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小人得志
作者:贼人字数:3272字

第一百二十章 小人得志

原来色空没当和尚之前,得过肾病,虽然治好,但却患上不举的后遗症!

他心灰意懒,难以在家人面前启齿,只得推脱信奉佛法,这才托关系走后门到兴国禅寺这边混了个和尚的差事。

开始他不过是破罐破摔,脑袋发热才出的家,可是随着他对和尚这份职业的了解,渐渐发掘出来其中的商机,于是苦学风水玄学,给香客们趋吉避凶,渐渐的有了名气,收入也是水涨船高。

他见了美女便走不动道,那是他的天性使然,又因为自身有恙,想更进一步发展,却是有心无力。

“看来我们是错怪色空了,他虽然是个花和尚,也有足够的色心,可他毕竟没有做坏事的行为能力。”袁水问颇为自责,他很后悔偏信了金总一面之词,没有深入了解其中的缘由。

就在他们看完视频,证实色空是无辜的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几下轰鸣的震响,声音之大笼罩整个山头。

“这是怎么回事,我听声辨位,好像是从观音洞那边发出来的。”袁清波以前没少到山里游玩,对于这里的景点分布了然于胸。

“不好,二叔跟南师他们去的位置就是观音洞,这声音会不会跟他们有关。”袁水问想起此事,心中惊惧不已。

“这么说来我爸有危险!”袁清波担心父亲,急匆匆地赶去观音洞,袁水问等人则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刚哥,发生了什么事情。”陈晓一下子看到孟刚焦急的神色。

“大事不好了!南师跟真苦大师还有前来陪同的袁洪涛教授在游览观音洞的时候,发生坍塌,他们一行人都被困在里面,生死不知!”

袁清波听完孟刚的话,身形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表妹不用担心,二叔吉人自有天相。”袁水问知道自己绝对不能乱,连忙安慰袁清波道。

“在场的各位记者朋友,救援人员虽说一会就能赶到,但是如果我们现在就能早一点动手的话,可能就会救更多人!大家跟我一起行动起来。”

孟刚这话一落,得到在场记者的赞同。

“这位记者说得很对,大家帮帮忙,勠力同心,将南师跟我师父以及师兄弟们救出来!”

色空大师显然也听到此处的不寻常,他急忙赶过来查看,发现自己的师父跟师兄弟们都被困在山洞之中生死未卜,当真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师父跟师兄弟们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喜的是一旦他们一命呜呼,禅寺里面他的辈分便会水涨船高,纵然是不能继任主持,混个首座当当还是没问题的。

袁水问知道时间宝贵,赶紧过去帮忙,而观音洞好在是人工开凿出来,年代久远,石块落下来堵塞洞口的时候,大多数纷纷震碎,这无疑给众人的救援提供了便利。

“这里露出来一个话筒,看样子是省台记者的,大家过来帮忙将人救出来。”袁水问担心二叔安慰,一直冲在最前面,终于有所发现。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落在地下的石块扔出去,不一会便看到一个和尚伏在地上,双手像是环抱着什么东西,众人将他拉出来再看,原来和尚抱着的便是省台的那位女记者!大爱无疆,这位大师关键时刻舍己为人,护助女记者,感动了现场所有的观众,倒是没有人对他们的姿势产生质疑。

观音洞不大,随行的记者不能全部进入,在场的媒体当中,省电视台地位最高,这位女记者当仁不让的跟进去采访,这件事情还曾让在场的其他家媒体羡慕嫉妒,而发生了这档子事,大家不禁后怕而庆幸。

“还有呼吸!谢天谢地。”袁水问将人救出来,急忙查探鼻息,料无大碍,交到张灵音的手上让她给予急救。

“又挖到一个!”孟刚喊了一声,大家齐心协力上前,再次拖出来一个和尚,同样没有生命危险。

随着洞口的渐渐扩大,和尚救出来的也越来越多,始终没有见到南师跟真苦大师。

“真苦大师跟南师会不会有生命危险,毕竟他们两个年纪那么大了。”

在场的记者有一些悲观的,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同时内心开始打腹稿,一旦这种情况发生,应该如何报道才能吸引大众的眼球。

“是南师跟色空大师他们!”不知谁喊了一嗓子。

“他们没事,真是谢天谢地!”在场的众人见此一阵欢呼。

袁水问凝神看去,只见二叔袁洪涛跟南怀瑜两人搀扶着脚步虚浮的真苦大师,从山洞深处缓缓地走了出来。

“真苦大师,您老人家没有大碍吧!”孟刚离他们最近,第一个冲上去询问。

“贫僧不碍事,让各位施主挂怀了。”真苦脸色发白而略有些气喘,不过有道高僧的派头丝毫不减,说话仍旧是底气十足。

“南师您才来禅寺参观,就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意味着将有寓意不好的事情发生!”有一个记者不怀好意的问道。

“洞府年代久远,发生坍塌乃是自然规律,像是人的生老病死,谁也无法避开,我们不过是恰好遇到罢了;若是拿来牵强附会,则说明其心可诛。”南怀瑜虽被质疑,但他无懈可击的解释尽显大家本色。

“袁教授,我知道您还有一个身份是易经协会的名誉会长,您能不能谈一谈,身为一个风水师,在参观风水宝地的时候,被突然坍塌的山洞活埋,会不会觉得是一个极大的讽刺!”说话这人是泉城娱乐新闻报纸的一位记者,并不是尹志鹏本人,而是他的一位同事。

观音洞据传是兴国禅寺生气汇聚之处,向来被时人推崇,记者故有此问。

袁洪涛听闻此言,蓦然变色,风水师的存在本来就是给人趋吉避凶,而自己若是有凶险而不能避过,又如何能让世人信服!

“这位记者说得不错,是我因为即将见到南师而欣喜,忽略了吉凶判断,这才没有提前做好准备,让大伙跟着倒霉,这里向大家诚挚的道歉。”袁洪涛见事已至此,推脱则落了下乘,索性直接承认是自己的失职。

“袁大师你不要自责,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谁会整天没事起卦预测出行的吉凶!”孟刚与娱乐新闻报纸的记者针锋相对道。

“救援的人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声。

因为大家已经将现场收拾的差不多,被困的人员也全部被拖了出来,这无疑减轻了救援队的压力,不一会的功夫受伤没受伤的全部被抬下去装车,送到医院去做详细的检查。

“各位记者朋友,我是真苦大师的弟子色空,我的是兄弟们去医院救治需要时间,大家在这里干等也不是办法,不如随我去大殿休息,有问题的话我可以尝试给予解答。”

师父师兄们被送去医院,眼下兴国禅寺就数着色空的辈分最高,他又岂能错过这个出风头的机会?

众记者一路跟踪采访,本来就辛苦,再加上方才搬了会石头,有些不注意锻炼体质弱的,已经开始撑不住,色空的这番话无疑是说到他们的心坎去了。

“色空大师,请问为何观音洞会忽然坍塌,是不是与年久失修有关!据我所知兴国禅寺香火鼎盛,善男信女募捐的钱物每天都会有很大一笔!”记者们来到大殿,随便找了个蒲团坐下,有些按捺不住的,已经不怀好意的开始发问了。

色空没想到这些难缠的记者刚坐下就问出来如此刁钻古怪的问题,暗骂自己活该,就不该看他们可怜请到大殿中。

“这位记者说的有道理,我曾提出过全新修葺观音洞的建议,得到众多师兄弟的赞同,不过主持以会坏风水以及保留古色为由,力排众议的给拒绝了;后来不过是加固了一下,没想到还是发生如此不愉快的事情。”

“原来有先见之明是色空大师,我还听说大师不但佛法精深,风水占卜也是样样精通,真是名不虚传。”

秦桧还有三个朋友,色空大师混入佛门多年,又岂能没有几个要好的记者?他们当即借着这个机会,给色空大师鼓吹起来。

“这家伙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灵音你就不应该给他针灸!”

这才一会的功夫,袁水问便发现有真才实学的二叔铩羽而归,欺世盗名的色空取得众人的追捧,暗叹蝉翼为重,千金为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

眼看着色空在一些记者之间游刃有余,大吹特吹,袁水问实在是听不下去,而袁清波担心老爸的安慰,于是这一行四人不告而别。

“姑娘先前是我错怪你了,实在是对不起,在此给你诚恳的道歉。”

四人离开禅寺,刚到路口,便遇到同样下山的中年女子,她见到张灵音以后略带尴尬,于是主动开口道。

“多大点事,我早就不记得了。”张灵音性子使然,过去的时候很快会不在乎,颇为大度的原谅了她。

“这位大姐,我想知道您跟色空大师是什么关系,如果不方便透露的话,您不用回答,就当我没说。”袁水问没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唉,这也算不上什么秘密,有心人一查便知,我与色空是亲戚关系,没出家之前他是我的妹夫!”中年女子叹息道。

“原来真是妹夫!”袁水问想起当时中年女子大骂色空的时候,提到过对不起她妹妹之类的话,同时也证实了,为何中年女子看到色空与女人混在一起,她便非常恼怒,当然是替她妹妹鸣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