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接受邀请
作者:贼人字数:2135字

第十章 接受邀请

“这里是医院!怎么能让闲杂人员给病人治病,出了问题谁负责?”护士长在周院长的带领下,火速赶往病房,期间没停下过唠叨。

终于赶到病房。

这时,张灵音已经下针完毕,袁水问正在给她仔细擦额头的汗水,而病人脑袋上不断的冒出热气。

而魏专家则是点头哈腰的伺候在一旁。

“保安正往这边赶,你们两个谁也跑不了,病人没事还好,要是出了什么状况,你们要负责到底!”护士长叉着腰,火气腾腾的说。

“去去去,跟你们有什么关系?病人我已经接手,自然负责到底,出现任何问题我全权负责!”魏专家猛然站起来,对着护士长训斥说。

“魏专家你……”护士长一下子懵了。

“小魏,怎么说话呢,人命关天,你是跟谁一伙的。”周院长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们是我请来会诊的专家,正在给病人诊断,不要打扰我们的工作,没什么事情赶快出去。”魏专家说完,站起来就往外面撵人。

“魏索你是不是疯了!”周院长被推攘出去,气的脸色发白。

“姑奶奶您看需要点什么?”魏索魏专家才不管周院长的想法,赶出他们后,点头哈腰给张灵音打下手。

“不需要什么,等一会病人就能苏醒。”

“是,是!”魏索头低的更低了。

“那个魏专家,打赌到底是谁赢了?”袁水问赶紧追问,他更在意赌资。

“当然是小姑奶奶赢了。”魏索说完,刚忙将一摞红包递到张灵音的面前。

袁水问一把夺过。

“小姑奶奶,您是如何可以让病人短时间内苏醒?”

“亏你还是以中医专家自称,脑内有淤血,无非是堵塞经脉,只要先疏通一部分,病人便可苏醒,至于说后来化去淤血,可以慢慢来么!”

张灵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

“是,是。”魏索大气不敢喘一声,连忙附和。

他在张灵音拿出油布包的时候,就已经看出些端倪,等到看完她下针的手法,更是大吃一惊。

张灵音用的可是她祖传的鬼门十三针,围绕脑袋上的十三个要穴,通过下针次第,决定治疗部位。

魏索当年便是跟着张老爷子学的中医,当时也学过这套针法,但是他从来不敢用,因为这套针法威力逆天,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哪怕是半点偏差也足以致人性命,所以有鬼门之称。

今天他看到张灵音极为熟练的运用这套针法,焉能不惊?再加上他早就听说过张老爷有一个宝贝孙女,正好这个年纪,一下子确定了她的身份。

“哎哟!”病床上的吴洁翠发出呼声。

“小……小翠,你醒了!医生快来,我老婆醒了!”赵建国看到奇迹出现,大声喊了起来。

“喊什么喊!我不是医生么?”魏索瞪了赵建国一眼,赶忙上去给病人检查。

这时外面的护士长听到呼声,推门进来一看,发觉病人苏醒,整个人完全惊呆。

要知道吴洁翠的病情是经过专家会诊,不动手术几乎不能醒过来,没想到下针之后,转眼便能开口说话。

“老婆,你没事吧!”赵建国紧紧握住她的手说。

“没……事,妞……妞……”

“妞妞好着呢,你放心就是。”赵建国擦了擦眼泪。

“闪开,闪开,病人刚刚苏醒,需要静养,你们都出去,我们要做一下全面的诊断。”

护士长冲上来把袁水问等人都撵了出来。

“老魏,谢谢你的红包。”袁水问好不要脸的打开红包,光天化日之下,咽着唾沫,数起钱来。

“这位是我师父钟爱的小孙女,我的小姑奶奶,小的时候见过她一面,没想到几年时间过去,长成大姑娘,都不认识了。”魏索苦笑着给周院长介绍张灵音,摇了摇头。

“原来您是神医张家的传人?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我为刚才的冲动言语道歉。”

周院长不顾及自己的身份,主动道歉,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谁稀罕你的道歉。”张灵音仍旧是气鼓鼓。

周院长无奈的笑了笑。

“小姑奶奶,师父他老人家还好吧。”魏索腆着脸跟张灵音套近乎。

“老头子马马虎虎还凑合,关键是我怎么对你没有过印象,你是老头子的徒弟么?”张灵音不客气的质疑说。

“天地良心!我是十年前跟师父他老人家学习医术,小成之后,就被师父赶出来实习,混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点小成就,这都是师父他老人家所赐!”魏索提起师父,眼泪簌簌地流了下来,一派怀念至深的样子。

“你别伤心,老头子好着呢,我会把你的关心传达给他的。”张灵音不愿跟他多纠缠,转眼向袁水问那边张望。

“真是太好了,有时间还请小姑奶奶给说说情,让我们几位师兄弟,可以去看望老爷子!”

“知道了,知道了,你烦不烦啊。”

原来张家老爷子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从他那里学过医术的,就不允许去他家里看望他,要是想表达下心意,倒是可以往他的账户里面打钱!

“谢谢小兄弟跟你的朋友,你又帮了我一个大忙,老头子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赵和平拉着袁水问的手,神情激动地说。

“举手之劳而已,不过我得提醒老爷子你一句,你们家除了你以外,其他人包括妞妞脸上黑气环绕,都是有大凶的征兆,你得做好准备。”

“小老弟你就别吓我,你还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把我们家的灾难给破解了吧!”

赵和平恳求着说,他现在对风水玄学的东西是深信不疑了。

“除魔卫道,驱邪避难是我们风水传人应该做的。你的事情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以我推测,是你们家风水出了问题,具体是阳宅还是阴宅,就得到达现场之后才能决定。”

袁水问自从离家历练,还是第一次要有正了八经的生意,所以格外的上心。

“那可有劳小兄弟,等我儿子跟媳妇身体康复的差不多,出院之后,我第一时间请小兄弟去我们老家给看一下。”赵和平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