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婚现场
作者:贼人字数:3108字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婚现场

“咦,不知桌子上的请柬是谁的?”

袁水问在郑修堂走了以后,不经意间发现茶几上有几张颇为喜庆的红色请柬,忍不住问道。

“你是说这请柬啊,还能有谁?如果今天你不来的话,我晚上也会打电话跟你说一下,这是尹记者昨天送来的,邀请你去参加他的婚礼……”

袁洪涛才说到这里,袁水问就是一惊。

“尹志鹏的婚礼邀请?不会那么快吧!”

“主要是考虑到女方是大龄青年,好不容易找到如意郎君,赶快嫁出去好稳定下来。”袁洪涛意味深长的说道。

袁水问这时也将茶几上的请柬拿过来翻了翻,果然上面写着“新郎尹志鹏,新娘白绣恭迎宾客到来”之类的欢迎词。

“这个陈世美,我听到他的名字就烦。”张灵音嘟囔一声,显得甚是不高兴。

“灵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有自己的婚恋自由,既然双方感情破裂了,早点分开才是正途,总不能凑合着过一辈子,那样对谁都不负责任。”袁水问道。

“就你有理!早些时候为什么不破裂?现在找到更好的,又拿感情破解说事!”张灵音说完,转身走进卧室呆着生闷气去了。

袁水问懒得跟她计较,再次看了看婚礼时间,正好就是明天,也知道二叔方才为何说如果今天他没回来,晚上肯定会给他打电话的原因。

“刚才郑教授在场,我也没来得及问你探寻百越王陵墓的事情,现在可以跟我说说,到底过程怎么样。”袁洪涛道。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而且还有一个猛料,二叔你听完以后定然会大吃一惊。”袁水问想起李敏佳,胸有成竹道。

“你小子本事长没长进暂且不说,倒是学会了卖关子,你二叔我活了大半辈子,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没见过,哪怕是百越王诈尸了,我也毫不在意,你尽管说来听听。”

袁水问最看不得二叔装模作样的神气之色,当即就那晚发生的经过娓娓道来,尤其是在神秘女子诡异曾棺椁当中冒出来的那一段,经过他的添油加醋一说,活灵活现,果然袁洪涛的脸上没有了之前的淡然。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鬼怪存在?你可别胡说八道蒙我。”袁洪涛不悦道。

“我怎么会骗二叔您呢,这其中是有缘故的,当然不是死人复活。”袁水问接着又把何毅舟跟他提起有关李敏佳的故事一说。

袁洪涛倒吸了一口凉气,忍不住脱口道:“她果然没死!”

“果然没死是什么意思!莫非二叔你早就知道其中的缘由?”袁水问发现二叔的反应没有达到他的预期效果,略显郁闷。

“我怎么可能知道!李敏佳当初虽然自尽,但是后来她的尸体却不翼而飞,我便有个大胆的猜测,她可能是用了金蝉脱壳之计瞒过众人,但也只是猜测。”袁洪涛摇头道。

“要说李敏佳的玄学水平真是深不可测,早在二十年前将预测出来我会前去寻找百越王的陵墓,因而计划好了一切,我只不过是一颗行动的棋子罢了。”袁水问郁闷不已。

“话可不能这么说,路是自己走出来的,如果没有你,也会有别人,可不敢存有忌惮之心。”

袁洪涛发现大侄子有走入泥潭的趋势,抓着其中的关键点开解他道。

“好吧,既然二叔这么说了,我就姑妄听之。李敏佳活着是无疑的,不过从现场的情况分析,她宛如一个没有喜怒哀乐活死人,十之八九精神出现异常,而且连刘相政的身份都没有认出来。李家的人很重视这件事情,李明烨已经赶回去复命,说不定他们还会找你商量对策,至于该如何处理李家大姊的问题,二叔你还是早做准备与打算吧。”

袁水问说到此处,顿时觉得劳累感袭来,打了个哈欠,回房间休息去了。

……

“喂,灵音,尹记者的婚礼你去还是不去?”

翌日一早,袁水问已经准备出发,接着询问张灵音是否同行。

“不去,负心汉的婚礼有什么好参加的,我最鄙视这种人。”张灵音气愤道。

“好吧,你不去那我可出发了。我也想不明白,到底这个叫白绣的到底是何方神圣,长得到底如何貌美,竟然把尹志鹏的魂魄给勾走了。”

“白绣是谁?”张灵音疑惑道。

“白绣就是尹志鹏的未婚妻,你看人家的结婚邀请函上写得清清楚楚。”袁水问道。

“去看看也好,我也想知道这个叫白绣的有何过人之处,说不定能学到一两招!”张灵音大为意动。

……

尹志鹏的婚礼在泉城大酒店举行,开始不久就有当地许多有名望的人前来捧场,可见他在泉城报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尹记者,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结婚了,倒是让我很意外。”袁水问见到一脸喜气的尹志鹏,带着调侃的意味道。

“这不是趁热打铁么,再说我也老大不小了。”尹志鹏略有尴尬说完,同时介绍旁边的一位女子道:“这是我的未婚妻白绣,还请袁大师指点一二。”

“呃!白小姐夫妻宫跟子女长得好,疾厄宫处的山根直透命宫,一看就是旺夫的人。”

袁水问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位女子,只见她长了一张瓜子脸,唇红齿白,耐看是耐看,不过跟漂亮美丽搭不上边,于是往气质跟旺夫上扯了一会。

果然白绣听后大为激动,高兴道:“您不愧是铁口直断的袁大师,而且跟传言的那样年轻有为,我承你吉言,一定会跟志鹏白头偕老的!”

白绣说完,继而深情的忘了尹志鹏一眼。

“我看也一般,要容貌没容貌,要气质没气质,比陈晓差远了!”张灵音虽然是小声嘀咕,但还是被在场的三人听到了,袁水问倒是没什么,可尹志鹏夫妇却是大为尴尬。

“尹记者祝你的新婚快乐!”范媛媛挎着罗宝磊的手臂联袂而来,倒是袁水问颇为惊奇。

“罗经理跟范小姐来了!快点里面请!”尹志鹏高兴道。

“袁大师您也在呢!”罗宝磊夫妇跟尹志鹏客套几句以后,猛然看到一旁的袁水问,极为高兴的的上前跟他们握手拥抱。

“小罗你什么时候跟姓尹的有往来了?”张灵音疑问道。

“我跟尹记者是交情不深,不过他的未婚妻白记者在我初到泉城倒腾海鲜的时候帮过我的大忙,她的婚礼我当然不能错过。”罗宝磊解释道。

“罗经理你现在爱情事业双丰收,真是羡煞旁人啊。”袁水问看他们两个恩爱的样子,发自内心的赞叹。

“这可都是沾了大师您的光,我可全部记在心里。前些日子我跟媛媛结婚,想要请你来当证婚人来着,只可惜你不给面子!”

袁水问一愣,心想有这回事么?

“我这不是业务忙,成天的在外地跑来跑去,可不就没有参加你的婚礼,还请你原谅,不过等孩子百日宴上,我不管多忙我一定抽时间过去庆祝。”

袁水问一说起孩子来,范媛媛不自觉的脸上露出来尴尬的神情,毕竟她跟罗宝磊属于先上车后补票,非正常途径。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得跟您说道说道,我结婚是在胶东老家摆的酒宴,当地宫氏集团的公子感谢我父亲当初在岛礁上救他一命,特意给我备了一份大礼,席中还特意提到你,说起你对他的帮助,还要过些日子当面来感谢你,不知他有没有来过?”罗宝磊道。

“特意来感谢我?”袁水问一怔,道:“应该没有来吧,我没有收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袁水问当初给宫凯布置风水场景的时候出了一点小状况,对宫凯的女朋友能否回心转意的事情上并不确定,所以能不跟宫凯接触,就尽量不与他接触。

他又说了一番客套话,同时前来祝贺的宾客也越来越多,比起当日陈晓在此地过生日的排场,大了何止一倍!

“你看那人是不是陈晓?”张灵音眼尖,一眼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袭红袍,薄施淡妆,可不就是陈晓!”

袁水问一看陈晓今日的打扮,立刻就知道她仍旧是心中有气,存心在现场惊艳一把,让尹志鹏下不来台。

“陈晓,没想到你能来,我真的很高兴。”尹志鹏难得有一丝惊慌,这一次的确被打得措手不及。

“我们抛去感情不谈,还是多年的朋友;老朋友结婚,我要是不来,恐怕说不过去吧!”陈晓淡淡地说道。

“那是,那是,我们还是朋友,你能这么说我真的很高兴。”尹志鹏道。

“陈记者,我经常听志鹏提起你,你一直以来对他帮助很大,我很感谢你。”白绣主动伸出手来跟陈晓相握,就是距离他们较远的袁、张二人都感受到一丝凛冽的杀机弥漫在四周。

“‘感谢’二字可不敢当,说实话说谢谢的人应该是我,毕竟是你让我认清了志鹏的真面目,还没有在事情变得更糟的情况做个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