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梅花易数
作者:贼人字数:2134字

第十五章 梅花易数

“他们是我请来的朋友,去老宅看风水,你对他们无礼,就是打我老头子的脸。”

赵和平本来就对儿媳妇的表现不满意,这次儿子的小舅子也是这样,不由得他不阴沉着脸发火。

“得,您是老人家,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有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想看家宅风水,找我啊,我有朋友专门干这一行,水平高超,镇上都有很有名,冲着我的面子,收费保证合理。”

吴尚青发动开车子,吹着口哨,懒散的说。

“你……”赵和平指着他的鼻子,气的手哆嗦。

“就你那些狐朋狗友,都是些坑蒙拐骗的玩意,别说出来丢人。袁家小兄弟家学渊源,铁口直断,你要是再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小心我不认你这小舅子!”赵胜利对袁水问的水平还是信服的,他看着老爷子气得发抖,放出狠话。

“既然你是玄学大师,如果能算出来我的职业,我就信你。”吴尚青哼着小曲,左手点着方向盘,信心十足。

他可不想跟姐夫翻脸,便逼迫着袁水问说话,最好能接受挑战,一旦输了便可以拆穿他的西洋镜。

“眉属罗计,代表兄弟宫,我看你的眉毛短促,眉尾稀松,你兄弟姐妹不多,而且两边眉脚不齐,你有异性兄妹,所以你有一个姐姐。你是家中长子,家中长子为震,方才你跟我说话的时候,无意间敲了两下方向盘,二为兑,我便以上震下兑起卦,体用分别为震、兑,兑为金属,而震为雷,流动之意。综合来看你的工作是跟金属有关,而且还能动。所以我断定你的行业跟车有关。”袁水问利用外应,用先天卦象起梅花易数,说出来他的推测。

“我现在就开着车,十个人有九个能猜到,你说的那么多,无非是故弄玄虚,再说跟车有关的职业多了去。”吴尚青显然还是不信任。

“本卦为雷泽归妹,动爻在一,变卦为雷水解。变化后的用卦为坎水,对体卦震木有生扶,而且坎又可以指油,经常给能动的车加油,不是司机便是加油员。结合你迁移宫来看,驿马深陷,有道是‘低陷平生少住场’,你坐不住,当然是司机。”

“就算是你猜对我是司机,可是司机又有多好多种,你说我是老板专用司机,还是货车司机,还是出租车司机呢?”吴尚青再次给袁水问设置障碍,非要难住他不可。

“弟弟我可得说你两句,袁大师能你算出来你的职业,就已经证明他的能力,你若是在无理取闹,便是输不起了。”赵建国对与袁水问的水平深感佩服,对小舅子的问诘有些生气。

“无妨。”袁水问哈哈笑了几声。

“水问,他的问题好刁钻,你要是猜不出来就算,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张灵音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

“我就让他输的心服口服。”袁水问深吸一口气。

“本卦上震下兑,震为体卦,兑为用卦,用卦克体卦,对自身有损,需防备躲避;互卦为上坎下离,用卦兑金生互卦的坎水,同样需要提防。综合两点来看,可知你的工作不能见光,偷偷摸摸的司机――黑车司机!”

袁水问说完,看着吴尚青,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不准,不准,完全是胡说八道。”吴尚青脸色因为愤怒而通红,但却一路之上再也没有发难。

面包车一路疾行,约摸一个时辰,终于到达目的地。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还是家里好啊。”赵和平下车之后,深吸了一口气新鲜空气,感叹着说。

“袁兄弟我们先去屋里坐,有关风水事宜,稍后再谈。”正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赵建国打开房门。

“此地宅基坐落的地方,暗合风水要旨,尤其是门前的玉带水,显然是有高人指点。”袁水问看完大概,暗中点头。

他正要跟随赵建国踏进院子,这时东方路口处,停下一辆车,车上走下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

这老头眉毛雪白,一缕长髯,脸型尖削,头戴着一顶八卦帽,手上持着一张布幡,上面写着“铁口直断”四个大字。

吴尚青大喜过望,赶忙跑到前去接过老头的行头,脸上充满了热情洋溢。

“施大师,这次我姐夫的老爸想看风水,听说给的报酬还不低,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不过老头子从泉城带来一个年轻人,也是风水大师,路上的时候我考过他,有点水平,还请施大师露些真功夫,给他点颜色看看。”

“吴老弟放心,我施半仙纵横江湖半辈子,从未失过手;那小娃娃不到二十岁,乳臭未干,能有多少道行?我们玄学界的名声,都让他们这种巧言令色的家伙给败坏了。”施半仙重重地跺了一下地面,一副因为玄学文化被人败坏而无能为力的沉痛表情。

“你看人家的行头,再看看你,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张灵音一如既往的打击袁水问。

“玉带环腰,明堂开阔,有情水环绕,这家了不得,儿孙健康,富贵满堂!”施半仙站在路旁看完明堂,感慨着说。

“咳咳,大师我得提醒你一句,我姐姐姐夫前不久刚出车祸,而且我姐夫也没有兄弟姐妹。”

吴尚青还指望着施大师用他的堪舆水平狠狠地打击袁水问,替他争口气,没想到刚出口就露出破绽。

施半仙宠辱不惊,脸色平淡。

“你着什么急!我刚才只是感慨此宅明堂好,有财源滚滚的潜质,至于说深一点的东西,还得结合里面的布置,综合考量才知道。”

他二人说话并不避讳袁水问。

袁水问听完心中一动,暗想这位施大师能看出来腰带水,恐怕多少有些实力的。不过他同样因为第一次看风水,有个像样的对手而兴奋。

“天井的布置也合乎风水道理。四周房舍森严,左高右低,并无大的缺陷。”施大师进门之后,根据所知所看继续评论说。

袁水问点头同意,抬头之际,却忽然发现屋顶房梁处,散发出来丝丝灰色气息,心中一凛,暗道不妙。

而施大师却是脸色如常,显然他并不会望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