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手段尽出
作者:贼人字数:3152字

第一百零三章 手段尽出

“小辈找死!”

无名师爷眼看着自己的法宝,又被硬生生地打断,心疼的直跳脚,对于始作俑者的谢恩升,已经恨到极点,当即出手,就要置他于死地。

“无名你这就不对了,愿赌服输。”刘相政一声喋笑,从山顶飞驰而落,将师爷对谢恩升攻击的手段尽数阻挡下来。

“不错,还没有分出来胜负,就让这小子多活一会。”师爷怒视着谢恩升道。

“谢小友你觉得我们两个谁更胜一筹呢?”

刘相政话音一落,师爷诧异不已。

“姓刘的,你还没有抵抗过他的符箓,现在就谈论胜负,为时尚早吧。”

“哈哈,在你来之前我已经挨了他一记开天符箓,只不过你没有看到罢了。”

袁水问知道这是刘相政取了个巧,他用事先布置好的阵法抵抗攻击,跟师爷纯粹凭一己之力硬抗,显然是不可同日而语。

“这……”他们两个的胜负就在谢恩升的一念之间,但他到了这里忽然变得犹豫起来。

“到底是谁赢?”刘相政厉声逼问。

“我没法决断,刘前辈用阵法抵抗,自然轻松容易些;师爷硬抗我的符箓,安然无恙,同样修为惊人。”谢恩升实话实说道。

“哈哈,小辈不错,看来你如此诚实的分上,我可以暂且放下不追究你坏我法宝一事。”无名师爷中了刘相政算计,转眼又看到他阴谋破败,当即抚掌大笑。

就在众人胶着的功夫,山峦那边气场外泄,弥漫在空气当中的煞气缓缓消失,显然是有人在动娄金煞阵的手脚。

“无名,莫非是我那姓韩的徒儿,打开墓室,收取煞气?”

按照常理,师爷安排后手,刘相政知道以后是要暴怒的,但他这次却是出人意料的显得很平静。

“知我者,刘大师也,不错,正是你的宝贝徒儿在给我办事呢。”无名师爷尽管法宝损毁,但想起来煞气又归属于自己,心中难免得意起来。

“谢师兄,我们去看看!”袁水问跟谢恩升一对视,同时看到对方眼中的凝重。

“我命令你们两个留在此地,哪里也不许去!”无名师爷岂能让袁水问等人坏了他的好事,当即上前一步将袁、谢二人阻拦住。

“出手!”袁水问一声大喝,与谢恩升二人联手同时打出攻击。

师爷早就料他们的会有手段,不乱不惊,反手抓出两把阵旗,往上一扔,将二人的符箓尽数抵挡下来。

“谢道友去阻止姓韩的,我来抵住他。”袁水问虽然敌不过师爷,但是拖住他一时三刻还是可以的。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胸口处的后天八卦阵自然运转起来,倏忽之间,潜入地下,将无名师爷困在一亩三分地当中。

谢恩升道了声谢,正要前行,却冷不防被刘相政挡了下来。

“姓刘的,你不去前方查看,难道就不怕煞气被你的徒弟收走了么?”谢恩升满是忌惮的说道。

“山人自有安排,不需你操心。”刘相政一脸的傲然之色。

“好好好,方才师爷接了我的开天,而你却取了个巧;这下正好再接我一击,我也好秉公裁断。”

谢恩升话音一落,毫不含糊的再打出一张开天,他这次来徐州,软磨硬泡才从师门手中领取了三张,这是最后一张。

“也好,我就让无名心服口服。”

刘相政说话之间,拿出来他不久前重新祭炼完毕的丝帕。

“袁家你这小子,还真是阴魂不散!”师爷甫入阵法,只觉得幻境逼真,宛如身临其境,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等级的法宝。

“师爷,我们两个还不曾正式交手,今日正好弥补心愿。”

袁水问随便说话,扰乱他的心神,同时在艮位上一跺脚,阵中的师爷便听到呼啸之声,抬眼往东北方向看去,只见一座大山,当头砸来!

“给我破!”

师爷低吼一声,袖口射出去一道金黄色的利器,直奔大山而去,才一接触,便将幻景贯穿。

袁水问知道奈他不得,又在巽位上吹了一口气。

无名师爷便觉得阵法当中场景一变,东南方位狂风阵阵,一波强似一波,到了后来,刮过来的阵风,竟然都是锋利如刀!

“这小子布下的后天八卦阵威力惊人,而且可以随时发动九宫属性来攻击我,其中真幻夹杂,我又不能不抵抗,看来只能硬拼了。”

师爷想到此处,毫不犹豫的刷刷出手,近百把阵旗从袖口爆射而出,纷纷围绕他插入四周。

“这师爷跟刘相政都不是好相与之辈,同样想到了以阵破阵,看来我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而谢师兄又被刘相政拦住,这可如何是好。”

袁水问一时半会奈何不得师爷,分心看相谢、刘二人的争斗,谢恩升的开天符箓已经打中刘相政胸口的丝帕。

“噗!”

刘相政被符箓巨大的威力轰得连连后退,更是被逼迫出来一口浊气,而他胸前的法宝,相应的黯然了许多。

“谢小友,你来说我跟无名谁更厉害些!”刘相政受此重击,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眼中狂热的看着谢恩升。

“你们两人半斤八两,但若是功力强弱,师爷浑厚一些;若是论霸道程度,刘师叔你更胜一筹,所以我觉得……”谢恩升是当事人,对他们的法力反馈内心雪亮,正要说出他的判断,这时袁水问那边的师爷破阵而出。

“当然是我赢了。”

无名师爷狂躁高呼,手中扣紧符箓,对着袁水问打去。

他的算盘法宝偏重于防御,再加上被谢恩升轰断横梁,需要修复,只能用阵旗布置阵法与袁水问想抗,而袁水问又不是泛泛之辈,一场比试下来,竟然将他今晚所带的阵旗尽数耗尽,无怪乎他会恼怒疯狂。

“袁老弟我助你一臂之力。”谢恩升见袁水问喘息不已,耗力甚巨,很难抵住师爷的进攻,急忙放弃跟刘相政僵持,前来相助袁水问。

师爷一连换了三种攻击手段,都被他们二人轻松的阻挡下来,自知再斗下去也是无用功,只得叹息一声,跳出战圈。

“无名,你隐藏的可够深,我已经化气巅峰,只差临门一脚突破,没想到你比我的修为还要深厚。”刘相政咀嚼完谢恩升的话后,得出来一个惊人的结论。

“炼精化气的巅峰?”师爷不懈的撇了撇嘴,继而说道:“你就是成就金丹大道,也入不了我的法眼。”

“你好大的口气!”刘相政正要讥讽几句,却见山峦小路上,急匆匆地跑过来一人,正是他的逆徒韩金铁。

“小韩,可收取到煞气!”无名师爷遥声问询,他心中疑惑,毕竟曾跟韩金铁有过商议,收取煞气以后便直接离开,刘相政等人由他拖住。

“师爷救我!”

韩金铁一声惨叫,背后冒出一阵金光,被打翻在地。

“逆徒,昔日师父如此器重你,没想到你竟然做出来背叛师门的事情,还有何脸面活在世上,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一个高大的黑衣男子出现在韩金铁的身后,厉声怒骂过后,手中扬起离火符,猛然对准躺在地上的韩金铁打了出去。

“那是什么人!”无名师爷跟刘相政等人还在山麓处,距离韩金铁等人还有很长的距离,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及时赶到救援的。

“哈哈,这人是我的大弟子,你看他的修为还不错吧。”刘相政成竹在胸,一脸傲然道。

“你的大弟子!”袁水问等人心中极为骇然,刘相政毕竟布局多年,岂能没有几个得力的手下?

“师兄,你饶了我吧。”韩金铁告饶的同时,就地一个驴打滚,将此离火符避了过去。

“看你还能坚持多久!”黑衣人戏谑之色尽起,气定神闲的接连使出手段,韩金铁则是哀痛呼嚎不已。

“姓韩的已经拜在我的门下,岂能由你的门人羞辱?”无名师爷怒气冲冲,腿上神行符闪动,直奔韩金铁方向而去。

“小辈之间的争斗,你若是搀乎进去,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刘相政早就料到他会出手,及时地出现在的师爷的前方。

“谢道友,我们过去看看,这韩金铁虽然可恶,但也罪不至死,能救他一救也好。”袁水问脸上露出不忍之色。

他们二人还没到近前,韩金铁被逼迫的手段尽出,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

“韩师弟,你所用的手段,还不都是从师父那里学来的,看来那你便宜师爷没有交给你本事。”黑衣人嘲笑道。

“他是没有交给我多少本事,但却教给我不少做人的道理!”

“做人的道理!”黑衣人明显一愣道:“那你说来听听。”

“别人要我倒霉,我也不让别人好过!我所得的五处煞气,全部在这包裹之中,今日便将它打开,大家谁也得不到!”

韩金铁说话,从包袋当中掏出来一个包裹,解开上面的紧扣,往远方扔去。

“你找死!”黑衣人怒极,一掌就要结果他的性命。

“哈哈哈。”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大笑,众人便看到身影晃动,一个人突兀出现,将韩金铁丢出去,尚未落地的包裹抓到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