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明堂池凶
作者:贼人字数:3259字

第一百二十八章 明堂池凶

“恐怕你的秘密,就在这碗水中吧!”

张灵音上前一步抓过何父喝符水用过的碗,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冷笑起来。

“你这不是废话么,从老君那里请来的符水,当然灵验无比。”江神仙还在辩解。

“这根本就不是你口中所谓的符水,而是止咳糖浆!”张灵音语出惊人!

“止咳糖浆!”

何晴一愣,凑上前去查看,证实了张灵音所说非虚,顿时恼怒异常;不过却也明白了为何自己的父亲喝完这些东西之后会有效果。

“岂有此理!竟敢诬陷老夫!有道是疑人勿用,用人勿疑,既然你们不相信我,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在下告辞了!”

江神仙眼看着自己的阴谋败露,当然打死也不能承认,仍旧是强咬着不松口,准备溜之大吉。

“行骗完了就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袁水问则是上前一步将他拦住,装作凶神恶煞的样子。

“爸妈,你们说怎么处理这个神棍!”何晴征询父母意见道。

“江神仙能请来仙人,大家不要得罪他,他要是想走的话就让他走吧。”何母嗫嚅道。

“爸,他可是骗到你的头上,你说该怎么办。”何晴再次询问父亲的意见。

“咳咳。江神仙是有真本事的人,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我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何父说话之际憋得脸色通红。

“老何,还是你明事理,跟这群小辈没法讲明白,你的病情我不会坐视不管的,改日再来上门救治,今天我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暂时先别过了。”

袁水问等人见主人发话,也不好再做阻拦,便任由江神仙灰溜溜的离开了。

“爸,亏您没退休之前还是国企的中层领导,怎么会相信玄之又玄的巫术!”何晴埋怨父亲道。

“我这不是病急乱投医么,医生治不好我的病状,有其他的法子总该要试试才好。”何父稍作解释道。

何晴听到此处略微有些尴尬,毕竟她身为一个医生,但却连父亲一点咳嗽的小病都治不好,让自己的父亲去求仙问卜,说出去的确是一个绝佳的讽刺。

她也不是没有带父亲去医院检查过,结果显示没有大碍,不是肺痨之类的顽疾,仅仅略微有些咳喘,按照常理随便一点西药就可以根治,可他的父亲就是不见好。

“袁大师,我怀疑是风水出了问题,所以这才邀请你到我们家做客,顺带给我父母看一看。”

何晴不好意思地说出来她邀请袁水问等人到自己家里做客的另一个目的。

“无妨,我看现在外面雨已经停的差不多,大家到随我一起出去看看便是,不过江神仙有一句话没有说错,伯父体内的确是金锐之气过多,而我之前进到院落的时候,发现房屋后面隐隐透着一股凌厉的气息,很有可能就是问题根源的所在的。”袁水问说出来自己的推测。

“那还等什么呢!”张灵音一听袁水问要看风水,立即兴奋起来,先出去带路,连在何父身上施展医术的心思都没有了。

“雨后的空气就是新鲜!”不知谁感慨一声,大雨压抑后的众人则是忍不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郭小姐,杨老弟,不知你们可曾看出来一些端倪?”袁水问故意试探道。

“你们可别问我,我来之前老妈再三叮嘱,到了这边要一切听姐姐的,少说话多做事,能不发表意见,就不要发表意见……”

“紫林,你说什么呢!”杨紫月猛然敲了一下自己弟弟的脑袋,怪他什么实话都往外说。

袁水问听了很是无语,先前在火车上这个活宝可是跟张灵音打得火热,没想到一遇到正事,他就哑了炮。

“此宅前方明堂开阔则是开阔,可惜的是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池塘。”郭胜男略微瞅了一眼,直接说道。

“池塘?”何母一愣,疑惑道:“我们建造房屋的时候曾经找盲神算给看过,他说了许多注意事项,更是一再强调前面要开阔,我们可是照办无误的,怎么会有池塘?”

“伯母您过来看一下,的确是有一个池塘!”袁水问指着前方雨后的空阔处对她说道。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一个池塘!”何母看过之后,脸色阴晴不定。

原来他们家的门前本是有一片开阔地不假,但由于当初听了风水先生的嘱托,刻意将一些沟沟坎坎填平的填平,找缺的找缺。

平日里倒还好,但是一遇到下雨天,由于刻意修平的关系,门前明堂的地形略低,四周的雨水全部向此处汇集,可不就形成了一个平面如境的池塘。

“我听老一辈的人说过,山管人丁水管财,前面有一个大的池塘,是不是说我家会财源滚滚。”何母尝试着往好的方面去想。

“伯母你说的水管财指的是有情水,有情水是流动水,而不是池塘这种死水。门前有池塘死水,在许多风水典籍当中都有记载,属于大凶的格局,比如《阳宅十书》当中这样描述:明堂此塘在前面,三四寡妇闹翻天,时师不识其中病,此杀名为丧祸源。”

“寡妇,丧祸,这些都对我大有害处啊!”何母想到此处,极为惊恐。

“前方有一个水池对大人来说也不算什么,最怕的是家里有小孩子,为什么这么说呢?要知道古代人是不分家的,男女老少住在一个大院里,小孩子普遍较多,没事会出来玩耍,若是家门前有水池,久而久之,难免有溺亡的危险;我再给举一例书中对于前方有两到三个水池危害的描述:门前三塘及二塘,必啼孤子寡母娘,断出其家真祸福,小儿落水泪汪汪。”

“原来如此啊,小孩子溺亡那还了得,我们老两口还指望给女儿带外孙呢!”何母担忧道。

“妈,你说什么呢!”何晴略微有些尴尬道。

“水问,你一直在说门前有池塘会对家人不利,解释的我也能理解,但是跟何晴父亲的病有什么关联呢?”张灵音进一步提出来疑问。

“你问到点子上了,大家仔细看一看前方的这处池塘,是不是浑浊不堪。”袁水问指着屋前汇集的水源道。

“你这不是废话么!大雨才停不久,小雨还在淅淅沥沥,前方的这一滩水是从后面的山上夹杂着泥土而来,当然会浑浊。”张灵音不悦道。

“伯父的病症主要就出在此处。”袁水问笃定道。

“家门前池水浑浊,跟我爸的病有何联系?”何晴仔细想了想,结合所学的医学理论,更加的难以理解。

“池塘浑浊,书中也明确记载:病痨气疾人丁有,流水儿孙实可伤。”他说到此处,看到众人仍是一头雾水,进一步解释道:“风水也好,八字也罢,最终的源头都会归结到五行生克上,所有的实践都是以此为基础,不可逾越。寻常的人家的住宅,大都是子山午向,也就是正南正北。正南居离方,离方为火,此处若是安置上一个水塘,必然会水火相克,致使家中火气不足;如果真的想在门前修建一个池塘,唯有东南方向可以考虑,因为东南为巽木,水对其有生旺作用。”

袁水问话音至此,张灵音惊喜起来。

“火气不足,必然会使体内金锐之气增多,毕竟‘金旺得火,方成器皿,火能克金,金多火熄’,而且脏腑之中肺属金,此金锐之气汇集其内,主人的肺脏难免会出问题。”张灵音以她所知的原理略微分析,言之成理,大喜过望。

“灵音说的不错!”袁水问点头道:“还不仅限于此,大家看一看前方明堂形成的池塘水的主要来源的地方,就会更加明白了。”

“水流来源?”

众人跟着他来到一处高地,并随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屋子后面自高处有一条急湍的水流冲撞屋角,分流之后这才汇入门前的池塘当中。

“此水流雨季形成,直冲西北方屋角,分流以后,呈锐角之势,像极了一把剪刀,水流在阳宅风水上跟道路互通原理,大家可能听说过腰带路对应到玉带水,却很少听闻剪刀路也能对应到剪刀水,此事很好理解,因为水流冲刷,有棱角的东西很容易就被磨平,不管何种剪刀水,最终都会形成反弓水,而此处的流水形成于大雨过后,天晴消失,来不及磨平棱角,终于形成非常罕见的剪刀水,正好剪中乾位,一家之主不出问题才怪。”

“原来是这条该死的汛河在作怪!不知该如何化解呢!”何母又急又气道。

“化解容易,只要将前方明堂处的地形填高,往此处汇集的流水必然会改道,一切麻烦都会迎刃而解。”袁水问非常确定的说道。

“听完先生的一番话,我算是知道问题所在了,天晴之后我就去找施工队将前面垫高。”何母喜滋滋的说道。

“妈,我记得咱们家以前有事情,都是找盲神算给解决的,为何这次换了一个姓的江的欺世盗名之辈。”何晴不解道。

“还不是你盲伯伯以自己泄露太多天机为由,金盘洗手不干了,我们没办法这才找的其他风水师。”何母无奈的叹息道。

“金盆洗手!”袁水问听她把话说完,就是一愣。

他以前只从故事里面听过有些风水大师因泄漏太多天机,恐遭天谴,被迫隐退,如今在现实当中遇到,难免有新鲜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