者,便是唐庄。

那蓝裙女子,则是广浪星“沧浪宗”太上长老蓝裳,闻言,皱了皱眉头:“一个道胎中期加一群须弥而已,何须如此大费周章,直接杀入秀水星,将他们干掉岂不更快?”

“蓝长老有所不知啊。”

唐庄沉声道,“那小子极其狡诈,且有圣品生域灵器在手,他若是在秀水星传送大阵那边布置了人手,我们这样过去,很容易被其察觉,一旦他躲入圣品灵器之内,再控制圣品灵器躲藏起来,我们不知要多花费多少功夫,才能把他找出来。”

“就算找到了那圣品灵器的位置,想要把他从里面揪出来,也非易事。”

“最重要的是,据我判断,他那圣品生域灵器之内,除了众多须弥修士之外,很可能还藏有一两个洞真初期的家伙。那小子若将他们召唤了出来,免不了一场大战。”

“而在这里伏击,那就稳妥多了,只要他一从传送阵中出来,我们立刻便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擒拿。”

“他只不过一个小小的道胎中期,所能依仗的也就那圣品灵器,以及灵器中的随从护卫。可他如果来不及将保护自己的修士召唤出来,抓他,可说是易如反掌。”

“你想得倒也周到。”蓝裳微一颔首,淡淡的说道,“也罢,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等看,希望他能早点过来,若是时间太长,我没那个耐性在这里一直傻等着。”

“况且,他若短时间内不去天华星,我们等一天,便是浪费一天时间,如果到时候失去了他的行踪,那可就后悔莫及了。”蓝裳可不想与那疑似圣品的生域灵器失之交臂。

“那就以十天为限。”

唐庄略微沉思片刻,便笑了起来,“至于他的行踪,唐长老大可不必担心。他如果在那圣品生域灵器之内呆个一两年,我还真没有办法,但这是绝不可能的,只要他经常在外面行走,追查他的踪迹,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之事。”

“但愿你没说大话。”蓝裳哼了哼,便在其中一座高台下盘腿而坐,可一缕灵识却透出脑域,在高台之上萦绕。

“老夫从不打诳语。”唐庄笑眯眯地端坐下来,微微阖起了双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