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煞气入体
作者:贼人字数:2123字

第十九章 煞气入体

人死入殓之后,将棺材盖封住,寓意生前事情的终结,叫做盖棺论定。

除非迁坟,哪怕是古代的官府开棺验尸,同样是对墓主人的大不敬。

吴尚青精神很紧张。

他紧紧盯着民工用钳子把一个个钉子启了下来,此时此刻,只要一伸手,便可以将棺椁盖毫不费力地打开!

“施半仙,您老人家好歹给我点辟邪挡灾的法宝,比如说桃木剑,黑驴蹄子之类的。”吴尚青面对阴森森的棺椁,如同置身在一篇冒着寒气的冷潭中。

“老弟放心,此地风水格局,由吉转凶,虽然生机散破,但是煞气同样不存,你就放心拣骨,我会为你保驾护航。”

吴尚青心中略安,当即双手按在棺盖之上,屈膝下蹲,用力推动。

而施半仙盯着他动作的同时,忽然发现他的后背,氤氲缭绕着一团黑白色雾气。

“难道是煞气成体?”施半仙脸色大变。

“吴老弟先住手!”

随着他话音的落下,吴尚青已经打开棺盖,随即身形晃动,摇摆再三,一头栽入棺椁当中。

“弟弟!”赵建国大惊之下,顾不得自己伤势,就要上前营救。

而待在一旁看事情进展的民工们,则是战战兢兢的围绕在墓室门口,却谁也不肯踏前一步帮忙。

赵建国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小舅子的脑袋从棺椁当中拽出来,而等候在身后的民工当中有些大胆,急忙出手帮忙将吴尚青彻底拽出墓室。

“施半仙,你是我弟弟请来的大师,一定有办法救他。”赵建国对着施半仙恳求道。

施半仙脸色红白变换,毕竟是他给吴尚青出的主意,以身试法,而且还再三保证不会出问题。

“煞气入体,而且还是旷古凶阵当中成型的煞气,谁沾谁倒霉,我可破解不了!关键时刻让他停下,可这小子不争气啊。”施半仙心中焦躁,暗中责怪吴尚青行事鲁莽。

这番话也就心里想想,却始终不敢说出来。

赵和平见施半仙犹豫不决,知道指望不上他,急忙把目光转向袁水问。

“袁家小兄弟,尽管我儿子的小舅子对你态度很差,但罪不至死,还请你出手救治,老头子定当厚报。”

“无非是邪气入体。我施半仙既然承诺,当然不会见事不管,你们将他抬过来。”

施半仙发觉袁水问要行动,知道自己若不表示,难以自圆其说,好在他也有些驱邪的手段,准备死马当作活马医用在吴尚青的身上,所以吩咐民工将人抬到距离墓穴较远的阳光底下。

“急急如律令!”

施半仙先是手持桃木剑跳了一段大神,发觉效果不大;又掏出来一把糯米,洒在吴尚青的四周;甚至掏出符箓贴在他的额头。

一连变换几种手段,始终不能让吴尚青清醒过来。

不知道施半仙是跳大神累的,还是正午的太阳毒辣,整个人汗流浃背,浑身都湿透了。

“灵音,施半仙也不容易,你还不过去帮帮人家。”

“施半仙正在运功,我怕过去对他有所打扰,万一耽误事情,人救不过来,赖在我头上怎么办?”张灵音不满的拒绝说。

“都这个时候,人命关天,你再不出手,下次不带你玩了。”袁水问用出杀手锏威胁。

“好吧,好吧。”张灵音不情愿的走上前去,试了试脉搏,探了探鼻息,确认还活着,于是猛地的用力,在吴尚青的胸前一连踢了三大脚。

“哎哟!痛死我了”吴尚青大声呼痛。

“醒过来,没事了!”赵建国兴奋地走上前,扶他坐起来。

“姐夫,我怎么躺在地上?”吴尚青刚刚醒转,还有些迷糊。

“你方才邪气入体,本半仙损耗一大半功力,这才将你救治过来,放心就好。”施半仙抢先说道。

“对,我想起来了,方才我打开棺盖,刚看了一眼,便晕倒了。我看到,我看到……”吴尚青目光发直,瞳孔发大,想起棺材当中看到的一幕。

本来那几个胆大的民工,在赵和平的重赏之下,想去抬出来棺材,但是看到吴尚青的表情,全部有所犹豫,裹步不前。

“棺椁你发现什么?”施半仙同样十分好奇地问。

“长毛的尸体,长白毛的尸体……”

“莫非是‘荫尸’!”施半仙原本满身的热汗刹那间蒸干,又重新冒出来一层冷汗。

“施神仙啊,你可别吓我,得告诉我什么是‘荫尸’。”吴尚青带着哭腔。

“‘荫尸’便是尸体下葬之后,长期放置在阴气极重的墓穴当中,所产生的一种尸变。如果机缘巧合之下,是可以变成僵尸的!”

“僵尸!”

正在侧耳倾听的民工一听到这两个字,齐齐后退,那些胆小的,顾不得跟赵和平要工钱,当即扔下工具跑路了。

“大家不要慌!”袁水问安慰众人。

“‘荫尸’又叫‘养尸’,是基于特定条件下,尸体的一种变化形式而已,不会跟影视剧上描述的那样能暴起伤人,大家放心便是。”

“对,‘荫尸’有什么可怕的,有我施半仙在,纵然是尸变我也能降服。”袁水问出头,施半仙更加不能怂。

“大家如果不放心,可以留在外面搭把手,我到里面帮忙往外抬。”袁水问说着对施半仙招手,示意叫他过去帮忙。

“我不去,我不去。”施半仙连连摆手,“我都一把年纪,六十岁好几的人,可干不动体力活”

“不是要你老人家抬棺椁,只是让老人家到里面表示一下,给大家吃个定心丸,你不会是害怕不敢吧!”袁水问满脸质疑的神色。

“我会害怕?开什么玩笑!”施半仙明细给勾起火气。“能让我老人家害怕的东西,恐怕世界还没有呢!”

施半仙说完,踢了一脚坐在地上的吴尚青。

“施大师,你踢我做什么。”

“别坐着,赶紧上前帮忙抬棺,难不成还要我老头子出力?”施半仙气恼的说。

吴尚青发觉在场众人火辣辣的目光,全部投向自己,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心中不由得万分委屈,暗怪自己逞能,爱谁拣骨谁拣骨,没事出头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