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欺之以方
作者:贼人字数:3221字

第一百一十五章 欺之以方

“咦,我想起来,知道其中的原因了。”

算卦的老者思考半晌之后,冷不防的冒出来这么句话。

“你想起什么,可别胡说八道,我这边已经等好收钱了呢。”张灵音见他推脱不肯给钱,心中当然不满。

“是这样的。这位女子你的中年运程不错,晚年地阁朝鼻得力,也没的说,之所以法令明显露出来破局的征兆,这是因他沟通上下停,你自己选择所致。”

“我自己的选择?”中年女子听了这话,想了想有些愣神。

“不错,就是你的晚景的好坏,全凭你现在的选择,如果选择对了,将来自然会顺风顺水;如果选错,那就灾厄连连了。”老者捋了捋胡子,肯定的说道。

“我最近就在选择的事情烦心呢,虽说已经有了决定,可我的内心就是不踏实。”中年女子实话实说道。

“我看你的奸门呈现出来两种浮动的颜色,不用说肯定是感情的问题;而你的金匮部位隐隐泛着青气,正是丢财的象征。”

“泛着青气?”女子明显一愣,随手从挎包当中掏出来小镜子,当即查看起来。

“奸门在你的眼角位置,金匮则是在颧骨附近,眼袋以下靠近鼻子的地方。”看相的老者不怕她验证,于是贴心的给她指了出来。

“眼角部分还真的颜色深浅不一,而且金匮的部位的确是发青,大师您真是神人,恐怕跟兴国禅寺的色空大师都有一比。”中年女子用佩服的语气说道。

“不知这老头说的有没有科学道理,如果信口胡诌的话,我可得继续跟他要钱。”张灵音在袁水问的小声的询问道。

袁水问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并略微解释起来。

“他说的很在点子上,要知道这女子因为跟金总闹离婚,临来之前还发生不愉快,内心是怀抱恐惧的,有些人情绪波动比较大的话,会在眼角,耳根等部位变色;至于金匮泛青也很好理解,如果一个人长时间睡眠不足,会出现熊猫眼,就是眼睛周围有青气,金匮正好挨在下面。总体来说,你如果在看相的过程中观察到两个现象,直接往烦心的事上推断,肯定错不了。”

张灵音听完则是忙不迭地点头称善,感觉不虚此行。

“那是当然,你看我摊位前面的幌子上写‘一卦千金’没有?我包裹里面还有一些锦旗跟照片,这些锦旗是得到我的帮助,特意前来感谢我的顾客留下来的;这几张是我参加周易研讨会时候发言的照片,这张是我与周易研究协会的名义会长袁洪涛教授的合照。”老者极为自得的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

“大师您能不能详细的跟我说说。”女子回归正题道。

“法令沟通中停跟下停,出现两种趋势,说明你在紧要关头有重大的决断,这点刚才提过,想必是没有疑意;结合你的夫妻宫来推断,应该是与丈夫有问题,不外乎吵架离婚,化解的话还是从这方面着手吧。”

“是的,不瞒您说,我自从发现我丈夫有了外遇以后,整个人就不好了,当年他还没有发财的时候,我们虽然过的穷苦日子,但他对我一心一意,那是苦在其中、乐在其中;如今虽然发达,但他也开始有了花花心思,外出花天酒地,在家装的人模狗样,还以为我不知道。”中年女子极为不满的控诉道。

“看来就映在此处了,你的法令本来是直达下颚,相法上对此有过生动的描述:何知其人八十五,但看法令低垂是。那是长寿的象征,你的法令有所改动,变成腾蛇入口,难免有饿死之意。”

“原来是这样。”中年女子再次听他补充,有理有据,当即就相信了七八分。

“按照大师的意思,我晚年破财这个劫难该如何化解呢?”中年女子满是希冀的问道。

“法令之所以中途改变,那是你内心出现了动摇所致,要我说你跟你丈夫还是维持原状的好,一旦乱动必然改运,那饿死街头一事,便会应验。”

“那岂不是说我们两个这婚就离不成了?”中年女子十分吃惊,明显很难接受这个现实。

“当然,我只是给你个建议,具体接受与否还得你自己拿主意。”老者淡淡地说道。

“好吧,那我回去再想想,毕竟你跟色空大师两个人说的有些出入,他说我五行缺水,而我丈夫我八字多木,除非我们离婚才能化解。”中年女子喃喃自语道。

“大师,没想到你还真有两把刷子,赶紧给我看看吧。”

张灵音看到中年女子明显信服了这个老头,即将到手的外财没有了,当然不会甘心,于是准备以身试法。

“做生意得一个一个来,这位女士还没结束呢。”老者指着中年女子道。

“谢谢大师指点,我如果有需要还会再来找你,这里是给您的报酬,实在是太感谢您了。”中年女子说完,随手递过去一叠子钞票,急匆匆的走了。

“喂,老头,现在可以给我看看了吧。”张灵音不依不饶道。

没想到老者不去搭理她,反而站起身来径直走到袁水问的面前,带着谄媚的笑容道:“老板,您看我演的怎么样?”

“不错,不论是从表情还是动作,甚至是知识储备都很有一套,你的任务完成,可以去金总那里领后续的奖金了。”袁水问笑着说道。

“好嘞。”老者应了声,直接卷起算卦行头,一下子溜的没影了。”

“你们在行骗。”张灵音张大嘴巴,不可思议望着老者消失的背影说道。

“‘行骗’二字可真难听。”袁水问不悦道。

“你做过龌蹉事还怕别人说难听,身为一个风水师,竟然联合他人行骗,我回去就告诉二叔,看他怎么对付你。”张灵音不忿道。

“这件事情跟我可没多少关系,人是金总找来的,费用也是他出,完全怪不到我的头上。”袁水问急忙将自己撇清道。

“反正你是参与了,始终是脱不了干系……”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别吵了,表哥你现在应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袁清波成功的转移两人的话题。

“这件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简单点说就是金总老婆准备跟金总离婚,而且她因为掌握着金总出轨的证据,金总会吃大亏,一半的财产分给他老婆是绝对跑不了的。金总不舍得分家产,所以找我出面解决喽。”

“好啊,袁水问,我算是看透你这个人了,竟然助纣为虐,帮助姓金的负心汉欺负弱者,我回去一定要讲这件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你爷爷,看他怎么收拾你。”张灵音不听他解释还好,一听他解释,更加的生气。

袁水问听她放出狠话,连爷爷都搬出来了,顿觉哭笑不得。

“简单的过程是这样,复杂点就没那么简单。方才在禅寺的时候想必你也看到了,金总的老婆跟色空大师关系非同一般,她之所以跟金总离婚,就是受到色空大师的唆使,据金总暗中调查,他们两个还有私情。金总的老婆四十岁开外,虽说不难看,但也称不上美女;而色空大师虽说是个和尚,但也不过三十岁出头,年龄上两人相差悬殊,他们若是真的有一腿,显然色空大师是冲着她的钱来的。”

听完袁水问的分析,张灵音这才知道是错怪他了。

“那你的意思,是要阻止他们两个离婚。”

“不知道,我只负责解开色空和尚的假面具,至于他们夫妻的感情问题,并不方便搀乎进去。”袁水问实话实说道。

“虽然老头用风水理论让那女子内心产生了摇摆,但她毕竟对色空大师更加的信服,我估计效果有限。”袁清波对此番成果并不看好。

“只要让她产生摇摆,不立刻要求跟金总离婚,就给我们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接着就要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了。”袁水问阴险的说道。

“你这种坏坏的样子,我最喜欢了,快告诉我下一步准备怎么整人。”张灵音兴奋地雀跃起来。

“天机不可泄露……”

“你找事是吧。”两位美女极为不满,当即向他粉拳向加。

“我投降,告诉你们还不成。”袁水问举手告饶道:“是这样,我准备从敌人的弱点下手。”

“弱点下手?”

“没错,色空大师最大的弱点在什么地方?就是好色!我们可以用美人计去让他上钩,等到暴露出来他的本色,让金总的老婆知道,不就达成目的了。”

“美人计啊,听起来不错,可使计的美人哪里去找?”张灵音随口问道。

“听金总的口气,准备到附近的传媒学院雇佣一个品学兼优的大学生,毕竟他们科班出身,容易入戏;我则是想着推荐你去,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要知道金总可是出很大一笔数目,而且事成之后还有奖金。”

“有奖金!”张灵音将他的话过滤完毕,就听到奖金二字了,喜道:“我就知道水问你对我最好了,有赚钱的去处还记挂着我;我当然没问题,不就是一个色空大师,姑奶奶就勉为其难的牺牲下色相,保证手到擒来。”

袁水问见她竟然真的答应了,脸上不由得透着古怪,不过一想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也出不了什么差池,勉强能够释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