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殊途同归
作者:贼人字数:3192字

第一百五十七章 殊途同归

赖文斌对中年男子的表现非常满意,说了三点以后,便退到一边,静候杨紫林的表现。杨紫林上前一步,盯着中年男子面孔看了半晌,直接道:“你是个酒鬼,不但喜欢喝酒,而且还经常喝酒!”

“我的确是嗜酒如命,不知你是如何知道的!”中年男子大惊,他平时的确是一日三餐酒不离口,这次因为准备去银行贷款应急,酒后谈这件事情肯定没戏,就忍住没喝,身上没有酒气,没法通过味道判断,还真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得知的。

“你这人一毛不拔,你最得力的手下背叛你而去,就是因为你太过苛刻所造成的。”杨紫林再次笃定道。

“这个……小神仙你说得不错,的确是我的原因,怪我平时将钱看得太重,没有给到出生入死的兄弟们该有的福利,活该有此报应!”中年男子带着悔恨的神色道。

杨紫林继续盯着他看了一会,说道:“你的父亲早于母亲亡故。”中年男子一愣,踌躇道:“这个……我父母身体都很硬朗,目前不能证明小神仙你所说的这番话是否会应验,不过还是多谢你了。”

杨紫林点了点头,说道:“此事还没有发生,你注意点就是。”

不明真相的众人听了他的话,大感无语,心中均是默念:没发生你却说出来,不能证明,又有何用?

杨紫林同样也说了三点,除了最后一点有点牵强以外,都得到中年男子的承认,便后退一步与赖文斌并列,显然该说的已经说完。

杨家族长杨柏森:“两位小子今天表现尚可,还请光普禅师代为裁定。”光普道:“老衲乃是出家之人,对相法不过是略知一二,难以窥探两位小檀越所用的心法,还请他们当众解释一下,也好让老僧学习学习。”

光普禅师的这番话结束,立刻引动场中众人的纷纷叫好,他们虽然尽数与风水相术沾边,但是水平参差不齐,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体悟到他们所用的心法。

张灵音早就一头雾水,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任何不一样的行为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早就贴在袁水问的耳边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袁水问对他们两个的表现钦佩不已,他虽然也能做到,但是恐怕一时之间不会去往那些方面去想,比如说像赖文斌这样先声夺人,直接报出人家的年龄。

赖文斌道:“我先出手,那就由我先来解释,这位大叔神重肉紧,气色光伏,一看就是近来财运不佳。要知道人的流年气运从脸上都有显现,中停代表中年气运,我只要观察你的中停部位何处有破财的征兆,便可以根据该部位所在推测出来你的年龄,你准头暗淡无光,正对应破财,相书说过,‘准头喜居四十八’,由此可以推断大叔你的年龄是四十八岁。”

“原来如此!”部分没明白的人听完他的解释以后顿感恍然大悟,不由得对赖文斌深感钦佩,赖家之人,果然不同凡响,有其独到之处。

“那你是如何看出来我的肺部有毛病的?”中年男子迫切道。

“问得好,这便是我理气派的精髓所在。现在劳烦场中的各位前辈跟师兄弟们仔细看一下这位大叔的鼻子,是不是在他的准头下面偏左的地方,有一块明显暗淡的地方?”

赖文斌话音一落,众人便向中年男子的鼻子看去,有些粗通望气法的人已经发现了端倪,而有些水准不够看不出来,却又不能点破,那样显得自己水平低,因此众人皆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准头左下偏暗?”中年男子在赖文斌的提示下,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并没有觉察出来跟平时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赖文斌接着道:“天下万物皆是不离阴阳五行范围,五官相貌同样不能免俗,相术上从天人合一的角度出发,将人的五官:眉、眼、鼻、口、耳,与五行相配,具体而言:眼为甲乙木,主精华茂秀,定人贵贱;眉为丙丁火,主威势勇烈,定人刚柔;鼻为庚辛金,主刑诛危难,定人寿夭;口为戊己土,主宰于万物,定人贫富;耳为壬癸水,主聪明敏达,定人贤愚。你鼻子较大,这是好兆头,不过可惜的是眼睛较小,鼻大眼小,这是金克木之格局,主贫寒孤独;又因为鼻子为庚辛金,跟肺脏相连,你准头左下跟周围相比有明显灰暗,由此可以推断你的左部肺叶有损坏。”

“原来从面相上竟然也能推断出来一个人的身体状况!我活了大半辈子,今日才算真正认识到玄学的博大精深,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你是如何看出来朋友背叛我的信息。”中年男子迫切的想学会这套本事,那样一来,就可以提早识别出来谁忠谁奸,早做好防范。

“确切地说,我说你的朋友背叛你,主要是靠猜测而来。前面我说过,鼻子属金,主刑诛危难,你鼻子跟眼睛相克,本应该破财,但你如今的成就不低,这又是如何?眼为甲乙木,定人贵贱,因为有贵人帮扶你,这才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你的刑克格局,这是好事;你流年又显示破财,想必是帮扶你的朋友离你而去,所以我才会那样去说。”赖文斌语气平淡的说道。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只要学会看相的窍门,便可以依言而断。如今看来,学会这些还远远的不够,更需要理性的去分析!”中年男子不愧是老总,企业家出身,赖文斌陈述完毕,他立刻给分析得头头是道。

“我该说的已经说完了,还请杨家小弟继续吧。”赖文斌虽然在众人面前极力表现出来谦逊的样子,不过嘴角之间不经意间露出来轻视的笑容将他彻底的出卖。

轮到杨紫林上场说明理由,他不慌不忙的走到中年男子的旁边,深吸一口气,按压下略显激动的心情,指着自己的五官介绍道:“相术上有五岳四渎一说,何为五岳四渎?即额为衡山,颏为恒山,鼻为嵩山,左颧为泰山,右颧为华山。何为四渎?即耳为江,目为河,口为淮,鼻为济。五岳四渎原为名山大川,相学当中借以代表人体面部器官跟部位,体现了祖辈们对人与自然和谐的期盼之意。”

杨紫林说到此处,看着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内心原本还有的一丝紧张之意基本消失,接着朗声道:“鼻子在五岳当中代表嵩山,嵩山居中,在五岳属土;五官与五行相通,五脏六腑同样归属于五行,六腑当中的胃属土,先前赖哥也说过,这位大哥的准头左下有一块明显的灰色暗记,所以我便尝试着推断他脾胃出现了问题,而且很有可能是胃穿孔之类的大问题!能对胃腑造成如此惊人破坏力的,当然首推喝酒,我直接断言说大叔喜欢喝酒,而且经常喝酒,没想到一下子蒙对了。”

“这样也行!”杨紫林说他是蒙对的,姑且不论真假,但中年男子听完他的话以后,明显的“懵”了,却是千真万确。

“不对啊,赖家的人说鼻子是金,杨家的人却说鼻子是土,到底鼻子是金还是土啊!”张灵音一直在用心的凝听他们的对答,先前听完赖文斌的话以后还觉得有些收获,可是再次听完杨紫林的分析,立刻就混乱了。

张灵音脱口而出的这句疑问立刻得到现在众人的响应,场中之人固然有水平高超如袁水问、李明烨等人,但更多的是半瓶醋,前来长见识的初学之人。

“阿弥陀佛,贫僧倒是对此事有所了解,可以尝试着说一下,试试能不能解开姑娘心中的疑惑,如果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你见谅才是。”光普大师宣了声佛号道。

张灵音喜道:“那就有劳大和尚你给我解释解释了。”

众人对她管光普禅师叫大和尚一事皆感愕然,天底下谁人不佩服光普的佛法精深,谁人见了他不发自内心的称呼一声禅师?

不过光普禅师并没有对张灵音的不客气言辞表现出来任何的不悦之情,他道:“风水上形势跟理气并存,扩展到其他领域,也是一样,先前赖檀越所用的看相手法,乃是五官五行生克说;而杨檀越所用的看相手法,则是十二宫五官说。两者侧重点不同,一则偏重理论生克,依着偏重固有形势,这正好对应着风水上的理气派与形势派的两种理论,不过毕竟相法同源,最终结果必然是殊途同归。”

张灵音听了他的解释,仍旧是不解道:“两个人用中医的‘望’字诀,同气相应的原理,推测出来身体病变所在,这我是知道到的,但是肺跟胃有本质不同,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当中有一个是错的?”

中医的望闻问切,自有一套五行理论,对张灵音而言,无论自家的伤寒派也好,其他的脾胃派也罢,甚至滋阴派,寒凉派等,一套五行理论是通用的,决计不会像相术上这样大有差别。

“关于五行生克,属于道家的范畴,不是我这出家人的专长,出家之人只知道有地风水火,还请玄学大家施半仙道友给予解释一下吧。”光普禅师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去好为人师,果然有得道高僧的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