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高僧圆寂
作者:贼人字数:3245字

第一百四十七章 高僧圆寂

“不知我的流年如何,应该注意点什么?”公宫凯道。

“你流年比劫,可以辅助自身。要知道偏财虽好,可财能泄身,身弱更是担不住过多财运,比劫强化自己,预示着朋友帮扶,这是好事。这样看来,今年创业问题不大。”袁水问沉吟半晌道。

“那我就放心了。”宫凯长舒一口气,说道:“不知我这次创业应该从事哪个行业比较好?”

“这还不简单,跟你老子要钱,随便投资肯定都能发财。”张灵音在一旁提点道。

“张姑娘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既然说是创业,当然是得自力更生才像话,家里的帮助我肯定一点也不会借助的。”宫凯信誓旦旦道。

“这……”

袁水问暗皱眉头,富二代创业优势就在于家里的渠道跟资金的支持,这宫凯不借助家里的资源,单单凭着自己,想要成功这不是扯淡么。

“自力更生也好,更加能证明你的能力,对于挽回方娟的真心是有好处的。”袁水问不痛不痒的说道。

“还是袁大师高,急我心中所急,只是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去做。”宫凯挠头道。

“这事情其实很简单,创业当然是要从自己熟悉的领域入手,而且你流年比劫,兄弟相帮,你多找几个合作伙伴,有助你事业的成功。”袁水问建议道。

“兄弟相帮没问题,我的同学毕业以后有几个都想跟我一起干,至于熟悉的项目,我倒是得好好想想。”

宫凯说完,低头沉思起来,努力探寻一下自己擅长的领域,良久没有说话。

“宫凯,你擅长的领域有哪些?”张灵音等得着急,积极地为他出谋划策。

“没有!我没有擅长的领域!”宫凯想了半天,竟然说出来这样一个结果,让人哭笑不得。

“不会吧,那你可以从你的专业入手。”袁水问继续启发道。

“没用,我的专业是电子商务,什么都沾,什么都不精,再说我大学四年忙着谈恋爱交往女朋友,也没有学进去多少。”宫凯说起过去的荒诞生活,还有些不好意思。

“泡妞就是你的特长,你可以从这方面入手!”张灵音略带调侃的意味道。

“灵音,你说什么呢!人家宫凯已经改邪归正了,可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袁水问急忙拉了拉她的手,阻止她继续往下说。

“咦,张姑娘这番话倒是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启示,我的确可以从这个方面考虑考虑。”宫凯想通了一件难得的事情,激动地猛拍自己的大腿。

“这泡妞也有商机?”

袁水问以前一直在老家被爷爷训练,没有接触花花世界,这才外出历练没多久,当然跟宫凯这种什么都玩过的人没法比,不由得对他的想法很是好奇。

“我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想法,暂时先卖个关子,等成功以后再来感谢你们!”宫凯说完,急忙跟两人告别,兴冲冲的离开了。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费了半天唇舌,临走也不知道规矩把卦资给结算了。”袁水问望着宫凯消失的背影,心中恼怒异常。

“你小子可以,功夫见长,看来袁家衣钵有了传承。”袁洪涛这时候笑着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我毕竟还是经验不足,应该一开始就先收钱,这样就不会白费唇舌了。”袁水问仍旧是相当的懊恼。

※※※

处理完宫凯的事情,袁水问推掉了许多慕名而来的人看风水的要求,而是着手准备开学的相关事宜,买了些被褥盆壶等生活用具,并时不时的在校园当中转悠转悠,提前寻找好身为一个大学生的良好感觉。

“水问,告诉你一件不幸的事情。”

袁水问这天陪同张灵音逛完校园,才回到家里,就看到二叔袁洪涛表情沉重的跟他说话。

“不幸的事情?什么不幸的事情,二叔你可不要吓我。”袁水问一怔,他还没有看到袁洪涛的表情有如此的严肃过。

“兴国禅寺的真苦大师昨晚圆寂了。”袁洪涛道。

“啥!真苦大师?他的身体不是很硬朗么?”袁水问想起来真苦大师说话时的底气十足,还真是难以相信。

“据我所知,应该是跟观音洞那次的坍塌有关,毕竟真苦大师年纪大了,又没有道法护身,受不了过度的惊吓。只是可惜了佛门的有道高僧。”袁洪涛叹息道。

“我见到那老和尚的时候,发觉他精气神虽然不错,可使脸色很差,像是长期营养不良的样子,会不会与此有关?”张灵音道。

“这个……或许有关吧,我与真苦大师是相交莫逆的好友,他每天只吃一顿斋饭,而且量也很少。”袁洪涛尽管不愿意承认,还是肯定了张灵音的话。

“二叔的意思,是不是我们要去参加真苦大师的葬礼,不知是什么时候?”袁水问道。

“时间就定在明天,真苦大师不但与我,还与家里老爷有一点交情,或许他也会来参加也说不定。”袁洪涛道。

“什么?爷爷也要来?怎么可能,他说过不会在世俗当中走动,我看够呛。”袁水问想起家里的老爷子,心中就十分的不喜。

果然,晚上袁水问接到爷爷的电话,说他有事脱不开身,让他出面代为表达对真苦大师的哀思。

……

翌日,真苦大师的追悼大会如期举行,各大电视台以及报社的记者纷纷云集在山门之前,而且慕名前面吊唁的市民更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堵在马路当中,这样一来,彻底地让前方的交通瘫痪,值班交警无论如何疏通也不管用。

“这真苦大师的威望也太高了吧!”张灵音惊诧道。

袁、张二人,袁洪涛父女为了表达对真苦大师的尊敬,还故意起了个大早,没想到现场就已经人满为患。

“眼下像真苦大师这样的有道高僧,就是全国也找不出来几个,大家争先夺后想见他最后一面,也在情理之中。”

袁洪涛满是羡慕的说完,同时想起来自己百年之后,肯定不会有真苦大师这样的殊荣,略显无奈地摇了摇头。

“阿弥陀佛,感谢各位居士能来参加恩师的葬礼,只是场地有限,恐怕不能接待所有的人,小僧在次略表歉意,还请恩师生前的好友跟记者朋友们率先入内。”

身披袈裟,口宣佛号,一脸宝相庄严的这位接引和尚不是别人,正是袁水问等人都熟悉的色空大师。

“这色空大师看起来混得还不错,竟然由他主持真苦大师的葬礼。”张灵音颇为玩味的瞅了瞅一本正经的色空。

“南师来了,南师来了!”

袁洪涛是真苦大师的生前好友,此事并无疑问,他这一行四人非常容易的便上了山,可也才刚站定,就听到山门处传来巨大的呼喊之声。

“南怀瑜又来了?”

袁水问心思一动,倒是没有意外,毕竟南怀瑜与真苦大师多年是师兄弟,而且关系看起来还不错。

“南师您好,据我所知,真苦大师之死,乃是与上一次观音洞坍塌事情有关,不知您怎么看。”一名报社记者抢先冲到南怀瑜的面前提问。

虽然隔得较远,但是袁水问还是认出来了那名男记者,他是尹志鹏的同事,隶属于泉城娱乐新闻报,上次也是他接的采访南怀瑜的任务。

“不错,真苦师弟圆寂,我的确是有脱不开的关系。”南怀瑜表情淡淡的说道。

他这话说完,现场随即哗然。

“南师您好,我是泉城晚报的记者,真苦大师昨晚圆寂,我们都很悲痛,可您来参加他的葬礼,为何没有从您的脸上看到丝毫的悲伤之情?”

陈晓的问题犀利而不敏感,又恢复了该有的职业干练,显然是从尹志鹏的事情走了出去来。

“这位记者朋友问得好,要知道人的生老病死乃是自然规律,真苦大师往生极乐,先一步去见我佛如来,我为他高兴还来不及,又为何要替他难过呢?”

众人听完南怀瑜的解释,大为叹服,有些心中可惜真苦大师圆寂的香客们,内心也变得轻快起来。

“南师您老人家里面请,恩师圆寂之前,还一直念叨着您老人家呢。”

色空大师谄媚的说完,便上前一步想搀扶南怀瑜,却被他用袖子甩开了,意思是不用他帮忙,色空略显尴尬。

“前些日子与真苦大师还与南师畅谈佛法,没想到几日不见便阴阳两隔,虽说真苦大师往生极乐乃是一件喜事,但我仍旧是觉得难以释怀。”袁洪涛上前跟南怀瑜攀谈道。

“洪涛老弟你不算是我佛门之人,难以参悟要义,这也难怪;不过真苦师弟能有你这般生前好友挂怀,想必九泉之下会很快慰。”南怀瑜赞赏道。

陆续又有一些吊唁宾客到来,包括一些佛教协会都派了人过来,色空大师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早,再次宣了声佛号,开始真苦大师的追悼仪式。

“切以生死交谢,寒暑迭迁。其来也电击长空,其去也波澄大海。是日即有新圆寂真苦和尚,生缘既尽,大命俄迁,了诸行之无常,乃寂灭而为乐,恭裒大众,肃诣龛,帏诵诸佛之洪名,荐清魂于觉路,仰凭大众念……”

伴随着色空大师念诵,现场略带嘈杂的现场立刻安静下来,有些上山的信众当即跪下来磕头叩拜,还有一些则是鞠躬致礼,至于那些记者朋友们,则忙着拍照录像,忙得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