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刘家飞飞
作者:贼人字数:3289字

第一百二十二章 刘家飞飞

袁水问送别郑修堂,转而赶到中医院,跟二叔汇报了婶子的关心,以及袁清波需要参与的文字释读工作;袁清波非但没有异议而且还很惊喜,接着大家又探讨了一下袁洪涛出院事宜,就各自回家了。

第二天袁水问果然在泉城晚报上见到陈晓犀利而绝妙的文章,大呼过瘾。

“这上面都说了些什么呀,不是要专访给二叔正名么?通篇都是南怀瑜的过往经历,这陈晓如此的糊弄了事,枉我还替她打抱不平。”

张灵音气鼓鼓的说完,袁水问则是轻声一笑。

“灵音你有所不知,这正是陈晓记者的高明之处。”

“高明之处,此话怎讲?”

“昨天你不是也说过,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他南怀瑜堪舆玄学的水平那么高,都不能准确预测将要发生的事情,二叔比他不如,不知道也可以理解。”

听袁水问分析到这里,张灵音一下子豁然开朗。

“我知道了,这叫捧杀,将南怀瑜捧得高高,极力渲染他的神技,自然就让二叔黯然失色,一旦发生不好的事情,大家都会第一时间想到南怀瑜,而不是二叔,是不是这样!”

“你可真是一点就通!”

袁水问费了好大劲才让她明白,内心其实是无语的,不过为了顾及到她的面子,还是违心的对她表扬起来。

“表哥你过来一下!”

他袁水问还想再说一下报纸上陈晓犀利的地方,冷不防的听到书房的袁清波叫他。

“表妹有何吩咐,尽管直言。”袁水问恭敬地说道。

“我想请你帮个忙,去火车站接一下我的好朋友刘飞。”

“刘飞!青田刘家的刘飞!”袁水问一怔,下意识的脱口道。

“是啊,我现在正忙着搜索相关的资料,没时间过去。”

袁水问听她说到此处,低头一看,果然便发现桌子上摆放着郑修堂昨天给她留下的那一叠子影印资料。

“为表妹效劳是我的荣幸,我这就去接你的同学。”

他还没有成行,张灵音走进了房间。

“清波,你那个叫刘飞的同学长得漂亮么?”

“你说刘飞呀!长得只能说是一般,不过气质还是很不错的。”袁清波停下来手中的工作,歪着头想了想道。

“那我就放心了,袁水问你还不快去接清波的同学,愣在家里干什么!”张灵音冷不防的向他吼道。

“是是是,我这就去!”袁水问如蒙大赦一般,匆忙的逃出袁家。

……

“你就是刘飞吧!”

袁水问在车站门口略微等了一会,正在腹诽走得匆忙,没来得及询问刘飞具体的相貌特征,想掏出铜钱准备起卦预测一下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托着行李箱的带有江南特征的女子向他走来。

“请问你是?”提着行李箱的女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是清波的表弟,很高兴认识你!”袁水问被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魅力折服,还真的就跟表妹形容的那样,长得一般,气质出众。

“原来你就是清波经常给我提起过的坏小子袁水问,初次见面我对你的印象很好,不像是很坏的样子!”刘飞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道。

袁水问听完她的话后暗怪表妹到处坏他的名头,不就是小时候抢过她几次棒棒糖么,犯得着记恨到今天?

“距离开学还有段时间,飞姐为什么不在家多呆几天。”袁水问很自然的接过她的行李箱,随意开口问道。

“我接到郑教授的任务,再说在家也呆够了,所以早来几天;不过有一点我得提示你,我跟清波同岁,你叫我姐姐我可担当不起。”

“那我应该叫你飞妹,不过这名字听着非常别扭。”

刘飞听罢,哈哈大笑,爽朗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爷们。

“清波平日里都叫我飞飞,你也可以这样叫,我完全不介意。”

“飞飞真是一个好名字。”袁水问脸现殷勤之色道。

……

“飞飞,我终于把你盼来了!”

袁清波在看到刘飞的身影出现在家中的时候,非常高兴的扑上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袁水问看到她们紧紧地贴在一起,凹凸有致的曲线都被压得变了形,只恨不得跟其中的一位异地而处。

“我看你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张灵音非常不满的在袁水问耳边一喊,将他彻底的拉回到现实。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飞飞你还没有吃饭吧,要不要给你准备一下。”袁水问自动忽略张灵音杀人的眼神,上前点头哈腰的询问起来。

“表哥你忙你的去吧,我们有正事要做,一会叫外卖吧!”

伴随书房的门关闭,张灵音立即对袁水问拷问起来。

“看来你们的关系发展得很快,连飞飞都喊出来了。”

“天大的误会,我不是跟着清波学的么,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们失礼不是。”

张灵音见此,还要发作,这时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袁水问如蒙大赦的前去开门,等到看清楚来人之后,不由得大喜过望。

“李所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袁老弟,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特意找你是有事相求,希望你不要介意。”李所长性子爽朗,直接开门见山道。

“岂会怪罪,你是个大忙人,没事的话过来找我,我也别扭。”袁水问笑着说道。

“袁洪涛大师还没回来?”李所长问道。

“没呢,二叔昨天伤的不轻,正在医院休养呢!”袁水问实话实说道。

“昨天的新闻我也看了,难得南怀瑜大师来泉城莅临指导,却发生了那一趟子事情,我一个在泉城工作过的人都觉得不好意思。”

“李所长你也来了,你家的小姑娘兰兰没跟你一起?”张灵音记挂着兰兰,也不再跟袁水问一般见识了。

“他跟姥姥住在一起,正在上幼儿园呢,我这不是临时到泉城一趟,就没有带他过来。”李所长对张灵音充满感激的说道。

“不知什么事情,劳烦李所长大驾光临,是不是跟乔峰的事情有关?”袁水问思前想后,他与李所长的真正交集,就是在青州破坏乔峰老巢一事。

“乔峰的事情暂且不提,我过来是另外有一件要紧的事情,你看过我给你的材料就会知道了。”

李所长说完,拿出来一个牛皮纸包装的厚重信封,交到袁水问的手中。

“这是些影印资料,还有拓片!”袁水问迟疑起来,因为他发现李所长给他的资料,跟昨天郑修堂拿出来的大体一样!

“实话跟你说了吧,这是我调入重案组以后,从缴获的一批文物当中得来的东西。”

“你是说这篇墓志铭吧!不知上面记载着什么?”袁水问的确非常好奇。

“你的眼力不错,的确是墓志铭。得到这件东西以后,上面很重视,特意将铭文拓下来,交给全国各地的一些文字专家进行破解,京城的那边一位教授已经破解出来了当中一小段,我觉得意义重大,直接过来请你帮忙了。”

袁水问听他把话说完,已经知道这篇墓志铭的重要性。而且现在已经不单纯是为了案情而破解,已经上升为学术之争!谁先弄出来,谁就在这个领域拥有无形的话语权!

“不知京城的那位专家学者破译这段是什么内容?”张灵音更为好奇地问道。

李所长听她发问,脸色难得变化,随即嗫嚅半晌,愣是没有说出来一句话来。

“李所长你好歹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民警察,怎么连句话都不会说了!”张灵音最看不得人家扭扭捏捏,直接对他嘲讽起来。

“张姑娘说得不错,的确是我犹豫了,这段文字主要介绍墓志铭主人生前的荒诞私生活,其中刻意提到夜御百女一事,他引以为荣,临终之际嘱托后人一定要记载到墓志铭当中。”

张灵音听完李所长的话,知道他先前的顾虑所在,骂了声不要脸后,转身离开了。

“李所长的意思,是我让帮忙找到墓志铭主人夜御百女的秘方,如果有可能的话制成方剂对外兜售,然后趁机发财!”

袁水问没想到李所长还有这种经商头脑,忍不住对他暗暗喝彩!

“这都是哪跟哪!”李所长哭笑不得,继而说道:“他私生活好坏跟咱们没关系,主要是中间的这段文字出现‘百越王’三个字,引起了我的重视!”

“‘百越王’,听起来很牛气的样子。”

袁水问心中默念几遍,顿感朗朗上口。

“是的,据京城的那位专家讲,古代‘越’是对南方各族的俗称,战国时因为楚国的强大,将这些民族赶到东南沿海一带,从那时起这一代的民族统称百越。百越的‘百’是形容那时的越族之多。后来有个人统一了这些越族,也就是墓志铭当中记载的那位‘百越王’。”李所长不是学历史出身,说的不算出彩,不过还是能让人听得懂。

“你的意思是百越王的墓志铭让人家给偷了,但是你没有抓到小偷,这才让我给你起卦预测一下,当然没问题。”袁水问当即拍着胸脯道。

“贩卖的人我已经抓住,这个不是重点。我最想知道的是百越王到底在哪里,因为历史上根本就没有关于这位百越王的记载!”

听完李所长的话后,袁水问算是彻底的搞明白,这所谓的墓志铭恐怕是盗墓贼从墓葬里面盗窃出来的,而古墓属于百越王,百越王不见于历史记载,只要发觉他的陵墓所在,就会是一个改写历史的轰动考古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