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风来人损
作者:贼人字数:3166字

第一百五十九章 风来人损

赖文斌道:“姑娘你眼睛清澈,涉世不深,再加上身穿校服,肩背书包,我推测你是学生想必没有任何问题;我还说过你的性子比较急躁,这一点是从你的眉毛看出来的。眉为丙丁火,主威势猛烈,定人刚柔,你的眉尾带剑,要是生为男儿身,少不了是保疆卫国的大将军,女子的话,难免性格会莽撞急切。”

女学生恍然大悟道:“莫非我莽撞的根源在此,是不是我把带剑的眉尾拔掉,就会改变性格呢?”

“这……”赖文斌大是窘迫,先不说此法到底可不可行,单是让一个貌美的女子没了眉毛,就让他很接受。

“我这是开玩笑呢,还请先生继续,你怎么看出来我是班干部的。”女学生笑道。

赖文斌道:“这主要结合你的眼睛跟眉毛两方面看出来,眼为甲乙木,主精华茂秀,定人贵贱,你眼睛生的黑白分明,顾盼生情,这是身份尊贵的征兆,眉角带剑,方才说过是统帅军队的将军之命。你现在毕竟仅是一个学生,符合这两方面的,唯有是班干部了,你还说你是学生会主席,那就在合适也没有了!”

“没想到我还有当官的命,看来我的眉毛留着挺好,不用拔掉了。”众人听女学生喜滋滋的说完,被她与众不同的想法倾倒。

赖文斌退了回去,这次轮到杨紫林解说,他道:“眼为田宅宫,从一个人的眼睛里面就能看出来这个人的田宅情况,姑娘你的年纪轻轻,眼睛清秀分明,这会受到家人的庇佑,所以我推断你家里很有钱。”

女学生听了他的话以后,高兴地点了点头,在五官当中,她最满意的的确就是自己的眼睛。

赖文斌又道:“眉是兄弟宫,你的左眉角带剑,这是有一个兄弟的征兆,因为剑角偏下,则说明你这个兄弟比你小几岁,我说你有一个弟弟便是基于此。”

“眉角带剑?”女子听到这个说法,忍不住打开书包,从中拿出来一个小的化妆盒,找到镜子仔细对照一番,没看出所以然来,索性顺带补了个妆。

杨紫林继续说道:“我说你学业很好,这是基于你饱满的天庭而言的,你虽然用刘海遮住了头发,但身为一个风水师,当然会观察到你脑门偏亮这一细节问题……”

杨紫林这话还没有说完,原本喜滋滋的女学生听到这里一愣,脸现恼怒之色。

“糟糕!”袁水问不由得替杨紫林担心起来。

“为什么会糟糕?”张灵音道。

袁水问道:“这个杨紫林果然年纪太轻,不了解女孩子的心思,她既然用刘海遮住天庭,那显然是不想让人注意到她脑门过大的事实,眼下被杨紫林当众点了出来,她又怎么会甘休呢?”

果然那女学生没忍住,低声咒骂了杨紫林几句以后,怒气冲冲的摔门而去。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一代不如一代,都是娇生惯养惹的祸!”杨家族长杨柏森感慨一句,接着道:“这一回合是紫林输了,赖家的晚辈果然不同凡响。”

“我怎么还是没有听明白,赖文斌到底赢在什么地方?我觉得杨紫林说的同样精彩。”张灵音不解地问道。

袁水问道:“他们两个都很厉害,这一点发现了。但是二人用的理论不同,观察出来的结果难免会有深浅,杨紫林只是单纯的通过上停的眉眼对应的兄弟宫跟田宅宫判断女学生的情况,而赖文斌则是把木眼火眉相生的关系有了更深层次的挖掘。所以在他判断女学生是班干部这件事情,显得更有深度一些。由于这一次交手,赖文斌又是抢先,他有给对方设套的嫌疑。先前只通过鼻子一较高低,如今涉及到两个部位,杨紫林不能不接招,而且十二宫的生克影响极不明显,那是非逊色一筹不可了。”

“原来如此!”张灵音点了点头,像是明白了一些的样子。

“赖大哥技高一筹,小弟同样不服,这次我先出手,还请你指教!”杨紫林恼怒他暗藏心思,当下也不再谦让,净值走到一个年纪偏大的女人的面前。

赖文斌当然不会拦截,毕竟他已经出手两次,第三次如果也去争先,即便是赢了,也丢不起那个人。

下停可以观察出来一个人的晚年,而十二宫当中的奴仆宫便是在地阁位置,而且下停还有法令,人中等参照,杨紫林通过观察这些部位,一一道出了老者晚景情况,无一不验;而赖文斌用五官五行生克理论,对于下停的部位只能通过五官当中的口来决断,而口为戊己土,主宰于万物,定人贫富,显然从丰富程度上不及杨紫林,这一回合毫无疑问的输了。

三局两胜,杨紫林险胜,大松一口气,毕竟面相不是他的强项,他的强项在于风水跟阵法,接下来的风水比斗当中,他只要能正常发挥,赢下来的问题不大。

“第一场大的比试,我杨家的子弟暂时领先,如果大家没有疑问的话,那么我们就按照计划,进行第二场的风水比试。”

杨柏森话音一落,众人纷纷交头接耳,议论此番的收获,当然不会有人提出来异议。

看风水跟看面相一样,需要实地观察才能的出来结论。

“既然大家没有意义,不妨跟我移步后山,我们先从阴宅入手。”杨柏森说完,率先走出祠堂,大伙跟在后面,等到他们出来以后,外面已经停好了三辆大巴。

众人上车之后,大巴车转出镇子,没有多久便驶向了曲折的山路,袁水问通过询问得知,原来这是由志愿者现场带路,直接将众人带到他们祖坟的地方,让赖文斌跟杨紫林现场发挥,排除事先作弊的可能。

大巴车行驶了有三十分钟,终于来到一处入眼开阔的地方,众人纷纷下车之后,正观望之际,只听得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说道:“前面的这处是我太爷爷的阴宅,不知吉凶如何,还请各位风水先生给予评判。”

众人知道这男子不是省油的灯,故意给杨赖两家提高难度,毕竟他曾祖父去世很多年,后人的境况现在很容易得知,没有真本事,还真不敢接这个活。

杨紫林毫不畏惧,抢先出来,说道:“第一场是赖哥先出手的,第二场的第一回合就由我先来吧。”

杨紫林说完,现实到墓穴的近前观察一番,然后又站到一个相对较高的地方将四周的景象尽收眼底,返了回来以后,朗声道:“形势派注重点穴之法,而点穴必须得点到真穴,正如《葬经》当中所说:乘其所来,审其所废,择其所相,避其所害。我观此处的阴宅,做到了当中的三点,至于中间的第二点,还值得商榷;不过可以得知,此主人的后人在安葬先人的时候,必然请过形势派的风水师勘测过。”

三十岁左右的那名男子点头道:“先生说得不错,我爷爷这一代非常崇信风水,的确请过高人给我太爷爷勘测过阴宅,至于是不是形势派我就不得而知了。”

“‘审其所废’指的是形局入首的自然之势,往往为人工所破坏,或者被牛羊等家禽牲畜所践踏,更甚至是开垦种植,修筑损益,锄掘增减等等,都会对原有的地穴造成破坏,而此阴宅正是如此。大家不妨跟我到前面一试,便可以知道我所说的关键所在。”

大家见他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不会拒绝,纷纷跟在他的后面,来到地穴前面。

毕竟现场人太多,袁水问本来不想太过靠前,但禁不住张灵音硬拽,等到他略微靠前一点之后,便察觉到从穴后两侧低伏的山丘处传来阵阵的凉风。

“这道风向从哪里而来呢?莫非是靠山处有了缺口?”袁水问心中惊奇,才有了决断,而这时候的杨紫林再次开口说道:“此处的靠山从远处连绵而来,根据我的观察,该靠山的父母山发源于几十里以外的贪狼星峰,而贪狼星峰结穴在茹穴,想必这里的对于茹穴,大家伙没有疑问吧。”

众人听到杨紫林话音至此纷纷点头,杨紫林又道:“茹穴乃是阴受之穴,宜低深而葬,两臂伸张,须无坳折,否则风来激荡,生气乘风而散。杨公在《疑龙经》当中明确的提及:茹头之穴怕风缺,风若入来人灭绝,必须低下避风吹,莫道低时鳖裙绝。由此可以知晓,主人若是安葬在此处,后人难免有子孙断绝的危险。”

那名中年男子,也就是此处阴宅主人的后人听了此话以后,立刻不悦道:“先生说的未免夸大其词,我太爷爷五个儿子,两个闺女,而我爷爷这辈上又有包含我父亲在内的两男三女,至于另外的几位爷爷也是多子多福。这情况与你所说的不相符,不知道应该作何解释?”

杨紫林仿佛早就料到他会这样说,微微一笑道:“你要结合我先前所说的‘审其所废’来考虑,此穴开始点的很正,子孙受到荫庇,只不过后来被废,已经不复是先前的吉地,据我观察这里的情况,应该发生在近十年以内,你可以用当下的情况印证。”

中年男子至此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