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期而遇
作者:贼人字数:3248字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期而遇

“我该说的已经都说了,你们还是执意要去的话,那就去吧。”

老者刚说到此处,袁水问还没等再问,便听到身后的房门发出响动,接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蹦跳着走了进来。

“妍妍,快到爷爷这边,我才小憩一会的功夫,你就跑的没影了,小心我打你屁股!”老者说完,冲着小女孩招了招手。

袁水问可以确认老者的眼睛是坏的,小女孩进门之前并未说话,只不过发出脚步声跟开门有响动,老者又是通过何种方法,来确定来人的身份呢?

他已经开始怀疑,老者并未到达摸骨的层次,他能断出来众人的身形跟性格,恐怕有很大的部分是通过听力的辅助,毕竟一个人的步伐跟频率会受到性别跟高矮胖瘦的影响,常人不觉得如何,但在盲人的世界,到达一定的水平,便可以相对清晰的分别开来。

“奶奶,爷爷又凶我了!”小女孩装作委屈的样子说道。

“你爷爷也是为你好,最近不太平,让你少出去露面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老太婆爱怜的抚摸着孙女的脑袋。

“不就是最近总有一些陌生人来来回回么,有什么好怕的。”何妍嘟着小嘴道。

“老前辈,我想问一下您当初遇到的墓葬的具体位置,不知方不方便告知。”袁水问说话之际,再次奉送上一叠子钞票。

老者接过来踹到口袋当中,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我相人无数,一摸便知你是忠厚良善之人,这才将我所知道的和盘托出,墓葬的位置,当然也会一并告知你,妍妍你过来。”

老者话音落下,冲着小女孩招手。

“爷爷你不会当着客人的面真的要打我吧,我可不过去。”何妍急忙躲在奶奶的后面。

“你想到哪里去了!”老者哭笑不得道:“你不是一直嚷嚷着爷爷奶奶不陪你出去玩么?今天给你个机会,把这几位大哥哥大姐姐领到牛头山,玩够了再回来就是。”

“牛头山我知道!那里有酸枣跟野果,我最喜欢吃了!”何妍当即兴奋起来。

既然何妍带路,大家当然乐得如此。

袁水问临走之前,赶紧用手机的拍照功能将老太婆拿给他看的有关墓志铭的部分拍下来,发给袁清波,期望能对她有所帮助。

杨紫月的宝贝弟弟杨紫林一看有跟他差不多年龄的小朋友加入,立即鞍前马后的大献殷勤,小姑娘最初是爱理不理的,不过在他拿出一些零食等糖衣炮弹之后,很轻松的就妥协了。

……

“水问,我方才恍惚之间,发觉那边山谷处有一个人影闪过,像极了姓韩的那厮,不会那么巧又遇到他了吧。”张灵音眼尖,发现了一丝端倪。

“你是说韩金铁!”袁水问略作思考道:“会稽乃是古越国都城,牛、斗天象分野吴越,刘相政如果将煞阵设在此处,现在也到了收获的时间,韩金铁是他昔日的高徒,前来寻找一点也不稀奇!”

袁水问自知他参与破获刘相政的几处煞阵之后,便很难再通过天象看出来端倪,想必是姓刘的布置出来隐藏之法,一定程度上屏蔽了天机;有鉴于此,除非是亲自到达煞阵的百里之内,否则是很难跟先前一样,通过天象定位煞阵所在。

“果然是你!”

袁水问等人快步赶了上去,定眼一看眼前之人,不是韩金铁又是谁。

“姓袁的,你当真是阴魂不散。”

袁水问尚未发话,韩金铁冷笑着先声夺人。

“我到此处另有要事,并不是专门为煞气而来,你不要误会。”袁水问略作解释,接着又道:“我倒是想问你,为何没有跟师爷或者你的师父刘相政在一起。”

“我已经自立门户,跟他们不再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你若是想动手,尽管放马过来便是,我不会说你以多胜少。”韩金铁略带怒气,毕竟无名当初差点让他成为枉死之鬼。

袁水问听他说到此处,看了一眼周围的伙伴,的确是阵容强大,但当中能有战斗力的,满打满算不过是杨紫月、郭胜男而已。

杨紫月警校毕业,虽然出身风水世家,但鉴于杨家风水传男不传女的陋习,并无缘学会多少;郭胜男一副中性打扮,处处显露出来傲气,真有本事也说不定。

“我还是那句话,你我并没有解不开的仇怨,这次如果不主动惹到我的头上,我不会主动参与争夺煞气一事,你尽管放心便是。”

袁水问前后出手几次,尽管给刘相政等人设置了不小的障碍,但一次也没有成功得到过,难免有些心灰意懒,这次另有要事,为了避免旁生枝节,索性直接不参与,任凭他们斗个你死我活。

“这样最好,你这小贼虽然人品不行,但信誉还是有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改日再见!”

韩金铁说了些没营养的客套话,转身直奔相反的方向而去,才百十米远,没过山头,就被一个打扮怪异的老者拦了下来。

袁水问看得明白,那名怪异的老者正是无名师爷。

“小韩别来无恙啊!”师爷笑着道。

“狗头师爷,我跟你没完!”韩金铁当日差点没被他用符箓烧死,这次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即对准他的脑袋打过去一把符箓。

“雕虫小技!”师爷冷哼一声,随手一抓,便将那几张符箓抓做手中,翻手扔回对方。

韩金铁听到背后风声,俯身躲过,险之又险的避了开来。

袁水问在远处看得明白,师爷举手投足之间,游刃有余,显然是修为又有精进,不由得暗暗担心起来。

“姓袁的,你我联手对付他如何!”

韩金铁虚晃一枪,将师爷略微阻拦一下之后,便直奔袁水问这边而来,同时说出来合作事宜!

“联手!”

袁水问脸色一黑,差点被他这话给雷倒,暗道:这些人没有底线,干的尽是些合纵连横,尔虞我诈的勾当,不过师爷也不是好鸟,能跟韩金铁联手对付他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再说还能借此改善我与姓韩的之间的关系。

“成交!我跟你联手!”袁水问等他到了近前,开口成功承诺道。

“不成器地小辈,凑到一起能搞出来什么名堂!”

师爷说话之际,到了近前,双手萁张,抓向韩金铁的后心。

袁水问既然答应跟他联合对付师爷,岂能袖手旁观,当即踏前一步,将袖口当中早就备好的符箓打向师爷。

至于郭胜男跟杨紫林因为不知道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在袁水问没有具体指示的情况下,只好冷眼旁观。

“小辈有点意思,看来修为见长。”

无名硬接袁水问的攻击,被他打过来的符箓震得的手臂发麻,只觉得比韩金铁要强不少,脸色略有变化。韩金铁因为袁水问将师爷阻挡住,他便能从容的转过身来,二人联合一起,左右分工,攻向师爷。

韩金铁毕竟差了一筹,如果换成谢恩升或者李明烨,必然能稳居上风;如今的境况,只能勉强打成平手,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袁、韩二人劣势也会明显起来。

“无名,为何不见你用你的算盘法宝,或者是那把金色的小剑!”

袁水问眼看着己方这样下去不占上风,口里开始用言语挤对他,以图分散他的心神。

师爷的算盘法宝近乎报废,金色小剑被曾老三收走,果然他听到袁水问的嘲笑以后,恼怒异常,立即加紧了攻势,袁水问全力抵挡,再也无法分心说出话来。

“老夫以一敌二,占据上风,不过还有一群小辈尚未出手,看样子他们道法修为同样不弱,想必是袁家小贼请来的帮手;跟他们两个斗个半斤八两倒还好说,一旦老夫使出杀招,他们必定会出手阻止,横竖都是吃亏,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师爷心思转动,有了计较,当即跳出战圈,冷笑道:“我们此番前来乃是为了煞气,东西若是没有看到,大家斗个两败俱伤,实为不智;我看就先到这里,留着力气到现场的时候再说吧!”

袁水问眼看着师爷离开,自知追上去讨不到好处,也就不了了之了。

“姓袁的这次你出手帮我,我念着你的好,昔日你在赵家坏我格局的事情,就此一笔勾销;若是你我再见,只有立场,没有仇怨。”

韩金铁撂下这句话后,转身便走,朝着与师爷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袁老弟,方才那位老者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正是当日在青州的时候乔峰的那位得力手下,而姓韩的我记得是跟他穿一条裤子,今日他们反目成仇,倒是奇怪;而且你跟姓韩我记得也不对付。”

杨紫月当日全程参与,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由得在韩金铁走后,忍不住出声问道。

“这个让我怎么说呢,只能说在他们这些人的眼中,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袁水问实话实说。

“前面就是牛头山了!”何妍方才目睹了一场打斗,高兴的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现在还沉浸在兴奋当中。

“此地的风水不错,生旺之气很足,如果将穴位点对,后人出个省部级干部还是没问题的,不过按照潜龙藏运的性质,可以改造周边气场来判断,是不太可能让这股生旺之气透出来的,莫非另有变故。”袁水问大概观察一番,内心十分疑惑,不过却没有当场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