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超出掌控
作者:贼人字数:3140字

第一百九十章 超出掌控

白衣鬼王有七星聚灵阵相助,提供源源不断的法力;而刘相政后面是一群风水术士,相对而言则是要松散的多,尽管人数上多过对方,但毕竟没有组织性,短时间内竟然斗个旗鼓相当,形成一个僵持局面。

“姓刘的,你的攻击难道仅仅只有这个程度?”白衣鬼王喋笑着说道。

刘相政听闻这话,顿时恼怒起来,他向来对自己的道法修为很是自信,从来没有惧怕过任何人,如今被人当面挑衅,而且他还真拿对方没有办法。

到了这个份上,刘相政被白衣鬼王嘲弄,火气涌了上来,立刻将眼前的符箓收集起来,然后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一张散发着五种颜色的符箓!

“这是!”在场的众人全部不识货,立刻被他手中符箓散发出来的惊人声势给震慑住了。

“天啊,这是我们辰州派的开天符!”辰州派有人小声感概道。

辰州派的老掌门身亡,大弟子谢恩升离开,实力大降,这次马春花邀请人前来帮忙,辰州派的人也有参与,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罢了。

“辰州派的开天符的确是威力不凡,我曾在门派典籍当中看到过相关记载,开天符之所以称之为开天符,就是因为他的威力巨大,释放出来的法力,堪比盘古开天辟地的威势,但是实际情况却是差强人意,不过是扯虎皮做大衣,糊弄人而已。”

这些风水邪派的弟子,向来是见不得别人好,一看到有辰州派的人出头,立刻便有人嘲笑起来。

“你竟然感嘲笑我们辰州派,想死是吧!”辰州派的这名弟子恼怒道。

“哼,如果谢恩升在的话,我还能忌惮三分,就你这样的,还是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吧!”

“你!”辰州派的这名弟子还要再说,这时候香港赖家的赖安全怕他们多生事端,急忙上前阻拦即将动手的这两个人。

“起!”刘相政一声大喝,身前的五彩符箓在此话音落下以后,立刻化作一道亮光,直奔白衣鬼王而去;至于刘相政,因为耗费公里太多,则是颤颤巍巍的要摔倒的样子,眼尖的人急忙上前将他扶住。

开天符箓化作一道闪光,打在黑衣鬼王的身上,在看正中此招的黑衣鬼王,胸口已经焦炭的不成样子,脚下更是深陷泥土几尺深。至于在他后面,运转七星阵法帮助他的人,齐齐的吐了一口淤血,眼看着连行动都困难了。

“此为开天符,乃是符箓当中顶级的一种,每增一彩,威力便增强一分,等到聚齐五彩,便具有逆天的威势,这也是开天一次的由来。虽然我修为不到,但是借助众人的力量,勉强能施展出来,他能死在开天符箓之下,也算是他的造化了。”

刘相政傲然说完,大家叹为观止,齐呼过瘾,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已经深陷地下一半的白衣鬼王不经意间竟然活动了一下手臂,然后缓缓地从坑中走了出来。

“你……为什么会这样!你竟然没事!”刘相政一愣,他疑惑非常,要知道就是炼气化丹境界的人,遇到此五彩开天符箓,非死也要受到重伤,更别说跟他水平相同,甚至不如他的白衣鬼王。

“哈哈哈,姓刘的,你这一下打得好,打得妙!我是要多谢你的。”

“多谢我?”刘相政一怔,尽管隐隐约约想到了点什么,但是却不能不能轻易的相信。

“哼哼,多谢你替我打通法纹的脉络,是我真正的拥有不坏之身!”白衣鬼王说到此处,纵声大笑。

“不死之身!”众人大惊,闻所未闻。

“不可能,不死之身师父说过 ,练成的条件非常苛刻,而且就算是练成,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不死之身!”马春花吃惊道。

“是不是真的,一试便知!放马过来便是!”白衣鬼王傲然的立在当中,场中的众人竟然没有人敢上前一试。

“哈哈,佛爷我可是从来不信邪,我来会一会你!”渡世大师哈哈一笑,走到近前,双手捏了一个手印,直直的推了出去,正中白衣鬼王的胸口。

“哈哈哈,痒得很,你就这点力气么!”白衣鬼王大笑!

“咦,没想到你这白衣老头还真有些门道,看来三成功力是不够了!”渡世大师脸色一变,他这次出手足足用了五成的法力,但却没有建功,为了顾及到脸面,厚着脸皮说不过使用了三成的本事。

“怪不得只是挠我的痒痒,原来你没有用尽全力,这次一定要用尽全力,否则我可不高兴了!”白衣鬼王喋笑道。

“那是,这次老衲可就不客气了!”渡世大师运转全身的功力,又是又是一记大手印打了过去。这次白衣鬼王不过是身子晃了晃,仍旧是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怎么样,这次是不是仍旧没有尽全力?再来!”白衣鬼王带着嘲弄的意味道。

渡世脸色一红,不过仍旧是强硬的说道:“不错,佛爷我怕把你打死,不想用尽全力,我看就到这里吧!”

白衣鬼王任凭渡世大师离开,没有追赶,而这时候又有一人走上前来,朗声道:“恭喜白衣鬼王练成不死之人,不知能不能接贫道几招?”

“是你?我认得你,你是虚明道长,我听闻前不久你练成了一件威力极大的法宝,如果可能的话,不如拿出来试试看,没准真的能破掉我的不坏之身也说不定!”

“哼!”杀鸡焉用宰牛刀,这一招你看好了!”虚明冷哼一声,拍出去一掌,轻飘飘的打在对方想胸口。

他动手的威力虽然很平常,但是众人皆是知道这一下已经非同凡响,等到看清楚白衣鬼王被打出去几步远之后,更加的确认这一招的非同凡响!

“哈哈,不错,有点意思,再来!”白衣鬼王不过是退了几步,脸上脸有些变白,身体依旧,竟然还真的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你!果然有自己的道行 ,那老夫就拿出来十成的功力,你如果真的能接得下来,算你厉害,老夫日后若是在遇到你,一定躲着走!”

“好好好,我等着就是虚明老者的这句话,你尽管放马过来就是,至于说躲不躲我,随你的意思就是!”

“哼哼,看来你是胸有成竹!这下小心了!”虚明低哼一声,又是轻飘飘的一掌拍了出去,硬生生的再次打在了原本就有些焦黑的白衣人胸口!

这次白衣鬼王竟然没有后退一步半步,反而硬生生的停在那里,瞪直了眼珠子!

“糟糕,虚明长老出师不利,竟然越来越差,这下可好了,已经见到这白衣鬼王躲着走,还不让风水一脉笑掉了大牙!”

“可不就是,虚明平日里狂妄的不得了,这下丢人丢到姥姥就,看他还怎么在我们面装模作样!”

这些邪派的弟子,从来就是喜欢看人家倒霉,虚明倒霉他们幸灾乐祸,一点也不奇怪。

“哼,你们几个算什么东西!还不给我滚一边去!”虚明大喝一声,众人再也不敢言语了。

而这时的白衣鬼王瞪直的眼球终于开始滚动起来,然后吐出来一口浊气,对虚明道:“不愧是虚明道长,成名已久的人物,道法修为就是高超 ,只是不知道这次你我二人是谁输谁赢?”

虚明道:“我虽然能将你打倒,但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不打也罢,我看着一局算我们扯平了吧!”

“不错,不错,平局最好,能与虚明道长打成平局,是我的荣幸!”白衣鬼王哈哈大笑完毕,再次扫视了一圈现场的众人,傲然道,“还有谁想出手,尽管放马过来就是!”

众人见此纷纷大惊,他们自信不如虚明,就是比起刘相政来,也是不如,眼下他们两个高手都没有在白衣鬼王的面前得到好处,他们更加的不敢上前讨教了。

“哼哼,师兄好大的手段,竟然连师父没有练成的这门绝学都练成了,我是今天的主角,如果我不出面的话,岂不是说不过去!”李春花稍微舒展了一下紧皱的眉头,傲然的走了出来!

“不错,不错,我们师兄弟年轻的时候在一起切磋,以后便再也没有机会了,如今正是好时候,让我们再续前缘!师妹尽管出手就是,也让我看看你来香港的这几年,是否有所荒废!”

“当年小妹承蒙师兄多做照顾,如今兵戎相见,还不是为了一把钥匙,我实话告诉你,师父当年早就预感到自己去世的时间,并将我提前叫到房间当中,嘱托我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马春花道。

“极为重要的事情!”白衣鬼王眼看着能从李春花这里挖掘到深一层次的线索,立刻眉飞色舞起来。

“师妹你就别卖关子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你如果说出来的情报对我有用,我可以考虑放你跟你的家人一马!”白衣鬼王退了一步道。

“哼哼,放我们家人一马?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因为你一旦集齐了三件宝物,打开禁地当中的那个盒子,便会有超出你我乃至于现场所有人掌控的事情!”马春花追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