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自作自受
作者:贼人字数:3207字

第一百四十五章 自作自受

“陈记者的胸襟的确是我不能比的。”白绣不管是出自真心还是假意,都对陈晓赞扬起来。

眼看着又有宾客到来,陈晓便不在打搅他们,径直走到袁水问的身边坐了下来。

“陈记者,你今天的打扮可真是惊艳全场,让我彻底的认识了一个不一样的你。”袁水问由衷的赞赏道。

“我这样穿着真的好看么?”陈晓羞赧道。

“好看,当然好看了,你比白绣好看多了,真不知道姓尹的被什么东西迷失了心窍,好坏都分不出来。”张灵音替她打抱不平道。

“缘分天定,我经过袁弟弟的开导已经想开了,既然分手就没有什么好留恋的。”陈晓秀发一扬,自信满满道。

眼看着宾客到齐,尹志鹏跟白绣的婚礼正式开始,期间尹志鹏还力邀袁水问给他们征婚,不过当他看到场下的秦副省长的时候,立刻软了小腿,可不敢上去抢风头。

“小伙子不错,听说你在前些日子去南方帮助李伟业立了大功,抢救了许多国家级珍贵的文物,真是难得。”

秦省长推脱不过,主持完尹志鹏的婚礼以后,主动走到袁水问面前,夸奖他几句。

“能得到秦省长的肯定,晚辈真是受宠若惊,不过我的所作所为只要是一个有良知的国人都能做出来,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好褒扬的。”袁水问谦逊道。

“居功不自傲,更是难得。志鹏要是有你这样知道进退,可就不会做出今天的决定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们年轻人可要玩的高兴些。”

秦省长离开,大家当然不敢有任何意见,甚至象征性挽留的话语都没敢去说;而且随着他的离开,现场的气氛明显活跃很多。

“诸位宾客,今天是我跟白绣大喜的日子,很高兴你们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千言万语归为一句话,不醉不归!”

尹志鹏这话说完,当中有一人站起来道:“尹老弟可不能光说不练,是不是先做个表率?”

场中之人轰然叫好。

袁水问认出来说话这人的身份,正是当日在千佛山的观音洞对袁洪涛咄咄相逼的那位记者。

尹志鹏也不推脱,当即端过眼前的一杯白酒,举起脖子一饮而尽。

“新郎官好酒量。”众人再次喝彩。

“这喝彩声音好熟悉!”袁水问在家中陪老爷没少喝酒,向来是酒量不错,自然来者不拒,不过喝着喝着,从宴会的角落当中捕捉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叫好声音。

他心中疑惑,循声过去,当他看清楚那人是谁之后,不由得哭笑不得。

“我说金总,你老人家好歹也是一个闻名泉城的企业家,你不在中间的位置跟朋友相聚聊天,反而猫在这犄角旮旯,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张灵音同样也看到在最角落的金台诚,对他倒是没有什么看法,不过就是觉得他的头发几乎掉光,地中海的发型彻底成了一片坦途。

“嘘,袁老弟你小声点,让人听见不好,毕竟我过来参加婚礼没交份子钱,怎么好意思往中间凑!”

“没交份子钱!您老人家不至于吧!要知道你可是家产过亿,产业遍布泉城!”袁水问实在是难以相信金总的话。

“我的产业都败光了,一分钱都拿不出来,我现在非常后悔当初没有听从你的建议,慎重对待婚姻,这才有今日的落魄!”金台诚懊恼道。

“我看你面如水洗,双耳生尘,的确是由富转贫的征兆,不过有件事情我想不明白,明明你兰台廷尉的白色已经退却,按理来说不应该会发生这么大破财的变故,真是奇哉怪哉。”袁水问毫不避讳道。

“老弟这就是我最佩服你的地方,那日在大明湖你救了我,看出我有破财的征兆,并且建议我该给前妻的那一份一定要给,我听完之后当然便要执行,只可惜跟我一起的那个贱货百般阻拦,我最终还是妥协了,结果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袁水问知道他之所以如此落魄,肯定跟当日在湖中船里的哪个女子有关,毕竟金总对她连“贱货”两个字都说出来了。

“我说老金,你能不能教教我,你是怎么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将上亿的资产全部败光的!”张灵音显然听到他们的对话,忍不住凑过来好奇地问道。

“这个……张姑娘教训的是,我可不就是败家,这件事情我到现在才算是明白了,我那情人表面上对我很温存听话,但她最终目的就是看中了我的钱,而且她还包养了不止一个小白脸,袁老弟先前说我‘妻受邪’,我还怀疑我的发妻,但是现在看来,给我戴绿帽子的肯定就是那个贱人!”金台诚说到此处,气就不打一处来。

“金总说的很有道理,现在情人在古时候归为妾室,从面相的确也能看出来端倪。”袁水问道。

“老金你别拖拉,还没说怎么在短短时间内将上亿的家产白光呢?”张灵音发现最关注的金台诚还没说,难免露出来不高兴的情绪。

“败家还不容易!那贱人以结婚的名义将我的大部分资产转移到她的名下,我一时不察就答应了,等到意识到问题严重的时候,她便跟我翻脸无情,我便被彻底的扫地出门了。”金台诚颓唐说完,极为懊恼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他之所以头发没了,显然都是给他这个动作挠掉的。

“我说你老金,你这样是自作孽不可活,本来你离婚就欠考虑,跟新人结婚也没什么,可你不该随手动不动对人家又打又骂,大家都是有尊严的人,难免会对你记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女人只有两种,一种是为了你的钱,一种是真心喜欢你这个人,我思来想去,你怎么也不可能是前者。”袁水问道。

“是的,我就是一个大老粗,有没有情调,有女人跟我相好,不冲着我的钱那才怪呢!”金总话音刚落,看到陈晓端着酒杯往这边走来,他自知眼下落魄,癞蛤蟆配不上白天鹅,下意识转过头去,将脸遮住,以免被陈晓发现后尴尬。

“袁弟弟你在这里跟谁说话呢,看你笑得那么开心。”

陈晓无意当中的这句话让袁水问暗叫冤枉,他不过是天生爱笑而已!让金总听去还以为自己幸灾乐祸呢,毕竟他倒霉,自己跟着伤心还来不及,又怎么会笑得开心?

“没什么,就是遇到个熟人,聊了几句,我看大家还是到中间的位置去坐吧,这里的空间太过逼仄,略显沉闷。”

袁水问说完,陈晓点头同意,不过还是不经意间瞥见了金总那铮明瓦亮的光头,心下大奇,脱口道:“不知是什么时候,寺里面的大师也流行起来参加婚礼了。”

“噗!”袁水问给他这番话差点惊倒,先前故作掩饰,喝道口中的酒水一下子喷了出来。

“和尚?”张灵音一怔,再看金总光秃秃的脑袋,略带邋遢的装扮,落魄的样子,还真是像寺里面出来的打秋风的和尚。

“陈记者,很高兴见到!”金总知道躲不过去,勉为其难的抬起头来笑了笑,他笑起来的样子,却是比哭还难看。

“金总!原来是你!你不是向来很注重自己的着装,现在竟然如此的不修边幅!还有你的发型,倒是很新颖别致。”陈晓啧啧称奇,她为尹志鹏的事情烦心,再加上金台诚被扫地出门的事情才发生不久,并不知道他的具体的状况。

“一言难尽,那个我还有点事情,就先告辞了。”金台诚终于被陈晓识破,尴尬至极,当下脚底抹油,赶紧溜之大吉了。

“我怎么觉得金总今天怪怪的。”陈晓每次见到金总,都被他跟在屁股后面大献殷勤,不胜其扰;如今变换风格,她没有心理准备,竟然还有点小失落!

尹志鹏的婚礼进行的非常顺利,陈晓期间并没有做出来过激的行为,这样一来,让为婚礼捏一把汗的袁水问松了口气,可是在宴会结束,新郎新娘送宾客出来的时候,袁水问才知道自己太年轻,有些想法还是太天真。

“是你!”

尹志鹏亲自送宾客们离开,发现陈晓跟他告别,说了一些祝福的话以后,闪身进入一辆豪车当中,而给他开门的是一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身材高大,容貌英俊的男子。

“志鹏同学,我们又见面了。对了,还忘了祝福你新婚快乐!”身材高大的男子上前跟尹志鹏握了握手,说出来恭喜的话。

“陈晓,我们虽然已经分手,但你也不能作践自己,跟这种人在一起!”尹志鹏异常恼怒道。

“志鹏,我警告你说话放尊重点,不要随意侮辱我的男朋友。”陈晓本来已经坐到车里,这时候忽然又从中走出来,对尹志鹏厉声呵斥起来。

“这家伙没安好心,你又不是不知道,总之我不同意!”尹志鹏色厉内荏道。

“姓尹的我看在是老同学的分上,对你语气客气,可你也不能得寸进尺!再说陈晓现在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同意是不是太可笑了。”高大的男子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的确很能捕获女人的芳心。

尹志鹏被他的这番诘问弄的理屈词穷,憋得脸色通红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两个坐车离开,无奈的长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