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被人算计
作者:贼人字数:3179字

第一百六十六章 被人算计

“大言不惭,你又如何证明,你比杨赖两家,乃至于这些其他家族的人先一步到来?”郭珏进一步挑衅道。

“这个……本来我是不想说的,说出来有伤风化,我先前到这边的时候因为内急,在树丛当中解决过个人问题,你若是不信可以过去一看便知。”吴尚青不好意思道。

“你……”郭珏被气得无话可说,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查看吴尚青的便溺之物。

随着吴尚青这话说完,杨紫林跟赖文斌脸上露出来尴尬的神色,他们来个争来争去,竟然让别人抢了先。

杨紫林更是听族长透过口风,此次赣闽风水之争的结果尚在其次,如果能成为八大家族对付李敏佳的领袖之人,必然会对家族的声望起到一个绝佳的提升效果,所以对于寻找到刘相政布置的杀阵,得到里面的煞气,他原本是志在必得的。

“就算是你先来一步又能怎样?只有获得煞气的人才是最终的获胜者。”郭珏这番话说完,场中之人纷纷点头,认为他说的不错。

袁水问大皱眉头,原本以他的估计,八大家族都能派弟子前来,其他的一些小的家族门派,有那么三五波人马也就到了极限,可没想到如今看来,近乎所有的风水家族都有弟子聚集于此,这让他很是不能理解。

吴尚青道:“不错,谁得到煞气,便是这次的获胜者,而且也不仅限于杨家跟赖家,大家如果想争,那就果断出手吧!”

吴尚青说完,转身远离众人,而这些天纵之才的风水世家的弟子们,纷纷冲着一个半开合的墓穴而去。

“吴大哥,这座墓穴的盗洞是你挖开的?”袁水问见吴尚青到了近前,疑惑道。

“不瞒袁老弟,那个盗洞在我来的时候就已经在那里了,我因为心里没底,所以没敢靠前。”吴尚青实话实说道。

“这么说来,是有人提前一步打开墓室,就是不知道那人为什么没有将煞气拿走。”袁水问难以理解道。

张灵音道:“我说姓吴的,你老实交代,你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吴尚青脸色一变道:“当然是我起卦推测而来。”张灵音道:“明人面前你还敢说假话,你要是不老实交代,我就去施半仙那里告你的状!”张灵音不知道抬出来施半仙的名头管不管用,先诈他一诈再说。

“张姑娘,你可不要告诉师父他老人家,我实话实说还不成么。”

袁水问听了吴尚青的解释,大吃一惊,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到这里不是你起卦预测出来,而是有人指点你过来的!”

“是啊。”吴尚青怕他们不信,接着将一张纸条交到他们的手中。袁水问接过来一看,立刻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这条上不但将到这里的路线写得清清楚楚,甚至连经度跟纬度都明明白白的标了出来。

“不好!”袁水问道:“我先前还不明白为什么近乎所有的风水家族的弟子们都来了,现在我知道原因所在,原来他们都是跟踪吴大哥你而来。”

吴尚青脸色一变,这才想起来他一路之上,的的确确觉得后面有人在跟踪,但他因为对纸条上的地址并没有多大的信心,也就没有将后面那些人挂在心上。

“有人将记载真实地址的纸条交到你的手中,然后把风水家族子弟们引到这里,莫非有什么阴谋不成。”张灵音思考半晌道。

“问题一定出现在杀阵之上!”袁水问想到此处,当即对奔向墓穴的众人喊道:“不要靠近,那里危险!”

杨紫林跟赖文斌本来距离墓穴最近,但是他们两个因为都不想让对方抢先,互相牵制,这才耽误下来,还没有完全靠近。李明烨、郭胜男、刘飞等人出于对袁水问的信任,都是略带迟疑地停了下来,并试图往后退。

而那些风水家族的弟子们对袁家的人不熟悉,还以为他要阻止自己得到好处,自然而然地将他的话彻底的忽视,转眼间已经来到墓穴之前。

“哈哈,煞气归我沅水派所有,什么狗屁杨家赖家,这些八大家族的弟子都是徒有虚名罢了!”沅水派一人喊道。

这位脑袋偏大的沅水派弟子准备用符箓轰开棺椁,辰州派的吕恩泽则是斜刺里冲出去,就要将他阻拦下来。

“你想坏我好事,门都没有。”沅水派的这名弟子拼着背后空门大开,硬接了他这一击,而面前的棺椁也被他的符箓彻底的轰开。

他伸手入内,的确是接触到了一股寒意逼人的煞气,大喜过望,拽了出来,放声大笑。

这群风水世家的弟子们眼看着东西被别人得到,一个个都红了眼,皆是恼怒的冲上前去抢夺。

他们才一靠近,那座半开的墓穴当中发出来一声惊天动地着巨响,随即火光冲天,大地晃动,有些没留神的风水家族的弟子纷纷摔倒。

他们摔倒的还算安全,而那些距离墓穴太近,像是辰州派的吕恩泽,便被彻底的炸飞出去,至于那位首当其冲的沅水派的弟子,已经彻底的不成人形。

死里逃生的李明烨、郭胜男等人倒吸一口凉气,脚底生寒,如果没有听从袁水问的提示,靠得过近,非死即伤。他们想到后果如此严重,皆是向袁水问这边投来感激的目光。

“可惜啊可惜。”

众人惊魂甫定,而墓穴爆炸,浓烟过后的空旷之地,非常突兀的出现了三个人。

“吴明,竟然是你!”袁水问看清楚说话之人的身份,正是当初一直跟他作对的无名师爷吴明。

“袁家的小辈,你倒是机灵,没有将你炸死,真是可惜呢。”吴明脸现遗憾之色道。

袁水问虽然恼怒,但还是压住心神,对他另一侧的一人道:“钱金盛,你可是刘相政的首徒,如今你投靠吴明,是不是有欺师灭祖的嫌疑?”

钱金盛大怒:“刘相政算什么东西,他既然不管我这徒弟的死活,我当然便不会承认有他这一号师父,我只恨当初他命大,从陵墓当中逃了出来。”

张灵音道:“好啊,原来百越王陵墓的出口,果然是被你炸塌,恐怕这次也是你的杰作吧!”

钱金盛得意道:“不错,这次是我投靠五爷以后的投名状,自然是要干得漂亮一些。”

李明烨不屑道:“又是五爷,藏头露尾的家伙,可敢跟我一斗!”

“五爷知道你们会不服,所以亲自前来见你们了。”钱金盛说完,跟吴明齐齐退后一步,将中间的那人显露出来。

袁水问道:“你便是五爷?”中间这人道:“没错!袁家的弟子果然不同凡响。”袁水问听她口音有异,顿时一怔道:“你是女子?”中间这人道:“你难道听不出来么。”

“这……”袁水问彻底地凌乱了,他原本以为五爷即便不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也得是一个四五十岁的抠脚大汉,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是一个女子,而且听她娇滴滴的声音,竟然比自己表妹袁清波说话的声音还要动听!

而此时这些风水家族的子弟们,不论受伤与否,但凡是有些行动力的,都往袁水问这边靠拢过来,虽然损失惨重,但好歹身为八大家族的主力被袁水问提醒,得以逃脱,尚有一战之力。

“原来你是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将坟茔打出盗洞,让里面的煞气泄露出来,方便我们找寻,真是一个好算计。”李明烨恨恨地说道。

钱金盛道:“是我建议这样做的,毕竟我怕你们找不到地方,这才弄得明显一些,现在看来,我低估了你们的水平,应该向你们道歉。”

“给吴尚青地址的人,想必也是你们当中的一位吧!”袁清波难得发火,粉面含霜道。

“不错,这是我老人家的注意,毕竟要做好两手准备,有备无患!”无名师爷得意道。

“原来都是你事先计划的,可你为什么要骗我……”吴尚青间接将众人引到此处,发生死伤,自认难辞其咎,悔恨不已。

吴明笑道:“乖孙子,给你爷爷办点事情,怎么能有抱怨的心态。”吴尚青啐了一口道:“谁是你孙子,不要脸。”吴明道:“你叫吴尚青,你姐姐叫吴洁翠,小的时候我还抱亲过你们呢。”吴尚青矢口否认道:“不可能,我爸妈说爷爷早死了。”

吴明脸色明显一变,沉声道:“你爸妈看来还是对我有意见,我不怪他们,但是你身为吴家的子弟,完全继承了我的道法修为的天赋,这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你放屁!我爷爷早死了,就是还活着,也不会是你这样的人。”吴尚青语无伦次斥道。

“小吴,你这孙子大不敬,需不需要我代为教训一下。”中间女子道。

吴明诚惶诚恐道:“我这孙子虽然顽劣,但毕竟是我的后人,还请五爷看在我这么多年鞍前马后的分上,饶了他一命吧!”中年女子点头道:“也好,那就放过你这位孙子,其他的这些人当中是不是也有你的亲戚朋友?”

吴明摇头道:“没有了,不过袁家跟李家的两位是个不错的对手,数次坏我好事,如有可能,还请将他们交给我,让我整治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