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群贤毕至
作者:贼人字数:3090字

第一百三十四章 群贤毕至

“师爷你现在笑得那么开心,是不是高兴的有点早了。”这时山麓突兀的地方,忽然出现一个略带气喘的男子。

“李师兄,你来的正是时候!”袁水问看清楚来人正是李明烨,惊喜交集。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因为浑天仪先前受损不能使用,天象定位出了问题。”李明烨略显尴尬地解释起来自己迟到的原因。

刘相政听了他的话则是面有变色,他屏蔽天机,能阻挡凡人观天象,却阻挡不了李家浑天仪与天象对应,好在那件法宝受损,若非如此,他的屏蔽手段岂不成了摆设?

“败军之将,还敢言勇!”师爷略带恼怒,欺身而上,与李明烨战在一起。

“郭道友,李师兄独木难支,还请你过去祝他一臂之力!”

袁水问可是知道师爷的厉害,李明烨能抵得了一时,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不由得求助郭胜男;而通过几次的联手,他看出来郭胜男的道法修为跟他在伯仲之间,还是比较放心的。

“好!”郭胜男自始至终话不多,且从未质疑跟抗拒过他的命令,这让袁水问很是满意。

“这位贤弟来得正好,你我二人联手,定让狗头师爷铩羽而归!”李明烨在李家负责处理俗务,许久不曾活动手脚,难得有此机会,当然是意气风发。

“你……”郭胜男非常难得恼怒起来,他中性打扮,被普通人当成男人也就罢了,可李明烨乃是有道法修为之人,若是他也看错,要么是故意的,要么就是水平低微。

可李明烨两者都不是,他因为全身心与师爷周旋,没注意郭胜男具体相貌,这才发生乌龙事件。

“姓李的,你没有法宝可用,就算是两个人,想要拦住我恐怕也不容易。”无名师爷施展了几次手段,果然是游刃有余。

“我不求建功,只要将你拦住便可,毕竟煞气对我们无用。”李明烨回复道。

这话明显刺激到了师爷,他一声怒吼,将丹田之气灌注于双手,再看发出来去的符箓,竟然夹杂着丝丝凝成实质的真元。

李明烨知道他这是化气巅峰,不惜损耗修为才能使出来的手段,尽管提起了十二分的小心,仍旧是被他攻过来的符箓震动的心神激荡。

“这还没多长时间,你又有精进,也罢,我将你同伴打倒,再来对付你就是!”无名脸现阴沉之色,如法炮制,攻向郭胜男的手段同样携带着十二分的威势。

郭胜男娇叱一声,当然不会束手待毙,不过她的修为毕竟稍逊于李明烨一筹,还是被师爷的一击重招打翻在地!

无名师爷狠绝之心顿起,又是毫不留情的全力一击,郭胜男体内真气先前被打散,没有抵抗之力,若是被打中,不死也得重伤。李明烨见此,也顾不得自保,翻身而上,硬抗师爷的第二次攻击。

这次李明烨仓促而起,尽管仍旧是灌注了十分功力,还是被打得委顿于地。

“李师兄你没事吧!”郭胜男眼看着李明烨为了救自己被打的吐血,内心不由得大受感动;她柔声的相问,让李明烨顿时一惊。

“郭道友原来你是个女的!”

“我也没说是男人啊。”郭胜男脸现赧然之色。

“女的好啊,黄泉路上男女相伴,倒也不寂寞!”无名极为狠辣的再次出手。

“既然郭道友是女的,我们可布置简易的阴阳二气阵,与他斗上一斗!”李明烨想出了办法,信心顿生。

“但凭师兄吩咐!”

郭胜男眼看着李明烨在地下画了一个阴阳鱼,便毫不迟疑的踏入阴鱼阵眼当中。

李明烨甫入阳鱼阵眼,无名的攻击手段已经打了过来,他不慌不忙的从口袋当中掏出来八面阵旗,安插八卦方位,一时之间光芒大炽,师爷的攻击手段立刻被削弱三分。

“你李家之人向来以观天象闻名,什么时候也学会运转阵法了!”无名师爷具有充足信心的全力一击没有建功,不由得他不恼怒。

“玄学互通,我会用阵法,又有何稀奇?”李明烨不屑道。

……

“韩道友小心姓刘的奇门阵盘!”

郭胜男的离开,这让刘相政压力大减,他抽出心神运转奇门心盘克敌,好几次都被袁水问发现打破,但终于成功了一次,将冒险轻进的韩金铁困了起来。

“你这逆徒,没想到也有今天吧!”刘相政盯着韩金铁,恼怒异常。

“你不把我当人看,教我的本事处处留一手,你以为我不知道,就拿奇门遁甲来说,你只给我们讲如何阴遁阳遁用来预测,从来不曾讲过临场布阵对敌!”韩金铁说话的口气当中充满着不善。

“我不教你们,那是怕你们境界达不到走火入魔,你不识好人心竟然怀疑起师父来,当真该死!”刘相政说完,猛然双手上举,就要发动符法将韩金铁轰死。

袁水问在一旁当然不能由着他行凶,上前一步拼尽全力跟他缠斗。刘相政见他攻的急切,将韩金铁暂时一放,沉下心神又全力对付他。

袁水问不过与他对面抗衡几次,便觉得手臂被震的失去知觉,大腿因为强撑的缘故,变得抖动不已。

“阵法当中的那个家伙,他只用了一个人盘布阵,你不用担心,听我的指挥,不论其中的幻境如何变化,你只需往坎位走动,可破此奇门阵!”

杨紫林的一番话对韩金铁来说无疑是天籁之音,鉴于无名师爷就是在他的指导之下走出的阵法,自己同样不去怀疑,硬着头皮踏入正北方向幻化的湖水当中。

袁水问抽出心神观察了一下韩金铁所处的奇门阵法,经过杨紫林的提示,果然发现坎位就是人盘生门所在,不由得对这小子的本事由衷的佩服起来。

当湖水没过韩金铁的脑袋,即将把他憋死的时候,场景一换,映入他眼前的正是久违的夜空,而刘相政的奇门阵法,再次被破掉。

“你这小辈叫什么名字,又是哪个家族的传人!”刘相政见那青少年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竟然对阵法有如此精深的研究,焉能不惊,当下也顾不得跟袁水问争斗,立即询问起来。

“我叫杨紫林,是赣州杨家的人。”

杨紫林毫无心机的应对让刘相政想起来杨家也是非同小可的玄学世家。

“杨家的人,果然是不同凡响;而且赣州出了你这个妖孽,想必在接下来形理之争上,会大出风头吧!”

“师父救我!”

韩金铁脱身以后,还要与袁水问合斗刘相政,这时山麓处后面,传来了呼救之声,刘相政听得真切,正是大徒弟钱金盛!

袁水问暗叫糟糕,竟然把刘相政的徒弟给忘了,他眼下转到牛头山的另一侧,肯定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完成刘相政布置的任务,只是不知道为何忽然出现了变化,这才对外出声求救。

“什么人那么大胆,跟动我刘某人的徒弟!”

刘相政恼怒之下,不再跟袁水问等人纠缠,快步过去查看。

袁水问跟韩金铁自然跟上,等他们到了近前,这才明白原因,同时感到惊骇。

原来那钱金盛被几个大汉按在地下,无论如何努力也挣脱不得。而眼前的这群人当中,就有先前离开的那名被符火差点烧死的莽汉跟略有些水平的江神仙。

“见到我们老大还不跪下行礼!”这群人当中有一个小弟怒斥起来。

“不自量力,滚一边去。”

刘相政这话灌注丹田之气,一个“滚”字将那小混混震倒在地。

“精彩,精彩!”对面为首之人拍了拍手,对刘相政的表现颇为惊喜。

“你们是会道法之人,在此处争来斗去,看来所图甚大,如果我没有猜错,必然与那百越王有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哈哈。”

这人说完,纵声长啸。

“一群不入流的小混混,也赶在老夫面前猖狂。”刘相政心情不爽,哪里会跟他们客套,当即信手打出一张五行符箓,直奔中间的头目而去。

“阿弥陀佛!施主在小僧面前切不可随意行凶!”

这话说完,众人再看,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这伙人的头目身前出现了一个身披袈裟的胖大和尚。

“渡世禅师,由您老人家出手,我高枕无忧了。”中间的头目眼看着危机解除,极为高兴的说道。

“渡世禅师?”刘相政一怔,冷声问道:“不知大师出自何门何派,又在哪座寺庙修行?”

“贫僧所修习的乃是藏传密法,修为小成之时,我曾发下宏愿,渡天下世人成佛,目前并无宝刹居住,施主若是肯布施些香火钱,那就再好也没有了。”

袁水问对这位自称藏传僧人的和尚颇为无语,眼下双方争斗一触即发,他还有心思开玩笑,索要香火钱。

“想要布施,当然没问题,大师你接好了!”刘相政一声冷笑,随手打出他最拿手的泰山压顶符箓,直奔渡世禅师的光亮脑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