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不生不灭
作者:贼人字数:3196字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不生不灭

光达法王虽然手背被人踏中两次,不过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五彩舍利,当即喜笑颜开,对众人叫嚣道:“眼下五彩舍利在佛爷我的手中,大家可不要打我的主意,佛爷若是想走,随时都可以,你们拦不住我。哈哈。”他说到最后,忍不住放声长啸。他弟子渡世则是立刻上前拍马屁道:“恭喜师父获得佛门至宝五彩舍利!”

虚明道长道:“法王,按照我们先前的约定,说好的是要两人平分,不知还做不作数。”光达道:“不错,我是想跟你平分,不过你要知道,佛门之宝舍利子是不可能轻易毁坏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上说得好: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以我之见,两人平分是不可能的,不过借给你瞻仰瞻仰几天,倒是可以。”

法王说到此处,张开双掌在众人面前炫耀的同时,很自然高昂着脑袋。大家看到他手中所握的东西之后,不由得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渡世道:“师父,我说一句实话,您老人家不要生气。”法王道:“有话直说,师父的定力你难道不知?”渡世道:“师父您老人家的手中所握的可不是五彩舍利。”

法王这才定睛看向自己的手掌,只见一团五颜六色的粉末赫然黏在上面。虚明见此,哈哈大笑道:“法王果然守信,当真肯履行约定,为了将舍利子分给我一半,竟然不惜运功将它碾碎,佩服啊佩服。”袁水问则是暗暗惊异,他虽然不是佛家子弟,但仍旧是读过很多遍数的《心经》,当然知道舍利子“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特点,眼下法王手中的五彩舍利在化作齑粉,结论只有一个,那枚舍利子是假的。

法王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随即怒道:“怎么会这样!我知道了,一定是那神秘女子暗中调包,好一个声东击西之计,我彻底地被骗了。”不光法王这样想,众人也是同样的心思,只有袁水问脑海当中浮现出来一个老大的问号,他从今天李家大姊的反应来看,明显跟在百越王的墓葬当中一样,神志还没有恢复过来,一个甚至不清醒的人,又如何能够调包?刘相政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明显是一直在追逐李家大姊,显然也没有这个心思。若是真的存在被人盗换,那也是在这群人没有来到之前,不过自从真苦火化后惊现舍利子,南怀瑜与袁洪涛便在此守候,世上能找出瞒过他们两人眼力之人,恐怕还没有。

他心中思量半天,不知道是何道理,冷不防的瞥见色空大师闪躲的眼神,忍不住心中一动,浮现出来一个很大胆的想法,难道是色空监守自盗,又或者是纯粹为了炒作骗人?

忙活大半天,虚明道长只管出力,竟然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没有怒气那是假的,忍不住南怀瑜道:“南师兄你见多识广,可曾认出来方才那女子的身份,至于她的境界,又到了什么程度。”南怀瑜道:“那女子我从未见过,她所用的手法,只是很平常的攻击手段,看不出来师承何门何派,不过她修为明显高于我等,至于有没有到达化神层次,我便不得而知了,而且那么年轻的化神,我更是闻所未闻。”南怀瑜说完,众人纷纷点头,都深以为然。

法王这时候回过神来,厉声质问袁洪涛道:“方才后来的那名男子你叫他刘兄,想必你是认识的,还请告知他的身份,倘若追寻不到女子,说不得就得先拿他入手了。我要让他知道,佛爷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就好抢夺的。”袁洪涛听他口吻当中没有一点佛门高僧的风度,虽然不悦,不过还是实话实说道:“那男子原名刘恒,乃是青田刘家的二公子,早先时候反叛出刘家,后来与我有过接触,法王若是有兴趣,可以去找寻他便是。”

袁洪涛说到此处,忽然想起袁水问回家之后跟他形容在百越王陵墓当中出现的一幕,王妃复活,刘相政穷追不舍,而王妃的身份,根据知情人透露,竟然就是早已经死去三十年的李家大姊。他根据这些情况,推测出来一个惊人的结论,那名女子十之八九是李敏佳!只不过容貌不像,想必先前跟他见面的时候乃是易容,如今素颜,不认识情有可原,至于身材跟气质的吻合也能证明这一点。

法王听闻袁洪涛提起青田刘家,忍不住皱起眉头,说道:“原来那个家伙竟然是当初刘家的天才传人,怪不得才五旬的年纪,就有如此的功力。听说他姘头死了以后,一直处收集煞气,必然是用来报复害他的人,不过他行踪飘忽不定,想要找到他还真不容易。”袁洪涛与法王没有非但没有交情,而且还大打出手,见他如此说辞,当然不会给他提示,只是对着他一个劲地冷笑,乐得他去寻找刘相政的晦气。

虚明此时道:“既然东西给那女子掉了包,我们留在此处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再去追寻一下女子的足迹,看看能不能发现些蛛丝马迹,而且最好叫几个朋友前来助拳,毕竟那女子的修为甚高,若是单打独斗,非得在她手下容易吃亏。”光达法王知道他说的在理,自然不会反对,喊上自己的弟子,这三人是跟南怀瑜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开了。

眼看着这几个魔头跟煞星离开,色智主持一下子来了精神,宣了声佛号,邀请南怀瑜与袁家叔侄到禅房用膳,他三人知道如今留在大殿意义不大,欣然应允,他们离开之后,大殿上便只剩下色空主事,随后不久又来了几拨人马,都是跟五彩舍利一事有关,色空心中恼怒,胆子跟着壮大起来,主动给后来的几波人解释方才发生的状况,大家听说以后,知道没自己什么事情,皆是颇为理性的离开了。

转眼间挨到天亮,南怀瑜告辞离开,袁家叔侄也不想久留,跟色智主持寒暄一番以后,便回到了袁家。而袁水问才到家没多久,便接到了爷爷的电话。无非是询问真苦大师法事进行的如何,以及有没有将他的心意带到,袁水问强忍住抱怨,颇为耐心地给他大概的描绘了现场的发生的状况。电话那头听完,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不过提起另外一件事情,说是卅年一度赣闽二地的形势跟理气风水之争就要开始了,要他务必前往观摩,袁水问正要询问其中的细节,电话那头的爷爷就以长途话费太贵为由挂了电话,让他有问题询问袁洪涛。

袁洪涛就在旁边听袁水问跟老爷子絮叨,最后竟然将解释的事情推到自己的身上,当即哭笑不得,说道:“赣闽二地的风水之争由来已久,想必你在家中也听说过,眼下到了孟秋时节,按照以往的三十年一斗的惯例,时间就在眼下,到时候华人圈中有名望的风水家族跟门派都会派遣一定数量的弟子前去观摩,上一次是你二叔我前往的,这次的好事就落到水问你的肩膀上了。”

袁水问一怔,说道:“落在我的肩膀上倒没什么,但是二叔你也可以前去的。”袁洪涛道:“我倒是想去,不过出了李家大姊这件事情,我得前往李家跟李厚照商量应对一事,恐怕是无缘这次盛会了。”袁洪涛说道此处,的确脸上显露出来非常遗憾的神色。

袁水问则是想起来一事,接着道:“据我所知,李家大姊因为神志不清,肯定不会对五彩舍利偷梁换柱,而刘相政一直在追寻李敏佳的身影,当然也顾不得那么多,既然舍利之事跟他们无关,那么可以断定出问题肯定是在白天。”袁洪涛道:“那你的意思,莫非是大白天有人在我跟南怀瑜的眼皮底下偷偷调包,二叔我虽然水平有限,但南怀瑜可是学贯中西的大家,他想必是不会错的。”袁水问道:“二叔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并不是说有人调包五彩舍利,而是猜想那五彩舍利本身就是假的!”

袁洪涛经过大侄子的提醒,仔细想了想那五彩舍利的样子,的确从中没有感受到佛法的圣洁气息,不由得将信将疑道:“若是那个舍利子起初就是假的,那可真是摆了法王跟虚明一道,不过若是想知道此事的真假,只需询问当初负责的收敛真苦大师遗骸的小沙弥便可以彻底的弄明白了。”

袁水问听闻此言,笑道:“我们又没有觊觎五彩舍利的打算,管它是真是假,任他们争个你死我活才好!”袁洪涛赞扬道:“不愧是我袁家的传人,使坏的本事已经得到你爷爷的三分真传了。”袁水问假装不悦道:“二叔你就挖苦我吧……”

他二人说话的功夫,张灵音起了个大早,见到二人之后立刻缠着他们讲晚上发生的情况,袁水问当然口吐莲花,将现场发生的情况添油加醋一番,描绘的得活灵活现,果然张灵音听后,立刻埋怨起来二叔不该将她支走,那么好看的热闹没有凑到。

袁洪涛对张家的这个丫头很是无语,就以晚上劳累为缘,闪身走人了。袁水问听二叔一说,更加觉得疲惫,立刻跟张灵音告了声罪,回去补觉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