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出浴风波
作者:贼人字数:3202字

第一百章 出浴风波

“没关系,没关系,何医生您按照自己的习惯就是。”

袁水问当然说不出来反对的理由,再说即便是能发生超越友谊的事情,他也不吃亏。

浴室哗哗的喷水声音响了起来,这让正襟危坐袁水问的内心骚动不已,无奈之下,只得运转家族流传下来的心法,眼观鼻,鼻观心,竟然渐渐入定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只听到浴室的房门“吱溜”响动一声,何晴将头探出去半截,同时话音响了起来。

“袁先生,你能不能帮忙将阳台的浴巾给我拿过来一条,我方才着急进浴室忘记带进来……”

“这……”袁水问被这话音一惊,身形晃动,自然从入定的状态当中清醒过来。

“你是客人,吩咐你做事的确不好意思,你要是不方便,就让我等一会自然干也行。”

“自然干!”袁水问脑海当中不自觉的出现何晴凹凸有致的身材上面挂着滚动的水珠,再配上她冷面的神态,说不出来的性感妩媚。

“自然干容易着凉,我这就给你到阳台去拿就是。”

袁水问好不容易得到这个亲近美女的机会,若是不好好把握,那可真是太傻了。

“阳台在正南,正对着一片树林,满眼生机,风水上无可挑剔。”袁水问来到阳台之后,不自觉的分析起来风水的得失。

“这盆植物摆放的有问题,怎么能正冲着南方让太阳直射;衣架放置的位置也不对,放在正东方岂不是金木相克。”

袁水问心里想着风水问题,拉扯浴巾的动作过大,一不小心将上面的其他衣物顺带着扯将下来。

“何医生身材不错,没想到内衣型号倒是很紧身,而且这里有两种罩罩,想必其中有一个是她合住女孩子的,但是一大一小,不知哪一个才属于何医生呢?”

袁水问发现一个比风水还有意思的问题,正绞尽脑汁,构建三维立体图像,将大小两件衣物代入对比,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将他拉回到现实。

“袁先生,你找到浴巾没有,就在东边的架子上。”

浴室当中的何晴等得不耐烦了,也不能光着身体跑出去,只得再次出声询问。

“哦,找到了,找到了。”

袁水问被她打断思绪,叫了声惭愧,急忙将掉落下来的衣物,胡乱的再给挂到上面,顺带找到浴巾走了出去。

“真是太麻烦你了”何晴隔着门缝,伸出来皓腕玉臂,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为美女效劳,是我的荣幸才对。”袁水问经过两次失神,已经非常惭愧汗颜,这下收摄心神,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本来面目。

“无论如何,都是要谢谢你的……”

何晴接过浴巾,刚刚展开披到身上,冷不防地脚下打滑,就是一声惊呼。

“何医生你……”

袁水问正要询问对方是否有事,便看到浴室房门大开,包裹成一团的何医生,全身心的向自己扑了过来。

何晴因为周身上下包裹在浴巾里面,手脚伸张不开,如果这一下若是坐实摔到地上,非得给摔出个好歹不可,身为每年都拿小红花的三好学生的袁水问岂能坐视不理?当即奋不顾身的冲上前去,伸出双手,稳稳地将她拦腰抱住。

这场面似曾相识,只不过当初何晴后仰,袁水问从后面抱住她的纤腰,如今改成正面,而且一次是主动,一次是被动,真不知道他又该如何感想。

这画面定格了三秒钟,袁水问不谙风情,尴尬的脸色通红也就罢了;可着何晴不知为何,一张冰山脸仿佛像是熟透了的苹果。

“何医生,我不是故意的,你可不要打我,我要是不接住你,你非得摔倒不可,万一摔出了七荤八素来,我肯定会过意不去……”

袁水问怀抱她的纤腰,语无伦次的说道。

“傻瓜,把我抱到床上……”

“抱到床上!这是怎么个情况!”

袁水问头脑当中一片空白,彻底的愣住,可真的就下意识的抱着她往卧室走去!

才到客厅,他便一个机灵,彻底地清醒过来,同时手中一滑,何晴则顺势跌落在沙发上。

“你摔疼人家了。”

何晴一脸嗔怒的望着袁水问,娇滴滴的声音,都能挤出水来。

“我不是故意的……”袁水问再次手足无措起来。

“你赶紧给我揉揉……”何晴娇羞道。

“揉哪里……”袁水问下意识地道。

“这里……”

何晴玉臂从浴巾的夹缝当中伸出来,有意无意的指向了自己的腰间。

“这样不太好吧。”袁水问使劲咽了口唾沫,颤声道。

“都摔疼了,万一产生淤伤,可就不好了。”何晴非但言语当中透着魅惑,更是吐气如兰,喷在袁水问的身上,让他更加的心猿意马起来。

“死就死吧!二十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袁水问下定决心,眼睛一闭,猛然将他的禄山之爪伸了下去。

“哎吆!”

异性相吸,触及的刹那,当即有一股电流穿过二人体内,让他们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好点了没。”袁水问厚着脸皮道。

“好多了。”何晴也言不由衷。

袁水问才刚一接触,便让何晴有所好转,这种治疗手法,比起张灵音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在揉揉看……”何晴声音极低,脸色红的发紫。

“我是柳下惠,坐怀不乱,我是柳下惠,坐怀不乱。”袁水问念动九字真诀,手掌缓缓地伸向面前的何晴。

就在他要接触美女纤腰的一刹那,客厅的入口处,传出来一个“咣当”的东西落地声音。

“灵音我在摸骨,不是故意的,你饶了我吧!”袁水问举起双手,开口求饶,同时腿肚子一软,差点跪了下去。

“晴姐你为什么背叛我,跟着臭男人想好,我们不是说过要一生一世么!”

这声音异常突兀,明显来自女人,这让连回头勇气都没有的袁水问极为差异。

“彤彤,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要听我解释……”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们都宽衣解带了,难道还有什么可解释的。”名字叫彤彤的女子说话的声音带着哭腔。

“貌似她们两个的关系非常特殊,莫非就是传说当中的拉拉,不过幸亏不是灵音找上门来。”袁水问心神稍安,也有力气擦一下额头上的汗水了。

“我们两个的关系真的很纯洁,这位袁先生是一位风水师,他这次过来是给我看风水的,根本就不是你想像的那个样子。”

“看风水需要一点衣服都不穿么,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骗我!”

耳听着他们两个要闹僵,袁水问不能坐视不管,转过脸去,主动承认道:“我的确是一位风水师,正在给何护士做摸骨断命,因为这种算命方法夺天地之造化,聚日月之精华,非同一般,需要沐浴更衣,形式要更加庄重才行。”

袁水问所说摸骨断命法,的确需要极为虔诚的心态,不过他跟何晴显然不是。

“是你!”

彤彤看着袁水问侃侃而谈,对他的话没听进去多少,反而是让他这个人给惊异的张大了嘴巴!

“是你!”

袁水问看她反常的反映,竟然也顺势想到她的身份,竟然就是当初在泉城生日派对上,出面让他看相直断的陈晓大学最亲密的同学兼闺蜜!

“你怎么会在这里!”二人异口同声道。

“怎么回事,你们两个认识!”这时候轮到何晴开始诧异了。

“认识!”二人又是异口同声。

“彤彤,你先说怎么回事。”何晴看到他们早就相识,而且看来还有一段不浅的渊源,终于放下心来。

“我不是去泉城参加同学的生日派对了么,当时在现场就遇到过这位袁大师,他还给我看过面相,的确是铁口直断,不服不行。”

彤彤的过去并不光彩,被袁水问当众点出来,为此还伤心过一段时间,但她天性乐观,没有多久便恢复如常,眼下说出来,也并没有多么不好意思。

“这位姑娘说得不错,我来徐州之前,在泉城参加过朋友的生日宴会,跟她有过一面之缘,只是没有料到大家能在徐州相遇。”

“我家就在这边,在这边工作又有什么稀奇。”彤彤低声说道。

“既然你们早就认识,那么彤彤你又知道袁先生的是风水师这一身份,想必不会再怀疑我们了吧!”何晴眼看着眼下危机解除,终于勉强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当然信任你了,都怪我小肚鸡肠,还希望晴姐看在多年感情的分上,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彤彤说话的功夫,看到袁水问眼神不停地瞟向何晴因为分心而露出来雪白的肌肤,当即上前一步阻拦在两人的面前,有些挑衅的看着他。

“哈哈哈,你们聊,我先回避一下。”

袁水问尴尬至极,当即转移话题,赶紧移步到了阳台看风景,同时再次注意到了阳台衣架上挂着的亵衣内物,也顾不得萌发坏心思,只觉得留下也不是,离开也不是,委实是尴尬至极。

好在这种情况没有出现多长时间,何晴在彤彤的陪同下,已经穿戴整齐再次来到客厅。

“美人出浴,果然平添三分美感,不可言状。”

袁水问被何医生的风采所折服,赞美之情完全发自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