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血缘关系
作者:贼人字数:3203字

第一百九十四章 血缘关系

“不错,是血缘关系。根据乔峰交代,以及我们警方掌握的线索来看,乔峰当初对湘西的一位女子始乱终弃,这名女子给他下蛊,好在当时乔峰跟东南亚白衣鬼王交好,及时的解除了身上的蛊毒;这名女子不甘心,于是偷走了乔峰才几个月大的孩子,好在她并没有伤害孩子,而是将这名女子寄托在青州的一户人家抚养。等到这个女孩子长大,嫁人之后,有了孩子,那名湘西的女子出于报复的心里,就把外孙交到乔峰的手中……”

李伟业说到此处,袁水问彻底的明朗起来,乔峰当初曾说小宝五爷亲自关照交给他调教的,而五爷又是一名女子,经此联系,基本可以断定,那名自称五爷的女子,就是当初乔峰的那位相好之人。

“这就对了!”袁水问在电话当中兴奋道,“当初五爷可不是只将小宝交到乔峰的手中,还有您的孩子小兰呢,您可以从自身出发,查证一下谁最有嫌疑,说不定很快就能抓捕到代号五爷的那位女子呢!”

“不愧是袁老弟,一点就通,我这次打电话就是想找你出手帮忙……”

李伟业还没说完,袁水问大声叫屈道:“我现在可是一名学生,要以学业为主,与学业不相干的事情,您还是另请高明!”李伟业道:“你先别忙着拒绝,先听我说说也好。”袁水问道:“既然如此,那就听一下您老人家有什么吩咐。”

李伟业道:“我的履历想必你也大概了解,年轻那会,有一身的闯劲,一心为公,曾在秦地负责文物追讨工作,委实是破获不少大案要案,得罪的人更是不计其数。”袁水问及时附和道:“不错,李组长劳苦功高,能有今天的地位,都是一点一滴辛苦打拼出来的。”

李伟业道:“在秦地的时候,因为追讨一件战国的文物,我曾经将一个老妪的女儿抓捕归案,本来那女子不过是个涉世不深的参与者,按照相关流程,顶多罚款教育下就拉到了,可是没有想到后来严打,那件文物因为影响太大,涉案人员全部重判,老妪的这个女儿非常不巧的给判成了无期徒刑。当时老妪找到我,央求我帮忙,我身为执法人员,虽然同情他女儿被重判的遭遇,但却认为那是罪有应得,再加上我当初也说不上话,当然就一口拒绝了。那老妪也没有央求,也没有吵闹,在离开的时候还留下了一句话,说是要让我付出代价,承受孩子不在身边的痛苦,我当时没当回事,现在想来,那老妪临走的时候的眼神充满着怨毒,不像是随便说说。我有理由怀疑,她纵然不是五爷,也与五爷有关。”

袁水问喜道:“既然李所长有了线索,可以查看先前的卷宗,顺藤摸瓜,找到那名老妪,调查一下想必就会清楚……”

“所以我才来请袁老弟帮忙,协助调查老妪的线索。”李伟业道。

“我虽然很想帮忙,可你们警方破案,跟我不搭边吧!”袁水问郁闷道。

“我既然找上你,肯定是有袁老弟能帮忙的地方,这样跟你说吧,那名老妪的底细我已经大概了解,根据档案显示,他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村妇,但是他早早过世的丈夫,却是毫不简单,乃是‘铁板神数’的传人,她的丈夫可是有秦地第一铁板神数传人的美誉!”

“铁板神数!”袁水问一下子来了兴趣道,“铁板神数最擅长断人家六亲,效果极其灵验,那老妪既然是铁板神数传人的遗孀,一定非常值得尊敬了。”

“因为当中牵扯到风水玄学的事情,我所以邀请袁老弟帮忙,希望你不要拒绝。”李伟业恳切道。

“这个……要不然这样吧,我回去考虑一下,晚上给你答复,不知这样可好。”袁水问道。

“当然没问题,晚上我静候袁老弟的答复,我相信以你的古道热肠,定然不会拒绝我的。”

袁水问下课后没有回宿舍,而是直接来到袁家。

他还没有来得及的开口说话,袁洪涛却皱着眉头将他叫到了一边,道:“水问你来得真是时候,我正要吩咐清波打电话叫你过来吃饭呢!”

“吃饭!”袁水问拿眼扫了一下桌子上丰盛的饭菜,想到二叔还惦记着自己,忍不住眉开眼笑。

“水问来了,学校的生活过得怎么样,平时要多吃饭,我看你比来的时候瘦了不少呢!”袁二婶关切地问道。

“让婶子记挂了,我会注意加强营养的。”袁水问迫不及待的坐下,准备开饭,早就把答应李伟业的事情丢到爪哇国去了。

席间,袁洪涛几杯水酒下肚,开口道:“最近天象异变,不知道你有没有觉察到?”袁水问道:“我最近忙着学习,没有关注其他,二叔发现了什么,不妨跟我说道说道。”

袁水问知道二叔主动说出来叫自己吃饭的话,那么十之八九就是鸿门宴了,肯定没有好事。

袁洪涛道:“我根据星辰分野判断,刘相政布置下的另外几处杀阵部分被人破掉,煞气想必也被取走了。” 袁水问疑惑道:“李敏佳已经被抓,刘相政早已经不在收集煞气,还有谁对剩余的几处杀阵念念不忘呢?”

袁洪涛拍手道:“不愧是我袁家的传人,一点就透,所以我才会派遣你去查探一下……”袁水问猛然摇头道:“我不干,我现在的水平有限,只能欺负一下年轻一辈,厉害的打不过,去了也是白去。”

“你先别急着拒绝,还没问我要你到哪里去呢!”袁洪涛笑着道。

“那你说来听听,如果是处休闲度假胜地,没准我真会答应呢!”袁水问道。

“当然是好地方!秦地想必你是知道的,当初你不是还嚷嚷着要去始皇陵看兵马俑么!”袁洪涛道。

“不会这么巧吧!”袁水问一怔,他来袁家,不就是为李所长的事情,要去秦地探查铁板神数遗孀的事情么?两件事情压在一起,看来不去也得去了。

“你放心,不是你一个人去,其他的风水家族的弟子们也会前往,你们不过是去打头阵,稍后家里的老爷子们可能也会过去。”袁洪涛宽慰道。

“那我答应了,不过我有个条件。”袁水问道。

“什么条件,说来听听。”袁洪涛道。

“最近一直没有生意,手头比较紧,二叔不妨先发我点辛苦费周转周转。”袁水问道。

“哦,这是应该的,稍后我会交到灵音的手中,你们要省着点花……”

袁水问不满道:“明明是我出力,为什么把辛苦费交到她的手中!”袁洪涛道:“因为她同意嫁给你的先决条件就是钱归她管!”

“二叔你说什么呢!”袁水问大惊道,“谁说过要娶她了!”

“怎么此事你还不知道?老爷子没有告诉过你么?你们两个的婚期就定在明年三月!”袁洪涛道。

“明年三月!我不同意,这完全是包办婚姻,我坚决反对!”袁水问急道。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容不得你小子不同意,再说灵音要相貌又相貌,有智慧有智慧,跟我们袁家又是门当户对,这样的好闺女打着灯笼都难找……”

“反正我就是不同意,不同意,反对婚姻陋习。”袁水问气鼓鼓的说完,饭菜也吃不下去,转身就离开了!

“看水问这种反应,像是不太喜欢灵音唉!”袁洪涛摸着脑袋,甚是疑惑道。

“你呀,看不透小青年们的心思,水问现在指不定在路上偷着乐呢,他不过是脸皮薄,不好意思承认罢了,明年就算是不结婚,先订婚也是好的,安顿下来,省得将来出现变故。”袁二婶淡淡地说道。

“爸妈,我吃好了,要回宿舍去了,你们继续!”一直没有说话的袁清波站起身来,跟父母告别以后,转身离开了。

“清波这孩子比水问只小一岁,看来也是时候给她找个婆家了。”袁二婶盯着清波离开的背影,满是怜爱的说道。

“清波这孩子从小被我惯坏了,眼光孤傲的很,一般的风水家族的子弟们都看不上,而李明烨的道法跟修为虽然皆是一流,不过我看他们两个人好像不来电,只能是不了了之了。”袁洪涛要头脑道。

“我听说刘家的刘圭资质不过,很有男子汉气概,而刘飞跟清波又是同学,他们两个或许能行。”

袁洪涛不置可否道:“管家的管轩人品也是上乘,到时候也可以让清波跟他多接触接触。”

※※※

“秦地位居雍州,天象分野井鬼两宿,二叔说此地有异变,不知这时候能不能赶得上。”袁水问在火车上的时候,皱着眉头对张灵音道。

袁、张二人同行,前往秦地,先到长安,在这里见到了李明烨跟上门做客盘桓的谢恩升。

“袁老弟,我就知道你会来,特意在这里等你呢!”李明烨哈哈大笑道。

“我这好不容易安稳几天,二叔又给我派下任务了。”袁水问无奈地摇了摇头。

“井宿当中的煞气,前些日子,我们在香港的时候已经被人得去,如今雍州这边只有鬼宿的煞阵,我已经确定了方位,等下我们便可以动身了。”李明烨不等袁水问发问,就率先告诉他最新的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