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针锋相对
作者:贼人字数:2343字

第十三章 针锋相对

“东方甲乙木,西方庚辛金,南方丙丁火,北方壬癸水,唯独戊己土居中,自古便以中央为贵,依照刘某人愚见,应当选在中间位置,突出该建筑物重要,还请袁兄弟指教。”

此时,一行人已经站在广场当中观察地形,刘相政手持罗盘在走了一圈,沉吟着说。

“我已明白刘兄的意思,立在中央在下认可,不知接下来刘兄如何打算?”袁洪涛目光扫过四周,感受到丝丝的凉风。

“黄色最贵。以我之见,该标志主题要以黄色涂抹,配以五行属土的材料制作,比如说整块的汉白玉。而标志物的形象选取,则使用佛家的九品莲台为主,寓意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通过净化作用,非但能将泉城的气运镇住而不泄露,还能推陈出新,使经济腾飞。”刘相政手握罗盘,胸有成竹地说。

“刘兄所言不无道理,不过在下有其他的想法,一并说出,还请刘兄扶正。”

“但说无妨。”刘相政丝毫不惧。

“泉城是以泉水闻名天下,要我说索性就以泉水涌动的姿态做标本,周身钢材,涂抹成白色,位置则是立在广场的西方,取金生水之意。《道德经》中说水乃上善,利万物而不争。无为而无不至,代表一种厚积的勃发向上。”

“刘大师建议在中间位置,配以土制莲台;袁大师则是倾向于在广场西方,周身钢材骨架。两位大师所说都言之有理,不知项秘书有何指教?”王局长想留有余地,便把下论调的机会让给项秘书,听听他的观点。

“袁师所说很对,泉水喷发的标志的确能反映出来泉城人民斗志昂扬的气概,不过我更倾向于刘大师所说的九品莲台建筑,毕竟莲花高贵纯洁,有佛家宝物,与我们干部领导身份相符合!”

项秘书支持刘相政的说法,不过他言外之意说领导比群众高贵,则引起袁洪涛等人的反感。

“我还有一点要补充,泉城是南靠高山,北临长河,南高北低,东西平坦,与传统风水所强调的南低北高,龙虎相合背道而驰,所以我才建议,建立一座镇压中宫的土属性建筑物。”刘相政补充说完,静待袁洪涛给出反驳意见。

袁洪涛倒是显得丝毫不乱。

“刘兄所说的我也想到,但庚辛金生壬癸水,壬癸水同样与泉城的称呼相契合,而且重要的是,南高北低,明显的山强水弱,所以有了壬癸水的补充,正好能阴阳平衡,正所谓堵不如疏。”

项秘书见两人说得有些僵持,知道短时间内分不出来高低,赶忙出来打圆场。

“两位大师所言我都已经尽数记录,回去以后在会议上拿出来分享后还是让领导决定,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

王局长暗暗叹气,本来很容易的一件事情,眼看着复杂化,成为两位领导之间政绩的博弈。

“我正听到精彩的地方呢,为何匆忙结束?”张灵音躲开袁水问跟贺成峰,正侧耳听着袁洪涛跟刘相政两人的论道。

“今天的争端是一些很表面的东西,官方根本就不在意风水的好坏,建在哪里都一样,无非是将其中的好处归结到谁的身上而已。”

袁洪涛说完有些感怀,他好歹也是算是一代大师,在周易学会跟道教都挂着名!本来想超脱世外做个半清高的隐士,可现实社会不容的他标新立异。

“老了,等待下一代培养起来,也是我该退休,安享晚年的时候!”袁洪涛看着正在跟贺成峰斗嘴的袁水问,眼神之中出现出来一丝火热。

他倒是没有想过,自己不过五十出头,距离退休还早呢!

“二叔,那刘大师水平如何?”袁水问凑到近前说。

“口舌之争,不好估量。”

“天色已晚,晚辈已经定好桌位,还请袁老师能赏光给侄子面子。”贺成峰等到袁洪涛等人上车,一边发动车子,同时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们年轻人聚聚就可以,我一把年纪不适合参与,把我送到小区门前就可以了。”袁洪涛跟刘大师经过一番唇枪舌剑,分别的时候没觉得如何,上车之后便有了疲惫的感觉。

贺成峰一听袁洪涛不去,心中就是一喜,毕竟可以争取到跟张灵音的独处机会。

不过袁水问在一旁瞪着发出寒光的眼睛,则是相当惹人讨厌。

“灵音,不如就按我们先前说定的,去西餐厅享受一下烛光晚餐?”

终于达到小区门口,袁洪涛下了车,袁水问本来也要一起的,不过她看到张灵音还在车上,索性赖着不走,看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

“好啊,好啊,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西餐厅吃饭呢!。”张灵音说话的时候盯着袁水问,用幽怨的语气抱怨说。

在这样物欲横流的年代,张灵音如此单纯的女孩不多,愈加激发出贺成峰的占有欲。

“西餐有什么好吃的!哪有中餐八大菜系顺口,退一步讲,就是路旁的大排档都完爆西餐。”袁水问吃不到葡萄,动摇不了他根深蒂固葡萄酸的想法。

“我请的是灵音,可没有请你,你可以请便。”贺成峰下了逐客令。

“谁稀罕你请,不过出于好心我得提醒你,注意一下交通安全。”

“你咒我出车祸?”贺成峰脸色阴沉。

“可不是我咒你,而是你的天仓位置表现出来的。灰气缭绕,有意外之灾。”袁水问哀叹着说。

“留着你的那一套把戏骗别人吧!我可不上当。”贺成峰说完,却禁不住掏出来一把精致的小镜子,仔细瞧了瞧五官等部位,发现并没有特别。

“天仓在你的迁移宫,所谓迁移,就是旅行,调动,跑动,移走之意,这个部位如果出现灰气,就要小心出门喽。”

袁水问说完,伸出手来在贺成峰的太阳穴附近部位一点。

他原本光泽明亮的天仓部位,果然出现了丝丝灰色气息。

不过这丝灰色气息,一般人是看不到的。

“过分!”张灵音低低咒骂一声,推动车门就要下车。

“温柔美丽的灵音小姐,咱们不是说好的要一起共进烛光晚餐么,你为什么急着下车?”贺成峰极力表现出来他的绅士风采。

“我女朋友已经接受我浪漫的肉夹馍晚餐,祝你好运!”袁水问拉过张灵音的手,不客气地关上车门。

“他不会有事吧,毕竟是部长的公子。”已经走出老远,张灵音这才小声地开口问。

“不会有大碍,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引气风水局而已,小惩大诫,免得他总想骚扰我家灵音。”袁水问一脸坏笑的说。

“我什么时候成为你家的,不过说好的肉夹馍浪漫晚餐可得作数。”

“好吧!”

袁水问捏着干扁的口袋,无奈的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