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病龙火局
作者:贼人字数:3227字

第一百六十章 病龙火局

按照形势派的理论,只要先人墓葬的格局不变,便能始终福庇后人,这种观点虽然有极端的嫌疑,但是却有其内在的道理。

中年男子经过杨紫林的提醒,猛然想起来他们孙子这一辈的人,的确是人丁不旺,而且他结婚三年,也没有孩子,平时倒没觉得如何,现在经过旁人提及,心中难免产生疑虑。

“此墓地因为经过风水先生勘测,法度森严,中规中矩,值得称道之处比比皆是,你们家族能够兴旺发达,少不了此阴宅的庇佑。”

杨紫林接着说了一些好的方面,经过中年男子的旁证,果然全部应验,不过这些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并没有多少震撼力。

赖文斌等他说完以后,手持罗盘,走到坟前,分金定向,心里默默推算。

张灵音看的稀奇,对身旁的袁水问道:“我只见你给人家看风水,为何没见你用罗盘?”袁水问道:“我会望气之法,地脉的旺相休囚了然于胸,用不用罗盘差别不大。”张灵音道:“这么说来,你的水平更胜他一筹喽!”袁水问道:“可不敢这么说,这个场合他拿出来罗盘,无非是显得更加庄重而已,正式场合该有的形式还是要有的。”

他二人说话的功夫,赖文斌已经推断完毕,自信满满的说道:“此地原本龙从壬子方来,水从乙辰方出,乃是水局生龙入首,不过后来龙脉行止处的辛戌方位人为折断,要知道风水学上的龙与水是相对而言,两山夹处必有水,两水汇集必成山,山脉的断绝处使得去水方为改变,最终龙从壬子方来,水从辛戌方出,乃是火局病龙入首格局,该格局因为龙已经病困,纵然居于风水宝地,同样也不能保住后人富贵。”

中年男子大惊,杨紫林已经说过他们家族以后难免人丁不旺,这次赖文斌又说难以富贵,人、财不能两全,实在是坏的不能再坏的凶险之地了。

“两位先生既然都看出来了问题,当然不会有错,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请两位先生帮人帮到底,给个改运的建议,不能让凶局继续作恶。”中年男子恳求道。

“那是当然,既然立向不容易改变,唯有在水口上做文章,只要将辛戌方位的水口堵住,将乙辰位置疏通,恢复到本来面目,此地人为改变的病龙火局必然会恢复原来的生龙水局。”赖文斌自信满满的说道。

“这……”中年男子下意识的看了看旁边的杨紫林,当然是想征询一下他的意见。

杨紫林道:“我认为改回原来的样子有所不妥,毕竟茹穴已经被风吹多年,当中的生气尽数散掉,即便是恢复原样,只能缓解,不能改变,以我之见,不如迁坟。”

“迁坟!”中年男子没想到他会给出这样的意见,毕竟是一件大事,再次看向了赖文斌。

赖文斌道:“迁坟我没有意见,的确是一劳永逸的好方法,但却会劳民伤财,我看还是想一个更好的办法吧!”杨紫林道:“更好的办法恐怕没有,我说过,此地生旺之气已经被吹走的差不多,已成绝地,如果不迁坟,生旺之气又从何而来?”

赖文斌冷笑一声,道:“你没有见识过我理气派的手段,又如何得知生旺之气消散以后不会回来?我且问你,你有没有读过《葬书》?”

杨紫林大怒,说道:“你莫非是在说笑,《葬书》我如何不知,需不需要我立即背给你听听。”赖文斌道:“那倒是不用,既然你学过《葬书》,必然知道其中有这么一句话,‘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杨紫林道:“不错,此句点出了风水之道的要义。”

赖文斌道:“那不就结了,所谓风水,我们可以理解为聚水与藏风之道,以水聚生气,防风散生气,得水为上,防风次之。此地的生旺之气既然已经被风吹走,但若是重新引入流水,通过水的聚集作用,是不是重新可以产生生旺之气呢?”

杨紫林被他这无懈可击的一番话说的一愣神,好一会才恢复过来,反驳道:“你强词夺理,风水宝地既然生气散尽,又岂会轻易的凝聚?再者说,即便是重新凝聚,那也不复是先前的宝地,主人若是再次使用这处宝地,那就需要重新下葬,而且因为入葬自己旧宅的关系,再次下葬无异于冲撞自己的气运,物极必反,是凶生吉,未可知也。”

“我们既然辨不出来个子丑寅卯,那就请前辈给予公正的判决吧。”赖文斌自信满满的,懒得再与他多说。

光普禅师道:“两位小檀越意见发生了分歧,想必解决此处的问题,便可以分出来这一回合的胜负,不知施半仙道友怎么看?”

施半仙一愣,没想到他又问自己的意见,当下也不含糊,朗声道:“杨家小辈所说的迁坟在理,我没有意见;而赖家的小友建议说是堵水口,恢复到先前的样子,从节约环保的角度来说,这个意见也是很中肯……”

众人再次见识施半仙发表意见,都是竖起耳朵倾听,以免遗漏高见从而抱憾终生,没想到他都不得罪,同时夸赞两人,并没有指出来谁高谁低,不由得略些有失望。

赖文斌所用到的理论,属于三合派,三合派风水则是理气风水当中应用最多,普及最广泛的一个流派,而且三合派注重水法,甚至极端的认为水比龙还要重要,再加上自古就有“水管财”的说法,更加得到群众的认可,有些翻山越岭给人家选择阴宅的民间风水师,会随身携带的一本三合派风水书,以作参考,可见其普及之广。

“这一回合看起来比较简单,恐怕不能说明什么,说不定会打平。”张灵音道。

袁水问摇了摇头,小声道:“赖文斌会输。”

张灵音道:“我听他说的很有道理,你有何根据?”袁水问道:“根据倒是没有多少,不过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张灵音道:“既然有意思还不快点说!卖什么关子。”

袁水问道:“形势是纯粹的地理,而理气可以理解为在地理的基础上加上一些天时的因素。赖家是形势派,在阴宅出问题的时候,按照形势派的理论,只要将阴宅变回原来的样子,风水自然好转;而理气派则是要考虑到天时的影响,即便是在原地改回本来的样子,吉凶却不能确定。按照这些道理来分析,杨家的子弟应该主张恢复原来的样子,而赖家的子弟则是要主张迁坟,可现在完全不是这么个样子,彻底的搞反了!”

袁水问跟张灵音二人小声嘀咕,而施半仙却处在水深火热当中,毕竟光普禅师将一个烫手的山芋抛在了他的手中,他接也不是,扔也不是,只得加了些肢体动作,比如说到坟前观察一番,再就是到高处鸟瞰一下大地,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拖延时间。

他内心高速思考着该如何应对眼下的局面,慢慢悠悠的回到原地,冷不防的注意到站在身旁,同样竖着一对耳朵,等待自己发表高见的宝贝徒弟吴尚青,知道他是个福将,向来是人品坚挺,一下子来了灵感,满脸笑意道:“尚青徒弟,我曾经讲过风水的形势跟理气之间的差别,眼下给你一个实践的机会,你要好好把握,说一说你是怎么想的!”

吴尚青得蒙师父器重,当即大喜过望,道:“那弟子就把心中所想的一点不成熟的意见表达出来,还请师父跟在场的各位前辈高人们指点。”他说道此处一顿,见众人将眼光聚焦在他的身上,难免得意非凡,继续道:“风水的形势派顾名思义,纯粹以形峦为主,我们只要考虑形势即可,杨家晚辈的建议乃是万能的办法,我们不去讨论,只要分析一下赖家晚辈提议的堵住水口,恢复原先格局的方法,比起迁坟来,孰优孰劣,便可以彻底的将此事解决。”

施半仙点头道:“不错,依你之见,谁的方法更好呢!”吴尚青道:“依照弟子愚见,赖家的方法不可行!”

“不可行!”赖文斌哑然失笑,道:“希望你不是信口开河!”

吴尚青道:“风水宝地的选取,无外乎天时地利人和,天时说的是理气,地利说的是形峦,人和则说的事在人为的努力。此地形势已经改变,天时大运更是会迁移,好坏姑且不论,若是再将地形恢复原样,天时会不会再次受到地利的影响,恢复到以前的样子还是未知数。”

吴尚青说的比较多,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地利只能顺应天时,不能忤逆。众人归纳出来其中的精髓以后,皆是暗自点头,有些对门派或者家族不满的子弟,心中已经开始活泛起来,思考着要不要巴结巴结吴尚青,改门换派够拜施半仙为师。

“是我考虑不周,忽视了理气当中至关重要的天时因素,今日被吴前辈点出来,宛如醍醐灌顶,在此向墓主的后人,以及的各位风水界的前辈同仁们表达诚挚的歉意。”

赖文斌求胜心切,只想着以“得水为上,藏风次之”的理论胜杨紫林,再加上他并没有多少实践的经验,这才犯了一个相对来说低级的错误,在吴尚青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他便已经豁然开朗,并主动承认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