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苗疆往事
作者:贼人字数:3161字

第一百七十五章 苗疆往事

“乔峰你给我站住!”随着张灵音大吼一声,乔峰转过身来的同时,也认出了他们二人,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你也太冒失了吧,我们在暗,敌方在明,你就不能等我们冲上去抓他个现行再喊?”袁水问大为无语,眼看着乔峰往村寨里面跑去,又不能坐视不理,当即跟张灵音一道追了上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不要跑太快,等等我啊!”沈勇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住了,等他反应过来开始追赶,已经落下好远了。

“咦,人怎么不见了!”袁、张二人搞不清村寨的布局,被乔峰这么一绕,真的就把他给跟丢了。

“我说你们两个跑这么快干嘛,好歹等等我。”沈勇终于追了上来,上气不接下气道。

“我问你,方才那个老头到底是不是你们村寨的人。”张灵音问道。

“不是,我也是最近这些日子才见到他的。先前我曾经跟你们提过,有位外来的人要跟大祭司斗法,但却被虐得很惨,就是他了;我看你们两个方才的反应,莫非早就认识他?”沈勇道。

“非但认识,还有一段恩怨呢!”张灵音一想起来在青州见过的那几张怯生生的小脸,就忍不住来气。

“的确有过一段恩怨。方才那人叫乔峰,是警方通缉的人员,我们大家都在找他,就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藏在湘西的苗寨里。”

沈勇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何会在这里,不过大祭司见了他以后尽管不喜,但我还是看出来他们两个早就相识,你们如果有疑问,不妨当面问一下大祭司。”

“还劳烦沈同学给我引见一下。”袁水问道。

“大祭司的房子在寨子里的最中间,就是这里喽,我敲门了。”沈勇敲门的同时,又补充了一句,“话说我们苗寨的这位大祭司还是很平易近人的。”

“请进!”院子里面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女人声音。

“大祭司,我来看你了!”沈勇嬉笑着上前道。

“我当是谁,原来是我家的小勇,不过除了你,也没人敢在我这里如此冒失。”女子充满慈爱的看着他,继续道,“你不是上学去了么,听说报的专业还是周易,群经之首,大道之源,我前些时候还在寨子里夸你有志气,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回家看看您老人家还不行么,要知道今天是周六,周一的时候再回学校也不迟,不会耽搁学习的。”沈勇实话实说道。

“你已经长大了,选择决定权在你自己的手里,你想回来就回来。你这次带的这两个人,男的一表人才,女的仪态大方,一看就是人中龙凤,还不给我介绍认识认识?”

沈勇点头道:“大祭司果然慧眼如炬,这两位是我的同学,他们听闻大祭司你的威名,非常仰慕,特意过来拜访您……”

“行了,你小子别说没用的了,捡重点的说。”大祭司非常不喜的打断他的话道。

袁水问知道自己不能不说话了,先给大祭司施了个礼,这才道:“晚辈起初的确是单纯的仰慕大祭司的风采,想过来瞻仰一下尊荣,可在寨门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熟人。这人名叫乔峰,是警方通缉的要犯,竟然出现在苗寨,我怕他有不轨之心,特意前来提醒大祭司。”

“不轨之心?”大祭司冷笑一声道,“岂止是现在,几十年前他就已经有了!”

“几十年前!”袁水问一怔,没想到乔峰在这里还有一段故事,连忙追问道,“如果方便的话,还请大祭司告知详情。”

大祭司叹息一声,道:“也罢,既然你们能在这个时候到来,说明我们之间,缘分不浅,我便将我知道的 有关乔峰的事情告诉你们,希望对你们有所帮助!”

随着大祭司的娓娓道来,袁、张二人瞠目结舌。

原来乔峰曾经以采药的名义进入苗疆的山川丛林当中,不小心被毒蛇咬伤,性命垂为,好在被路过的苗寨女子相救。乔峰当时仪表堂堂,感念女子的恩情,最终与她相恋,而这个女子是当时大祭司的首徒,下一任的大祭司候选之一,她与乔峰相恋,毅然放弃了候选者的身份,大家虽然惋惜,但却祝福他们二人。

可谁曾想乔峰与女子相恋是假,觊觎苗疆的一部《巫医宝典》是真,他通过女子的关系,将《巫医宝典》取到手之后,便不告而别。

而那女子知道以后,悔恨交集,发誓即便是走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乔峰,寻回苗寨的至高宝典。

于是她只身一人不辞辛苦,寻边大江南北,终于在东北一处雪山上找到了隐藏在这里的乔峰。

乔峰得了宝典,自知苗疆的人不会放过他,寻思着到一个距离苗疆最远的地方,想必会安全许多,不过还是被她寻到。

乔峰深知这位爱人的厉害,深不可测,尤其是驱虫放蛊的本事,天下无双,还没等她发话,便急忙跪下来磕头,乞求原谅。

那女子本来是要非杀他不可的,可一见他求饶,当即就心软了,又见乔峰乖乖的交回《巫医宝典》,便存了放他一马的心思。还道他只是一时糊涂而已,并约定等到自己将宝典交回,便与他一起长相厮守,不理会世俗之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乔峰当然忙不迭地答应,甚至是诅咒发誓,将来一定会对她好。

那女子非常满意,回苗疆复命之前,还给乔峰种下蛊毒,说她一旦变心,必然会蛊毒发作,饲咬身亡。

女子返回苗寨交差,之后赶到约定地点寻找乔峰的时候,哪里有他的半点影子?女子大怒,发誓不在上当受骗,要让他受报应,果然立刻驱动蛊毒,准备让乔峰毒发身亡。

乔峰在与女子分别以后,便立刻求助一位南亚来的降头师,让他给自己解蛊,毕竟降头跟蛊毒同出一脉,在那位降头师的努力之下,终于将乔峰体内的蛊毒逼出体外,乔峰亲眼看到几条白色的小虫子从自己的嘴里吐了出来,知道无碍,大喜过望,这才敢彻底的不告而别。

蛊毒虽然与降头术同源,但毕竟有差别,那位降头师给乔峰只是逼出了部分的蛊虫,但仍然有两条留在他的膝关节之内。开始的乔峰不以为意,还道是当初在东北躲避女子,我在雪中冻坏了关节所致。可不曾后来越演越烈,竟然两条腿全然不能动,一到阴天下雨,或者是昼夜交替的时候,骨关节处便传来钻心的疼痛,甚至能听到骨头被撕咬的声音。

乔峰又去求助那位降头师,降头师第一次没有给乔峰彻底的化解掉,脸上挂不住,这次下了猛药,终于将乔峰体内的蛊毒克制住,乔峰便落下病根了。而且也只能维持,并不能彻底的根除。

乔峰还没来得及高兴,正巧苗疆的女子根据蛊虫的感应,终于再次找到他的所在。

这次乔峰毫无例外的伏在地上求饶,那女子虽然怪他始乱终弃,但毕竟割舍不了对他的情感,内心动摇,这时乔峰所在家中的里屋当中,传出来一声婴孩的啼哭。

乔峰大惊失色,还没来得及掩饰,那女子便已经冲到屋里,抱起来正在床上爬动一名婴孩。

“告诉我,这孩子是谁的?”女子冷声道。

“是我的……”乔峰不敢直视她的眼睛道。

“很好,很好,我看着孩子都会走路了,至少得有两岁了吧,你不过最近一两年才到过苗疆,这么说来,你对我说的那些话,全部是骗我的了?”

“不是的,我对你是有好感的,可我毕竟是有妻室跟孩子的人,纵然是喜欢你,跟你也没有结果的。”乔峰嗫嚅道。

“好一个没有结果,我们苗疆的女子痴情,可以为心爱的男人付出一切;但也专一,绝不容许男子欺骗背叛自己。我该付出的已经付出,但是得到是你的虚情假意,你会付出代价的!”

女子说完,抱起咿呀学语的婴孩,纵身一跃,便消失在旷野之中!

“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乔峰惊骇非常,想追赶上去,可毕竟腿脚不灵光,才走几步,便摔倒在地。

自此以后,乔峰这个人变得消沉起来,发了疯的到处找寻抱走自己孩子的那名女子,甚至不惜冒着生死危险来到苗疆请罪,而当时的大祭司念在《巫医宝典》已经找回,乔峰又是真心悔过,便既往不咎了,不过他的孩子始终没有找回来,因为那女子抱走他的孩子以后便没有回来过苗疆!

乔峰为了寻找自己的孩子,足迹遍布全国各地,但是整个过程需要花钱,他没有经济来源,便动了歪脑筋,坑蒙拐骗偷,无所不用其极,终于惊动警方,成了一名通缉犯。

他深知自己这样找下去不会有结果,于是请他那位降头师朋帮忙测算,自己孩子所在之地,根据降头师的测算所示,正对应到正东方的位置,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来到青州的地界,当了一个占山为王的丐帮帮主,由于想念孩子的关系,便命令手下的人抓寻过来一批小孩子,加以训练,让他们帮助自己乞讨,聊慰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