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先见之明
作者:贼人字数:3248字

第一百四十三章 先见之明

杨紫林在陵墓入口的时候跟在他姐姐后面,等到大家进去的时候他便悄悄的离开了;袁水问在地宫当中没有见过他,已经知道这小子偷懒;不过在诡异女子打开缺口出去的时候,他倒是第一时间屁颠屁颠的跑到墓葬当中吸收生气进行修炼。

鉴于他是杨紫月的弟弟,袁水问也懒得跟他计较。

“我起了一卦,乃是水天需,明珠出土,我寻思着我这明珠进去,毕竟会蒙尘,然后才能出土,索性就在一旁等着,同时也避免大家受到连累,跟着我倒霉。”

袁水问被他这番说辞气得哭笑不得,明珠出土,李明烨也占到过,他只看到此番结果会大吉大利,倒是没有想到过程会被埋困地下,而杨紫林则是着重过程,于是刻意避免,至于到后面竟然也堂而皇之的跟着沾光,忍不住为这小子只占便宜不吃亏的行事风格拍案叫绝。

“对了,我想起来一事,既然你在外面等着我们,是不是看到放炸药炸毁洞口的那人?”袁水问道。

“是啊,那个人可坏了,他本来是第一个入内的,但却在你们跟进以后悄悄溜出来,然后便将盗洞给炸塌了,当时我听到他的口里还骂骂咧咧的,说什么你们不仁别怪他不义。”

“莫非是刘相政的大徒弟钱金盛!”袁水问虽是一惊,不过也豁然开朗,定是刘相政将他的大徒弟当成弃子探寻陷阱,他装作中了机关躲在一旁,等到大家伙都进去以后,他便悄悄地溜出来,出于报复的心态,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洞口炸塌,让众人都长埋于此。

“你小子既然知道他要行凶,为何不阻拦他!”袁水问又想起来一事,忍不住对杨紫林吹胡子瞪眼。

“我打不过那人,再说明珠出土,总该先要蒙尘。我若是阻拦,你们没有入土,又如何出尘得到好处?”杨紫林虽然看起来很是委屈,不过眼神当中透着狡黠。

袁水问一想还真是这样,如果入口处没有被封死,便不会有诡异女子用玉石轰开道路的场景,众人也不会有在玉石爆炸以后产生的生气当中修炼的机会,这的确是明珠出土上上卦的预示所在。

既然已经完成了李伟业嘱托,袁水问本来是要离开的,但是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总不能就这么回去了,于是滞留几天逛了逛当地的有名的风景名胜。最后大家才一起去到何晴的家中道个别,顺带留下吃顿便饭。

门前平洼的明堂已经垫了起来,何父的毛病已然好转很多,吃饭期间他不住的对袁水问等人说一些感谢的话,而何母则是用准女婿的口吻问东问西,非但张灵音不满,也让袁水问大为尴尬。

“你们这就要回去了?”

何晴当日将何毅舟送到牛头山以后,发现现场很混乱,知道这里面涉及到玄学斗法的事情,他一个普通人留在那里也帮不了什么忙,又惦记着父亲的健康,所以便直接回家了,也亏的她没有跟着一同进入,要不然看到女尸复活大发神威的样子,指不定会做多长时间的噩梦。

“是啊,这里的事情忙活完了,好歹是没有辜负李组长的嘱托,有时间我们会到徐州看你的,而且灵音还是你们医院的客座专家呢,不过你得给欧阳院长说道说道,可不能随便将她的专家头衔给撤销了。”袁水问心情不错,难道开了个玩笑。

“当然不会,张姑娘治好了欧阳院长父亲的病,她巴不得张姑娘再去指导一番,感谢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得罪张姑娘?”

张灵音听她说起自己,一口一个张姑娘叫着很是恭敬,立刻神气起来,先前饭桌上何母对袁水问的暧昧态度她也不计较了。

“原来那位老人竟然是欧阳院长的父亲,怪不得她那么上心,非要顶着压力聘请灵音为客座专家,如果是一个普通病人,希望她也能有如此宽广的医者仁心。”

袁水问心思急转,可他并不知道,如果老者不是欧阳院长的父亲,只是一个普通的病人,欧阳院长即便是费尽心机请到张灵音成为客座专家,也不敢让她随便给病人治病,万一治不好病人,病人家属质疑张灵音的行医资格,就足够她喝一壶的。

杨紫林还要等着跟姐姐一起离开,袁、张二人跟郭胜男则是准备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袁老弟,不知道你跟李明烨熟不熟悉?”郭胜男不经意地问道。

“熟悉,何止是熟悉,他还是我妹夫呢?”袁水问大大咧咧的说道。

“你妹夫?”郭胜男明显的一愣。

“水问你乱说什么呢?”张灵音同样身为女人,毕竟心细,看到她的反应异常,忍不住在袁水问的大腿内侧狠狠地拧了一把。

袁水问虽然疼的龇牙咧嘴,不过还是福至心灵,当即改口道:“我说他是我妹夫那是开玩笑,我有个表妹叫袁清波,她是我二叔袁洪涛的闺女,大家因为是亲戚关系,彼此之间来往比较频繁,我们见面以后难免开玩笑,只是一个戏称而已。”

“原来是戏称,吓了我一跳,不过你说的是袁清波我倒是知道她的名字,听说她的风水堪舆水平已经受到其父的真传,俨然能够登堂入室,有时间我真的想找她请教一番呢。”

“那可真是好极了,男姐你想去的话我们随时欢迎。”张灵音本来跟郭胜男这种话语不多的人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不过对于做红娘一事她觉得很新鲜,忍不住邀请她到袁家做客。

“我的车次快要到了,有时间一定会登门拜访,改日再见。”郭胜男冲着两人摆了摆手,转身融入到熙熙攘攘的人流当中。

“话说这个郭小姐跟小李子倒是般配。”张灵音听着她离去的背影,羡慕的说道。

“是很相配,你看郭小姐一副中性打扮,平时缺少言辞,做事很有主见,这下李明烨有苦头吃喽。”袁水问说完,自行脑补李明烨与郭胜男依偎在一起的样子,心中就乐得不行。

“我们赶快回去吧!这次我要跟清波说一下在陵墓当中的所见所闻,争取将她从刘飞身边抢回来!”张灵音握着拳头道。

“这是怎么个情况?清波就在家里,抢来抢去的多难听!”这时候发往泉城的列车已经开过来,张灵音迫不及待地赶着上车去了,只剩下袁水问一人在风中凌乱。

※※※

“表哥,那边玩的还开心么?”

袁清波很优雅的打开房门,看到袁水问风尘仆仆的样子,忍不住调侃他道。

“开不开心倒在其次,我郑重声明到那边可不是去玩的。”袁水问脸色一黑。

“这次有我的一个师姐跟在考古队中实习,听她说百越王的陵墓发掘工作已经开始,进展的不错,表哥你可是功不可没。”袁清波道。

“清波你可不要笑话我了,事情搞得的一团糟,还是不说了吧!”袁水问见她哪壶不开提哪壶,懒得再搭理她。

“清波我这次可是不虚此行,你不知道那棺椁当中的女尸有多厉害,集合众人之力,都打她不过;幸亏也是她,要不然我们可都得给埋在地下被困而死了。”张灵音藏不住事,当即神色兴奋的炫耀起来。

“女尸?埋在地下?莫非墓志铭上诅咒是真的?”袁清波吃惊道。

“当然是真的,我以后可不敢随便再到陵墓当中,太吓人了。”张灵音心有余悸道。

“表妹你别听她胡说,诅咒的事情怎么可能是真的,此事说来话长,一会我原原本本的告诉你就是。”

袁水问说话之际,来到客厅,看到袁洪涛正在招待一个客人,正是袁清波的指导老师郑修堂。

“郑教授也在呢!”袁水问出于客套打了个招呼。

“袁贤侄,这次可多亏了你啊。”郑修堂看到袁水问进来,立刻神色激动起来。

“多亏了我?此话从何说起。”袁水问如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

“当然是你给清波发过来的那张带有完整墓志铭的照片了!那里面保留着一段非常有价值的诅咒文字,这对研究古代百越的巫术文化提供了很好的素材。而且因为我们是最先破译出来的,论文已经投到国外的权威杂志,肯定能够接收,这可不就是帮了我跟清波的大忙!”郑教授神色激动地说道。

“原来如此,那是我歪打正着罢了,郑教授如果实在是想感谢我,论文发表以后的稿费不妨分我点。”袁水问调侃道。

郑教授神色一怔,知道他是在说笑,接着将手一伸,却不言语。

“您这是什么意思?”袁水问疑惑道。

“你不是想要稿费么?论文发表,作者非但拿不到稿费,还要交版面费,我这次投的是国外影响因子巨大的权威期刊,光版面费就得上万,袁贤侄你不用给多了,给个三五千意思意思就行!”

“啥!要我掏钱!”袁水问顿时无语,气得扭头不再搭理他。

“老郑,你一把年纪,反倒是跟小辈开起玩笑来了,你心疼钱,版面费我替你交,到时候把通讯作者改成我袁洪涛的名字就好了。”袁洪涛这时候站起来哈哈大笑。

他可是知道论文发表的重要性,他们这些人还指望着论文评职称捞好处;眼下毕竟硕士满街走,博士多如狗,而期刊的位置有限,你不发表别人还巴不得,这才形成了发表文章还要交钱的诡异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