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舍利之争
作者:贼人字数:3285字

第一百四十九章 舍利之争

中年女子离开没多久,袁洪涛来到外面。

“二叔,你不在里面陪南怀瑜大师,这么快就出来是不是有事情?”袁水问道。

“我出来的确有些话想跟你们说,五彩舍利供奉期间,难免会有人打它的主意。今天晚上我要留在这里,清波跟灵音你们可以先回去,水问的话你最好留下来助我一臂之力。”袁洪涛道。

“我既不是道士,也不是和尚,更加不会念经,超度这活我可干不了。”袁水问急忙拒绝道。

“你小子猴精猴精的,难道看不出来五彩舍利的重要,别装傻充愣了,赶快跟我进来,清波你与灵音先回去吧。”袁洪涛再次下命令道。

“那好吧,爸,我们这就回去跟妈说一声,表哥你也要小心。”

尽管张灵音不乐意离开,袁清波还是强行将她拉走了。

“清波你拽我干吗,二叔也真是的,这么热闹的事情也不叫上我!”张灵音不悦道。

“爹也是为了我们好,毕竟五彩舍利是一件无价之宝,一定会有人觊觎,难免会发生不愉快,我们修为一般,留在这里也帮不了多少的忙,还不如早点回家,以免在现场让他们分心。”袁清波道。

“你说的我都明白,算了,既然都离开了,就这么着吧。”张灵音闷闷不乐道。

袁水问跟随袁洪涛进入大殿以后,发现色空大师早坐就在蒲团上,口中嘀嘀咕咕的不知在念什么经,南怀瑜则是盘腿闭目静修,像是没有发现他进来一样,而场中还有一个年纪稍大的男子,正是先前的发言的一位佛教协会的会长。

他进入大殿不久,陆陆续续的又有一些慕名而来的群众前来吊唁真苦大师,寺院方面没有阻拦,放任他们进来,一时之间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白天人多,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夜晚来临,禅寺并不跟以前一样开门纳客,而是将滞留的客人们劝说离开,将山门关闭。

而此时的大殿内外虽然灯火通明,但是人气太弱,显得异常的冷清。

“应该快有人来了吧。”

袁洪涛端坐在桌子前面,双手置于腿上,不时的掐指推算,忽然间眉头一皱。

“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一见。”

南怀瑜冷笑完毕,手掌在桌上一拍,笔筒之中的卦签飞起,直奔两门半掩的夹缝中间而去。

“哈哈,不愧是儒释道三家贯通的南怀瑜大师,果然好手段。”

笑声完毕,门缝之间传出来轻微碰撞声音,众人凝神看去,只见一个披着袈裟的喇嘛出现在门前,他手中夹着的,正是那根卦签。

“竟然是他!”袁水问认得眼前之人,正是那日在百越王墓葬当中争夺宝物的渡世大师。

“你是何人!”南怀瑜道。

“在下法显寺渡世。”中年和尚一副傲然的样子。

“法显寺的渡世,看来你是密宗的传人,不知你到此处所为何事?”南怀瑜道。

“佛爷听闻真苦和尚圆寂,火化之后有五彩舍利现世,佛爷此番前来,当然就是为了一睹五彩舍利的风采。”渡世大大咧咧的说道。

他开口佛爷,闭口佛爷,哪里有出家人的样子,尤其是让此中的主人色智主持大皱眉头。

“我也是客人,做不了主,你不妨问一下此间的主人。”南怀瑜也不跟他生气,反而心平气和的让他去征询色智的意见。

“你就是新任主持色智?啧啧,还真像那么回事!不知佛爷要瞻仰五彩舍利一事你同不同意?”渡世傲然道。

“佛门清静之地,实在是不欢迎满口污言秽语之人,色空师弟,还劳烦你送客。”色智主持淡淡地说道。

色空内心暗骂师兄自己不出面反而指使起别人,他有心不站出来,不过众目睽睽之下公然违背主持的命令,显然不成体统,当下强忍着心中的不快,走到渡世的面前。

“上师,您请回吧!”

他这话音刚落,渡世眼睛一瞪,劈头盖脸就是一巴掌打了过去。

“你……”色空没有想到他会忽然的动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顿时被这个大巴掌打倒在地。

“没有眼力劲的东西,佛爷的道也敢挡。”渡世不屑一顾道。

“大师好手段,欺负起没有道法的人来很有一套。”袁水问距离色空最近,他虽然对色空被打倒一事很是畅快,但无动于衷说不过去,只得哈哈一笑,顺势将趴在地上的色空大师扶了起来。

“没想到你这阴魂不散的家伙也这里,莫非同样想要那五彩舍利?只能各凭手段了。”渡世忌惮道。

“百越王那么大的宝藏我都不稀罕,一枚五彩舍利当然也不会让我动心。”袁水问道。

“我知道了,原来你又要当滥好人!”渡世甚是恼怒,当初要不是袁水问阻拦,他也不会与诡异女子正面相对,被打成重伤不说,还一无所获。

“反了,反了!哪来的野和尚,竟然敢在兴国禅寺撒野!快点给我将他拿下!”

就在两人一问一答的功夫,色空从震惊当中反应过来之后,气急败坏命令同门进来捉拿渡世。

“就这些人连道法修为到没有,佛爷我都懒得动手!”渡世将身上的袈裟一扯,产生一股猛烈的罡风,将才进来的几个沙弥夹杂在风中扫了出去。

“佛门圣地,岂容你猖狂!”袁水问早就看他不顺眼,再次见他行凶,当即大怒,扣住一张符箓向他打去。

“雕虫小技!”渡世双手一叠,一股气流喷出,将袁水问的符箓拦截下来。

袁水问没能建功,还要动手,却见袁洪涛出现在一侧,将他再次要发出去的符箓按压下来。

“眼下正在大雄宝殿当中,并不适合用符箓相斗,交给我来处理。”

“吆喝!小的打不过,竟然来了一个老的,这样也好。你们两个齐上,佛爷我来者不拒。”

“夜郎自大!”袁洪涛懒得搭理他,冲到近前就是一掌。

“这……”

袁洪涛这一掌来得甚是猛烈,渡世小看了来人,一时没有防备,不由得让他手忙脚乱,仓促之间迎击,发挥不出来全部的实力。

一声震响,渡世倒飞了出去,袁洪涛得势不让,再次上前就要补上一掌,忽然有一人从天而降,将袁洪涛的攻击手段阻拦下来。

此时的大殿内外动火通明,在场的众人看的分明,抵住袁洪涛攻击的是一个体态消瘦,脑袋扁平,身穿大红袈裟的年老和尚。

“可惜,可惜!”袁水问见没有将渡世废掉,心中暗叹,同时也对二叔的修为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能将真气外放,的确是炼精化气巅峰的状态,比起刘相政,无名师爷等人丝毫不差。

“我当是谁,原来是光达法王,不知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南怀瑜终于再次开口道。

“听说真苦和尚圆寂以后产生五彩舍利,老僧此番前来,自然是为了瞻仰瞻仰。”光达法王一副谦逊的样子,的确跟满脸戾气的渡世有天壤之别。

“师父,您老人家终于肯现身相助了,方才您也看到,我可是受到他们两个的欺负!”渡世大师说话之际,一指站在前方的袁水问叔侄。

“没用的东西!非要抢着过来丢人现眼,还不给我一边站着去。”光达法王道。

“师父教训的是哦,徒弟知错了。”渡世立刻跟猫见了老鼠一样低头认错。

“瞻仰一事,需要请教此地的色智主持才好。”南怀瑜又是先前那般说辞。

“上师莫非是法显寺的光达法王?先师在世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在贫僧面前提起过上师的大名,既然您想瞻仰先师的佛骨舍利,贫僧当然求之不得。”

色智虽然不知道他们师徒两个为何态度差别那么大,不过光达法王名声显赫,在外要比自己的师父真苦还要有影响力,他来求见五彩舍利,自己没有理由拒绝。

“真苦和尚生前提到过我,倒是挺有意思。”光达法王见到对方同意,毫不犹豫上前,三五步之后,便来到了供奉五彩舍利的桌案之前。

“流光溢彩,动人心神。”

光达法王发现前方有十几颗舍利子,当中最大最圆的一颗就是他要见得五彩舍利,忍不住兴奋起来。

“法王看则看矣,若是动手动脚,有亵渎真苦大师的嫌疑,我看还是住手吧!”

光达法王看完之后眼睛当中精光大盛,自然而然的伸手去抓,冷不防的被早站到一旁的袁洪涛拦截下来。

“咦,你是何人,有些水平,阻拦我徒弟也就罢了,难道还想管我的闲事。”光达法王说话中气十足,甚至将披在身上的袈裟鼓动起来。

“在下袁洪涛,乃是一个无名小辈,不敢管法王的闲事,不过规矩不能坏,还希望法王能理解。”袁洪涛不卑不亢道。

“无名小辈?你能将我的徒弟差点打伤,若是无名小辈,那不是骂我本事不济,教出来的徒弟一般般,接我一招密宗大日手印。”

光达法王说动手便动手,双手一前一后结了个手印,拍向了袁洪涛。

“既然法王指教,在下就献丑了。”袁洪涛冷哼一声,双掌齐出,与光达法王的密宗手印结结实实的碰在一起。

“咔咔,咔咔。”

碎裂的声音传了出来,两人身形晃了晃同时后退了一步,再看他们踏过的地板,已经尽数龟裂,而袁洪涛脚下的地板裂开的程度较重一些,。

二人虽然从表面上看是平分秋色,但是有心人注意到这一点便知道还是光达法王略胜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