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明湖泛舟
作者:贼人字数:3395字

第一百二十四章 明湖泛舟

“清波整天跟刘飞待在书房里,也不出来跟我玩,好没意思啊。”

袁水问最近是没有任务,好不容易难得清闲,可张灵音是坐不住的人,过了几天平淡的日子,就开始百无聊赖的抱怨起来。

“我方才心血来潮,起了一卦,本卦兑为泽,变卦雷泽归妹,有道是:丽泽相应名曰对,有朋讲习贵乎诚,互相浸润推诚敬,和悦交通事有成。”

袁水问方才拽了几句词,张灵音更加不耐烦起来。

“你少给我装腔作势,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是不是又有热闹凑了!”张灵音略有兴奋地说道。

“粗俗,俗不可耐。”袁水问无奈地摇头,苦笑道:“朋友贵诚,互相推敬,这预示着好事要发生;我以将要发生的事情起卦,本卦兑为泽,双兑并列乃两个少女之意,这说明有两个女子要来;又因为变卦雷泽归妹,少女从阳之意,乃是少女跟长男结为秦晋之好的意思,本卦预示着当下要发生的事情,我推测即将到来的两个少女没有结婚,或许能嫁给比他们年龄大的也说不定。”

“有两个没结婚的美女来找你,你是不是会很心动啊。”张灵音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我的心岂止是会动,简直都要跳出胸膛来了!不信你摸摸。”袁水问惫懒的抓起她的手向自己的胸口按去。

“少来,我出去看看,门前要是有男子或是上了年纪的人经过,我就给拉进来,专门破你的卦象!”张灵音略有气恼地将他抓向自己的手甩开,转身就去开门。

“是你们!“

随着她的一声惊呼,袁水问抬头看去,发现门口站着的竟然是在徐州遇到熟人唐敏跟何晴,心中便是一阵激动。

“袁大师,张姑娘,看你们呆呆的表情,是不是不欢迎我们啊。”

唐敏肩上挂着背包,头上随意扎着马尾,身着一身运动装,在张灵音打开房门之后,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还真的来泉城了呀!”当初在车站,张灵音还以为她不过是信口一说。

“是啊,我早就听说泉城的三大景点享誉全国,就是一直没有机会前来,这不趁着休假,再加上张姑娘你盛情难却,我于是约上大家认识的朋友何晴何医生一起来了。”

唐敏说话之际,环视袁家的房间布置,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便一下子坐在沙发上。袁水问见她伸了个懒腰,只觉得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带着难以言说的美感。

“袁老弟没想到你说走就走,怎么对得起我跟彤彤对你的情意!”何晴娇嗔道。

“何医生你打住吧!你是我的客户,我们之间的情谊仅限于生意上的往来,再说我跟高彤可是没有多少交集。”袁水问急忙否认道。

“还说没有交集,彤彤的弟弟回家之后把你夸得像朵花似的,一个劲地称赞她姐姐的眼光好,给她找了个好姐夫,连我都看着吃醋呢!”

“你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小舅子!”张灵音倒是没有生气,不过非常好奇。

“‘又’字用的不对,还是先前的那个小舅子。瞧我这张嘴,一着急说错了,不是小舅子,而是小青年。先前在徐州的时候,我不是跟你解释过,我因为救了那个叫高强的人,他为了报答我,想要把姐姐介绍给我;我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视金钱美色如粪土,又岂会心有所动?”

袁水问义正词严的一番话语,连他自己都信以为真,深受感动!

“懒得搭理你!”张灵音扭头对唐敏道:“你是怎么找到袁家来的,来之前也不给我们打个电话好去接你!”

“袁洪涛大师在风水学界赫赫威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再说前不久在兴国禅寺的观音洞中,他因为早预料到危机,跟南师一起在洞府坍塌的时候护住真苦大师,更加让人对他的先见之明佩服不已!”

“呃!你这种说法倒是很新颖别致,我二叔会很喜欢的!”

袁水问不由得对她暗中竖起大拇指,纵横商场,见过大场面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

“彤彤本来想着公私兼顾,顺带过来感谢你救了他弟弟那件事情,只不过南怀瑜大师离开泉城,她便跟着过去采访了,就没有过来,希望袁大师你不要失望!”

“我失望个鬼!她不来烦我更好!”袁水问心中腹诽道。

“表哥,你朋友来了!这莫非就是你在徐州交的桃花运?”袁清波兴许是累了,又听到外面吵吵嚷嚷好不热闹,这才开打房门出来放松下,直接便看到坐在沙发上休息的唐敏跟何晴。

“一边去,从你的嘴里很难听到好话,人家唐小姐主要是来找灵音的,跟我关系不大。”袁水问尽管心中苦涩,还是略微做了下解释。

“那你们聊,冰箱里面有喝的,随便取用,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就是。”袁清波打了个哈欠,再次转身进入书房。

“方才那位美女是谁啊!”

何晴发觉袁清波的美貌丝毫不逊于张灵音,比起自己来要高一筹,心中了然,为何袁水问会对她的引诱不为所动,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整天泡在美女圈中,免疫力自然会提高。

“她是我的表妹袁清波,袁洪涛大师的闺女,她现在正在破译一份上古时期的文献,什么也顾不得了,有失礼的地方希望你们不要怪罪。”袁水问存心替她遮掩道。

“灵音,你不是说我来泉城以后要好好招待,领着我到处游览参观么,我们什么时候成行呢?”唐敏盯着袁清波看了一会,发现不是自己的菜,于是转向张灵音道。

“主随客便,你随便想什么时候都行!”张灵音大大咧咧的说道。

“你看现在怎么样!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唐敏道。

“现在当然没问题。”张灵音爽快地答应,接着盯着袁水问道:“立即制定个游览计划,我们即刻出发!”

袁水问脸色一黑,胡乱搪塞道:“泉城有名的景点不外乎千佛山,大明湖,趵突泉。千佛山前些日子因为坍塌事故,目前对外封闭,大明湖畔的夏雨荷我们还没见过,不如去那里吧!”

“大明湖畔认为怎么样!”张灵音听完他的话,征求唐敏意见!

“当然没问题!”唐敏爽朗的说道。

※※※

“动力游船三十一位,普通的游船二十一位,先生跟几位小姐选哪一种呢!”大明湖畔负责对外出租游船的小姑娘贴心的给他们四人介绍道。

“请问动力游船跟普通游船有何区别。”何晴很少出来游玩,处处透着新鲜。

“顾名思义,动力游船上面有发动机,因为自身带有动力,比较节省人力,价格会贵一点;普通的游船需要游客自己摇动木浆,虽然疲惫些,但是能更好的领略大明湖的自然景观。”

“那就动力游船吧!来回也方便。”袁水问忙不迭地说道。

“不行,选普通游船,普通游船便宜十块钱!”张灵音反对道。

袁水问脸色一黑,无奈道:“不就是十块钱的差距,多十块钱穷不了,少十块钱也富不了,何必呢!”

“既然你那么大方,租船的钱你来出好了。”张灵音祭出来杀手锏。

“现在政府大力提倡节能减排,我身为良好市民,怎么能不响应?强烈鄙视坐动力游船,污染环境的自私分子!小姐请你给我们准备好一条普通游船,谢谢。”

袁水问变脸之快,唬的何晴跟唐敏一愣一愣的。

……

“坐船游览是大家的事情,不能总让我一个人划船啊。”

袁水问才划出去几百米米,便觉得手臂酸麻,忍不住抱怨起来。

“四个人当中就你一个男人,你不划船谁划船,再说你还有道法修为,连这点苦都吃不了?”张灵音不悦道。

“算我怕了你们,自认倒霉就是。”袁水问经过张灵音的提示,将丹田内的真气灌注在手臂上,果然劳累感一扫而空。

“微波荡漾的湖水,点点扩散的涟漪,配上荷叶间挂起的熏风,当真是美的享受!”唐敏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猛然间咳嗽起来。

“唐敏书不好意思,忘了提醒你,在泉城这里最好不要呼吸过猛,因为雾霾严重,一次性摄入太多对身体不好。”袁水问为自己疏忽而自责,急忙解释起来。

“原来如此。”唐敏脸色一变,方才营造的美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

“扑通!”一声闷响。

“有人落水了!快来救人啊!”这声音是从袁水问这群人前方的不远处的一辆游船上面传出来的。

“有人落水,救人要紧!”张灵音惊呼一声,挽起衣服,当即就要跳入河中救人。

“灵音你先等一下,我记得你不会游泳来着!”袁水问疑惑道。

“我一紧张倒是把这茬给忘了!你会游泳,赶快去救人了啊。”张灵音急切的说道。

“我这不是正在脱衣服么,你着什么急!”袁水问话音落下,便将自己身上的外衣蜕下,胡乱摆了个姿势,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老公你要挺住,大家有没有会游泳的,快点下水救我老公啊。”甲板上的女子歇斯底里的喊叫道。

这名女子的周遭也有两三条游船,还是比较大的那一种,里面都坐满前来观光的游客,皆是不为所动。

“我们家很有钱,谁将我的老公救起来我给他十万块!”这女子无奈之下,想起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俗语,直接插标卖首的明码标价!

“你早说有钱拿我就不用如此纠结了!”临船船头上一个中年男子听闻此言,二话不说钻入水中。

“十万块钱是我的,你小子想领先没门!”中年男子后面有位大叔露出来嗤之以鼻的神情,非常及时的紧随着中年男子跳入水中,同时伸手抓向他的脚踝所在,阻拦他的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