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天留客
作者:贼人字数:3435字

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天留客

唐敏跟何晴来泉城做客,袁、张二人先后陪同他们大概游览完泉城的风景名胜,期间张灵音跟唐敏的感情越来越好,不由得让袁水问妒忌起来。

“表哥你过来一下,我这边有一个重要的发现,或许对你有用。”袁清波打开书房的门招呼袁水问过去。

“重要的发现,到底是什么。”袁水问疑惑着走进书房。

“还是让飞飞告诉你吧,我正忙着呢。”袁清波边翻阅资料边说道。

“飞飞到底有何发现,你可不要卖关子。”袁水问道。

“是这样的,我们前几天破译的那段文字当中,有一个非常奇怪而且独立的名词,放在当中不能成句,我们怀疑是一个专有名词,经过比对,我们发现非常像一个地名的发音。”

“地名!那真是太好了!只要能找到地名,自然就可以缩小寻找范围,这会极大的减轻工作量!”袁水问极为兴奋,李所长到现在还没来找他,想必也在等专家团队类似的后续考证细节。

“这个发音接近‘会稽’,而且会稽正好昔日又是越国的首都,到这里也许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飞飞不确定的说道。

“会稽?我立刻将这一重大发现汇报给李所长。”袁水问不敢多耽搁,急忙给李伟业打电话。

“袁老弟我正有事要找你,你现在还在家里是吧!”

袁水问才拨通电话,还没等说出来清波她们的发现,对方那边反而先声夺人。

“我现在正在家中……”

“那真是太好了!我这就赶过去,墓志铭的破译有了新进展,见面再说。”

还没等袁水问把话说完,那边就匆匆的挂了电话。

过不多时,李伟业跟一名女子来到袁家。

“杨警官我们又见面!”袁水问见到杨紫月眼睛都直了,自动忽略旁边的李伟业,笑着主动跟她打招呼道。

“袁大师风采依旧,这次有你的协助,想必能圆满完成任务。”杨紫月在袁水问面前,倒是没有刻意板着个脸。

“李组长,听您电话里面的语气很急,有什么事情就赶快说吧。”袁水问道。

“是这样,京城那边的专家又给我一个最新的成果,已经将百越王的墓葬锁定在会稽一带,因为有了具体的地名,我寻思着目标已经很小了,想立刻组织相关人员前去考察。”

“这件事情我没有异议,而且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听候调遣。”袁水问道。

“方才在电话中,你好像有事要找我,现在可以跟我说说了。”

“我要跟你说的便是清波他们的进展,也考证出来‘会稽’这一地名,既然我们不约而同的得出这个结论,想必不会轻易出错。”袁水问略显无奈的说道。

“没想到袁大师的令爱如此的厉害,看来我不用再听京城的那些专家吆五喝六了!”李伟业喜滋滋的说道。

“水问,李所长你们好,是不是要出任务了!”张灵音跟唐敏等人刚从外面回来,看到李伟业后便立即兴奋起来。

“是的,这次要去会稽,你是不是该高兴了。”袁水问被他们几个折腾得不轻,今天就借故休息,他们三人联袂出去购物,没想到回来的那么早,毕竟大清早出去,现在还不到下午两点。

“会稽么?”何晴嘀咕一声,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次的任务组织上很重视,我的压力也很大。鉴于考古队的相关专家还没有到齐,我准备分成前后两拨人马,袁老弟你们几个风水师打头阵,尽量确定墓葬的大概所在,考古队然后跟进。”李伟业说出来自己的计划。

“我当然没有问题,一切听从安排,就是有几个风水师是什么情况,除了我还有谁呢?”

李伟业听了他的问话,神色略显尴尬。

“另外还有两个是上级安排的,说是多一个风水师多一份保障,并非我不信任你,还希望袁老弟你能理解;当然他们都要听从你的指挥。”

袁水问点了点头,完全能接受,毕竟事关重大,上头格外重视也是应当。

“你们要去会稽?”何晴等李所长等人走了以后,小声的疑问道。

“是的,因为任务很急,恐怕不能陪你们在泉城到处游览了。”

袁水问脸上看起来表情很沉重,内心却早已经乐开了花,他可不想张灵音跟唐敏还有何晴混在一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掰弯,挖了自己的墙角。

“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去。”何晴道。

“你跟我们一起去……”袁水问愣了一下。

“是的,我老家就在会稽,年后出来就没有回去过,而且转眼就要到中秋节了。”

“我当然没有意见,只要唐秘书不跟着就好。”袁水问小声地表达了自己的顾虑。

“唐敏的假期已经结束,她老板那边催得紧;我反而跟欧阳院长打过报告,将今年的休假调在中秋这段时间,而且欧阳院长已经同意了!”

何晴不知道是因为回家看望父母还是能跟袁水问待在一块,总之整个人看起来是非常的兴奋。

“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呢!”张灵音狐疑地看着在墙角窃窃私语的两人。

“没什么,就是谈了谈今天的天气,还是不错的。”袁水问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

“天气不错,不可能吧!我听天气预报上说这几天有大雨!”

她说话之际,径直走到阳台,打开窗户,外面无端地刮进一股巽风,随即下起了倾盆大雨!

“这脸打得太明显了吧!”袁水问内心嘀咕一番,暗怪贼老天不配合。

“雨下的好大!看来天意如此,不让我顺利离开!”唐敏兴奋地说道。

袁水问心思一动,找到纸笔,写了一行字,交到唐敏的手中。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这是什么意思。”唐敏一口气读完,疑惑道。

“这是古代的一个句读典故,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袁水问道。

“我从小文学就不好,更喜欢管理一些,倒是没有听说过。”唐敏实话实说道。

“听没听过都不要紧,当中涉及到断句,你用你的方式读读看。”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唐敏从中间断句读完,脸色立刻变了。

“好啊,袁大师你这是赶我走呢!”

唐敏柳眉倒竖,虽然是在生气,但在旁人看来却是有说不出来的美感。

“我很无辜啊,都说了这是一个有关句读的典故,你可以尝试着用的别的方法的读一读,说不定会有不同的效果。”袁水问急忙辩解。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唐敏终于找到正确的断句方法,喜笑颜开。

“就是一个小故事,我看到外面下雨偶然想到,说出来娱乐一下。”袁水问略微解释道。

话虽然此,但唐敏也捕捉到了袁水问的心思,加上田董事长催的急,别说是下雨,就是下刀子,她也得回去。

唐敏返回徐州,何晴则是准备一同前往会稽,翌日李伟业没过来,反倒是杨紫月警官领着一男一女来到袁家。

“袁大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小姐是河东郭家的郭胜男小姐……”

“河东郭家郭胜男?”袁水问发现她中性打扮十足,一看就不是好交往的人,心思一转又想起来郭通,于是尝试着将两人容貌作对比,还真的发现有一些类似的地方。

“袁大师,听说你玄学水平在我们风水世家弟子当中首屈一指,很高兴见到你。”郭胜男说话的语气也很阳刚,主动跟袁水问握手。

“郭小姐太过客气,这不过是大家对我的谬赞罢了,当不得真。这次去寻找百越王的墓葬,还得请你多多关照才是。”

“我会的,跟着我你就不用担心安全问题。”郭胜男道。

袁水问不知道郭胜男是装傻还是真傻,难道连他明显的谦逊话语都没有听出来?

“袁大师,这位是我的弟弟杨紫林,他年轻虽轻,不过堪舆水平在我们家族同辈当中无出其右,希望他能对咱们的这次任务有所帮助;我们都是赣州杨家的人。”杨紫月略微吹嘘一下他的弟弟,明显有些不好意思。

“你弟弟?赣州杨家!”

袁水问这才仔细看了看眼前的这位小男子,只见他十四五岁,俊眉朗目,仪表不凡,但却难脱稚气;而赣州杨家则是出自形峦派宗师杨筠松一脉。

“袁先生你好,这次是我第一次外出行动,格外高兴;而且一旦离开家,就再也没人管我了。”杨紫林毫无心机表达了此刻的感想。

“你个小鬼头,怎么就没人管你,你姐姐我不是人么?”杨紫月略带嗔怒的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哎哟,算我说错了还不行么?”杨紫林委屈的样子让人心生怜爱。

“这就是李所长调拨给我,让我指挥的风水世家子弟?性格古怪的古怪,不谙世事的不谙世事,这保姆当得憋屈啊。”袁水问腹诽不已。

“郭胜男小姐你好,我叫张灵音很高兴认识!”张灵音喜欢热闹,当然乐得跟生人接触,当即上前打招呼。

“郭小姐很漂亮,也很有气质。”郭胜男淡淡地肯定她道。

“我就喜欢说实话的人!”张灵音一听有人夸她都找不到北了。

“我认识一位名叫郭通的风水师,水平不弱,不知道是不是你们郭家的人……”

张灵音这话尚未说完,郭胜男当即嗤之以鼻。

“郭通的确是我郭家的人,不过他这人不学无术,整天招摇撞骗,家里族人已经对他不满,准备将他开除家族,很快就会在族内表决。”郭胜男有什么说什么,毫不避讳。

“河东郭家果然如传言的那般对待家族子弟严格苛刻!”

袁水问心中暗暗思量起来,抛开郭通的人品不谈,他的玄学造诣还是有一定水准的,尽管不如他自己,不如李明烨等天才弟子,但完爆施半仙,曹阿炳之流还是很轻松的,这样的人才竟然有被家族开除的危险,实在让人难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