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原来是她
作者:贼人字数:3368字

第一百四十一章 原来是她

诡异女子用将玉石打破,里面蕴藏的生气大量涌出了,终于将坍塌的入口红开一条通道,她本身则是宛如一阵清风,身形妙曼的飘了出去。

刘相政见此,二话不说紧跟在后面而去,吴明猜出两人的关系非比寻常,隐隐有个想法,为了弄清楚心中的疑惑,同样跟着追了出去。

而韩金铁对周围大量充斥着的生旺之气很是眼馋,不过他既然偷袭袁水问等人在先,得到牛金杀阵的煞气在后,若是留在此地修炼,唯恐袁水问等人事后跟他算账,在抱着极度惋惜的心情之下,依依不舍的尾随着师爷的背影而去。

“全部不许动,一个个将手举着走出来。”这时候人民警察终于出现在盗洞的周围,命令还没有来及逃出去的这伙盗墓贼缴械。

“您是袁先生吧,鄙人姓贾,贾春秋,负责此次出勤领队的队长,很高兴认识您。”

这是一个满脸喜气,个子不高,头发锃亮的中年男子,他见到袁水问等人打坐完毕走出来,立即上前大献殷勤道。

“看到贾队长满头大汗的样子,想必是为出警的事情操碎了心,真是难为你了。”袁水问用略带不满的语调说道。

贾春秋听到他的抱怨,颇为尴尬的笑了笑,略作辩解道:“在下听到李组长的要求,就立即调动警员赶过来支援,不过中途发生点意外,的确是没有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还请袁先生不要怪罪!”

“贾队长为人民服务,鞠躬尽瘁,殚精竭虑,我怎么会怪罪你呢。”袁水问尽管内心气得不轻,但是知道所谓的突发意外,肯定是斜眼头目他们搞出来,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袁先生理解我的苦衷,在下就放心了。”中年男子长舒一口气。

“对了,方才逃出去的那些盗墓贼可都抓住了?”

袁水问看到逃走跟没来得及逃走的这群亡命之徒都被集中到了一个低洼的地方,唯独没有见到斜眼头目跟渡世大师等人。

“袁先生你有所不知,先前冲出去的一名女子跟两名男子将我们提早布置好的警员打伤,撕开一个缺口,等到我们及时补上,已经走脱了好几个人,这一切都是我的无能,考虑的有欠缺,这才让他们有了可乘之机。”贾春秋说话之际脸上露出来一副惭愧的表情。

“突发事件,谁也没有想到,当然不能怪罪于你。”袁水问说到此处,指着身后的一群人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过来帮忙的,还请贾长官不要将他们与这些盗墓贼混为一谈。”

贾春秋听后则是一个劲的点头答应。

……

贾队长才清点完毕,眼瞅着启明星起,东方渐白,李伟业带领一伙专家风尘仆仆的终于赶到现场。

“袁老弟这次辛苦你了,只是事先没有想到会进展的这么快,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所幸有你力挽狂澜。”

李伟业说话的时候,紧紧地按住袁水问的肩膀,一副幸亏有你甚是感激的样子。

“李组长,你别高兴得太早了,这次我可是将任务办砸了,没能阻止下来,至于能挖掘到多少有价值的资料,只能看你们考古对的本事了。”袁水问尽管没有圆满完成任务,但是责任并不完全在他,所以说话之际便能理直气壮。

“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袁老弟你回去休息就是,还有此事完结以后,我会给你向上面申请奖金,履行之前对你承诺的奖励。”李伟业道。

“奖金?”袁水问一听到有钱拿,顿时眉开眼笑,他没来之前,李伟业就透过口风,眼下虽然事情办砸,但毕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不知李组长能分给我多少呢?”袁水问满是期待的问道。

“这得看此次成果的轰动性,据我保守估计,多则百万,少则十几万吧!”李所长不确定道。

十几万到百万之间落差很大,李伟业说了等于没说,但就是给到一百万,也入不了袁水问的法眼,毕竟他平时给人随便指点一番,宰个像田家旺、宫凯父母这样的大肥羊,轻轻松松就能得个百八十万。

“既然如此,那我找地方休息去了,暂时还不会离开此地,李组长如果有事情询问的话,尽管联系我就是。”

袁水问说完,拒绝了贾春秋警车派送的好意,而是徒步到镇上找了个干净的旅馆,胡乱补了一觉。

果然他这边还没怎么睡够,李伟业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袁水问没等他先开口,便立刻先声夺人道:“李组长,不知道百越王陵墓考古发掘的怎么样了?”

“唉,不瞒老弟,据专家说现场破坏的厉害,尤其是一些帛书竹简,都已经烧得不成样子,起码目前来看,成果有限。”李伟业在电话当中的语气当中透着很大的惋惜。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尚且遁去其一,李组长您看开点就好。”他说到此处,顿了一顿,接着道:“据我所知,陵墓墙壁上有一些绘画之类的,应该具有很大的价值,李组长不妨从这方面入手。”

任谁也知道壁画的重要,袁水问这客套话等同没说。

“我会重视老弟这个意见的,我这次打扰你就是就是想问你一下主室棺椁当中墓主人的尸体你知道哪里去了么?”

“墓主人的尸体?”袁水问听完他的发问,暗叫糟糕。

“有具男性尸体我见到的时候形貌威仪,很有王者风范,想必那人便是百越王,可惜的是在后来斗法的当中,被青州丐帮手下的那个叫吴明的师爷给毁坏了,你们仔细在地下找找,应该还能找到没有氧化完全的尸骨。”

“原来地下的几块尸骨属于墓主人。”李伟业在电话重复了一句,终有收获,显得很高兴。

“至于另一句棺椁当中的女尸……”袁水问说到此处,想起那诡异女子骇人的身手,一时半会不知该如何叙述,竟然卡住了。

“那女主人的尸体哪里去了?”李伟业关心的问道,在现场他没有发现任何有关女主人遗体的痕迹。

“那个李组长我告诉你,你能不能先答应我不要吃惊,更不要怀疑我胡说八道。”袁水问仍在努力在心中草拟该如何描述的措辞。

“好,你说说看,我从一名基层警察做起,累功到今天这个位置,什么大风大浪跟奇诡怪事没有见过,你随便说就是。”

袁水问有他这句话就放心了,当即将现场的情况描述一番,主要是女子从棺椁当中站起来,以及最后轰开一条退路离开的全部过程。

“你说什么!墓中的女主人死而复活,自己离开了!”

李伟业听袁水问说的有鼻子有眼,若非对他的袁老弟很信任,知道袁水问不是信口开河的人,早就被这诡异的故事气得鼻子冒烟,挂掉电话了。

“因为整件事情太过离奇,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好在刘大师跟那位师爷都追了过去,或许过些天能从他们那边得到些消息。”袁水问不确定道。

“我知道袁老弟你不会骗我,只是整件事情实在太匪夷所思,总不能让我在报告当中将这一情况如实汇报给上面吧!死亡两千多年的女尸复活,自行离开,想想就觉得可笑。”李伟业无奈道。

“你一说可笑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情,当时我曾借助火光,看清楚那诡异女子的脚下穿的是一双运动鞋,要知道两千年以前是不可能有现代人样式的运动鞋,所以我便怀疑那女子早在我们之前就进到百越王的陵墓当中,又将王妃的遗体弄走,自己躺在里面,只是不知道她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袁水问再次将看到女子脚下鞋子的情况详细的叙述完毕。

“袁老弟你早这样说我不就放心了!根据你的叙述,鉴于从棺椁当中出来的那名女子道法修为惊人,我们很难对她实施抓捕,此事还请袁老弟你出手相助。”

袁水问听到他恳切的请求,当然不会说出来拒绝的话。

“李组长您放心就是,为人须为彻,送佛送到西,我不会坐视不管的。”

接下来他又针对李所长的问题回答了一些现场的情况,等到将电话挂掉,他便立刻叫起来还在呼呼大睡的张灵音,一同赶往何毅舟家中,询问有关吴明、刘相政、李家大姊之间的恩怨。

“袁先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休息过来,年轻人就是有活力,让人不服不行啊。”何毅舟感慨地说道。

“老人家您还说我,我看您才是精神爆满,比我还要强上三分。”袁水问笑道。

“我之所以精神状态好,那是因为激动而睡不着,可不是精力充沛的缘故。”

袁水问听何毅舟这样说,不由得感到愕然,敢情何毅舟那不是精神状态好,分明是自从早上分别以后,就没有休息过,这才始终保持着晚上的那份旺盛精力。

“老当益壮,不管怎么说,起码我这年轻人是做不到这一点。”

何毅舟听了他的话,立刻笑了起来,说道:“这才中午不到,你就迫不及待地找过来,不知是为了什么事情。”

“既然老人家问起,我便不藏着掖着直接说了,我这次过来是想问一件事情,有关刘恒还有吴明之间的恩怨。”袁水问毫不拐弯抹角,直接提出来自己的疑问。

“我就知道你想问他们之间的关系,而且更想知道从棺椁当中冒出来那个女子是谁吧!”何毅舟满是笑意的说道。

“您知道那女子是谁?”竟然还有意外收获,袁水问喜出望外。

“当然,我不告诉你想必你也能猜到八九不离十,那女子正是我的师姊李敏佳。”

何毅舟说出来她师姐名字的时候,脸上不自觉的露出来仰慕与敬佩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