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人心不足
作者:贼人字数:3255字

第一百三十章 人心不足

“那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老人家你能不能详细描述一下现场的状况!”袁水问强力压制住激动的语气道。

“那地方非常的危险,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冒险的好。”老者道。

“因为此事干系重大,即便是危险我也要尝试一下。”袁水问满怀信心的握着拳头道。

“你们小年轻人有股闯劲是好事,得人钱财,与人方便,我大概讲一下我的故事,希望对你们有所帮助。”老者忽然话锋一转,要讲故事,众人愣神。

“你们知道他们为什么称呼我为盲师?”老者说话之际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那是因为您老人家看不见呗!”张灵音心直口快。

“不错,的确是我的这对招子看不见。我本姓何,全名何毅舟,先前我是能看见的,只不过出了一趟子事,这才废了眼睛,大家也渐渐忘记我的本名。”老者说的平静,但是大家还是能感受到他内心的不甘。

“那件事情想必不简单,愿闻其详。”袁水问道。

“我所在的这个村子在周围发展较好,前些年有知青插队过来。我那时因为有些文化,就与这些知情们打成了一片,有一次我丢了怀表,怎么找也找不到,急得不得了,一位要好的知青将铜钱抛了几次,根据卦象,分析说东西没丢,不用着急,就在东北方向好好放着呢。我验证之后,果然在米缸里找到!当真是又喜又惊,喜得是怀表失而复得;惊得是那位知青竟能通神!后来他介绍说是用的易卦占卜,我则是缠着他要学。”

“莫非您老人家的一身堪舆水平,都是跟那位知青学的?”袁水问听到此处,忍不住发问,同时感叹老者的运气真好。

“那位知青交给我许多玄学知识,不过真正对我帮助最大的,还是另一位女知青;当时传言他们两个是男女朋友关系,只不过他们两个不承认罢了!”

“会风水玄学的男女知青!”袁水问听到此处,内心当中想起来二叔给他讲过的李家姐妹的故事,忍不住询问道:“不知那两位知青叫什么名字!前辈你还能否记得起来?”

“这两位对我有大恩大德,我又怎么会忘记!女的姓李,名叫李敏佳,男的姓刘,叫做刘恒……”

“果然是他们两个!”袁水问证实了心中所想,无奈地摇了摇头。

“听你的语气,想必是认识我的两位恩人了。”老者道。

“刘恒我认识,但李敏佳我却没有见过,而且我听到传言,说是她已经去世了。”

“她去世了!果然是红颜薄命,天妒英才。”老者震惊不已,愣了一会神才缓和过来。

“老人家接下来如何呢?你的眼睛又是怎么坏的!”张灵音等不及了,想迫切知道下文。

“我当时年纪比他们两个都大,却是好学之心不减,在他们的指导之下,堪舆水平突飞猛进,一日千里;他们回城之后,我更是私下来苦学不辍。后来对外开放,风水玄学不再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我便用所知所学,给附近的人批八字,相阴阳宅,名声很快就传了出去。”

“老人家你半路出家,却能凭借自己的努力,达到今天的成就,实在是可喜可贺。”袁水问由衷的佩服道。

“有所成就?那是自我膨胀,坏就坏在我这半吊子的水平上。”老者叹息一声,接着道:“我父母年事已高,我寻思着身为风水术士,若是不能给自己父母的找块上佳好地,又如何让周围的人信服?于是我翻遍了本地大大小小的山川丘陵,历尽艰辛,终于让我给寻摸到了一个绝佳的风水宝地!”

老者说到这里,脸色既惶恐又惭愧,众人知道他说到关键之处,皆是屏气凝神静听。

“那风水宝地乃是我无意当中获得!我当时走累了,停在一个山谷当中歇息,恰逢口渴,便道山泉处饮水解渴,当真是水质甘美至极,我那时福至心灵,想起女知青告诉过我的诀窍,有些成精的风水宝地,能将自身的生旺之气隐藏起来,外人没有一定的机缘很难发现,但附近的水质受它们的影响会与众不同,时师可以以此为根据寻找;这种情况在风水学上有一个专有的名称,叫做:潜龙藏运!”

“难道说李家三姐妹的老大当时就能达到上等地师的水平?”袁水问骇然不已,他自认资质非凡,但是比起那位李敏佳来,却又大大的不如。

“我见水质甘洌,便顺藤摸瓜,沿着行龙痕迹寻找,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再几十里外的山峦处,我找到了那处风水宝地!”

老者说了一大通,自始至终都语调低沉,唯有说到自己成绩的时候,脸上才有了神采。

“老人家,既然是潜龙藏运的上佳之地被你找到,那为何你看起来并没有发达!”杨紫林一直在心中念叨着老妈的嘱托,少说多做,但最终还是没忍住,直接询问道。

“那时找到潜龙藏运的宝地,自然要验证真伪,用工具试挖了几下,就发现此宝地有给人占据的痕迹。本来我可以将父母的墓穴点在旁边,沾点主人公气运,便可庇佑后人福泽,但毕竟人心不足蛇吞象,再加上那时候文物市场开始变热,我起了贪心,于是昼伏夜行,在那里悄悄的挖掘几天,终于让我将地下的墓室给挖通了一角。”

“这……”袁水问听他叙述到这里,便知道他眼睛损害之事,必与此事有关,想安慰他几句,又无从说起;毕竟他是起了贪心在先,付出代价,也怨不得别人。

“地宫挖开一角,等到里面的浊气排完,我便迫不及待地跳了进去。墓室四周绘满的壁画接触空气,逐渐开始氧化,我赶紧看了一眼,发现里面人物的服饰不但与现代人大相径庭,就是与古装剧里的扮相也相去甚远!”

“他发现的那处墓葬,莫非与清波等破解的墓志铭有所关联!”袁水问心中隐隐有所预感。

“我因为起了贪心,直接将注意力转到面前的一具装饰考究棺椁。那棺椁水晶制成,晶莹剔透,尤其是里面仰卧的女子,皮肤白皙,吹弹可破,神态安详。我小心翼翼的打开棺椁,但还是触动机关,地下忽然涌出来近乎凝成实质的煞戾之气,将我的全身包裹。我骇然之下,再看那棺椁当中的女子,面色狰狞无比,似乎要向我扑来,我怕惊骇不已,冲入甬道,找到一块顺手石板,便返回去严阵以待,一旦她有异动,便会毫不犹豫地向她打去;好在她并没有反应,我这才抓着绳子战战兢兢的往上攀爬,回到地面之后,匆忙将泥土回填掩盖。此事过后,我虽然解救及时,将体内煞气祛除,但是眼睛却受到永久损害,想要恢复却是不可能了。”

袁水问听他叙述完毕,的确是为他感到难过,不过从中抓住一个细节,忍不住问道:“您老人家方才提到,从墓室当中捎带出来一块石板,不知还在不在手中!”

“老婆子你去拿出来给他们几个看看。”老者吩咐道。

“石板……石板让我给卖了。”老婆子极为不好意思的说道。

“卖了!老人家您看这张拓片你认不认得。”

袁水问心思一动,将李所长交给他的拓片拿出来,递到她的手中。

“不错,这正是我垒猪圈的那块石板!”

“垒猪圈!”

袁水问等人听了老婆子的话后,神色古怪起来。

“前些年养猪,我就用这块石板当台阶;不养猪了,就随便挖出来扔在一旁,后来这边来了一伙下乡收古董的人,看中了我的这块石板,给了三百块钱,我就卖了!”

“才卖了三百块钱!”袁水问暗怪老婆子败家,国宝级别的物件就卖了三百块,不过总比垒猪圈要强。

“对了,我还想起一事,前些年我们这里规划拆迁,开发商怕我们临时增加建筑面积,派了一些人挨家挨户统计,还顺带拍了不少照片。我当时央求给我们两老口拍几张,他们答应了;有张照片就恰好将这块石板拍摄进去,我给你们拿去。”

老婆子说完,快步走进屋里,翻箱倒柜寻摸半天,终于找到一个破旧的相册,里面夹杂着几张泛黄的照片。

“果然跟李所长给我的拓片一样!”

袁水问才瞅了一眼,便确认无误,同时也知道,原来墓志铭并不是寻常的盗墓贼盗窃,而是被何毅舟这位风水师阴差阳错带出来的,同时他也略微松了口气,或许那座墓葬并没有受到盗墓贼的光顾。

“咦,不对!”

袁水问再次仔细比对两张图片,终于发现不一样的地方!

李所长交给他的拓片,下面的字迹模糊,甚是还有一些损害;而老太婆交到他手中的照片,下方部位则是清晰异常,丝毫无损。

“水问,你说这两张照片为何下方不一样。”张灵音显然也看出来端倪。

“他们是想增加拓片的价值!这帮黑心无良的商人!”袁水问道怒道。

原来从石碑上揭下来拓片有价值,但却不大,商人们为了逐利,得到石碑拓完之后,会故意损坏一些字迹;后面的人即便是也想拓片,所拓的文字必然不全,这样一来,初拓便成为孤品,价值上升乃是必然。后得到的商人自然不甘心,二次拓过之后,再损坏一些字迹,如此恶性循环,拓片的质量便越来越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