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以血为引
作者:贼人字数:3196字

第一百六十三章 以血为引

杨紫林无辜道:“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啊。”刘相政道:“当日越王的陵墓前面,难道你没有见过一个神秘的女人。”杨紫林点头,恍然大悟道:“原来你说的是神仙姐姐,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女人呢!”

杨柏森这才确认刘相政所言非虚,当即神色凝重道:“事关重大,我同意请出来量天尺,另外如果在场的各位如果感兴趣的话不妨到杨家一观。”

在场的这些风水世家的子弟当然没有意见,纷纷点头表示荣幸之至,而此时的袁水问跟李明烨两人也凑到了一起,袁水问道:“那日你回家之后,家族的人对你姑姑的事情是什么态度。”李明烨道:“我爹只是说他知道了,并没有显现出来吃惊或是担忧的表情。”袁水问道:“难道说李家家主早就知道此事?”李明烨道:“不太可能,我父亲虽然没有异常,可是我母亲却显得很激动,非要将姑姑找回不可。”袁水问想了想道:“她们姐妹情深,这倒是可以理解。”

“你们两个在嘀咕些什么呢?”郭胜男见到二人不知在说些什么,凑过来询问道。

“没什么,我与李兄谈论了一会杨家量天尺的事情,听说这件宝物非同凡响,今日终于能有机会见到,实在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袁水问顾左右而言他道。

“我也对杨家的量天尺非常好奇,听说这件宝物威力巨大,有许多不可思议的神奇之处,尤其是动用此宝的苛刻程度,非三十年不可,这次看来是要用来测算那个神秘女子了。”郭胜男当日也参与寻找百越王陵墓,亲眼见到那女子大发神威的样子,现在想来还心有余悸。

袁水问知道郭胜男对李明烨暗生情愫,本着成人之美的想法,聊了才一会,他便借故离开了,而李明烨内心则是叫苦不迭,毕竟他喜欢的是袁清波那样类型的女子,他表面上不能表现出来任何不满,只得极力装出来很亲切的样子。

※※※

“请家族至宝!”

随着杨柏森的话音落下,一对童男女一齐捧着一个盖着青布的盒子,缓缓地走进祠堂,而居于两侧的这些玄学家族的子弟们,纷纷睁大了好奇的眼睛。

杨柏森双手接过盒子之后,面向正北,深深鞠了一躬,又将那盒子高高的举过头顶,嘴里念叨一番之后,便将上面的青布揭了下来。

众人屏住呼吸,凝神看去,随着他打开盒盖,看清楚里面东西具体样子的时候,皆是一愣。

“这就是传说中的量天尺!”张灵音觉得实物跟内心想的反差比较大,脸上露出来很明显的失望之色,继续道:“实在是太不起眼了吧!简直就是一个烧火的棍子,只不过比较扁平油光而已。”

她的这番话没经过大脑,脱口而出,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在场的众人大都身怀道法,都听了个清楚,虽然同样心中疑惑,但却没有她这样沉不住气,只是冷眼旁观。

“返璞归真,大巧若拙,果然是名震天下的量天尺!”刘相政盯着盒子当中的长约一寸的尺子,脸上露出来火热的神色。

“刘贤侄,事不宜迟,你心里默念那人的容貌样子,用这支笔将她的生辰八字写在尺子上面,那女子的当下状况便会显示出来。”杨柏森说完,将一只秃笔交到刘相政的手中。

刘相政恭恭敬敬的接过两件东西,左手握着尺子,右手略有颤抖的写下李敏佳的生辰八字。

他才写完,那个毫不起眼烧火棍子立刻发出来耀眼的光芒,当即在棍子的上方,一道光幕扩散开来,凝聚成一副诡异的画面。画面当中有一个身形婀娜的女子,以极快的速度在旷野之间奔走,才一会的功夫,便在一个立有墓碑的坟茔面前停了下来,随着她手掌的落下,那座坟茔前的石碑应声而破,只见石碑下面有一丝灰蒙蒙的气体飘了出来,那女子置身于灰蒙蒙的气体当中,不多时便将该气体彻底的吸收完毕。

在场的这些风水家族的子弟们,个个都是识货之人,立刻认出来那股灰蒙蒙气体的性质,不是煞气又是什么!

“煞气与生气乃是阴阳二气在极端条件下产化之物,生旺之气对人体大有裨益,尚且不能直接吸收;煞戾之气能够破坏人的机体,似这般毫无顾忌,大快朵颐的吞食,我活了这一把年纪,还是第一次见到。”刘家的一位长辈感叹道。

众人惊叹归惊叹,而画面当中的女子却不为所动,等到她将灰色气体吸收的一丝不剩,脸上便露出来愉悦的样子。

“她转身了!一动不动的看着前方,是不是发现了我们!”张灵音抓着袁水问的胳膊,紧张的说道。

“不太可能吧!”袁水问解释道:“这要从量天尺成像原理说起,尺子当中蕴含的强大法力,通过生辰八字将所寻找之人定位,然后将那人活动的场景传送过来,若是场中之人捕捉到了那股法力,的确是能发现我们,不过李敏佳的神智看起来不太清醒,就算是被她捕捉到,也不太可能知道我们在窥视她吧!”

袁水问才说到这,画面当中的女子脸上露出来诡异的笑容,忽然眼睛一瞪,量天尺上方的画面立刻犹如水纹般晃动不已,再看一直将心神贯注在量天尺当中的刘相政,身形晃动,就是一个踉跄,猛然被弹了开去,袁水问离他最近,上前阻住他后退的趋势,再看他的一张脸色惨白无比,嘴角也溢出来两行血迹。

“刘前辈,您没事吧!”袁水问关心的问道。

刘相政道:“无妨,我个人事小,你快去看看杨家的至宝量天尺怎么样了。”

“量天尺恐怕是报废了!”袁水问见到杨柏森双手颤抖着抱着通体裂纹的尺子,脸上一副如丧考妣的沉痛表情,内心充满了惋惜。

刘相政调息完毕以后,带着歉然的神情道:“杨族长,杨家至宝损毁一事责任在我,您老人家放心便是,我定当想尽办法将此宝物修复。”杨柏森摇了摇头,道:“宿命如此,怨不得你,毁就毁了吧,当务之急是要设法阻止画面当中的那女子继续吸收煞气,以免发生难以掌控的风险。”

刘相政通过量天尺,已经确认李敏佳并没有死,而且还知道她如今的大概位置所在,目的已经达到,当即与众人告辞,闪身而出。

杨柏森平息了一下心情,朗声对众人道:“今晚之事暂且告一段落,我们杨家已经在镇上给大家安排好了宾馆,各位现在就可以入驻,明天开始进行第三场的比试,寻找刘恒所提到的杀阵。我方才跟赖家之人商量过了,所有风水家族子弟均可参与此事,如果早于我们一步,杨赖两家非但甘拜下风,还有极大的好处赠与。”

杨柏森这番说辞成功的转移了大家伙的注意力,毕竟他们都是眼高于顶的人物,有机会挑战杨赖两家,一旦成功名利双收,失败没有任何影响,何乐而不为,当即纷纷告辞,回去观星的观星,起卦的起卦,忙得不亦乐乎。

而八大家族的人都很默契的留了下来,着手商量处理神秘女子的事情。

杨柏森对李明烨道:“我方才在路上问过紫林,他说当日在百越王陵墓的时候,你李家的人也有参与,不知你回去,将此事报告给家族以后,他们什么反应。”李明烨道:“家父并没有多说什么,而且在我来的时候特意叮嘱过我,一切听从这里的长辈安排。”杨柏森点头道:“要说李家的这位族人也是天纵之才,她当日与刘恒相恋,却因为当时李家家主的不知情,无意当中将他们拆散,于是他们两个双双叛逃出家族,这件事情想必在场的众位都有耳闻。”

袁水问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当日二叔袁洪涛的确就是这样跟他说的。

杨柏森继续说道:“你们这些晚辈们只知道其一,却不知道内中另有的隐情。刘、李二人叛逃出家族以后,委实是让江湖上消停了一段时间,可就在三十年以前,也是这个时节,杨赖两家形势跟理气比斗到了紧要关头,刘恒暗地里找到我,并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他的相好,也就是李家的那位大姊,之所以修炼水平远远高于常人,乃是由于她引入煞气修炼的缘故!”

“煞戾之气竟然也能用来吐纳修炼!”袁水问惊骇非常,委实不能相信!毕竟寻常人跟沾惹上一星半点的煞气,都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何毅舟目盲一事便是活生生的例子!

杨柏森道:“引入煞气修炼,非女子不可也!因为女子与男子不同,男子以精为引,炼精以化气;女子则是以血为引,炼血以化气。男子精气属阳,生旺之气也属阳;女子血气属阴,煞戾之气同样属阴,所以说只有女子才能尝试着将霸道的煞气引入体内修炼。这种状况在以前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凡是用煞气代替气血修炼的女子,要么内息不畅,走火入魔身亡,要么神魂受损,为祸一方。当时的刘恒深谙其中的道理,自己劝说李敏佳无功,为了避免她继续深陷下去,这才来找到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