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上门寻仇
作者:贼人字数:3310字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上门寻仇

大祭司的话才说到此处,忽然房门响动,冲进来一个干瘦的老者,跪倒在地,砰砰地磕起响头,颤声道:“都是我罪有应得,不该听信那降头师的话,前来偷取《巫医宝典》,还请大祭司看来我诚心悔过的分上,告诉我那苦命孩儿的下落。”

“吴明,我不是跟你说过么,你那孩子的下落我不知道,毕竟师姐离开以后,便再也没有来过苗寨。”

乔峰明知道会得到失望的回答,可是他听完以后更加的失望。

“乔峰,你所中的蛊毒彻底的好了?”张灵音见他行动跟正常人一样,忍不住疑惑问道。

“托姑娘的洪福,彻底的好了。前一任大祭司曾经对我说过,当我腿上的蛊毒解开之日,便是我得到失散孩子的消息之时,可眼下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是没有半点音讯,我现在都不抱希望了。”乔峰道。

“敢问乔帮主,你的腿脚是什么时候好的?”袁水问道。

“什么时候?”乔峰想了一下,惊疑道,“就是在青州,我丐帮老巢彻底覆灭的时候。”

“那不就得了,我看你要找寻的答案,最好去青州,或许与那些小孩子有关也说不定……”

袁水问这话还没说完,乔峰便已经忍不住惊呼起来,喜道:“我是当局者迷,没想到大师你旁观者清,给我点出来其中的关键!事不宜迟,我先告辞离开,改日再来叨扰。”

他这话说完,转身就要走。

张灵音不悦,猛然上前几步,砰地一声将房门关闭,道:“你现在可是一名逃犯,就这样大摇大摆的离开,不太好吧!”

乔峰抱拳道:“姑娘说得对,我是罪有应得,在青州被捕之时,我便已经放弃了抵抗,准备接受政府的改造;可不曾想我蛊毒的解掉,让我燃起了找回孩子的希望,这才假装生病,途中用了金蝉脱壳的方法逃走,毕竟事出有因,还请姑娘谅解才是。”乔峰说到此处,顿了一顿又道:“我乔某人虽然不是好人,知恩图报的道理还是知道的……”

“呸!就你还妄谈知恩图报?你要是知恩图报,便不会将对你有恩的姑娘刷的团团转。”

乔峰听了张灵音的话,神色尴尬起来,不过还是硬着头皮道:“不管姑娘相信与否,我都是真心悔过,希望姑娘能给我让开一条道路!”

张灵音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放乔峰离开,便将目光看向了袁水问,袁水问则是点了点头。

乔峰再次道谢,快步走了出去,而张灵音则是嘟囔着嘴,显然是很不满意。

“时间不早了,我们告辞了。”袁水问等乔峰离开以后,盘桓了一会,告辞离开。

“这都到了饭点,等到吃完饭再走,也好让我略尽地主之谊。”沈勇挽留道。

“我到这边也不是为了游山玩水,还有重要任务,就不打扰你们了,如果任务完成的及时,我会不请自到的。”袁水问笑着说道。

袁、张二人出了苗寨,在沈勇的带领下,沿着沅水河畔一直往下,不一会便来到了辰州派的总部所在。

“这里就是辰州派?”袁水问盯着宛如乡镇府的大院看了半晌,略带疑惑,尤其是门前树立的一块牌匾——“辰州武术教育中心”,更让他的心中产生了莫名的喜感。

“辰州派不同于道观佛寺,一些人聚在一起,名不正言不顺,为了掩人耳目,这才办成了一座武校,不过我们当地人都知道这里是辰州派的总部所在。”沈勇说完,他还惦记着大祭司,跟袁水问等人告别,匆匆而去。

“请问你们找谁?”门口看门的大爷放下手中的《橘中秘》棋谱,伸长了脖子对他们二人问道。

“我们找姓谢的,谢恩升!”张灵音抢着道。

“你们找小谢啊,预约了没?”老大爷问道。

袁水问大为无语,心想这谢恩升摆的谱比自己大也就罢了,竟然还胜过二叔,也太会装了,当即略带不悦道:“我们是谢师兄的朋友,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一下,就说我是泉城来的,姓袁。”

老者才戴上眼镜,重新拿起棋谱,便听到袁水问自报家门,点头道:“原来是袁家人,小谢跟我提过,如果你来的话不用预约,直接到二楼250房间找他就是。”

袁水问心想这谢恩升水平见长,竟然事先能算出来他们要来。

二人上到二楼,便听到走廊的尽头的房间当中,隐约传来爽朗的笑声。

袁水问心中大乐,笑得如此爽朗,他认识的人当中,也就是谢恩升了。

“姓谢的,什么事情那么高兴!”袁水问开门,张灵音径直走了进去。

“呃,袁老弟,张姑娘,我就知道你们会来,哈哈!”谢恩升大笑,暗到自己的先见之明没错,而袁水问则是一眼认出来他旁边的一位熟人,正是李家的天骄李明烨。

“李兄,没想到你先来一步。”袁水问道。

“我只不过是前脚而已,相差不过一刻钟,不过方才谈论起你来,你便进门了,这叫说曹操,曹操到。”

他乡遇故知,袁李二人皆感惊喜。

“袁道友,别来无恙!”在谢恩升跟李明烨的身旁,还有一人,不过这人浑身被绷带包裹着,看不出来人形,好在一双眼睛提溜转动,不至于让人把他当成木乃伊。

“听你说话的声音很熟悉,我们应该在哪里见过,可你这样子实在不敢恭维。”袁水问略带疑惑的口吻道。

“唉,都怪我不听你的提醒,看到沅水派的人上前抢夺煞气,便忍不住出手阻止,这才弄成了这个下场。”

“哦!”袁水问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吕恩泽道友!当日因为先是对抗吴明等人,接着又有诡异女子现身,没来得及照顾到你,真是抱歉。”

袁水问实话实说,当时现场的场景非常混乱,他早就将吕恩泽抛到脑后了。

“我虽然受了重伤,好歹还活着,但是沅水派的那个孙子可就倒霉,直接首当其冲,死的不能再死了。”吕恩泽略带幸灾乐祸的表情道。

“人死账消,姓吕的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张灵音不满道。

吕恩泽经她提醒,意识到自己得意忘形,神情一变,脸现惭愧之色。

“李老弟跟袁老弟两位先后而来,恐怕不只是为了见我这位老朋友吧!不知到此所谓何事。”众人寒暄完毕,谢恩升开门见山道。

“我不信谢师兄不知道我们所来的目的,还不是为了刘相政布下的杀阵一事。”袁水问道。

“我听闻姓刘的已经改邪归正,只可惜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女子,竟然能吸收煞气,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发生如此有悖伦常之事,恐怕我们玄学一脉的好日子要到头了。”谢恩升发出来与他年纪不相符的长叹。

袁水问道:“谢道友果然玄法高深,临来之前,我二叔也曾有此类似的感叹。”谢恩升不好意思道:“这可不是我的原话,是我从师父那里听来的。”

这四人除了吕恩泽稍弱以外,其余三人都是风水玄学界年轻一辈当中数一数二的人物,他们畅谈正欢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嘈杂的喧哗之声。

“我到外面看看是什么情况,恩泽你先替我招待两位道友。”

谢恩升出去一会,非但没有解决事情,反而愈演愈烈,下面愈发的吵闹。

“是冲着我来的!”吕恩泽非常勉强的扭动脑袋,透过窗上的玻璃,看清楚了下面发生的状况。

“跟你有关?此话何解?”袁水问道。

“沅水派的大师兄来寻仇,这是第三次了。”吕恩泽苦笑道。

“你们两派不是一直在互相掐架么,前来寻仇也算不了什么吧。”张灵音道。

“话虽如此,可这次发生的事情非同小可,毕竟牵扯到人命,跟平常还不一样。”说到此处,吕恩泽摇了摇头,继续道,“还不是当初在徽州不知名山中抢夺煞气发生的那档子事,当初沅水派的家伙因为一心想要煞气,而我则是费尽心机让他得不到。在他得手的时候攻击过他,打在他的后背之上。如今人虽然死了,但我符箓留下的痕迹却是一点没有消失。现在沅水派怨我偷袭在先,间接导致他们的得意弟子身亡。”

袁水问冷声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有我们这些玄学家族的弟子们给你证明,还怕他把黑的说成白的不成?”

他说完这话,便跟张灵音下楼,来到下方的热闹人群当中。

“姓谢的,交出吕恩泽,任凭我们发落,今天的事情算是就此揭过。”沅水派的一名高瘦青年冷声道。

“你师弟自作孽不可活,有关我辰州派什么事,纵然他背后的伤口是我辰州派的人所伤,那是他自己无能,愿赌服输,又如何怨上别人?”谢恩升口齿伶俐道。

“强词夺理,我师弟若非是被姓吕的偷袭,定然会在爆炸当中安然离开,此事非但我辰州派有目击证人,更有许多风水家族的子弟们可以给予证明。”

“沅水派的这位道友,我当时也在现场,目睹了整个过程,有话要说。”袁水问这时候打了个哈哈,站在他们的面前,一副劝架的姿态。

“你是什么人?姓谢的请来的救兵么?”沅水派的男子不屑一顾道。

袁水问正色道:“我是风水世家袁家的人,可不是什么救兵,只不过到湘西这边公干,因为与谢道友有交情,所以过来看看。”高瘦男子道:“风水世家袁家的人我信得过,还请你仗义执言,为我沅水派死去的弟子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