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奇门心盘
作者:贼人字数:3325字

第一百三十三章 奇门心盘

“我刘某人不止一次说过,宁可我负他人,休要他人负我!我只管拿我的东西,其余事情,一概不管。”刘相政说罢,将符箓劈头盖脸打向袁水问。

袁水问心下恼怒,更加不能由他胡来,当即手段尽出,二人才斗上几个回合,袁水问便在他的攻击下险象环生,好在支撑一时三刻还是没问题的。

“哈哈哈,姓刘的,任你能隐藏煞阵遮蔽天机,但终究是还被我给找到了。”早就在附近转悠的师爷,随着天象异动,定位到了墓穴所在,赶来之后,看到袁水问正阻拦着刘相政,真是喜出望外。

“金盛,你给我拦住这群无知的小辈!”刘相政语毕,双掌齐出,轰向对面。

袁水问没想到他已经到了法力外放的境地,吃了一惊,不敢硬接,只得闪开,如此一来,便给他让开一条道路,刘相政当即飞奔而上。

“此事干系重大,还请刘前辈以大局为重,切不可只顾一己之私!”

袁水问见他冲到前方,自然在后追赶,而钱金盛得到师父的吩咐,连用几个杀招将郭胜男打退,直奔袁水问而来。

“那日你跑得倒是挺快!”袁水问见他临近身后,不能置之不理,本着先下手为强的想法,对他打出符箓的同时,还不忘嘲讽他一番。

“狐假虎威,那日仰仗曾老三的手段,你还有脸拿出来炫耀!”钱金盛怒斥之际,躲过他的杀招,当即使出保命手段,虽然不能给对方造成大的伤害,但袁水问想要挣脱出去追赶刘相政,却也是不能。

刘相政终于脱开身,一掌将墓顶轰开大洞,尚未来得及收取墓室当中成形地煞气,师爷喋笑着到了近前。

“姓刘的,你到底答不答应跟我合作!”

“还是那句话,所谓合作之事,根本不可能,想都别想!”刘相政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啊,既然你不配合,那么我也不能让你轻松的拿走,看招。”

无名师爷说音一落,五行灵符掷了过去。

“泰山压顶。”刘相政避开对方攻击,立即大喝一声,打出了他的得意之作。

“好重的符箓!”师爷不敢躲闪太远,唯恐失了先机,只得拼尽手段硬接。

“重力类灵符归属为土,没想到我以那么多的庚金符对抗,才能勉强制住,你到底在其中加了什么变化!”无名师爷消耗过大,骇然不已。

“此乃辰州派秘法,五行混合符箓,向来是秘不轻传,开天符箓便属于此例,那日我硬接开天,终于领悟一丝精髓,这次我在泰山压顶符箓当中加入离火,你想要用庚金克制,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刘相政冷声说完,运掌推开棺椁。

“符箓杂糅,我不见得会怕,看我一力降十会!”无名知道对付刘相政新发明的手段,不能再用老套路,更需要抢先出手,当即将手中的五中符箓搅合在一起,对准刘相政扔去。

“五行符箓混合在一起,虽然相互影响,降低了威力,可破解起来,还真不容易。”刘相政念头至此,本着尽量保留实力宗旨,避了开去。

“姓刘的,咱们需要多亲近亲近。”

无名见刘相政避开,立刻手持两张符箓向他冲去,而散着金光的符箓所到之处,花草树木尽数折毁;刘相政不敢托大,当日在与曾老三比斗的时候,无名曾经用过此招,不过被曾老三破掉,眼下在跟他的对敌当中使出来,境况又大为不同。

刘相政凝神接战,师爷手段尽出,两人打得难解难分,没过多久,无名师爷忽然转身对身后空旷处喊道:“小韩徒儿,我给你创造了机会,还不将煞气收走!

韩金铁的确猫藏在山岩后面,他本来还在考虑要不要坐收渔利,没想到还是被师爷喊破,当下便不再迟疑,纵身一跃,到了近前。

“无名,你今日又要坏我好事,新仇旧恨加起来,我要你好看。”

刘相政发现韩金铁出现,以为他仍旧是与师爷勾结算计自己,当即停下争斗,双手置于胸前,画出来一个转动的阵盘,上面依稀有物象或隐或显。

“腾蛇、白虎、勾陈、玄武、朱雀!这些物象,乃是奇门遁甲当中的凶神,他此刻要施展的,莫非是奇门遁甲!”师爷还没有见过刘相政在对战当中用出来奇门遁甲,不由得提起了万分小心。

“若能了达阴阳意,天地都在一掌中!”刘相政将面前的阵盘画完,顾不得额上涔涔而落的汗水,对准师爷平推而去。

“虽然仅有八卦、九星,但天地二盘运转不息,祸福吉凶转瞬而变,我置身其中,可真是难办!”无名被他的手段锁定,想要逃跑确是不能,只得凝神接招,仔细分析对方布置在自己四周的景象,以图找出来其中的破绽。

“韩兄,切勿收取此处的煞气!”

袁水问等到郭胜男前来相助,这才好不容易挣脱钱金盛的纠缠,却看到刘相政与无名师爷斗得正欢,韩金铁则要趁乱夺去煞气,当即大跨步而上,非常及时的将他拦住。

“你不是说不会参与本次争夺,莫非想出尔反尔?”韩金铁质问袁水问。

“我算说过此话,但有先提条件,需在跟我没有关联的情况下,眼下我要找的墓葬就在这座墓葬下面,你们若是将煞气取走,必然会引发连锁反应,我当然得拦住你。”

袁水问尽管事出有因,但承诺之事,毕竟反悔,略有些不好意思。

“你是说这墓葬下面还有东西,莫非是传中的墓下墓!”韩金铁仔细观察一番,不由得脸色微变。

袁水问见他明白,当即点头道:“不错,这里正是墓下墓!”

墓下墓指的是在墓穴下面还有一个墓穴,毕竟是有鸠占鹊巢的意味,一般在墓主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形成。

韩金铁想要抢夺,但是袁水问在前面拦着,他没有必胜的把握;想要放弃,却又不甘心,正在迟疑之际,刘相政因为困住无名师爷,抽出身来,朝着他们二人的方向赶来。

“韩兄,煞气一事还是从长再议最好,毕竟干系甚大;你先退到一旁,我来对付刘相政。”袁水问之前算是与韩金铁一笑泯恩仇,说话当中客气了很多。

“你先前助我对付师爷,我又岂能不投桃报李!祝你一臂之力便是。”韩金铁盯着到了近前的刘相政,脸现阴沉之色。

“小辈你阻我好事,我定不容你。”

之所以有此变数,皆因袁水问而起,刘相政将满腔怒火灌注在他身上,出手便是毫不留情。

韩金铁发现袁水问被打的连连后退,当即毫不迟疑的偷袭刘相政的侧方。刘相政见他出手,放弃袁水问,又攻向他。韩金铁本来水平就稍逊袁水问,又是刘相政的徒弟,果然没有过三招,便处于险象环生情况当中。

袁水问当然不能见死不救,立即过去相助,与此同时,郭胜男与杨紫月合力对付而刘相政的大徒弟钱金盛。钱金盛与一人对战都觉得吃力,两人齐上,二话不说,撇下师父,逃之夭夭了。

郭胜男来不及耻笑他的胆小,立即加入袁水问这里的战圈,刘相政以一敌三,登处下风。

“姐姐,他们还没有打完啊。”正在捂着眼睛,撅着屁股,战战兢兢的杨紫林隐藏了半天,觉得身边仍旧是传出来乒乒乓乓的打斗声音,不由得询问起来。

“我就知道你还小,并不适合外出历练,这才反对;你非不听,执意跟着,这下可好,人家都在出力,就你藏在这里没作为,丢我们杨家的人。”

杨紫月没有道法修为,想要过去帮忙又唯恐添乱,唯一的弟弟天资高,修为不弱,可就是胆子小的离奇。

“姐姐,你看那老头被奇门遁甲困住,眼下正在乱闯,当真可笑。”杨紫林听了姐姐的话,忍不住抬起头来,一下便发现阵法当中的无名,立即拍手笑了起来。

“奇门遁甲?”杨紫月内心一动道:“我听家里面的人说,奇门遁甲乃是帝王之学,最高层次的预测学,用于军事更是相得益彰,没想到还真有人能布置出来如此惊人的局势。”

“姐姐你有所不知,那处奇门遁甲只有天盘跟人盘,神盘只有外象,并不完备,破解起来没有那么困难!”杨紫林不屑一顾的说道。

无名师爷正在抓瞎,不过他修为深厚,还是听到外面杨紫林的耻笑之声,内心一动,用非常不屑的口吻说道:“阴阳顺逆,奥妙难穷,奇门遁甲博大精深,又其是你这小鬼头所能知晓。”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正好能让杨紫林听到。

“你这老头小瞧人,破解奇门遁甲的阵法有何难处?只要抓住关键,还不是提纲掣领?奇门遁甲排盘口诀说得好,‘先观二至,以分顺逆,次关节气,以定三元,次观旬首,以取符使’,亏你口头上知道阴阳顺逆,但内心却是没有真正领悟得到!”

杨紫林这话说完,阵法当中的师爷真是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由逆推顺,当即将符箓打向天蓬位置,一时之间死门退却,生门大开,他大笑一声,破阵而出。

“不好!这是谁家的小鬼,竟然能看破我的奇门遁甲!”刘相政心中骇然不已。

他虽然以一敌三,身处下风,内心倒是没有多大的波动;而无名的破阵而出,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危机。

“姓刘的你给我拖住这三个小辈,我取到东西之后与你二一添作五,你看如何?”

师爷说话之际,已经来到墓葬之旁,所求之物即将唾手可得,忍不住再次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