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老衲无辜
作者:贼人字数:3322字

第一百一十九章 老衲无辜

“好啊色空,没想到你金屋藏娇,干出来不要脸的事情,又怎么对得起我妹妹。”

中年女子比袁水问要矮不少,没注意银针,光看到张灵音背对着自己,面对色空大师赤裸的后背,像是在进行特殊服务。

“对不起她妹妹是怎么回事?”袁水问一惊,暗道这女子与色空之间恐怕不是金总先前给他形容的姘头关系,同时也后悔自己听信金总一面之词,不能兼听而明。

他心思转动,中年女子则是抄起禅房内的蒲团,对着二人猛然打去。

张灵音吃了一惊,顾不得旁人,急切闪过,险而又险的避开。

“你这疯婆子,到底想干什么。”她恼怒异常,说话声调偏高,但却压不过色空的惨叫之声。

色空背后的银针尽数被中年女子手持的蒲团打到肉里,有些还直没针柄。

“你这个白眼狼陈世美,看我不打死你!”中年女子心神激动,加上这些天睡眠不好,恍惚之下并未发现色空的异常,冲上去又是一顿乱打。

“哎哟,我的亲姐姐,你可把我给打死了。”色空背后的银针还扎在里面,一时之间,酸麻疼痒,纷至沓来。

“灵音你没事吧!我在外面等了好长时间,为什么不给我发信号,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袁水问上前护住张灵音,并关切的查看完毕,发现并没有异状,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我玩的正高兴,为什么给你发信号,再说我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什么好担心的。”

中年女子打了一顿色空,又听到旁边的张灵音跟袁水问在窃窃私语,顿时将怒火转移到他们两个的身上。

“好啊,你这个狐狸精也有份,我今天绝对饶不了你!”中年女子这次将蒲团一扔,随手抄起来色空平时敲木鱼的小棒槌,直奔袁、张二人冲来。

“大姐,不是你想的那样!”袁水问充分发挥出护花使者的本分,义无反顾的拦在前面,并试图跟她讲道理。

“不是我想的那样还能是哪样!”中年女子恼怒之极,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嘶哑起来。

“色空大师不过光着背脊,而这位姑娘衣服则是好好的穿在身上,他们怎么能是你想的那种关系!”袁水问忙不迭地解释道。

“咦,还真是这样。”中年女子明显的迟疑起来。

“哎哟,我的亲姐姐,你还是直接将我打死得了,省得我活受罪!”色空颤颤巍巍的从桌子下面勉强露出来脑袋,一脸的哭丧样子。

中年女子这时候才发现色空背后突出的银针,知道是自己唐突错怪了好人,急忙上前将他搀扶起来。

“色空大师你没事吧!”

“没事才怪!我这下算是给你害惨了!张姑娘你赶紧替我把银针取出来啊。”色空大师又急又气道。

“我怕你旁边的人打我,我不敢,你就扎在身上吧!”张灵音连连摇头道。

“姐姐你快来帮忙,我受不了了,哈哈。”色空穴道被控,各种稀奇古怪的感觉在体内乱窜,他这一阵只想放声大笑。

“都怪我不好,你赶快趴下,我帮你弄出来。”中年女子深深自责,因为此事是因她而起,她比色空还要急切。

“色空我可警告你,如果把银针拔出来了,我方才的努力可就完全白费,你的顽疾非但治不好,很可能还会加深。”张灵音看到色空大师趴在地上,中年女子就要动手,急忙出声提醒。

“眼下这一关都过不去,还管什么以后,姐姐你赶快帮忙给弄下来!”

中年女子手忙脚乱的将所有的银针拔出来,色空大师已经如一团烂泥一样瘫软在地面上。

“真是太舒服了!”色空先前感觉一会在冰窖,一会再火窟,现在才觉得回到人间,那种轻松的感觉,实在是不敢想像。

“色空大师,你跟你姐姐好好叙叙旧,我就不打扰先离开了。”张灵音任务完成,给色空扎针不过是一时手痒,立即跟他告辞。

“表哥,事情进展得怎么样!”

袁水问跟张灵音才走出禅房来到门口,不远处的拐角有身影冲着他们招手,正是袁清波跟陈晓。

“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还是让灵音你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们吧。”袁水问同样也很好奇的说道。

“这个问题是很复杂的,你们还是直接听录音看录像吧!”

张灵音将录音笔跟偷拍设备交到陈晓的手中,陈晓则是非常熟练的打开回放功能,众人围着看了十几分钟,这才确认色空跟金总的老婆根本不是姘头关系!

……

“还没请教姑娘的芳名。”色空进入禅房,反手关上房门,面带笑容的说道。

“我叫张灵音,大和尚你叫什么。”张灵音自来熟,随手在蒲团上坐定,好奇地问道。

“贫僧法号色空,姑娘为何有这个疑问?”色空略微露出来诧异的神色。

“我说你没出家以前叫什么名字,你别告诉你你姓色,单名一个空字。”

“出家人一入沙门,忘却前尘。名字是过去式,我早就不记得了。”色空一派有道高僧的模样。

……

“这演技,我给他打九十九分!”袁水问看到此处,忍不住被色空完美的表演折服。

“为何是九十九分而不是一百分。”陈晓下意识地问道。

“扣下一分怕他骄傲!”

……

“既然大和尚你不想说,我也不强人所难,赶紧给我再看看手相。”

“姑娘生命线断折,而智慧线跟爱情线在关键处不连贯,三条线相互平行,都是阴爻,便组成了八卦当中的坤卦。坤在后天八卦上代表主母,五行属性为阴金,女人本就天生属阴,手中再出现至阴的卦象,过犹不及,大大的不利。”色空大师侃侃而谈道。

“原来如此,那依照大师的意见,我该如何化解呢。”张灵音追问道。

“既然你阴气太重,当然要引入纯阳的东西进行中和喽。”色空大师说到此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来你懂得目光。

“阴盛阳衰我也知道不好,据我所知你们和尚吃斋念佛,秉持戒律,自身阳气很重,不知大师能不能过渡给我点。”张灵音毕竟不是专业演员,虽然极力装出来恳切的样子,但是外人一看便看出来她的神态当中透出来的刻意痕迹。

“助人乃是快乐之本,我很乐意效劳,姑娘不妨伸出手来,我将自身的阳气过渡给你点。”色空大师脸上狂喜道。

“就伸手那么简单?”张灵音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内心狐疑不已,毕竟手掌相对可算不得不良作风的证据。

“那是当然,难道姑娘你怀疑贫僧的功力不成?”色空脸现不悦道。

“我当然不会怀疑大师!”张灵音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准备按照他的吩咐与他手掌相对。

色空感觉到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跟自己接近,再看张灵音娇美的面庞,吹弹可破的皮肤,内心激动不已,不自觉的主动伸手抓向她的手指。

张灵音发现对方不老实,手腕自然翻转,一下子扣住色空的命脉。

“哎哟,放手,放手,我动不了了。”色空本来就胖,腕部被她抓着别在背后,又是疼痛,又是难受,急忙开口求饶。

“我就知道你小子怀有坏心思,赶紧给我交代,你用这种手段哄骗了多少信众与你发生不正当关系!”张灵音厉声质问,只等着色空承认,她好立刻交差。

“小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我是冤枉的,真的一个人也没有!”色空苦苦哀求道。

“一个没有,你骗谁呢!再不老实交代,我叫你们的主持进来,让他治你的罪!”

张灵音一说到主持,外面果然传来真苦大师跟南怀瑜的声音,此刻他们正要进禅房进行参观。

“不好,主持要进来,小姑奶奶赶快将我放开,到床底下躲一躲,让人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名声可就毁了。”色空急得满脸大汗。

“你不交代,我就开口喊人了,你立刻完蛋。”张灵音继续威胁道。

“我交代,完全交代,我真没有跟女施主发生过不正当的关系,因为我患有不举之症,要不然我也不会狠心抛家弃子来到寺院当和尚。”色空被逼迫的实在没法,只得将自己隐秘交代出来。

“不举之症?”张灵音听罢此言,心思转动,为了验证他说的话,还将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确认他的肾脏上真的出现了问题。

“太好了!我还没见过这种病症!你赶紧脱衣服!”

色空大惊失色,苦苦哀求道:“老衲真的不行,女施主你霸王硬上弓也没用啊。”

“呸!狗嘴里吐不出来象牙,我今天还就强硬了,你再不快点我可真的喊人了。”

而此时南怀瑜跟真苦大师因为受到袁水问的阻拦,已经去了临近的禅房参观。

“我脱还不行么!”色空苦着脸,委屈到了极点。

“脱掉上衣,趴在桌子上,快点!”张灵音娇斥道。

色空不知这女魔头要做什么,非常委屈的按照她的要求去执行,而张灵音则是打开随身携带的包裹,拿出银针刺入色空背后的要穴!

“我感受到小腹出现了一股暖流!”张灵音才刚下了几针,色空便察觉出自己有了反应,当即大喜过望!

“那是,遇到本神医是你的造化,我正在给你治疗身上的顽疾,你就偷着乐吧。”

色空发现重振男人雄风有望,也顾不了张灵音有没有行医资历,完全任凭她随意施为。

而就在治疗到达关键时刻,金总的老婆冷不防的冲进来举起蒲团乱打,杜绝了色空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