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上门讨债
作者:贼人字数:3425字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上门讨债

“我虽然是下战书,可就这样落荒而逃,显不出来我忍者的手段!”

被虚明扔出去的那名忍者虽然摔了一个狗啃泥,不过内心却是十分的不满意,寻思着如何找回场子,并没有离开,反而拿出来一见袖珍型的斗笠戴在头上,自信满满的又来到别墅的入口处。

“刘大师好有段,虚明长老更是手到擒来,佩服啊佩服!”在场的众人见他们二人 露了这么一手,皆感佩服,忍不住出言赞赏起来。

“雕虫小技罢了,难入方家的法眼,让在场的各位见笑了。”刘相政抱拳谦逊道。

“就是,不过是一个忍者而已,有什么可怕的,到了关键的时刻,还不是成了缩头乌龟?”渡世更是一脸的不屑道。

“我说马姐,不知道你师父给你的那件宝物是什么,为什么你的师兄对此念念不忘?”张灵音好奇心上来,忍不住问道。

“我师父当初遗留下来三件宝物让我们三人选,当中最没用的一件便是一把不知名的钥匙,因为不知道有什么用,所以他们都没选,只好留给我了。”

“一把钥匙?”袁水问疑惑道,“能不能拿出来看看?”

“当然没问题。”马春花说完,解下脖子的项链,递到袁水问的面前,项链的挂坠赫然便是一把黄铜色的钥匙。

“这把钥匙的造型到是非常特别,才一接触,还真看不出到底能开什么样的锁。”袁水问瞅了半晌,没得出个所以然来。

“明天难免会有场硬战,到时候全部仰仗各位高人。时候也不早了,我已经在酒店定好一桌酒席,咱们先去吃饱喝足养好精神再说再说……”赖国兴见到那名忍者铩羽而回,高兴劲就别提了,立刻催促着众人到酒店用膳,可他的话才说到这,冷不防的听到外面的房门传来咣当咣当的敲门声音。

赖安全就在门口站着,急忙打开房门,只见外面立刻走进来一老一少两个人人来。

“我说马小姐在哪呢?老夫应邀而来,怎么在车站上连个接待的人都没有!还得老夫打车过来,交通费用怎么算。”前面的一位老者用不满的口吻道。

“能请到施半仙大驾光临,是小女子的荣幸,费用全包,快到里面坐!”马春花热情洋溢的上前寒暄道。

“哼,若非是马小姐诚心相邀,老夫是断然不会参与这等世俗之事的。”施半仙吹嘘一番自己之后,径直来最近的沙发处,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了下去。

“这位莫非便是大名鼎鼎的施半仙?看他的样子,的确是有那么一番仙风道骨的味道。”旁门左道这群人当中有人感叹道。

“我看也是,话说前些日子赣闽二地风水之争的时候,施半仙曾经作为评判嘉宾出现在现场,可见八大家族的对他还是相当认可的。”又有一人道。

“施半仙后面的那位青年,莫非便是他的高徒吴尚青?听说吴尚青已经得到施半仙的七分真传,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要是能跟施半仙有交集,那该多好啊……”

“您老人家就是铁口直断,一卦千金的施半仙吧!我在这边早就听说过您的大名,就是缘悭一面,甚是可惜,终于能见到真人,得偿所愿,心中激动之情无以复加!”

赖国兴冲到施半仙的面前,欠着身子恭维一番道。

“哦,没想到我的名声这么大,连你也听说过,不错,不错。”

施半仙的甚是得意,忍不住面露喜色道。

“你便是吴尚青?听说你的道法修为跟风水玄学皆是上乘,我也不是平庸之辈,不知能不能跟你比试切磋一下?”赖安全毕竟年轻气盛,见到强于自己的人,难免产生一较高下的心态。

“比试一番?我当然乐得如此,不过我今天来,不光是陪着我师父,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跟赖家的人说道说道。”

“重要的事情?不妨说来听听。”赖国兴颇为玩味的看着他道。

“大家都是爽快人,我就长话短说,这里有一张字据,还请赖家的长辈过目。”吴尚青道。

“字据?”赖国兴疑惑的接过来吴尚青递过来的字据一看,顿时吃了一惊,“这是我爷爷的真迹!请问这封书信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这上面写得清清楚楚的,抗战那会,你们赖家人欠了人家孔家的一百两纹银,如今我代表孔家的人前来要债,当然是从孔家而来,莫非你不想承认?”

“哈哈,怎么可能,先祖的字据,我身为后人,岂可故作不知?这封借据就交给我了,至于一百两纹银,我直接交到你们的手中很不现实,不如这样,我按照现在的市场行情,估算成人民币,打到您的账户上,不知这样可好?”

吴尚青忙不迭的点头道:“很好,分好,我就喜欢痛快的人,银行卡我已经办好了,你往这张卡里转就是。”

赖国兴吩咐秘书去办,不一会的功夫,吴尚青手机当中便接到了一条短信,内容表明两百万的人民币已经到账!

“这……是不是太多了点!会不会搞错了!”来之前吴尚青也查过,百两纹银折算成人民币,撑死不过才几十万块钱而已,不论怎么算也不可能出现两百万。

赖国兴笑道:“一百万是给你还账,另外的一百万仅仅是我个人略微表达对你的感激之情,希望你不要推辞。”

吴尚青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道:“我只要收据当中的那一份,至于另外你给额外给我的一百万,我是万万不能要的,师父经常告诫我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切不可走偏门,我深以为然。”

“名师出高徒啊。”赖国兴感叹道,“实话告诉老弟,这里面不只是有我的感激之情,更重要的是我手中这张先祖的借据,才是名副其实的无价之宝啊。”

“就这张破纸也值钱?”吴尚青不解道。

“是的,我家先祖当初为了抗战,呕心沥血,虽然最后积劳成疾,但却在众人心中成为当之无愧的民族英雄。现在正值名人字画热潮,我家先祖又是一位精通六艺的全才;他的一张普通的字画,甚至被拍卖到近千万的价格。这次我不过是给你一百万而已,比起我的所得的价值来,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赖国兴双眼当中透着精光道。

“既然你这么说,我的心中便轻快多了,这多余出来的一百万,我就却之不恭了。”吴尚青喜滋滋的说道。

“咳咳,徒儿,你得了这多钱,为师替你高兴!”施半仙眼中放光道。

“这都是师父您老人家教得好,您放心吧,我会处理好这笔外来之财的!”

施半仙听到此处,竟然没自己什么事了,忍不住来气,一口茶水喷了出去,正好打在墙角,接着一个湿淋淋的人形显露出来。

“好啊,你小子竟然不死心,存心找揍是吧!”渡世见着忍者又回来了,而且还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立刻火冒三丈,上前动起手来。

“误会,绝对是误会!”

“误会你你姥姥……”渡世给他一顿胖揍,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少,这才将他扔到门外,同时对施半仙的手段更加的敬畏起来!

……

风水传人正邪两派聚到一起,难免会发生一些摩擦,好在最终却都让施半仙仗着自己崇高的声望给平息下来,这让一直对施半仙不看好的袁水问哭笑不得。

席间,马春花又给大家伙讲了一些他们师兄各自的特点跟擅长的降头法术,众人口中虽然说着一些不屑一顾的话,不过内心当中确是生出来万分的警惕小心。

“施半仙,您老人家别急着离开,不然今晚就住在我的别墅,我们秉烛夜谈,顺带将这些年来修炼遇到的一些想法,拿出来跟你探讨探讨。”

酒足饭饱之后,眼看着大家陆陆续续的散开,赖国兴抢先一步,拦住施半仙道。

“这个……我看改日再说吧,毕竟明天会有一场恶战,若是睡眠不足,到时候影响发挥可就不好了。”施半仙内心惭愧不已,打死他,他也不会跟赖国兴秉烛夜谈,毕竟在行家面前,他那点微末的道行,很容易就被戳穿。

“施半仙说的是,那就等到此事了解以后,我们再促膝长谈。”赖国兴还不死心道。

“好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们先回去了。”施半赶紧叫上再跟袁水问闲扯的宝贝徒弟吴尚青。

目送他们二人离开,张灵音好奇道:“你方才都跟吴尚青说了些什么?”袁水问道:“没什么,不过是赵家的一些事情。”张灵音道:“你一说赵家我想起来了,他家的孙女妞妞,很是可爱,有些日子没见,我都有些想她了呢,他们一家还好吧!”

袁水问道:“好得很呢,妞妞现在学习每次都是年级第一,次次都拿小红花,赵老爷子别提多高兴了。”张灵音道:“看来你给他们点中的‘连中三元’的风水格局发挥效用了。”袁水问道:“也许吧,风水毕竟只是辅助,真正决定命运成败的,还是一个人后天努力,你看吴尚青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么?”

张灵音道:“你还说他!我跟着你厮混了这么久,也没学到多少本事,人家吴尚青的运气怎么就那么好!遇到一个好师父!对了,我想起来一事,你有没有问他那笔钱准备怎么办,好歹当初我们也有参与,是不是能够分一杯羹?”

“就你什么都没干,也想分钱?还是别想了。据吴尚青说,既然孔家将借据给了他,那这笔钱就是他的了,他准备等此间事情了结之后,便将这笔钱捐到灾区去。”

“捐到灾区?看不出来,姓吴的觉悟越来越高了,不会是跟施半仙学来的吧!”张灵音这时目送的施半仙的背影即将消失在街口 ,正巧他一转身,路灯照耀着他一侧的面庞,说不出来的卑鄙猥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