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吞吐煞气
作者:贼人字数:3252字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吞吐煞气

“这女人完全是个疯子,被她缠上可要完蛋了。”韩金铁眼看着避无可避,索性横下心来,向吴明等人那边冲了过去。

“哈哈,连吴明后台五爷都不是李敏佳的对手,这下子有好戏看喽!”张灵音幸灾乐祸道。

“你这家伙当真可恶!”吴明气恼不已,试图上前阻拦韩金铁。而韩金铁与吴明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恩怨,见他阻挡在自己的面前,心下恼怒,便奋力将盛放煞气的口袋扔向吴明。

吴明下意识接过,验证无误,神情一呆,他没想到对方如此的果决,眼下虽然拿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但他着实没有任何兴奋的心思。

因为李敏佳转眼之间,已经来到他的面前。

“小吴你退后,老妪我不信还打不过一个疯子!”五爷说话之际,手中掐动指诀,就是一道闪电劈了过去。

李敏佳不躲不闪,仍旧是檀口一张,将那闪电吸入口鼻当中,不过她这次没有上次那么幸运,略微停顿了一下身体,眉头大皱。

“哈哈,我果然没有猜错,你用煞气修炼,对生气有天生的排斥作用。既然生气对你能造成影响,我就再给你一些。”五爷将体内源源不断的法力凝聚成雷诀,夹杂着磅礴的生旺之气,毫不迟疑的向她轰了过去,而李敏佳则是像她试想的那样,躲躲闪闪,很是畏惧。

“这家伙好卑鄙,我不要不要帮一下李前辈。”张灵音看不下去,忍不住出口道。

“我看还是不要了,事情还没有发展到那个地步,毕竟生气只不过对她有影响,尚不足以造成伤害,而自称五爷的那名女子需要不断地消耗体内的法力,恐难持久,眼下也到了时候,想必她要变换手段了。”

袁水问话音甫毕,五爷果真停手,瞬间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散发着金光的圆球状的东西,祭了出去,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这是什么玩意!”张灵音只觉得前面这东西耀人眼球,发出来圣洁的光辉,忍不住开口问道。

袁水问道:“这是高僧圆寂后的舍利子,只不过被人炼化成法宝而已。”张灵音道:“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当日真苦大师圆寂以后,不但有舍利子产生,还有五彩舍利呢。”袁水问道:“不错,真苦大师是有道高僧,产生舍利子不足为奇,不过那五彩舍利却是假的的。”张灵音道:“能被轻易捏碎的舍利子质量不行,定然是假的无疑,我有机会一定询问一下知情的色空大师。”

他们二人对话之际,五爷祭出去舍利子已经冲到李敏佳的面前。李敏佳立刻对那发出圣洁光芒的舍利子产生恐惧的神情,它进一步,她便后退一步,惹得吴明等人哈哈大笑。

钱金盛更是拍马屁道:“五爷果然是算无遗策,我看这下疯婆子遇到克星,很快就要完蛋了。”他还没有得意多久,便注意到一道灰影从旁边闪了出来,直奔自己这边而来。

钱金盛颇为惧怕的向后缩了缩脖子,不自然道:“我那倒霉的师父来了。”吴明一惊道:“不能让他靠近姓李的,要知道当初他们两个可是一对恋人,说不定会帮她。”

刘相政终于来到众人的面前,发现李敏佳的身影,还没等松口气,却看到她被一个圆形的珠子逼得左右躲闪,心中大怒,对吴明等人道:“吴明,这珠子是你指挥的法宝?”

吴明哈哈一笑道:“刘道友你怎么老糊涂了,隔空控物,法宝御敌,可不是我们化气巅峰所能施展出来的。忘了给你介绍一下,我身旁的这位,正是之前提及,一直对你很看好的五爷,如今正式给你引荐一下。”

“咯咯,刘道友果然一派大家风范,正是我需要的帮手,眼下吴明是我的左护法,尚缺一个右护法,你不如归顺我,给你这个职位如何?”五爷用她那满是魅惑的语气说道。

刘相政见她说话之际不时地掐动指诀,显然指挥舍利子攻击李敏佳的人正是她,心中恼怒,哪里会再跟她废话,冲上前去,就要打断她的掐指的动作。

“刘道友稍安勿躁,五爷给你的位置不逊于我,你难道就不动心。”吴明第一时间站出来将刘相政阻拦下来。

“五爷是什么东西,谁稀罕她的狗屁护法!”刘相政怒极,一出手便是全力,吴明仓促应战,大处下风。

“袁老弟,我们帮哪一方。”李明烨既像在询问袁水问,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他们这个级别的争斗,可不是我们能参与的,还是静观其变吧。”袁水问道。

李敏佳畏惧金光舍利,只是一味的躲闪,这样一来,无疑是助长了五爷的气焰。她得寸进尺,将那颗舍利子指挥的纵横捭阖,在静谧的夜色当中,划过一道又一道光痕,这让在旁边观战的这些玄学家族的子弟们,目眩神迷。

“给我破!”眼看着将李敏佳逼到两块大的山岩之间,再无退路,五爷语气兴奋,忍不住大喝了一声。

众人还道是诡异女子要被五爷重伤,正为她捏一把汗之际,却见她双眼一凝,精光四射,同时口唇轻启,将那整个颗舍利子一下吞到腹中!

被称作是五爷的这名女子因为将一缕心神附着在舍利子之上,冷不防的被李敏佳吞掉,来不及收回,当即受到不轻的内伤。

“五爷,您没事吧!”吴明虽然与刘相政打得激烈,但却时刻注意着两名女子相斗的过程,眼看五爷不敌,他立刻舍下刘相政,过去询问伤势情况。

“不碍事,我一瞬间见她目露狡黠,似乎是在诱导我急攻,她好一举将我重创,眼下我已受伤,不宜恋战,先回去再说吧!”

吴明听完五爷的话以后,当然没有意见,正要搀扶她离开,却见李敏佳转瞬间到了近前。

“给你!”吴明极为不舍的将盛放煞气的口袋扔到她的手中,同时狠狠瞪了一眼不远处幸灾乐祸的韩金铁。

李敏佳得到煞气以后,便迫不及待地打开口袋吸收起来,周围的这些玄学家族的子弟们曾有幸在量天尺的预测下见过她吸收煞气的画面,已经很震撼,但现场毕竟跟模拟的有天壤之别,再说韩金铁袋子当中盛放的煞气,量也太多了一些,更加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过去大半个时辰,李敏佳才将所有的煞气吸收完毕,众人只是呆呆地看着,竟然没有一个人露出来不耐烦的表情,而刘相政更是目光柔和的盯着她看。

“李兄,莫非我们来晚一步?”原本安静的山野这一声来甚是突兀。

“袁二弟,应该不算晚,毕竟我大姊还没有离开。”又有一人道。

众人听到这声音,心中不过是吃惊,而李家的李明烨,袁家的袁清波,袁水问等人,却是大喜过望。

“二叔,您终于来了!”袁水问宛如见到救星一般,满是喜色道。

“老爸,你不是跟姑父在家里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李明烨不解问道。

李厚照神色平静道:“我与你袁姑父联手,用《推背图》辅助,这才定位到了这里,不过从现场的情况来看,我们若是早到一步,想必会好一些。”

李厚照看了一眼爆炸后的现场,心中恻然。

在场的这些风水家族的子弟们无人不知袁李二家世代交好,源于先祖袁天罡与李淳风的朋友情谊,他们二人曾联合推演唐以后一千多年当中发生的事情,并用谶语写成《推背图》流传于后世。袁、李两家联手预测,宛如两位先辈附体,天底下恐怕没有什么事情是测算不出来的。

“刘兄别来无恙。”袁洪涛像正在发呆的刘相政抱拳道。

“哦,袁家的人来了,很好。”刘相政敷衍道。

“刘恒,一别多年,我看你风采依旧啊。”李厚照道。

“哦,李家的人也来了,同样很好。”刘相政的心思完全贯注在李敏佳的身上,对李厚照的客套话都懒得答复。

而此时李敏佳已经将煞气彻底的吞噬完毕,她略显茫然的扫了扫四周,袁洪涛,李厚照这两位后来人她也尽收眼底,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神色波动,转身就要离开。

刘相政将心神全部系在她身上,又岂能让她就这么倾力离去,猛然的上前一步,就要抓她衣袖。而李敏佳却是衣袖一甩,立刻将刘相政掀翻出去。

袁洪涛跟李厚照并没有见过李敏佳施展过手段,第一次见她出手,举重若轻的便将不逊于自己的刘相政掀翻在地,皆感骇然。

“大姐,你不知道我得知你还活在世上的消息,是有多么的高兴。”李厚照在刘相政被掀飞的关口,与袁洪涛两人拦在这名女子的面前。

袁洪涛也说道:“李家大姊,你这些年还好吧,不知你能不能认出来我们两个!”李敏佳默然地扫了他们两个一眼,不为所动,而袁洪涛跟李厚照内心深处同时升起来严重的无力感。

“你们两个想做什么!”刘相政爬起身来,不去查看自己的伤势,反倒是对他们质疑起来。

“这是我们李家的事情,你一个外人就不要参与了。”李厚照自从出现,语气还是第一次如此的阴沉,虽然李敏佳修炼邪法在先,但刘恒告密,间接造成她的身亡却是不争的事实,李厚照的心里要说不怨那是假的。

刘相政至此脸色一变,泄气道:“不错,是我辜负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