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跟踪之人
作者:贼人字数:3204字

第一百七十二章 跟踪之人

既来之则安之,侯彪既然决定请客,索性就大方一回,以期望博得场中几位美女的好感。

来到楼上的包间,他还真就点了两桌的菜,六个女生一桌,张灵音跟一位怯生生的女孩子坐到四个男生这边。

“大姐头,我们大家都服气你了,听你的话果然有吃有喝!”六个女生那边当中有一个嗓子沙哑的人,她端起酒杯,隔空对张灵音恭维起来。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下次带你们去大地方,这里毕竟是在学校里面,多少有些寒碜。”张灵音大大咧咧的道。

侯彪神色略有尴尬,袁水问则是立刻不满道:“灵音你说什么呢,人家侯彪请大家吃饭,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听你的口气,怎么还挑三拣四。”

“我可没这个意思,我身为她们的老大,当然要有老大的样子。”张灵音低声解释一下,转头看向侯彪,问道,“侯哥你说是不是啊。”

“呃,张姑娘说的是,毕竟才开学,要先尝试一下学校的饭菜是否顺嘴,等以后有机会肯定请大家到外面大酒店去吃。”侯彪信口许诺道。

“大家伙都听见了吧!”张灵音环视一圈道,“给我铆足了劲吃,谁要是说减肥我跟她急。”

……

男女搭配,吃饭不累。

鉴于张灵音与袁水问的关系匪浅,侯斌等人是不指望了,不过对于另外七名舍友,一个个花枝招展,秀色可餐,让他们过足眼瘾的同时,心中考量起来,应该如何对顺眼的女生发动追求攻势。

酒足饭饱以后,众人相互告别离开,袁张二人难得逛一逛校园,才来到操场的这边,便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

“请问您是袁水问大师么?”

“我是袁水问,你是……”

“袁大师你好,我是兴国禅寺的色空……”

“色空!”袁水问一怔,与张灵音四目相对,皆感惊讶,不知他为何会打电话给自己,急忙道,“原来是色空大师,不知你有何贵干?”

色空道:“是有点事情相求,电话里面不方便说,你看我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当面谈一谈。”袁水问道:“当然没问题,我现在正在学校操场呢!”色空大喜道:“那我这就出寺去找你们!”

“色空过来做什么,会不会想跟你探讨一下风水玄学。”

“不见得吧,我看他十之八九是冲着你来的。”

“冲着我来。”张灵音一想,顿时了然。

袁水问所在的校区距离千佛山不远,他们二人在操场上没等多久,果然便看到一个身披袈裟的光头和尚往这边疾奔而来。

操场上溜达的学生虽然纷纷侧目,但也没有人上前跟色空攀谈。

“吆喝,恭喜色空大师你升官了,我现在是不是应该改口叫你色空住持?”袁水问从色空身披的袈裟认出来他目前的地位。

“袁大师你可不要寒碜我了,这都是歪打正着,因为最近禅寺不安顿,我对处理这些俗事比较在行,各位师兄弟便推举我暂代主持一职。”色空口中虽然谦逊,脸上的傲然之色,却是丝毫的掩盖不住。

“色空你升官了,可喜可贺,前段时间走得匆忙,有一个问题萦绕在脑海,想询问你一下。”张灵音。

色空一怔,他此番过来的确是有求于张灵音,见她先声夺人,当然不会拒绝,满脸堆笑道:“张姑娘但说无妨,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张灵音道:“就是五彩舍利那个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

色空脸色一变道:“这件事情可不能拿来开玩笑,我师父真苦大师遗体火化以后,的的确确的出现过五彩舍利子,当时有很多人都可以作证,你可是也在现场的。”

张灵音道:“既然是真的,那么依照舍利子‘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特性,没有理由轻易的被毁坏吧!”

“阿弥陀佛!”色空宣扬了一声佛号,道,“我对此事同样大为不解,当时小沙弥取出来五彩舍利,交到我师兄色智的手中,并没有经过旁人,后来舍利成了假的,大家有理由怀疑我师兄给私藏起来了,有鉴于此,师兄这才引咎辞职。”

“色智大师辞职,色空大师你上位。鉴于你是最大的受益者,明眼人有理由怀疑,五彩舍利调包一事与你有关。”袁水问一针见血道。

“我冤枉啊!”色空忙不迭地解释道,“我虽然觊觎主持的职位,但我毕竟是半路出家,论资排辈顶多混个长老当当,可如今就是稀里糊涂地当上主持了,我还纳闷呢。”

“算了,不说那些烦心的事情,你今天过来找我们做什么。”张灵音道。

色空道:“我固然是钦慕袁大师,但主要还是找姑娘你……”张灵音道:“找我?”色空道:“还不是我体内隐疾的那件事情,实话实说,我最近可是跑遍了全国各地的三甲医院,偏方中药同样吃了不少,愣是治不好我的毛病,还希望张姑娘能伸出援手,至于报酬,当然好说。”

“你体内的隐疾啊……”张灵音摇了摇头,道,“我也没有好的办法!”

“没有好的办法,那肯定是有坏的办法了,还请张姑娘指点迷津,要知道我家可是三代单传……”

“好的办法没有,坏的办法,不好不坏的办法却有几个,之所以说不是好办法,是因为要求比较严格。”张灵音顿了顿,看他希冀的模样,又道,“首先你得还俗,不能当和尚。”

“还俗!”色空一愣,道,“我好不容易才混到主持,在禅寺的一亩三分地上有了话语权,就这样放弃我不甘心啊。”

袁水问眉头一皱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色空你又想侍奉佛祖,又想老婆孩子热炕头,世界上哪有如此两全其美的好事?”

色空讪讪说道:“当和尚是我的工作,家庭也得去抓,毕竟生活工作两不误嘛!”

“要么还俗,回家跟你老婆好好过日子;要么留在寺院,青灯古佛的侍奉佛祖,别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袁水问不悦道。

“此事关系重大,容我回去考虑考虑,小僧就是拜别。”色空眼看着袁水问拿话将他的后路堵死,留在此地也是无用,这才灰溜溜的返了回去。

色空辞别,袁张二人目送他离开,张灵音眼尖,忽然发现距离空色身后不远的位置,有一个女子鬼鬼祟祟的跟踪着他。

“我看那个人好像是金总的前妻哎!她跟色空之间不会真的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吧!”

“不太可能,不过我们过去问一问就知道了。”袁水问说话之际,快步走到中年女子的面前,将她拦截下来。

“是你们啊。”中年女子长舒了口气道。

“在这里遇到大姐你真巧啊!”袁水问道。

“可不是偶遇,我是跟踪色空过来的!”女子实话实说道。

“我知道色空是你的妹夫,没想到大姐你对他那么关心,连他外出都要跟踪。”张灵音笑着说道。

中年女子听到此处,苦着脸道:“我跟踪他就是想跟他说些话,要知道他自从当上主持以后,就不跟我见面了,我有一些佛法上的疑惑,也没人给我解答了。”

袁水问听到此处,暗中对色空鄙视起来,他疏远金总的前妻,无非是见她离婚,没有分到财产。没有油水可捞,当然就避之不见了。

“大姐您放心就是,要知道色空大师当上主持,成为万众瞩目的人物,一言一行都要合乎佛门礼节,不能跟以前那样随便自由了,他与你疏远,也在情理之中!”袁水问昧着良心劝解道。

“话虽是如此,我总觉得心里不得劲。不过色空毕竟是我妹夫,他能当上主持,乃是光宗耀祖的大事,我替我妹妹高兴。”中年女子看来是想开了,脸上皱纹也舒展了。

“这话我怎么听的那么别扭!”袁水问脑筋急转,分析她话中的道理,当上主持固然值得称道,可出家出家,一旦出家便与世俗再无瓜葛,于其家人更加没有丝毫的可喜之处!更何况光宗耀祖!

“大姐,既然色空避之不见,你也不去搭理他,再说他也不是一个正了八经的和尚。”张灵音鄙视道。

“谢谢两位的开解,我心里舒坦多了,这就回去念佛,求佛祖保佑我妹夫色空光大佛法,普度众生。”

中年女子离开,二人还没缓过劲来,袁水问竟然发现中年女子的后面同样跟踪着一个人。

“金总,你这是干什么呢!”对于金台诚,袁水问那是没有丝毫的客气,冲过去对着他的耳朵一声大吼!

“吓我一跳!”金台诚正聚精会神的盯着他前妻的背影,冷不防的被袁水问的一嗓子惊出了一身冷汗。

“你们都离婚了,还跟踪人家,小心警察抓你!”张灵音对于始乱终弃的金台诚没多少好感。

金总道:“我们虽然离婚了,可是情谊还在不是,我想问一下,方才我老婆,不对,我前妻都跟你们说了些什么?”

袁水问道:“还能有什么,还不都是一些有关色空大师的破事。”金台诚道:“我后来又托人打听了,这个色空没有出家之前,好吃懒做,而且还有小偷小摸的习惯,没想到把头一剃,竟然成了让善男信女追捧的佛门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