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少长咸集
作者:贼人字数:3294字

第一百三十五章 少长咸集

“来得正好,佛爷我最近正手痒痒呢!”

渡劫大师双手置于胸前凝结出来一个大法印,法印跟符箓相碰,便发出来轰隆一声巨响,他只是上身晃了晃,不曾移动身体丝毫,众人皆是佩服不已。

“上师您老人家没事吧!”中间的头目快步上前对渡劫大师嘘寒问暖道。

“佛爷没事,这老头子倒是使得好手段。”渡劫大师吐出来一口浊气道。

后山这边发出来不小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在前面争斗的众人,他们可不想被别人坐收渔利,都是非常默契收手,往这边赶来。

“袁老弟,这边发生了什么状况。”

李明烨跟郭胜男配合越来越默契,正准备给师爷点颜色看看,迫于这边的变故,只得无奈的叹息机会可惜。

“只不过是来了一群不入流的贼盗,觊觎墓葬里面的宝贝而已。”袁水问道。

“墓葬里面的宝贝?”李明烨听完这话就是一愣,道:“据我所知墓葬当中所形成的煞戾之气对普通人非但无用而且有害,这些人兴师动众前来,于情于理都站不住脚。”

“并不只是煞戾之气,其中另有隐藏,我一时半会也说不明白,总之就是干系甚大,我们定要阻止拖延,等到警方的人过来处理就好了。”

杨紫月随时给李所长汇报自己方面的动向,李伟业对这里的情况非常了解,并说已经通知给当地警方,不过出警需要一段时间,袁水问等人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拖延。

“对面相好的,不管你们属于哪个势力,百越王的墓葬我们在此寻找有些年头,如今有了眉目,那是志在必得,我劝你们还是离远一点的好。”

中间的头目斜眼睥睨,傲然说完,发现袁水问这边的人皆是不为所动,而且不止一个人的表情上显露出来轻视的神色,当即大怒。

“敬酒不吃吃罚酒!百越王毕生收集的财宝就在我们脚下,兄弟们冲上去把他们给我往死里打!凡是表现好的,论功行赏,绝不含糊!”

斜眼头目的话音落下,他身后的几十号人二话不说手持棍棒呼呼啦啦的冲了上去,冲在最前面的,赫然就是须发皆无的那位莽汉,他曾经在刘相政的手里吃了亏,这次铁定心思要一雪前耻。

“不自量力!”

刘相政见如此不入流的家伙都挑衅自己,顿时大怒,手持攻击符箓,劈头盖脸向他打去。

莽汉知道厉害,早就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还没等符箓打到近前,他就一个饿狗抢屎卧倒于地。

刘相政才将他放倒,又有其余的人冲了过来,他随即以漫天花雨的手法再次甩出去几张符箓,终于有人中招,而渡世大师见此则是立即冲上来救援,离火符能灼烧众人,但是有渡世大师从旁破解,威胁不大;其他的五行符箓只能造成伤害,想把人打死却难。

而且现场情况复杂,双方人马也不是你死我亡的仇敌,这些身怀玄学道法的人有所顾忌,被一群小混混们逼迫的好不狼狈!

“你这老头比起先前那个家伙只强不弱,倒是难得!”

无名师爷收拾不了李明烨跟郭胜男两个小辈,本来内心就十分恼怒,这次再被这群小混混围攻,当然火气很大,出手那是毫不留情面,渡劫大师当然不会坐视不理,过去跟他交手几个回合,当即便被他的手段震得体内气血翻腾不已。

“佛爷我最近被酒色掏空身体,果然修为有所下降,要不然又岂会畏惧于他?”渡世大师内心暗暗后悔,不过与师爷对阵手段纷杂,一时之间还不至于落于下风。

就在这群人在这里混战,即将分出来胜负的时候,牛头山山麓处被刘相政轰开的墓穴当中猛然发出来一道冲天气息,在场有道法修为之人顿时察觉到一股恐怖的煞戾之气弥漫在四周,皆感骇然。

“不好。”袁水问焦躁道:“上面墓穴跟下面的墓葬有所关联,上面打开缺口,凝成实体的煞气便要破土而出。此事若真的发生,方圆千百里的范围恐怕都会受到影响,到时候植物枯萎,牲畜死绝,可就悔之晚矣了。”

“哼,若是早让我将此煞气收取,还会有今日的祸患?”刘相政冷笑一声,直奔墓洞而去。

“他想独得宝物,兄弟们给我阻止他。”斜眼头目站在高地,借着星月之光观察现场的动态,看到刘相政奔向墓穴,急忙命令手下不惜一切代价拦截。

刘相政对死缠烂打的莽汉很是无语,才将他轰开,他便又贴了上来,虽说不至于对自己造成伤害,但影响行动那是肯定的。

“明烨兄还请过来助我一臂之力!”

袁水问在格斗高手杨紫月的保护下,已经接近墓穴,立即察觉到一股灰蒙蒙的气流盘旋在洞口,而且有越来越浓郁的趋势。他连忙在附近扔下阵旗,简单的布置下一个围困的阵法,这才收摄心神准备收取。可那煞气很是顽固,任凭他费劲手段,也不过是稍有打散,不能彻底的降服,于是急忙喊来李明烨帮忙。

郭胜男道法跟武术皆是不弱,在混战当中游刃有余,当即就将李明烨护送到近前。

“果然天地之间,一草一木,一山一水,皆有灵性!”李明烨看过之后,赞叹不已,手中毫不犹豫的打出去阵旗加固阵法。

“竟然合我们两人之力,才勉强阻止下来煞气凝聚的速度!”

袁水问骇然,正感到无可奈何之际,韩金铁终于赶了过来,二话不说出手相助。三人发功,这才将那股即将破土而出的煞戾之气缓缓地给压制回去。

“多谢韩兄相助!”袁水问见有了效果,对韩金铁感谢道。

“你不用谢我,应该是我谢谢你帮我才是!”韩金铁大笑,猛然将反扣在掌心的五行符箓打向他们二人。

袁、李二人乃是正人君子,向来不曾去主动怀疑别人,还以为韩金铁真心相帮,没想到他忽然翻脸!关键时刻被偷袭,仓促之中应对,虽不至于受伤,但仍旧是被迫远离,弄得一身狼狈。

韩金铁喋笑完毕,伸手将那股被打散而不成气候的煞气攫取过来。

“轰隆!”

随着韩金铁得手,众人便觉得脚下大地晃动,宛如发生地震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骇然之际,韩金铁收取煞气的墓洞发生爆炸,产生的气流将距离较近的袁水问跟李明烨掀翻出去三五丈,震的他们七荤八素;而距离最近的韩金铁,被一块气浪掀起来的巨石打在胸口,彻底的晕厥过去。

“百越王的墓葬重现人间!真是天助我也!兄弟们不要再跟他们纠缠,找宝贝要紧!”斜眼头目兴奋地语气立刻鼓舞了众人,他们不再过多纠缠,全部纷纷涌向爆炸之处。

袁水问离得最近,发现爆炸后的缺口处有两三丈见方,从中散发出来的寒气,说不出的恐怖骇人。

“我发现珠宝了,我发现珠宝了。”跑到最前的几人在地表处发现了反射着星光的零散珍珠,当即兴奋的叫喊起来。

“果然有宝贝!”这一众人立刻跟打了兴奋剂似的,什么也顾不得,一个劲地往前冲。

袁水问还想张口说‘地底下的东西是国家的,私人抢夺是犯法的’,但话到了嘴边,瞅见这群亡命之徒狂热的眼神,只得无奈的缩回了肚子当中。

“李组长,您什么时候能赶过来,我搞不定了。”

正在这时候,袁水问接到李所长打来的电话,立即叫苦起来。

“袁老弟,我听紫月汇报过了,你们那边的情况不乐观,还请你务必坚持一下,当地的警方马上就会赶到,我也会连夜过去;另外专家的破译又有了进展,据墓志铭上交代,百越王死后,他生前最喜爱的四个妃子分列东西南北四个方位给他陪葬,而他本人则是跟正妻躺在最中央的地方,你可以见机行事,实在不行只要保住中间的墓室就好,那可是最有研究价值的!”

“那我尽力而为!”

袁水问听了李伟业的话,嘴上虽然答应的痛快,但是内心却是直骂娘,人家规划多年,也不是傻子,放着正室的宝物不拿,只拿侧室的东西?又岂会听他的摆布?

“我发财了,我发财了!”

进到墓室当中的第一批人有了收获,其中跑出来一个小青年,他的脖子上挂着珍珠项链,口袋里面盛着金银玉器,手舞足蹈的狂喊起来。

“你很不错,赶快交上来,论功行赏,少不了你的好处。”斜眼头目的眼睛一下子转正了,并且当中散发着贪婪的光芒。

这位小青年浑然不觉,嘴里絮叨着,脚下踉跄着,不过还是逐渐地接近了他。

“这是战国时期的玉器,果然是百越王的陵墓不假!”斜眼头目将小青年的口袋当中抓过去一把宝贝,辨别出来价值不菲之后,笑得合不拢嘴。

“你敢抢我的东西!我跟你拼了!”

这小青年手袋一空,立即受到刺激,呼喊着箕张手指,抓向斜眼头目面颊。

“你小子疯了!”斜眼头目不曾防备,惊骇之下连连后退,但还是被他赶上,在他的脸上抓了一道上下横贯的伤口。

“宝物是我的,宝物是我的,任何人都不能抢走!”

小青年得手之后,还是一个劲的往前冲,好在渡世大师及时赶到,在他的后心踢了一脚,才将他彻底的给踢晕过去。

“当家的还是小心点好,这些人被煞气侵入心神,做所之事都是本能的反应,得过段时间才能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