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风水相师
作者:贼人字数:2128字

第二章 风水相师

“小伙子我们走了,祝你好运!”

“老人家您一定要看好自己的孙女,尤其是今年。”有道是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袁水问不得不再关切的强调一下。

“好的,我何曾时候怠慢过自己孙女,会注意的!”老人家挥手告别。

“我这里有一张自己绘制的符箓,有趋吉避凶的功效,您给自己孙女带上,想必会有些效果。”袁水问殷切地伸手穿过人群递了过去。

老者虽然收了,不过脸上仍旧不以为然。

“您老人家卧蚕深陷,又有三道错乱的纹理入侵,想必子孙凋敝。我没有猜错的话,您曾经有三个孩子,都在年少的时候夭折了。”

袁水问冲动之下,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老者听完他的断语,身形猛然一震。

原来他早年的确生养过三个孩子,不过六十年代赶上自然灾害,营养匮乏,三个孩子得急病,因为缺乏有效地救治而先后夭折。

七十年代老两口终于又怀上一个孩子,也就是妞妞的父亲,因为中年得子,本就疼爱非常,儿子又给他生了个宝贝孙女,当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老爷子跟袁水问萍水相逢,竟然被通过面相,道出生平最大憾事,焉能不惊?正要返回追问他几句,却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拥出了车厢。

袁水问知道有些事情只有切身感受到,才知道其中的利害,赵老爷子不相信他,是非常正常的。

像风水看相这一类的学问,说他是科学,好像不沾边;说它是封建迷信,有些时候还真的是准的离奇。

至于其中蕴含的道理,确实没法完全弄清楚,只能跟中医一样归类,看作是古代劳动人民经验智慧的结晶。

列车终于到达泉城站。

“水问!水问!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你半天。”

袁水问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抬眼望去,发现是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身材却保持很好很苗条的女人。

“是婶子啊,我做的普通列车,没那么快,说好的二叔怎么没来接我?”

“哼!别提这个老东西。成天搞他的那一套封建迷信,家伙什我都不知道给他烧了多少次,就是不悔改。”

“弘扬国学,推广传统文化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为二叔点赞。”

袁水问苦笑,不过还是急忙为二叔开脱,他可知道两人向来不和。

“你小子还是这么会说话,婶子我听着心里就是喜欢。赶紧回家,婶子亲自给你下厨。”

“终于能再次尝到婶子的手艺,我已经食指大动!”袁水问想起袁二婶的厨艺,便已经迫不及待。

“既然来到泉城,把婶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老爷子断绝我的生活费,婶子能不能先来点钱周转周转?”袁水问毫不客气的说道。

“没问题,一会见到你二叔的时候跟他要,别客气,他随便吹吹牛皮最少赚个百八十块钱……”二婶一副不屑的样子。

“那敢情好,听说二叔的生意极好,爷爷的意思是让我先跟二叔学学经验,不知他在哪里?。”

“你看前面那个拐角的地方么!他就在那里摆摊,你们叔侄两个探讨学问去吧,我先回家给你们做饭。”

袁水问看到二婶明显有些气鼓鼓,让他不禁莞尔。

袁水问的二叔名叫袁洪涛,是齐鲁大学的教授,专攻易学,因为喜爱街头文化,平时没课的时候,就出来摆摆摊。

他摆摊的地方,明显有一群人围着,生意貌似相当火暴。

袁水问怀着一颗好奇心,快步走上前去,分开人群,定睛一看,果然看到了熟悉的二叔。

袁洪涛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样子,童颜鹤发,长髯白须,尤其是两道扬眉,直插驿马,这就是传说中的寿眉。

真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此时的袁洪涛正握着一名二十多岁姑娘的右手,不住的揉搓,同时指着一条条纹线,侃侃而谈。

而他的脚下的摊位上,摆放着一幅后天八卦图,乾坤坎离巽兑震艮,各司方位。图上散落着三枚乾隆通宝;靠近自己的一方印着“麻衣神相”四个大字;靠近顾客的一方,写着“风水、择日、手相、面相。

袁水问蹲在地上,饶有趣味的看着二叔给人看相算命。

“姑娘你还没……结婚……”

“大师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女子一惊。

“先别忙,我还知道现在有几个小伙子在追求你,而你虽然有了中意的人,但却仍旧是在摇摆之中。”

“啊。”

女子口张的大大的,饱满的胸脯起伏不定,晃动的路人眼珠子都快飞出来,袁水问有十足理由相信,一大半围观的人是冲着人家姑娘胸器去的。

“我还知道姑娘短期内,尤其是今年绝对不会结婚。”袁洪涛不自觉间露出淫荡的表情,那副色色样子更加欠揍。

“的确没有这个打算,不知道大师是如何知道的。”

“把你的手一握,小指无名指附近,就会浮现横纹,这条横纹又叫姻缘线。你的姻缘线过长,几乎长出手掌,注定你结婚不会早。”袁洪涛指着她的右掌侃侃而谈。

“可是去年家里给介绍相亲,我差点就同意……”

“幸亏你没有同意,如果你结婚过早,从超出的部分来看,注定要婚姻不顺乃至于离婚,如果晚结婚,或者嫁个比自己年纪大的,过去这个坎,将来就会一帆风顺。”

“那大师给我说说,到底哪个年龄段结婚会比较好呢?”女子明显提起了极大的兴趣。。

“这个先不急!”袁洪涛将话语一顿,表情深不可测。

“我再给你看看面相。”袁洪涛抬起头来,眯缝起双眼,几乎趴在姑娘的脸上,但是却仍然紧紧攥着人家的手。

女子象征性挣脱几下,发现无法挣脱以后,便索性任由他握在手中,周围的传出来口水落地的声音。

“大师你看我的面相如何,会不会有大问题。”女子底气有些不足。

“旺夫命,旺夫命啊。”袁洪涛长叹一声,感慨的声调,仿佛来自远古诗人的吟诵。

“我是旺夫命!”女子一听,顿时大喜。