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联合出手
作者:贼人字数:3193字

第一百六十四章 联合出手

袁水问等人听完他的叙述完毕,这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敢情李敏佳身亡一事竟然与刘相政脱不开关系,这是他们始料不及的。

“那时候我已经是杨家的族长,知道事关重大,立刻邀请几位德高望重的风水界的同仁,在刘恒的指引下,来到李敏佳的修炼之处。她当时修炼到了紧要关头,一见我们跟刘恒一起进来,就已经猜出了大概,我们还没说几句相劝的话,她便恼怒起来,冲上来与我们相斗。她虽然天资惊人,但毕竟年轻,又岂能是我们几个老家伙的对手?最终还是被我们擒获。”

杨柏森说到这里,管姓老者跟刘姓老者纷纷点头,他们两个也是当初的参与者。

刘姓老者道:“刘恒虽然被我们刘家革除家门,但是他能大义灭亲,让我很是欣慰,当时我还想着那件事情过后,亲自替他向刘家的家主跟族长说道说道,让他认祖归宗,只可惜事情进展的结果却是大出我们意料。”

管姓老者道:“刘兄说得不错,我们将她擒获以后,见她死不悔改,无奈之下只得锁住她的琵琶骨,看看能不能找出来化解她的体内已经大为可观的煞气,只是没想到刘恒不忍心见她受皮肉之苦,悄悄地将她琵琶骨处的锁链解开,这才使得事情到了无法预料的地步!”

琵琶骨便是锁骨,此处被锁,不论是武功或者是道法,皆不能用,虽然事出有因,在场的众人还是对他们所用的残酷手法感到悚然。

杨柏森道:“也是我们考虑不周,没有将刘恒考虑在内。李敏佳脱身之后,恼怒他跟外人联合起来算计自己,非但与我们势不两立,就是刘恒她也毫不原谅。我们不能由着她修炼邪法害人,再次组织了一次大的围剿,终于将她在堵在一个山洞之中。她斗我们不过,没有屈服,当场就服下剧毒的药物,纵然是鬼医的传人在场,也没有将她救过来……”

张灵音一听他提及“鬼医”二字,立刻眼睛发亮,兴奋道:“鬼医家族的传人也没能将她救过来,看来真是没救了,就是不知道我行不行。”

杨柏森好奇地盯着她看了一会,脸上露出来惊奇的神色,倒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并不知道张灵音是神医世家传人的身份。

“鬼医世家的弟子都没有将李敏佳救过来,看来她是铁了心的想避过众人的耳目。”袁水问内心思量道。

神州地域不光有风水家族,医学家族也不在少数,最有名的当属三家,分别是神医张家,鬼医华家,怪医扁家。这三家的先人都大有来头,张家可以追溯到东汉时期的张仲景,华家可以追溯到三国时期的华佗,扁家更早,甚至可以追溯到战国时期的扁鹊。

因为这三家传人的医术相当高明,大家都认为他们是神医的后代,也没有人去质疑过他们的身份。

“李家大姊死后,我当时还很高兴,毕竟刘恒首功一件,这样便能名正言顺的让他回归家族,谁知道我才劝说了几句,他非但没有体谅到我的良苦用心,反而凶性大发,指责我们是杀害李敏佳的凶手,立刻便与我们拼命,大家伙体谅到他伤心之处,便不与他强斗。最终默许他抢走李敏佳的尸体,没有阻拦。”刘家的长辈说到此时,忍不住喟然长叹,不知是在感叹李敏佳的死,还是在感叹刘家的天才弟子与家族反目成仇。

“不对!”袁水问想起一事来,出口道:“当日找寻百越王陵墓的时候,我们曾经在当地遇到一位盲师,李敏佳上山下乡的时候,顺带着教过他本事,她重伤的时候曾经去找过这位盲师,以时间点推断,这件事应该发生在李敏佳假死之后。就是不知道当时寻她的对头又是什么人,看样子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

当初吴明前去找过李敏佳的麻烦,但是袁水问不相信吴明背后没有致使之人,或许吴明背后那位神秘的五爷也与此有关。

“整个过程纷杂难解,前因后果还在其次,当务之急是要阻止李敏佳继续用煞气修炼,我提议由我们风水世家的八大家族当中,每个家族至少派遣出来一名有道法修为的人,组成一支队伍,用来找寻对付李敏佳,不知大家意下如何?”杨柏森道。

“妙极,妙极!”管姓老者颔首道:“八大家族联合出手,除了抗战那会,这种盛况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而且各大家族的弟子一起行动,一路之上还可以交流切磋,互相提高,我举双手赞成此事!”

他们二人说的在理,大家当然没有异议,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杨柏森道:“八大家族联合一事我看就在赣闽二地形势跟理气比试结束以后正式开始吧,而且此次正好有一个契机,八大家族的子弟不论谁率先找到刘恒布置下的星斗杀阵,剩余的七家便在稍后的行动当中听这个家族的号令……”

他话虽没说完,但言尽于此,大家都听得明白,尤其是一些年轻气盛的弟子们,像是刘家的刘圭,郭家的郭珏,管家的管轩,甚至袁水问、李明烨都露出来兴奋的神情。

而这时候,场中响起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道:“此番若是被我们这些小门小派的风水弟子拔得头筹,你们这八大家族是不是要听那我们的号令?”

众人一愣,凝神看出,认出来说话之人的身份,不是施半仙的高徒吴尚青又是谁?

那些普通观礼的风水世家的子弟们都回去了,可身为评判,德高望重的光普禅师跟施半仙却仍旧是留在祠堂当中。光普禅师因为是出家人,不方便参与他们玄门之间的争斗,所以整个过程当中没有发言;而施半仙压根就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更加缄默非常,正庆幸能蒙混过关,今晚过后就撂挑子走人,不曾想在最关键时刻,吴尚青开口说话了。

杨柏森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道:“施半仙的高徒说的是,小家族我倒是没有想到,如果他们真的有这个本事,我们这八大家族非但要让贤,而且更是得易主!”

众人听他说完,虽然愣神,却都暗道不错,历史上风水玄学家族有名望的又何止八个!沉浮兴衰,比比皆是。

吴尚青向施半仙邀功道:“师父您老人家放心,弟子一定第一个将杀阵找到,替您老人家争光!”施半仙皮笑肉不笑道:“那可真是难为你了,不过凡事不要勉强,你师父我过惯了闲云野鹤的日子,实在是不想在俗事上伤脑筋。”

众人听施半仙说话的语气,果真是不慕虚荣,佩服不已,都认为他是修道有成的大德之人。

……

“根据卦象,地运,以及天象三者综合考虑,我认为刘相政布下的那处煞阵,是在徽州境内。”

散会以后,袁水问与袁清波合二人合力,推演天机,终于得出来一点不明显的结论来。

“那还等什么,我们这就行动,一定要赶在前面!发号施令咱们虽然不稀罕,但不争馒头也要争口气才好。”张灵音道。

“眼下这么晚了,磨刀不误砍柴工,大家还是提早休息,养足了精神,明天也好应对。”袁水问跟他们道了声晚安,打着哈欠离开了。

……

第二天一早,袁水问等人正要准备上路,却见李明烨走了过来。

袁水问道:“眼下大家都在寻找刘相政布下的杀阵,你不动身,来到我这里做什么?”李明烨不好意思道:“我对于那些虚名不甚在意,过来想跟你们结伴同行。”袁水问道:“这不太好吧,毕竟我们现在是竞争关系,你跟我们一起的话,即便是发现杀阵,又该算到谁头上?”

李明烨摆手道:“归你就是,你知道我向来不注重这些的。”

袁水问对他的口是心非大为鄙视,不过准备给他一个台阶,以免他恼羞成怒,当即用水彩笔在手上写下两个字,对他道:“我手上写的是我此行的目的地,你能猜出来我们去哪里,我便同意让你跟我们一起。”

李明烨道:“这有何难,据我昨晚夜观天象,刘相政的所布下的斗木煞阵分野在徽州一代,你们要去的目的地,当然便是徽州了。”袁水问听他说完,张开手掌,上面果然写有“徽州”两个字。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带上你吧。”袁水问很是无奈的妥协道。

这一行人离开旅店来到路上,袁水问正在发愁用什么交通工具,却见李明烨打开了一辆越野车的车门,做出来一个请进的手势。

“小李子可以啊,都混上车了。”张灵音颇为兴奋的第一个钻了进去。

李明烨讪讪而笑道:“我天生的劳碌命,这不家族的长辈为了我出行方便,才给我配了一辆国产车,凑合着开。”

“国产车也是车啊,我可羡慕得不得了!”男人哪有不喜欢车的,袁水问坐到车中,心里已经思考如何也能让家里的老爷子破点财,给自己也配上一辆车。

既然沾了人家李明烨的光,袁、张二人多少给她点面子,主动做到后排,并将将袁清波推到副驾驶座上。袁清波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不悦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