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宝相庄严
作者:贼人字数:3375字

第一百一十三章 宝相庄严

“请问这位小师父,色空大师可在寺中。”

袁水问发现大雄宝殿之中,除了这位管事的小沙弥,就是一众拜佛善男信女,于是发问道。

色空师父正在禅房接见有缘分的香客,稍后便会出来,如果三位施主想见他的话,稍等片刻便是。

小沙弥一派和颜悦色样子,让袁水问对他的服务态度大为满意。

三人伫立在一侧,等候色空大师。

袁水问耳中感受到佛音的通彻,竟能使烦躁的心渐渐地平静下来,袁清波也能很快入定,只有张灵音眼珠子滴溜乱转,把殿内的佛陀罗汉瞅了个遍。

“阿弥陀佛。”伴随这一声佛号,门口走进来一个脑袋锃亮的和尚。

“这人莫非是就是色空大师。”袁水问心中惊异,毕竟这位和尚脑满肠肥,实在不像是个出家静修的人。

“色空大师,终于等到您老人家出来了,上次您给我算命,果然是其准无比,又教会我破解之法,这才保住我的事业,我是专门来感谢你的。”

一个中年企业家模样的人神色兴奋,见到色空大师比见到亲爹还要热切三分。

“那是你我之间福缘深厚,我能指点你几句迷津,要知道芸芸众生生活在苦海当中,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只能是望洋兴叹。”

色空大师悲天悯人的胸怀,让在场的众人肃然起敬。

“大师挂念天下苍生,实在是让为了个人小计的弟子惭愧汗颜,我手中袋子里装的是我对大师指点迷津的感谢费用,还希望您能收下,也算是弟子为您老人家普度众生愿力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阿弥陀佛,随缘即可,施主可以捐到功德箱当中,出家人不沾铜臭。”色空大师宣了声佛号道。

眼看着这位企业家往功德箱中塞进成捆的钞票的时间足足有一分钟,袁水问羡慕的直流口水,心中更是萌生立刻出家的冲动。

“大师,您给我算算,什么时候转运。”一青年小伙子道。

“大师我想请问姻缘,我的意中人什么时候会出现。”一个姑娘含羞道。

“大师我结婚十年,还没有生养,还请您告知命里有没有儿女。”

色空大师听到最后这位中年妇女的话后,神色明显一喜,朗声道:“施主可稍候随我到禅房,我用佛法帮你开光,不用几次便能让你怀上……”

“那可真是谢谢大师了。”中年女子喜滋滋的说道。

“我怎么听闻色空大师这话说得怪怪的。”连张灵音这种没有心机的都听出来有问题,更别说是袁水问等人了。

“和尚吃斋念佛,平时清心寡欲,若是都胖成他这样,实在是不成体统。”袁清波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而且那名女子嘴角开裂,耳朵泛白,明显是大燥之症,眼下入秋不久,火气未脱,恐怕不容易怀孕,到了冬天问题就不大了,毕竟‘大寒大燥难怀孕’。”张灵音则是通过望闻问切当中的“望”,对那妇女的情况下了大概的判断。

“或许人家色空大师有更大智慧,我等凡人不能参详也说不定。”

袁水问冷眼旁观色空大师的表演,低声冷笑,他没有上前探查和尚的水准,因为现场簇拥在他身旁的人太多,根本挤不过去!

色空大师收了香众的们的好处,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跟旁边的小沙弥一招手,小沙弥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顺带指了指往功德箱中捐款比较多的人,方才询问的那位妇女赫然在列。。

“女施主的虔诚之心必然会感动上天,观音赐子,灵官降福,请随我来。”

色空大师转头之际,冷不防的瞥到伸着颀长的脖子,正在看热闹的张灵音跟袁清波等人,不由得被他们两个的美貌惊呆了。

“咦,那两位女施主面色和善,一看就是福缘深厚之人,我给中年女子开光加持以后,就让她们过来吧。”

色空大师声音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好让现场的人都能听得见。于是大家都对张灵音等人投来羡慕的神色。

“算这个胖和尚有眼光!”张灵音没想到还有特权,当即臭美得不得了。

随着色空大师离开,小沙弥带路将大雄宝殿当中的所有香客带到偏房,顺带排好队伍,等候色空大师的接见,张灵音跟袁清波赫然被安排在了最前面。

两人一个满脸好奇,一个表情平淡,一下子成了寺里的一道风景。

“出来了,那位中年妇女出来了。”

这才过了不到五分钟,先前进到色空大师房中开光加持的中年妇女喜滋滋的走了出来,快步跑到功德箱前面,再次投入一叠钞票以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两位女施主,不知你们找到小僧,所求何事。”

色空大师兴奋地将张灵音跟袁清波请到禅房,正要关门,却发现袁水问冷不防的冲撞进来。

“你是谁?”色空大师一愣,他没记得邀请过男的入内。

“我是那两位小姐的表哥,我们是一起的,难道你不欢迎?”袁水问看着他胖嘟嘟的脸上挂着一对露着贼光的小眼睛就生厌,说话之间毫不顾忌。

“原来是表哥,佛门广大,当然欢迎有缘之人。”色空大师急忙换成笑脸说道。

“这还差不多。”

袁水问昂头挺胸走了进去,发觉禅房的北墙上挂着一个斗大的“佛”字,周围尽是些名人字画,桌子上摆放的茶具也很讲究,扔在地上的蒲团同样透着高端大气。

“胖和尚,我听说你会风水算命,我想让你看看手相。”张灵音第一个进来,早就自来熟的逛了一圈,最终大大咧咧的贴着色空身边的一个蒲团坐下,伸出来自己的手掌。

“女施主心直口快,一看就是有福之人,将你手掌垫在这块白布上,放在桌子上即可,我是出家人不方便跟女施主有身体接触。”

“装,继续装。”袁水问若非提前知道他的秉性,非得给他的这番道貌岸然给欺骗不可。

“大师果然是正人君子,我现在对你很有信心,一定要实话实说,好坏我都想听。”张灵音难得对刚见面之人产生欣赏之意。

“姑娘的金星丘很丰厚,一看就是享福之人,而且你的智慧线很长,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会。”色空大师仔细看了看,故作沉吟道。

“不错,不错,不愧是有道高僧,看相就是准,那你能说说我今后的运气,以及感情什么的么?”张灵音还真是不好意思当众问感情问题,尤其是袁水问在场的情况下。

“哦,感情问题,这就比较麻烦,需要结合姑娘的面相;我看姑娘鼻梁高挺,山根上冲,眼角光泽明亮,将来嫁个如意郎君丝毫没有问题。”

色空大师侃侃而谈,其中说的几个点颇得要领,这让袁水问对他刮目相看起来。

“哦,你说都是好的方面,那么坏的方面呢?我也要听。”张灵音不依不饶道。

“坏的方面!”色空大师故作吃惊,内心却是窃喜不已,以往他遇到的顾客,都是喜欢听好听的,听到坏的便担心受怕,还没有人跟她一样一直追问坏的方面。这种心思单纯的小姑娘,更容易上钩。

“坏的方面就比较严重了,你先看你手掌中横着的三条主要纹路,手相学上分别称之为:天纹、人纹、地纹……”

色空的话音刚说到这,袁水问抓住他口中的破绽道:“大师方才不是说中间的这条叫什么智慧线,现在怎么又叫人纹。”

色空明显一愣,略带尴尬道:“施主你有所不知,智慧线是西方手相学的称呼,而在中国手相学上,这条线正是叫做人纹。”

“我知道了,怪不得大师水平高超,能得到那么大的名声,原来你是中西结合啊。”

“当然,如今医学上提倡中西结合,相学上不能止步不前,也需要中西结合才是。”

色空饶是脸皮深厚,反应也机智,但仍旧是明显露出来些许不好意思。

要知道风水跟医学还不一样,医学是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风水看相则是有学派之分,理论依据不同,得出的结论有时候会不一样。

“那我的这几条线怎么样呢。”张灵音满脸期待的追问道。

“你若是要问运气,就要看靠近拇指的这一条生命线,也就是地纹,姑娘的生命线靠近上端的部分忽然断折,预示着流年到此大为不利,也就是在今明两年,恐怕会有性命之忧,需要早作防范才是。”色空故作沉吟地道。

“原来我是早夭之命,那么大师可有办法化解?”张灵音担心的说道。

“化解办法有是有,不过仓促之间,我也记不得那么多,还请姑娘给我时间查阅相关典籍才好。”色空鉴于先前袁水问质疑他,这次没有好意思故弄玄虚说是天机不可泄露,而是要求张灵音改天再来。

“大师,我也想请你算一算。”袁清波此时已经看出来这个色空的水平一般,而且一对眼珠子在张灵音的身上乱看,袁水问先前吹嘘他如何的大能,前来拜访他,想必是有相关的目的,她便主动配合起来。

“这位姑娘想算什么?”色空目光依依不舍的从张灵音身上挪开,转向袁清波的时候,心跳没来由的再次加速。

“我也想问一下姻缘。”

“问姻缘当然没问题,这里有卦签,你可以摇一根我给你解签。”色空下意识觉察到袁水问很危险,便不再显露本事,让袁清波摇签,照着签文解析,便不会出错了。

袁清波抓过桌子上的诸葛神签,随手一摇,竹筒当中便掉出来一根泛着油光的竹签。

“诗曰:已到平安地,江山万里程,绿杨芳草处,风快马蹄轻。真是一只吉利的上上签啊。”色空大师言不由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