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卦象成真
作者:贼人字数:3429字

第一百一十一章 卦象成真

“张小姐,不知你以后还来不来徐州。”唐敏热切的说道。

“当然会来的,我还是此地人民医院的客座专家呢!”张灵音说话之际,拿出来欧阳院长颁给她的聘书,一脸的兴奋神色。

“那真是太好了,你若是来徐州,记得一定给我打电话!”唐敏脉脉含情的眼神让袁水问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我看时间不早了,唐秘书你快回去吧,可别让田董事长等着急了。”

“没事,田董事长因为楼盘的事情彻底的解决,已经放了我一周的长假,我正计划着去泉城旅游,到时候还希望张小姐给我做向导……”

“你来泉城旅游!真是太好了!我一定全程陪同招待!”张灵音高兴地说道。

……

好不容易等到列车发动,袁水问看着她们姐妹依依惜别,情谊深厚,心口没来由地堵得慌,暗叹出来混果然迟早是要还的。

“田家旺给我打来电话,说是事情处理得不错,难为你了。”袁洪涛对风尘仆仆的大侄子赞赏道。

“只能说是差强人意,距离不错还差的远呢。”袁水问略带失望地回答道。

“任重道远,你的成长速度很快,已经能够独立了,不知到煞阵一事处理的怎么样。”袁洪涛顺带问了一句。

“还能怎么样,连化丹的高手都已经出动,我又有什么办法。”袁水问无奈地摇头。

“炼气化丹?”袁洪涛一怔,疑惑道:“这个境界在世上并不多,一般都在静修,很少在世上走动。

“就是先前在青州碰到的曾老三。我遇到他的时候,不过跟二叔你的修为差不多,纵然是高也高不到哪去,可不过个把月的功夫,他便已经突破,真是让人惊奇。”

“原来有人炼气化丹晋级成功,果然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袁洪涛颔首微笑道。

“不知二叔你是什么境界,何时才能化丹?”袁水问想起一事,追问道。

“我?”袁洪涛脸色明显不自然起来。

“我不过炼精化气巅峰,你要知道,化丹容易,压制却难。”

“又是容易,又是困难,不知作何解?”袁水问想起曾老三跟无名师爷打斗的时候,曾经提起过一句,说是师爷在刻意压制境界,不肯突破。

“你以为炼气化丹是白给的?结成的内丹会储存在丹田之中;内丹需要吸取庞大的能量维持稳定,也就是说一旦结丹,就需要源源不断地能量供给,而一旦能量供应不上,好不容易结成的内丹便会消散;而人一旦散功,则必死无疑。一般只有寿元不足的年老之人,才会试图凝结出来内丹借以增加自己的寿命。”

听了二叔的一番话,袁水问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提早凝结内丹并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你们叔侄两个就不要在探讨修炼上的事情,现在也到了饭点,我特意给水问跟灵音做了几道爱吃的菜。”袁二婶贴心的看着袁、张二人道。

“谢谢婶子。”他们二人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

“表哥去徐州玩的还开心么,我看你眼角的桃花运已经消散,想必有所应验,真是可喜可贺!”

袁水问被表妹袁清波的话惊得不轻,急忙否认道:“我到了那边就忙着处理田董事长的事情,还要破坏刘恒的阴谋,就是医院那边也不省心,跟陀螺一样忙得团团转,就是有桃花运,也没有作案时间啊。”

张灵音见他欲盖弥彰,狐疑地瞪了他一眼,倒是没有多说。

一家人结束饭局,袁清波跟张灵音跑到闺房说悄悄话去了,袁水问没有贺成峰的打扰,百无聊赖的出门,想去参观一下学校,毕竟过几天就要开学。

但是他冷不防的在街角发现一位不速之客。

“陈大记者,你鬼鬼祟祟的做什么,不会是放弃露脸的机会,改作暗访工作了吧!你这么漂亮,暗访也不合适。”袁水问盯着一脸憔悴的陈晓看了半晌,疑惑万分,略带调侃口吻道。

“袁大师说笑了,我可不适合做暗访工作。”陈晓跟袁水问说话的时候,略微舒展下眉头。

“你找我有事?有话不妨直说。”

袁水问经过何医生事件,算是更加认清了自己,远远没有到让美女上赶着倒贴的地步。

“我找了你不下三趟,可把你等回来了,还不是因为志鹏的事情,他要跟我解除婚约,袁大师您算得真准!”陈晓言不由衷道。

“尹志鹏?我想起来了,当时通过你摆出来的卦象分析,子孙持世,大不利于婚姻,没想到这前后不过一周的时间,就应验了,不过那也很好,长痛不如短痛。”

“可长短都是痛,毕竟那么多年的感情,如果能挽回的话,我真的不想就那么放弃。”陈晓伤心的说道。

“卦象上虽然大不吉利,但毕竟事在人为,尝试一下或许有转机也说不定。”

袁水问不好太过打击他的自信心,万一她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就是自己的罪过了。

“我想问一下,在风水学上,有没有挽回感情的办法。”陈晓小声问道。

“或许是有,不过我可不了解,听闻苗疆有一种情蛊,女人给心爱的男人下蛊之后,那名男人便会死心塌地的对她好,你如果会这种方法,或许可以一试。”

袁水问实在不想将风水与感情混在一块,毕竟感情是非常主观的东西,而风水讲究的是与自然的协调,是一种朴素的唯物主义,两者难以相提并论。

当日在胶东他曾试着给宫凯挽回女友方娟的芳心,因为还没有反馈,不知道事情进展的如何。

“我真傻,问出来这么幼稚的问题,世界上怎么会有蛊这种东西存在呢,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袁大师。”

“用君之心,行君之意,龟策诚不能知此事。陈大记者坚持自己的本心即可,缘分天定,不需要太过担心。”

袁水问补充完后,恰好抬头,忽然发现前方灌木丛中闪过一个身影,非常的飘忽,惊异之下,径直走过去一看,竟然是一个谢顶的中年男子。

“金总!”袁水问猛然间喝破面前之人的身份。

金总不好意思的站起身来,冲着袁水问干笑一下,说道:“袁大师别来无恙,陈记者还是美貌如常。”

“金台诚,我都说了不会接受你的追求,你又来烦我做什么。”陈晓本来心情就不好,再看到金台诚笑起来像朵花的面庞,憎恶之感更深。

“陈大记者,我很仰慕你的风采,自从看到你的第一眼,便茶不思饭不想,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尤其是午夜梦回,脑海当中都是你的影子……”

金总一大段台词纷至沓来,在外人看来,的确是做足了工夫。

“无聊!”陈晓皱了皱眉头,不方便再跟袁水问询问感情问题,便跟他打了声招呼,急忙转身离开了。

目送着陈晓消失在街道的尽头,袁水问对满脸兴奋的金台诚道:“金总,陈大记者名花有主,你就不要记挂了。”

“陈记者的男朋友我知道,不就是泉城晚报的尹记者么,听说他们两个最近正闹分手,正是我绝佳的机会,我会好好把握的。”金台诚说完,紧紧地攥着拳头表决心道。

袁水问对这种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大为无语。

“你喜欢人家不要紧,这是你的权利,可不能跟踪人家,你要知道女孩子最忌讳暴露自己的隐私,你别没有抱得美人归,反倒是让人讨厌你。”

“袁大师,我没有跟踪她啊,是不小心偶遇!”金台诚半秃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你没有跟踪?那你为何方才鬼鬼祟祟的。”袁水问当然不会被他的谎话欺骗。

“我这不是碰到你们两个在说话,怕陈晓误会,所以才躲起来的,要不是你近前,她还不会发现呢。”金台诚略带不满地嘟囔道。

“这么说完全是怪我喽!”

“袁大师误会,我可没这么说过。”

“那好吧,既然陈晓已经离开,你也别杵在这里,该干吗干吗去。”袁水问下了逐客令。

“袁大师你别走,我真的不是跟踪陈晓,而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你帮忙。”金台诚上前一步拦住他道。

“找我帮忙,我能帮你什么?”袁水问好奇道。

“本来家丑不能外扬,但袁老弟你不是外人,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的原配老婆要跟我闹离婚!”

金台诚这话音一落,正欲成形的袁水问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你老婆跟你离婚,管我什么事。你不会也让我帮助你挽回婚姻吧!我直接告诉你,门都没有,我办不到。”

“那黄脸婆我早就想踹了,可我不是为了孩子着想,这才跟她凑合着过,谁曾想她不但不感恩,还要跟我离婚,变着法的分我的财产……”

袁水问听他提到“财产”二字,这才彻底的明白过来,原来金台诚心疼的不是婚姻,更不是孩子,而是钱财这些身外之物。

“实在不行你就死咬着不同意,然后找人做一下你爱人的工作,毕竟‘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能不离还是不离的好。”袁水问也没有切实可行的办法,只得胡乱地给他出些馊主意。

“袁大师你说的主意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可我的情况比较特殊,我老婆掌握了我出轨的证据,到时候会在法庭上出示,不但一告一个准,我的一半财产也不能幸免。”

金台诚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服过软,唯独给他的老婆整得成宿成宿的睡不着觉。

“你这是自作孽不可活!再者说就算你们两个离婚,毕竟她是孩子的妈,分她一般家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袁水问尝试着开解他道。

“要是这样就好了,我还没有那么生气。她得了我的家产以后,肯定会给她养的那个小白脸,你说我怎么会甘心!”金台诚苦恼之极,不停地用手扯动头发。

本来他头发就数量不多,这下更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